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物流人生 > 翔天 第527章 防止67

翔天 第527章 防止67

    “凝视丹青想娇娃,撕心裂肺悲泪下.”

    “问天孩儿今何在”

    “敢问上苍借年论..”就在冷中元观察棺材内部的时候,旁边研究那篇文章的陈道志,嘀嘀咕咕的念叨着这几句话.

    “这两手诗句,貌似有点不合拍呀,貌似属于两首诗句,但是这前后两段,也不符合当时的文调呀..这是怎么回事呀..”不断的念叨着,感觉这陈道志都要魔障了一般.

    “陈教授,能说下这两段诗词,大概什么意思不?”

    “哎呀,之前说你是半吊子,你还不服气的,这前段诗句,说的就是痛失儿女,应该是家中有儿女夭折了,而后面几句话,就是问天借命的意思..还别说,真的不融洽..”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教训一番冷中元,这杨锁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但是解说完了,他也陷入到了迷茫之中了.

    一般情况,古墓里的棺材板,出现的文章,大多都是来书写墓主人的一生,也有点歌功颂德的意思,如今这上面,居然却是这样的文章,想想都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越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对于杨锁这样的人,就越能勾起他们的欲望,探究其中意思,了解其中内涵的想法,就会让他们不断的沉沦其中.

    “那个..两位教授呀,我到现在就想问一个问题,能问不?”

    “什么问题呀,之前不是跟你说好了吗?”进来以后,陈道志也一直都没有拦着冷中元,而这个时候,冷中元居然打断自己的研究,他就有点烦了.

    “这是谁的墓穴呀?”

    没错,这是冷中元一直都想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究竟有什么来历,或者说,他究竟属于谁的,到现在,他都没有任何的头绪.

    “嘿嘿..老陈,你这个学生有点意思呀..你就更加有意思了呀.”杨锁听着冷中元的话,顿时就愣住了,接着就笑了出来.

    “行呀,你觉得有意思,那你给他讲讲呗,我继续研究这上面的东西..”

    “好,好,好,我也帮你管教一下,管教管教,有管有教才对嘛..”

    “小子,听好了,这里,属于西汉时期,广川王刘去的墓葬区域,根据某些历史记载,这位广川王,有两个爱好,一个就是盗墓,二个就是纳妾了..”

    云云撒撒的,杨锁给冷中元说了一大通,都是关于这个刘去的历史记载,

    听着有点跟听故事差不的,其实,对于冷中元来说,这就是在听故事的.

    对于其中的历史影响,或者说这里的发掘意义,他是一窍不通的,反正到这里,都已经算是够了,出去也有一大堆的谈资了.

    “据说,这位广川王,对墓穴里的风水之说,有着非同一般的见解,而他这个墓穴,到如今来看,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杨教授,听你这个话的意思,这里不是刘去自己设计的?”

    “嗯嗯..孺子可教也呀..没错,我们大家都有同样的想法,都认为,这个地方,不属于刘去设计的,因为在某些历史记载中,这个刘去晚年比较悲惨,已经没有能力建造这样的地方了.”

    一言不合就是根据历史记载,听着冷中元都有点愣神了,我去,如果真的要学考古,还真的要学很多呀,最起码这个知识的积累,就是最起码的.

    “没错,但是我现在却有不一样的想法了,我觉得,这里应该是刘去设计的..”边上的陈道志,已经从那块棺材板上起身了.

    而第一句话,就把杨锁的勘定给推翻了,这个结论,直接让杨锁定在当场的,因为陈道志这句话里的信息太复杂了.

    “老陈,你确定不,要知道,如果没有什么根据的话,这样是会被打的..”

    满脸的不可思议的疑惑,杨锁再次确认了一番,见到陈道志还肯定的点点头,下一秒就直接冲到了陈道志的面前.

    “什么根据呀..说说看..放心,如果是你的发现,我肯定不会抢你的..”

    “你看..这篇诗句,虽然乱七八糟的,但是我却联系到一种可能了,这个墓穴是刘去建造的,但是他不是给自己建造的,而是给自己后代建造的..”

    “荒谬,简直就是乱弹琴的..”

    后代,杨锁还等着陈道志说点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出来呢,没想到,对方却说出了这么荒谬的说辞来,简直就是乱说八道呀.

    “你听我说完嘛,首先,我是根据这个棺材板上的内容推测的,也许在刘去的晚年时分,生了一个儿女,而这个儿女也是他最后的一个子嗣了.如果推断的没错的话,他在那个时期,已经对人生有了新的理解..”

    “就如同我们有了儿女,养育了一段时间以后,都会把儿女作为掌上明珠等等,还会把自己的遗志转嫁过去,另外也希望对方不要走自己的老路

    ,但是这个天公不作美,这个儿女,居然夭折了,也就让这位广川王,万念俱灰,最后疯狂的想要问天借命,给儿女续命..”

    “人都是死了,借命也没有什么用处..而这广川王刘去,对于鬼神之说,还有这地下的一些奇异,也是非常的了解,我估计他就把自己的墓穴给改造成这个样子了,为的就是给他的儿女延续生命..”

    “当然,我也承认,这些都是我猜测的,根据这诗篇猜测的..毕竟我也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没有亲眼目睹过..”

    编故事,强大的想象力,让冷中元都觉得,如果要这个历史老师来编故事,估计就是小儿科呀,如此强大的的想象力,还能串连起来,他不得不佩服呀.

    “老陈,你这个想法是不错的,但是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他的儿女呢?”

    “你也知道,从这个墓穴开发至今,很多物件都整理出来了,尸体等等,也弄出来不少的,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具尸体能证明你说的呀..”

    “所以我就说猜测嘛..难道还不允许我们猜测了吗?”

    听到这里,冷中元也知道,刚才陈教授说的那么一大堆,还真的只能当作故事听听的,没有任何的旁证,顿时也没有任何兴趣了,他还是这个镇字符更加感兴趣.

    带着手套的手,深入到空荡荡的石棺内,触碰到那唯一剩下的东西,也就是那个木枕头,冷中元想把木枕头给拿起来,却发现不行.

    整个木枕头就如同镶在石棺上一般,形成了整体的存在,使出七分力道,居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冷中元也生怕把这个东西破坏了,也不敢继续用尽了.

    镶在一起,那么就肯定有什么卡住的地方,虽然怕弄坏了,但是冷中元好奇心却不止,两手就不断的挪动这个枕头.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冷中元发现,虽然枕头不能搬上来,却能在原来的位置挪动起来,他两手就抓着枕头两端,顺时针,逆时针的不断的挪移了起来.

    “咔嚓”也不知道挪动了几次,冷中元清晰的听到咔嚓声音,他还以为卡住木枕头的卡子松掉了,刚想去搬动起来,却发现,整个石台居然晃动了起来.

    “小心小心快点下去..”

    边上的陈道志,还在研究着棺材板,晃动的一瞬间,差点就没有把他给晃下去了,手疾眼快,第一时间抓住了铁锁.

    。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