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茗仙传奇 > 第一章冬节

第一章冬节

一阳生,冬节到。

    那是一座名叫狄威城繁华的古城,在这冷寂的冬天,城中的人们神态各异,但大都透着喜色,以迎接这意义非凡的节日。

    清晨,天已初亮,人们都起来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狄威城木府一寻常房间内,年约十三岁的天茗刚穿好衣服,就听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天茗一边说:“进来。”一边起身前去开门。

    门是从外面打开的,来人是一身穿白袍的小胖子。

    小胖子着急忙慌的说道:“走啊,天哥,出去看看啊,今日外面十分的热闹,你这还在这不着急不着慌的。”

    天茗闻言,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这有什么可着急的。”

    小胖子顿时急了,上前就拉住天茗的手臂,一边拉着天茗往外走,一边振振有词的说道:“怎么不急,外面的世界多有意思,这大好的时光怎么浪费在这昏暗的室内。”

    天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好好的房间硬被说成了昏暗的室内。

    天茗手一抖,挣脱出来,说道:“好啦,我这就跟你出去,不过我可还没吃饭呢。”

    小胖子当即拍了拍胸膛,小眼一眯,微微笑道:“你放心,一会我请你吃好吃的。”

    天茗眼睛一亮,笑道:“去哪吃?德胜楼!那可是好地方啊!”

    小胖子当即变色道:“别闹,别闹,你不觉得张妈包子铺挺好吃么?咱就张妈包子铺吧!”

    天茗眼睛一瞪,叫道:“这差距也太大了吧,你这也太能糊弄我了吧!”

    小胖子嘿嘿笑道:“最近手头有点紧张,好兄弟你就放过我吧。”

    天茗道:“好吧,好吧,咱不去德胜楼了,咱去冯伯那吃吧,我都好久没去了,梁豪你看怎么样。”

    小胖子梁豪颔首道:“冯伯那也行,走走走,咱们现下就去。”

    说罢,这两个少年郎就出了木府。

    “看那有人娶亲呢!”梁豪激动的说道。

    “人家娶亲跟你有什么关系,看给你激动的,淡定,淡定知道不。”天茗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过几年我也可以成亲了,想想都激动。”梁豪满脸透着向往的神色,喃喃的说道。

    “你这一天啊!不想着强大自己,创立一番事业,竟想着早日成家,在下真是深表佩服。”天茗不禁调侃道。

    梁豪故作得意之色,笑道:“那你不看看,小爷我是谁啊。”这梁豪从小跟天茗一起长大,关系十分要好,家境也不一般,其父梁天十分有商业智慧,白手起家,至今,梁家在这狄威城也算是二流中比较厉害的家族了。

    但见一队迎亲娶妻的队伍中,满面喜色的新郎官骑着一匹枣红马徐徐而来,身后敲锣打鼓者有之,吹唢呐、舞狮者亦有之,场面十分热闹,后面是八个轿夫肩扛着花轿跟在后面,两个脚夫挑着新娘的嫁妆跟在后面,轿子后面一挑夫挑着一担鱼肉、表示女方娘家祝福夫婿富贵有余。

    “这不是吴家的二公子么!”

    “是啊,你看这娶的是哪家姑娘。”

    “韩家的姑娘吧,真是命好啊,嫁给吴家二公子,这辈子也就不用愁了,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啊!”

    “谁说不是呢!”

    “我听说韩家姑娘长得可俊了。”

    “长得不俊,吴家二公子也看不上啊!”

    听着周围几位行人的闲谈,天茗拉着梁豪道:“快走吧,我都饿了。”

    梁豪一脸艳羡迎亲队伍而去,方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有意思吧!”

    天茗无语道:“吃饭不比这有意思多了。”

    梁豪颔首笑道:“那倒是。”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两人便来到了冯伯老店。

    “冯伯,我们来了。”梁豪人未到,声先传。

    要说这冯伯啊,却是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家了,但在这寻常人大都是炼气初期的九州,冯伯的身子骨还算硬朗。不觉间已在这雍州狄威城有二十多年了,这老店也有十多年的历史了,虽是小本买卖,但这手艺自是没的说,天茗二人自幼便喜欢来这吃些可口的小吃。

    冯伯见两位小主顾又来光临老店,不由十分开心的说道:“来了,想吃点什么。”

    天茗微笑道:“老规矩,两碗灰豆汤,四个鸡肉卷子。”

    冯伯笑道:“好叻,二位稍等,马上就好。”

    梁豪急道:“冯伯快点啊,我都饿了。”

    冯伯道:“好的,二位放心。”

    天茗不禁乐道:“这才多大一会,你就饿了,早上没吃饱啊!”

    梁豪尴尬道:“这不早上出来的着急,就吃了七分饱么。”

    “哈哈,七分饱,这就饿啦,还得是你啊。”天茗哈哈大笑。

    梁豪假装气恼道:“我吃得多说明我身体强壮,我消化快说明我身体健康啊。”

    天茗指了指梁豪捧腹大笑道:“哈哈,你啊!”

    谈笑间,冯伯就以把吃食端了上来。

    两位少年郎边有说有笑的吃着鸡肉卷,十分开心。

    “天茗。”梁豪忽地有些低沉的喊了声天茗。

    “啊?怎么了这是?你这什么表情?”天茗诧异道。

    “年前我可能就要走了。”梁豪低落道。

    “去哪啊?”天茗急问道。

    “去修仙啊!”梁豪憋不住的笑道。

    天茗笑骂道:“好你个梁豪,这种好事你竟装作如此模样。”说罢就要擂梁豪一拳。

    梁豪看这架势,顿时讨饶道:“天哥,天哥,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

    天茗问道:”怎么回事,快快从头道来。”

    梁豪得意道:“我老爹托人找关系,帮我在鹤云宗求得了个外门弟子的机会,怎么样不错吧。”

    “可以啊,梁豪,如此看来将来你可就前途无量了。”天茗虽没听过鹤云宗,但却仍真诚的贺喜道。

    梁豪嘿嘿一笑道:“那你看看。”

    “不错,不错,以后好好努力,争取早日成仙。”天茗颔首赞道。

    梁豪拍了拍胸膛,真诚的说道:“天哥,你放心,等我进了鹤云宗,有了一定地位,我就把你也引进鹤云宗,到时候咱兄弟一起快意恩仇,笑傲天下。”说着说着不禁露出神往之色。

    天茗不禁感动道:“好兄弟,一辈子。”

    梁豪认真的说道:“好兄弟,一辈子。”

    冯伯见这两个少年郎真情流露,不自觉的陷入了回忆,忽地叹了口气,心中暗道:“却不知这两个小家伙将来是否还像如今一般情比金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