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春林晚 > 第四百六十章 郎心铁(中)

第四百六十章 郎心铁(中)

    威远侯犯了大过是一定的,都不用猜,反正肯定不会是沈怡这边的错,周衡对这一点很是笃定。

    至于到底犯了何等大过,以至于贺叔脸色阴沉要快马加鞭赶回京城去帮助沈复处理,临走前却又说跟自己这边没关系,周衡觉得,那就基本只剩下之前自己所猜测的威远侯跟三公主狼狈为奸这个可能性了。

    至于威远侯为何要如此丧心病狂,也不用怎么猜,自然是奔着更大的富贵前程去的,且前程定然是好到足以让他能坦然应对沈怡在震怒之下做出的任何决定而不悔。

    贺叔曾评价威远侯,说当初他年纪轻轻就撑起了整个侯府,长辈们首肯不说,沈怡自己也觉得他不错,那自然是个有能力、有盘算的人。既如此,投靠三公主也不算太过意外,毕竟家族荣光、自身前程都有了嘛。至于对此会带来什么后果,他肯定也是早就想好了的,定是认为利大于弊,这才为此不惜铤而走险,富贵险中求嘛。

    而沈怡对此会如何反应,两人毕竟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彼此了解的,威远侯想必也是事先都想过了。周衡想起之前自己听过的那些侯府里的事,沈怡曾说过,要不是看在她是靖王府郡主份上,威远侯母子俩说不定早就明目张胆地宠妾灭妻了。

    是了,反正他的小妾也给他生了儿子,那小妾貌似还深得侯府老太太的欢心,回头威远侯如愿得了大好前程,再把母子俩一起扶扶正,母慈子孝的,便又是快乐的一家。

    想到这儿,刚好彭婶随后又跟着叹息了句:

    “哪个做娘的会如此耽误两个儿子的大好前程?逼到这个地步,估计也是那当爹的实在是...唉,话本子上这种故事可太多喽,看来是古来皆如此啊!”

    做娘的一片慈母心,但做爹的就不一定了啊,尤其当爹的还不止两个儿子时。

    周衡虽觉得彭婶这话似乎有失偏颇,但看着前头小少年单薄的身影,也是不禁由衷地跟着叹息了声:

    “是啊,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谁愿意白白便宜了别人!”

    彭婶见她神情失落,心知她在替沈怡母子俩觉得不值,便柔声安慰道:

    “你是说那侯府的妾室庶子会因此得了便宜?我倒觉得也不一定。你想啊,威远侯如果当真为了一己之私舍了发妻和嫡子,定是无情无义之人。这样的人,既然是奔着更好的前程去的,又如何会看得上不能给他带来助力的妾室呢?再说了,他要真是投了三公主那边,那边说不定也不会坐视不管吧?”

    也是,如果真的就此被三公主提携了,搞不好还能因此再娶个年轻漂亮的名门贵女做老婆。这个时代本就讲究门当户对,沈怡嘴里那个让人讨厌的侯府老太太心里如何想的不清楚,毕竟门第太高了就不能摆她婆婆的款,但威远侯应该是乐意的,说不定三公主还能趁机再拉拢一家给她当助力。

    陈慧珊这贱人还真是挺有手段的…周衡咬着嘴唇心里愤愤,却又不得不承认,三公主还是挺有手段的。

    端看眼下就这么简单的一招,沈复和贺叔便只能快马加鞭地赶往京城了,沈怡还被迫落了个和离的结局。

    还不知后头又在憋什么大招呢!

    眼看她这般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彭婶想了想,忽的轻笑一声又说了句:

    “而且要我说啊,威远侯要真的如此利欲熏心,迟早会有后悔的一天!不说别的,他就这么笃定三公主能荣登大位了?哼,现在不还是个摄政王么,一步之遥可是万千险境!再说了,三公主是有能耐,可她再有能耐,不还是没算到你这条漏网之鱼么?”

    说到最后,彭婶还刻意用了点调侃的语气,手也随之伸过来轻拍了下周衡的脸。

    “我么?”周衡一呆,下意识地反问了句:“漏网之鱼?”

    “可不是么,”彭婶感叹道:“我和你贺叔私下曾讲起,要不是你当初死里逃生到王府报信,说不定三公主如今早就成事了。结果正因为有了你这条漏网之鱼,如今她还得挖空心思地找别处下手。阿衡,咱们反过来想啊,她要早就胜券在握,又何至于还要当这个摄政王、还要四处拉拢人?”

    “威远侯跟靖王府什么关系大家都知道,他敢如此抛妻弃子,此等背信弃义之人归了三公主队伍,焉知他人心里对这位摄政王没有腹诽?太液池一事真相未出,身怀六甲的姜皇后下落不明,而早前京畿道运河边的事众人有目共睹,她虽然贵为公主,但能如此明目张胆地杀人,谁又能说她不是早有筹谋?”

    “阿衡啊,如今四海安宁、并非战乱时,一个如此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公主当政,就算咱们不是在朝之人,看到她如此行事,你会怎么想?老百姓们又会怎么想?谁的心里还没有本账呢?”

    “所以我跟你贺叔,并非只是纯粹地涨自己志气,我们俩是真的不看好那位三公主,手段太狠绝了!这人心一事啊玄得很,尘埃未落定,一切都难说得很呐!”

    难说得很?周衡回头看她,见彭婶微微一笑,指着前头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的背影又说了句:

    “这两孩子也是,如今简直是虎落平阳、到了人生的最低谷般,可他们俩一个不到四岁,另一个也还不到十岁,事无绝对,焉知他日不能乘风再起?”

    “特别是阿瞒,中秋那晚之事,细想来,要不是有你,皇后那边估计就得手了,到了今日,三公主便可安然称帝。所以啊,阿衡,咱也别妄自菲薄,她在明你在暗,谁怕谁!”

    “哎呀,彭婶,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感觉豁然开朗了!”周衡被她说得轻松地笑了起来...

    到了晚上,周衡生怕纪凤荣胡思乱想,便特意叫他:

    “阿瞒今儿念了你一天,今晚你们俩一起睡吧,姨母就在对面春莺的床上睡。刚好贺爷爷去了京城,姨母让春莺去陪彭奶奶了。”

    纪凤荣吃晚饭时就蔫蔫的,听到这话倒是努力抬头笑了一下,旁边的小家伙则是喜得噼里啪啦直拍手:

    “跟阿荣哥哥睡!”

    “看把你给美的!”周衡一边把小家伙放在床上给他换上寝衣,一边柔声哄他:

    “那你要听话,等下乖乖睡觉,不许缠着阿荣哥哥再玩来玩去的!”

    “好!”小家伙大声应了,回头却一下趴到坐在床边的纪凤荣背上:“阿荣哥哥背我玩!”

    ...两人在床上很是玩了一阵子,等到周衡强行吹熄了灯,想着两个小家伙肯定已经累级入睡了,便半抬起身子低声试探性地喊了句:

    “阿瞒...阿荣—”

    “姨母,”对面床上却冷不丁地想起了纪凤荣低低的声音:“阿瞒弟弟睡了。”

    “啊,那你也赶紧睡吧!”周衡见状赶紧躺下一动不动,可惜,黑暗中沉默了会儿,对面床上小少年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却依旧响了起来,甚至还带了一点抽泣声:

    “姨母,我...很担心阿华,他、他可能出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