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神雕里的神射手 > 第004章 【机不可失】

第004章 【机不可失】

    杨凡走了没多久,刚要走出树林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一声长啸,声音粗广豪迈,但听啸声远远传送过来,只惊得雀鸟四下里乱飞,身旁柳枝垂条震动不已。

    他耳畔异声陡发,出其不意,吓了一跳,那啸声此时一啸未已,第二啸跟着送出,啸上加啸,声音振荡重叠,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远去。

    杨凡想起,这是郭靖在以长啸发声向李莫愁挑战,知道待会黄蓉会出声附和,那时场面才叫壮观。

    果不其然,待郭靖长啸至第三声时,杨凡又听到那方向传起另一声啸声,郭靖的啸声雄壮宏大,而那声音的确是清亮高昂,定是黄蓉在发声了。

    此时两人的啸声交织在一起,有如一只大鹏一只小鸟并肩齐飞,越飞越高,那小鸟竟然始终不落于大鹏之后。这两人在桃花岛潜心苦修,内力已臻化境,双啸齐作,当真是回翔天,声闻数里。

    杨凡此时身临其境,初时尚觉壮观,尔后发觉听久了这声音,竟然激得自己热血沸腾,只想此时能遇人斗上一番。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脑渐渐模糊起来,于是赶忙伸手捂住双耳,大叫着向树林外奔去。

    原来这啸声正是郭靖以纯阳内力所发,其意图是激发李莫愁的战性,好能与之一站,其江湖行其道。但此时杨凡这个仅有一丁点武功基础的少年听到,自然难免受不了,若不是他天生体质超人,只怕当时就有性命之忧。

    跑出树林后,杨凡一路奔回了镇,这才觉得心好过了点,于是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家里。

    当晚整夜无眠,杨凡整晚都在思索,自己今后到底要何去何从,现在欧阳锋是靠不上了,那么,只能奢望杨过在跟郭靖黄蓉夫妇走时,能想起带上他这个结义兄弟。

    第二日上午,杨凡正躺在床上休息,忽听得门外有人敲门,大喊着:“凡哥,凡哥,我是杨过!”

    一听到是杨过,杨凡立刻欣喜的从床上一跃而下,他知道定是郭靖黄蓉夫妇要带杨过离去,而杨过临行前来向他辞行。

    迅速的穿好外衣后,杨过“嗖”的一声拉开门,欣喜的看向门外,果然不出所料,杨过带着一男一女在门外站立等候。

    那男的浓眉大眼,胸宽腰挺,三十来岁年纪,上唇微留髭须,那女的约摸二十七岁,容貌秀丽,一双眼睛灵活之极。

    此时二人都睁睁的看着杨凡。

    “杨过,你来啦?昨天你没事吧?”杨凡知道不能在郭靖和黄蓉面前提起昨日欧阳锋的事,所以故意问得含糊其词。

    “没什么。”相较杨凡的欣喜,杨过则显得闷闷不乐,大概是知道要离开自己的唯一的兄弟,而有些伤感吧。“凡哥,我要走了!”

    “啊?怎么?”杨凡故作不知,语气夸张的喊道。“你为什么要走啊,走去哪里?”

    转头看了一眼郭靖和黄蓉,二者皆是面带微笑,闷声不语,于是杨过继续说道:“这两个人说是我父亲的结拜兄弟,说要带我回什么桃花岛抚养。”然后又忽的探头到杨凡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但是我不喜欢他们,尤其是他们那个刁蛮的女儿。”

    他原以为自己这么小声的说话,郭靖和黄蓉是断然不能听见的,但是郭靖黄蓉内功修为何其厉害,如此近的距离又岂会听不见杨过的话?不过郭靖听完后亦是面带微笑,自己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她还是有所了解的,不过黄蓉却面显不悦神色,不过却也为做声,只当不知。

    “啊?那我以后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吗?”杨凡激动的说道,刚才的那股高兴劲立刻转空。

    无奈的耸耸肩,杨过表情也是极为不舍:“我也不愿意离开凡哥啊,但是我也没办法,他们执意要带我走,所以今天我现在和你道个别,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相逢之日。”

    “但是……”杨凡还要说什么,不过那边黄蓉却不耐等下去了。“过儿,不要多说了,船就要走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准备准备吧,反正下次有空,郭伯伯和郭伯母会带你回来看你凡哥的。而且有空他也可以到桃花岛来看你啊!”

    “好阴险的话啊!”杨凡心想。“你们哪会有闲功夫带他来看我?至于说什么叫我去桃花岛看他,我一个穷小孩,怎么跑到海边上去?更别说能不能找到桃花岛了。”

    “恩!”点点头,杨过依依不舍的看了杨凡一眼,又在他耳边说道:“本来我是想和凡哥一起去的,但是后来想到自己此次前去肯定会受很多的苦,这一家人都不像什么好人,就不愿害凡哥遭罪了。但是凡哥放心,我一旦逃脱,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说完这些,杨过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大有大丈夫一去不复返、慷慨就义的架势,只留下杨凡一个人在原地,愕然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又一次希望破灭,又一个良机错失!这样打击,杨凡能受得了几次?

    “哇!”待他们走远了,杨凡才从呆立的状态清醒过来,大喝一声,冲到门前的街上狂暴的砸起东西来。

    当路上但凡他能砸的东西都被他砸过一遍之后,仍然觉得不能解气的杨凡,胡乱的挥舞起拳头来,随后按照记忆,打起了杨过教给他的拳法。

    那是杨过的母亲,穆念慈所传,乃是前任丐帮帮主洪七公的武功,虽然穆念慈所学甚微,但是却也略知皮毛,再传到杨过手里,总是暂年幼未的学全,却记也记了层。这两年杨凡和杨过二人在一起玩耍,除了偷鸡摸狗、翻瓦斗蟀之外,就是在推敲演练穆念慈所教下来的武功。

    杨过本就聪明伶俐,再加上个天资不凡、拥有未来记忆的杨凡,二人凑在一起自然将所传下来的拳法钻研明白,于是而人成日互比互较,潜心修炼所学内功心法和拳法,自然小有成就。

    此时杨凡虽然只有十三岁年纪,但是潜心修炼了两年之久,加上他习武之心强出常人数倍,是以也将这仅会的几套拳法练到略有火侯,打起来也是拳风小作,虎虎生威。

    正当杨凡打得起劲,汗流浃背之时,忽然从街角转出一名和尚,肥头大耳,不过却似乎饿了不少时日,而且身负重伤。

    那和尚一见到杨凡,见其似乎也是学武之人,知道武林人常爱扶助他人,所以连忙上前,抱拳道:“小兄弟,可否暂停一会,听贫僧一言?”

    听到有人叫自己,杨凡于是停下拳法,凝目看去,原来是一个肥头大耳、满脸疲惫且受伤的大和尚,于是连忙上前扶住,问道:“大师,你怎么了?”

    “请小兄弟先扶贫僧进房,再化些个馒头清水,容后再说,不知道小兄弟意下如何?”那和尚显然是饿极了,并且有什么重大事件,所以说话不像平常僧人那样客气,而是直接开口要吃要喝。

    不过杨凡素来敬佛,所谓爱屋及乌,是以对一般的和尚也是颇有好感,所以当下便将其扶进了自家的房,拿出仅剩的准备做一日饭食的几个馒头,招待那和尚。那和尚显然也是饿极,不闻不问,拿起馒头只顾大嚼,不一会就吃完了那几个馒头,而杨凡赶忙去倒了碗水给他,怕他噎着了。

    吃饱喝足后,那和尚这才恢复了些气力,见杨凡疑惑的看着自己,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语带歉意的说:“呵呵,小兄弟不好意思了,贫僧几日来未曾化到一个馒头,所以刚才一时不觉,吃完了小兄弟的馒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见这和尚吃完了才想起自己是个和尚,“阿弥陀佛”起来,之前就没看到有个和尚样,甚觉好笑,不过看其满身刀伤,又笑不出来,知道此人必是被人追杀,才会搞得如此狼狈。

    等那和尚稍微的休息了一会,杨凡这才问道:“敢问大师名号,为何弄得如此狼狈?而且按道理也不应该化不到斋饭啊!”

    那和尚这才想起自己还未介绍自己,又见眼前这少年举止有礼,而且刚才见其练武也是颇有潜质,于是便讲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贫僧法号天圆,乃是少林寺方丈师兄的师弟。”

    “什么?少林寺?”杨凡一听心惊不已,而且他记得以前神雕提到过,此时少林寺的方丈法号天鸣,眼前这僧人法号天圆,确有可能就是少林方丈的师弟了。

    没想到自己偶然间搭救的一名和尚,竟然会是少林寺的方丈师弟,杨凡顿觉世事难料,那么自己岂非有希望跟这和尚回少林寺去习武?

    “哈哈!”想到这里,从新燃起希望的杨凡不禁在心笑开了花。

    “此次我因为一些不能说的原因被官兵追杀,所以才会成这副模样,还希望小兄弟不要害怕!”天圆继续说道,由于伤痛,倒没有发现杨凡脸上渐渐显露出来的喜悦

    抓起水壶,杨凡又给天圆倒了一碗水,这才说道:“大师现在伤得这么严重,不如就由我陪伴大师回少林寺吧?正好我也见识下天下第一大寺的壮景。”

    “呵呵,如今天下大乱,佛门净地也不复平静,小兄弟前去定会失望之极。咳咳!”咳嗽了两声,天圆想了想,勉强起身告辞。“如今贫僧仍被官兵追杀,不可久留在小兄弟的家里,恐有连累,所以贫僧还是早早告退吧!”

    说罢天圆大和尚就向门外走去,不过还未及开门,就差点摔到,“砰”的一声,伸手扶住木桌,这才稳住了身形。

    “大师受伤严重,不如今天就在我这休息一天吧,明天一早再走也不迟啊!”杨凡可不想又轻易的放弃这次机会,他已经接连错失两次良机,他可不相信老天会给他太多的机会,所以他一定要把握住眼前这个学得上乘武功的机会。

    “这样……”天圆微微沉吟,料想昨夜自己尽全力将追击的官兵甩在了后面,再加上那些官兵蓄意偷懒的话,今日应该不会追到这里,于是就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见天圆点头,杨凡可欢喜坏了,连忙招呼他躺到床上去休息,然后就跑了出去,拿着家里仅有的几个铜钱,去街上张罗晚上的晚饭。

    [      .1  6  K  b  o  o  k  .c  o  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