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茗仙传奇 > 第十五章出事

第十五章出事

晴日当空,阳光明媚。

    天茗三人从上午喝到中午,心中均生出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孙云天提议道:“不如我们兄弟三人结拜如何?”

    天茗转头看向孙云天,见梁豪喜道:“我能与二位哥哥结拜,自是求之不得。”

    天茗道:“如此甚好。”

    梁豪当即让萧全准备好香后,三人出了房间,来到了梁府的后花园。三人互相道了年岁,却是孙云天虚长,天茗次之,梁豪最小。当下三人先是用酒敬天,后又酒敬地,之后互饮一杯,均大声道:“今生为兄弟,世世永同心。”话音未落,三人便一起向天拜了八拜,俱是开怀大笑。

    孙云天忽的心有所感,一声长啸后,打了一套霸道掌法。

    梁豪一看便说道:“这就是我之前见到那套‘九龙掌法’,是不是霸道异常。”

    天茗见状说道:“此掌法当真霸道,大开大合间,一股舍我其谁的霸道气势伴随在雄浑的掌力之内,这恐怕就是同境界难逢敌手的存在!”

    梁豪应道:“却是碾压同境界武者。”

    孙云天将“九龙掌法”打完后,立刻盘膝运功。

    天茗见状,对梁豪“嘘”的一声,低声说道“大哥应是功力已经水到渠成了,今日正好遇到契机,这是要一举突破到后天中期啊,如此年纪,实属难得啊。”

    梁豪笑道:“二哥啊,你这副姿态好像前辈高人。”

    天茗一听不由笑骂道:“你小子。”

    少顷,孙云天双手呈翻天式,之后快速置于胸前,如此快速的变化之后,双手自上而下徐徐放下。

    良久,孙云天睁开了双眼,长舒一声,大声笑道:“倒是让二位贤弟久等了。”

    天茗笑道:“大哥说得哪里话,都是自家兄弟,别那么客气嘛!”

    这时梁天的跟班萧鹏从外面跑着回来了,人还未到,声就传来:“少爷,少爷,大事不好了。”

    梁豪心中想到也不知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真是跟他兄弟萧全一个样,当下一个闪身来到萧鹏面前。

    萧鹏见到梁豪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大事不好了。”

    要说在这九州大陆上,成为后天初期很容易,但同一境界却因功法的不同而有相当大的区别,无形之中有很多人终生都难以将修为修炼到后天中期,就仿佛有一道天堑一般,阻拦着一般人前进的脚步。

    梁豪皱眉道:“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萧鹏道:“老爷出事了。”

    梁豪一听,整个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躁动不安的惊声问道:“什么我爹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啊。”

    萧鹏道:“老爷跟人打起来了,我见情况不妙,就先溜回来了通风报信。”

    天茗道:“可知对方是谁?”

    萧鹏道:“对方似是谢春风。”

    天茗冷静的道:“三弟你先别急,要我说这谢春风应是有伤在身,令尊武功也是不弱,肯定不会有事的,不过这谢春风难道与令尊有仇不成,竟以重伤之体与令尊殊死搏斗。”

    梁豪听天茗这么一说,不安的心不由得冷静了下来,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萧鹏道:“今日小人与老爷去城外东皇山玉泉观拜会东玄道长,再回来的路上,老爷见一黑衣人鬼鬼祟祟的要潜入玉泉观,便追了上去,那黑衣人见有人追他,显得有些惊慌,厉声恐吓,希望老爷不要多管闲事,老爷却没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让对方速速离去,对方恼羞成怒就动起手来,我自知武艺低微,便在一旁看着,见老爷与对方交手数十招后,对方的面罩忽然被老爷扯了下来,却正是正被乔府追杀的谢春风,我怕老爷出事就赶忙跑了回来。”

    天茗道:“如此看来,更能确定这谢春风必是伤势未愈,想去玉泉观盗取疗伤圣药玉泉丹,没想到会半路遇见梁伯父,心虚之下才一番色厉内荏的恐吓,这么看来梁伯父定无大碍。”

    梁豪长出了一口气道:“事不宜迟,我此刻就去东皇山助我父亲一臂之力。”

    天茗道:“助伯父之事,我与大哥岂会袖手旁观。”

    孙云天道:“自当鼎力相助。”

    梁豪心下感动,道:“好兄弟。”

    当即三人便骑着三匹快马,直奔东皇山玉泉峰。

    东皇山风景极为美丽,那巍峨,雄奇的景色曾让无数人流连忘返,天茗与梁豪自幼便常来东皇山这面玩耍,对这前往玉泉峰之路倒也十分熟悉,奔行起来自是极快,恰巧东皇山离狄威城也不是很远,三人快马加鞭,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三人便赶到了东皇山,之后三人迅速下马,施展轻功急速前往玉泉峰。

    当三人来到玉泉峰前时,梁豪暗自为自己打气道:“淡定,马上就到了,一定不会有事的。”

    出乎梁豪意料的是,当三人都来到玉泉观门前了,也未见到梁天与谢春风。

    梁豪面色不安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孙云天道:“三弟少安毋躁,说不定伯父已经进了玉泉观,咱们先进去问问情况吧!”

    天茗道:“不错,三弟,你先别胡乱琢磨,伯父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梁豪面色狰狞的说道:“他若敢动家父一根汗毛,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天茗道:“放心吧,他若敢行凶,到时定要他好看。”

    孙云天前去拍了拍玉泉观的大门,少顷,一眉清目秀的小道士打开了大门。

    小道士道:“不知三位前来所谓何事?”

    梁豪忙道:“今日家父前来拜会东玄道长,路遇一歹人,家父便与之交手,至今不见踪影,不知你这可有家父下落。”

    小道士哪经历过这等事情,一听之下便慌了神,转身跑回了观中喊道:“师父,师父。”

    只见一年纪约三四十岁,方面大耳的道士从屋中走了出来,淡然道:“何事如此惊慌。”

    三人见小道士跑进了道观中,均是快步跟上。

    小道士指了指后面三人,尚未来得及回话,就听梁豪说道:“晚辈梁豪与二位兄长拜见道长。”

    东玄道人见来人竟是上午刚来过的梁天之子,不由奇道:“是贤侄啊,却是好久没见了,如今竟都这般高了。”心中却想无事不登三宝殿,却不知道所为何来。

    梁豪此时哪有心情与东玄道人叙旧啊,张口直接问道:“道长,家父失踪了。”

    东玄道人顿时大惊道:“什么!失踪了!你且将此事原原本本从头道来。”

    天茗怕梁豪说不清楚,便上前走了一步,道:“是这样的,今日我三人本在梁府饮酒,梁伯父的随从萧鹏忽然回来说梁伯父在下山途中撞见了鬼鬼祟祟的谢春风,梁伯父恐谢春风对玉泉观不利便与之交起手来,等我们赶到时,两人已不见踪影,我们前来是想看看梁伯父回来没有。”

    东玄道人凝重道:“令尊自从走后却是并未回来。”

    梁豪仿佛感到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双眼流露出茫然的目光。

    天茗见梁豪这副神色,连忙摇了摇梁豪双臂,大喝道:“伯父此刻只是暂时下落不明,我们尚且没有好好搜寻一番,怎可轻易放弃。”

    孙云天将手搭在梁豪肩膀上,沉声道:“三弟,别伯父没事,你却出事了,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轻言放弃,你要振作起来啊!”

    东玄道人颔首说道:“不错,贤侄切莫悲伤,咱们当务之急是寻找令尊,且不可在此时胡思乱想。”

    梁豪的双目渐渐的汇聚了一丝凌厉的光芒。

    孙云天道:“梁豪此刻状态不稳,还需道长照看一二,我与二弟现下就去寻找梁伯父。”

    东玄道人刚要说话,梁豪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道:“我没事,我与你们一起去。”

    东玄道人见梁豪的精神状态恢复了过来,颔首道:“那好,此刻我们四人出去分头寻找,天黑时分定要回到观中会合。

    天茗道:“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兵分三路,道长一路,我一路,大哥与三弟一路,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东玄道人道:“不错,这样更为妥当。”

    孙云天道:“三弟跟我一路,却是更好一些。”

    梁豪攥紧了双拳,恨自己武功低微,关键时刻还需特别照顾。

    东玄道人道:“事不宜迟,出发。”

    当即四人便出了玉泉观,分头寻找梁天的下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