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2557章大利凌然中牟行

第2557章大利凌然中牟行

    邺城。

    陈群醒的很早,他站在后院之中,仰着头,观天。

    天上云层很厚,似乎又在酝酿着一些什么。

    陈群看着云层,像是要在云层的缝隙当中看清楚苍穹的面容,又像是要将云层撕扯开,看到背后潜藏的阴影,亦或是积蓄的雷霆。

    苍穹之下,是否真的就是万物皆如刍狗?

    陈群微微笑着,然后低下了头。

    在陈群所站着的石板之上,爬来了两三只蝼蚁。

    或是因为寒冷,或是因为觅食,或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蝼蚁在石板上爬行着,然后碰到了陈群的鞋子。

    陈群微微歪着头,看着蝼蚁。

    一只蝼蚁碰了碰陈群的鞋子,然后掉头就爬走了。

    而另外一只似乎并不甘心,开始绕圈,一边绕着,一边不断的碰着陈群的鞋子,像是要将挡路的陈群鞋子掀开一般。

    陈群微微抬起了脚,露出了一些缝隙。

    蝼蚁爬了进去。

    『陈使君可在?!』院门之外有侍从高声禀报,『荀令君将至!距邺城三十里!』

    陈群一愣,脚落了下去,旋即便走,『荀令君?他怎么来了?快,准备车辆,容某更衣,出城相迎!』

    陈群带着一些官吏,出城十里迎接了荀或。

    『长文别来无恙乎?』荀或温和的笑着,似乎是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朋友,由衷的表示着喜悦之情。

    陈群拱手而礼,也是笑容亲切,『久未得见,群甚是挂念。今日得见文若兄,真是风采更胜往昔啊!』

    周边的大小官吏也是笑着,拱手的拱手,见礼的见礼。

    而那些普通百姓,则是被兵卒远远的隔开,即不许前进,也不许后退,反正要等到陈群和荀或离开了之后,才能恢复道路的通畅。

    幸好的是,荀或没有在外久待,和陈群寒暄了一阵,便是同车,一同而回邺城之中。

    待到了府衙正堂之中,略微见过了邺城之中的官吏之后,荀或便是开门见山的说道:『此番某来邺城,乃冀北辽西有间,多泄军机,当速除之……』

    陈群微微皱眉。

    有必要这么公事公办的口吻么?

    『若有间谍为乱,自然应该合力擒拿,以除祸患。』陈群没有傻傻的问什么何以见得的话,沉默了一下之后,很快就点了点头说道,『令君但请吩咐,邺城上下无不遵从。』

    两个人说得都很客气,甚至都有些陌生的拘谨。

    陈群算得上是荀或推荐的。之所以是『算』,因为即便是荀或不推荐,陈群也会自荐,无非就是早一些晚一些,或是在仕途上的起始位置高一点低一点而已,相差并不会很多。

    荀或能主动向曹操推荐陈群,陈群就必须要承这个情。

    若是按照汉代的察举制度来说,陈群就是欠了荀或一个人情。

    对于类似于荀或和陈群这样的人来说,欠钱的事情很小,欠人情的事情才大,所以陈群并不希望荀或是公事公办而来的,而是希望自己能借这个机会还了人情,至少还一小部分也可以。

    只可惜……

    不过处理间谍一事,确实也是公务。

    邺城,或是冀州,有间谍在活动,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奇怪,陈群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

    任何朝代,尤其是像大汉这样明面上还没有分家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毕竟士族世家都是兄弟分居,投注多方,要说这里面没有顺带几个间谍往来,就像是带着价值十万钱的玉佩的官吏,在公然宣称自己清白无暇一样,敢信么?

    只不过对于一些零散的间谍行动,或者说不是太重要的军事情报泄露,在汉代当下是不太讲究的。一方面是因为信息传递的困难程度,另外一方面则是时效性太差,很有可能信息千辛万苦传递过去之后,前线已经燃起了狼烟。

    所以很多时候,这些间谍便是大多像是之前在长安闹腾的那些家伙一样,针对于先进的技术和工艺进行剽窃,侵吞版权,然后送回去进行盗版。

    而且有时候双方会形成一定的默契,比如商队里面的探子,只要不是太过分,一般来说这些眼线都不会去专门花时间和精力去处理。

    毕竟有商队来邺城,同样也有商队去长安。

    所以是不是荀或,不,是不是曹操要搞什么大动作了……

    但是又不是很像,毕竟曹操才刚刚处理完了许县,还在稳固扩大颍川豫州的战果,大规模进兵的可能性很小。

    那么是为了切断斐潜对于许县,或是豫州冀州的刺探,来遮掩曹操在许县的动作?

    这同样也不太可能,毕竟这事情闹腾得很大,就算是不出动间谍,普通人也能知晓个一二三,说个四五六,所以遮掩也没有什么意义。

    『不知令君欲从何处入手?』陈群问道。

    荀或笑了笑,说道:『中牟。』

    整体上来说,不论是曹操方面的还是江东方面的间谍,相比较斐潜的人来说,都做得不是很好。

    不仅是做奸细不好,反间也做得不好。

    就像是上一次卢洪在邺城铩羽而归……

    所以这一次不仅是要抓捕斐潜在冀州北部和辽西一带的间谍,也要顺藤摸瓜多了解一些斐潜间谍的架构模式,以期待学习和成长。

    当然,这是表面上的东西,至于下面的么,就没有必要拿到台面上来说了。

    『中牟?』陈群有些疑惑,因为他并没有接受到关于中牟之处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报,难道说有一些什么事情,是荀或知道,而自己不知道的?

    这就有些意思了。

    陈群拱手说道:『令君可有吩咐,群定然无不遵从。』

    荀或摆摆手说道:『只是告知长文一声,以免误会……好了,时候不早,某先告辞了……』

    陈群自然是表示要留下荀或,至少要接风洗尘搞个晚宴什么的,但是荀或执意不肯,表示他前来就是为了抓间谍的,要是搞得周边皆知,那还抓什么?

    这样一个帽子盖下来,陈群也就自然不好再劝。

    荀或他不准备待在邺城,毕竟邺城太大了。城池一大,人就多,而人一多,眼就杂,即便是防也未必能防得住,毕竟有的人不仅是喜欢多看一些不该看的,还喜欢多说一些不该说的……

    陈群送走了荀或。

    陈群望着才到了邺城没有多久,便是又匆匆离开的荀或,心中不由得浮起了一些杂乱的思绪。

    『清查间谍……呵呵……』

    陈群嘴边出现了一些细微的笑意,他想明白了。

    这怕是一个借口罢?

    真正的理由是什么呢?

    其实荀或在这个时间段离开豫州,离开颍川,是不是有一点逃避的意味?

    逃避原本应该站出来的责任,逃避颍川受到伤害的苦楚,逃避作为豫州士族领袖应该肩负的重担?

    『冬日烈烈,飘风发发……』

    陈群不由得轻声念叨了一句,然后转头也只能继续面对着自己手头上的那些事项去了。

    即便是陈群知道有这个可能,可是他又能做一些什么?荀或不能,或是不敢做的,陈群他就敢去做么?去站到曹操对立面上去?

    显然,他也不能。

    或许,这就是荀或匆匆而来,又是匆匆而去的隐藏提点。

    人看着地面上的蝼蚁,可以轻易的决定其生死。

    可是苍穹之上,是否也有一个什么存在,也是会毫不在意的决定某人的生死呢?

    陈群仰头望天,久久不语。

    ……(〒︿〒)……

    『中牟?』

    卢洪有些拘束的坐在荀或面前。

    荀或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不耐的情绪。

    对于一般人的智商,荀或还是会略微照顾一下。

    但只是略微。

    这并不代表荀或就会对于卢洪放低要求的标准,因为这中行为,等同于是在侮辱荀或自己。

    在荀或平静的目光之下,卢洪额头上微微见汗,似乎身边的火盆温度太高,烘烤得太厉害了一样。

    『敢问令君,为什么不从……这个,不从夏侯将军之处……查起?』卢洪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他对于上一次被夏侯渊扫落颜面,多少有些不甘心。

    『夏侯军中?』荀或缓缓的说道,『卢校事,有些事情,不必介怀,毕竟都是为了主公做事……军中之事便交由夏侯将军就好了,你我只需清查潜藏民间的间谍……』

    卢洪如果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那么荀或就会再次下调对于卢洪的评级,从一般人+,降低到一般人-,而且荀或觉得卢洪要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连思考的能力都丧失了话,那么恐怕就剩下了废物利用的一点点价值了。

    卢洪吞了一口唾沫。

    虽然说荀或的声音平缓,但是卢洪多少也察觉到了其中有些不妙的味道。卢洪原本想要表示自己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来标明在夏侯军中确实存在一个刺探军情的间谍,但是临到了口边的时候,卢洪忽然觉得若是说出来,恐怕就会发生一些不怎么妙的事情。

    于是卢洪将原本要说的话吞了回去,然后说道:『令君有何吩咐?』

    荀或依旧是平缓的语气,『彻查中牟走私商队……某怀疑,商队之中,有间谍混杂!』

    卢洪低下了头,『在下遵令。』

    荀或微微颔首,看着卢洪离去,就像是看着一棵树,一块石头,亦或是看着一只虫豸,一只狗,没有丝毫情绪上的波澜。

    卢洪低着头,一路退了出来。

    卢洪虽然智慧上比不上荀或,但是他也是人,有人的情感和**,有悲伤和愤怒。

    他现在,就既悲伤,又是愤怒。

    他是小人物。

    从小就是。

    范阳卢氏很有名,但是那是别人的卢氏。

    就像是姓马的确实有钱,但是大多数姓马的只能是拉平均值的后腿一样。

    卢洪年幼之时,唯一凭借的,便是读书。他那个时候以为只要自己努力读书,就可以改变命运,但是卢洪发现,即便是他再努力,也追赶不上那些天生下来就含着玉,或是咬着金的那些家伙,即便是那些家伙不读书,不学习,不努力,也依旧比卢洪要过得更好。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卢洪不明白,但是这不明白的困惑,并没有妨碍他急切想要向上攀爬的心思,他四处寻找,巴结奉承,只要能当官,卖屁股都没有问题,可是即便是他想要卖屁股,都有人比他更白嫩,卖得更好。

    直至他遇到了曹操。

    不知道是曹操觉得卢洪有什么才能,亦或是卢洪表现了什么特质让曹操满意了,反正卢洪获得了校事的职位,然后他第一时间回到了他成长的家乡,祭拜了他那并不出名的先祖,然后看着乡县之中含着玉咬着金的家伙,在自己面前低头哈腰,陪着笑脸。

    那个时候,卢洪心中很是顺畅。

    也很是得意。

    可惜,顺畅和得意,都是暂时的。

    转眼之间就被夏侯渊一巴掌给打痛了,也打醒了,让卢洪明白,乡上面有县,县上面还有郡,郡上面还有国……

    自己在乡中,对那些家伙面前抖威风,呼来喝去,得到了那些家伙的摇尾讨好,可若是再往上一级,自己又能算得了什么?

    或者说,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一个人,一把刀?

    亦或是,一只狗?

    卢洪确定了自己不是一把刀。

    因为刀是不需要吃饭和饮酒的。

    那么自己只能是在人和狗之间选择了。

    『明天卯时出发!先都说好了,迟到的莫要怪我无情!』卢洪端起了面前的酒水,对着自己的几个手下说道,『饮了这一碗,该睡觉的都去睡觉!待事情办完了,办好了,再来不醉不休!』

    卢洪的手下呼喝起来,然后和卢洪饮尽酒水,便是陆续散去。

    卢洪的这些手下,都是一些招募而来的游侠浪荡子。大多数都是没有多少知识,只会弄狠斗勇,想着用年轻的身体,换取酒肉和银钱。

    人散了,酒残。

    卢洪低着头,盯着残酒,久久不动。

    过了片刻,卢洪的心腹转了过来,『校事,这些家伙都歇息了……哈,还真是能折腾啊……』

    卢洪笑了笑,然后从身边的酒坛里面给自己的心腹也打出了一碗酒。

    因为酒坛的酒水见底了,所以多少有些浑浊,卖相并不佳。而且这酒水原本也不算是什么好酒,一般而已,杂质相对来说原本就不少,像是一只只的小虫子在浑浊的酒水里面沉浮。

    卢洪心腹恭敬的接过了酒水,并没有因为酒水沉底的浑浊就表示什么不满,对于他们来说,能吃饱饭就已经算是幸福了,而额外还有些酒肉吃,简直就是天大的恩典。

    『坐罢。』卢洪指了指坐席,然后举起了酒碗,示意了一下,『来,饮了……』

    两人微微举碗虚碰了一下,然后仰头而饮。

    酒水并不好喝,但是两个人都像是喝得很爽,哈了一声。

    大汉当下其实大部分的酒都不好喝,有的苦,有的涩,有的酸,但是至少比后世那些添加了各种化工香料的要好一些,没放甲醇就算是有些良知了,毕竟添加剂多了,就像是喝乙醇安慰剂,或是麻醉剂。

    真正纯自然酿造的好酒也并不是没有,但是像一般人就不要想了。

    不管是大汉,还是在后世,好东西,平民百姓都别多想。

    刘表喜欢喝金浆酒,曹操喜欢喝蒲桃酒,就是这两种酒酸甜可口,算是大汉当下的上佳酒水,价格昂贵。当然,大汉现在又多出一种醉仙酒,添加了香料的酒水,价格更是离谱。

    卢洪的酒,就只是普通的酒。他知道这一点,就像是他也知道,他的才能和荀或等人相比较起来,有较大的差距一样。宛如碗中的劣酒和蒲桃酒的差距,并不是多筛几次,亦或是多酿造几天就能追赶弥补的。

    『你家乡……闹过饥荒么?』卢洪转动着酒碗,忽然冒出了一个似乎很不相干的话题,『我家乡……在我小的时候,有那么一次……』

    『饥荒……』心腹陪着些小心说道,『那一定是很困难……』

    『嗯。』卢洪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很困难。当时胡人南下,焚毁家园,只能是南逃,一路上没吃的,没喝的……许多人都死了……』

    『校事……』心腹略有担忧的看着卢洪,『校事你……没事吧?』忽然在这里是要忆苦思甜么?几个意思啊?

    卢洪看了心腹一眼, 笑了笑,『没事,就是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啊,这里就剩这些了,来来,分了吧……喝了,就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校事,我来,我来……』心腹连忙半起身,接过了酒坛,然后将酒坛里面剩余不多的残酒都倒了出来。

    『饮胜!』卢洪举起酒碗。

    两人喝完,心腹也告辞了。

    卢洪放下了酒碗,呆坐了一会儿。

    逃难的路,并不好走。有的人死在半路上,然后就会有人摸过去,将刚死去,亦或是即将死去的人身上的腿肉割下……

    『荀文若……呵呵嘿嘿……』卢洪声音低沉,就像是一只狗在喉咙里面发出低沉的威吓之声,『你一定不知道,为了活命……人是什么都吃的……像是一条饿狗……什么都吃的……』

    卢洪忽然有些神经质的轻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他人,『明明都已经忘了的……为什么又想起来了……』

    『明明想要做个人的……』

    『为何偏偏要我去做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