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无限血核 > 第208节:给龙服卖命

第208节:给龙服卖命

    红珠欲哭无泪。

    她之前现身帮助苍须,对抗雅蚂和月半,本意是想搭上大主顾。

    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位亡灵法师!

    苍须自曝身份的那一刻,红珠整个人都麻了。

    “我有麻烦了。”

    “大麻烦!”

    “不管他们是死是活,我都会被调查的。”

    “通敌亡灵法师?”

    “神明在上,我是被冤枉的!!”

    “不行,我得躲一躲!”

    红珠悔恨万分。

    早知道这个结果,打死她也不会去帮助苍须。

    经过这次拍卖会,她明明已经可以筹备到足够的资金,可以进行下一次冒险了。

    而现在冒险搁置,她必须得先避风头。

    “别走!”

    “停下来!!”

    闷石出声大吼。

    他迈开两只小短腿,在地面上急奔,企图追上苍须和青信。

    这位白银级矮人原本下船,是想找机会帮助龙人少年一伙,偿还恩情。

    结果他不仅没有找到报恩的机会,反而看到了苍须自曝身份。

    他当时就懵了。

    看到苍须向铁疙瘩号飞去,他如遭电击。

    因为他的族人们可都还在那艘魔能船上呢!

    闷石焦急万分,想要从亡灵法师的手上救回自己的族人。

    但他的速度并不怎么样,一直追到海边后,就只能眼睁睁地看到苍须、青信落到铁疙瘩号上。

    铁疙瘩号上存在炼金傀儡,一直在苍须的掌控之中。

    船上的人都知道苍须的真正身份了。

    但青信第一时间安抚了金发母子,告诉他们:苍须虽然是亡灵法师,但仍旧值得信任。

    矮人们躁动不安。

    苍须连忙表示:自己不会危害他们。

    这番表示的效果很有限。

    一部分矮人们蠢蠢欲动。

    苍须立即变脸,冷声威胁:“矮人们,看看你们身边的亲人,你们年迈的父母,你们幼小的子女。”

    “我希望你们不要冲动。”

    “真要杀死你们,对我而言,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苍须身上白银级的气息“货真价实”,从船板冒出来的许多幽魂,更是增添了他的威势。

    矮人们被威胁,一个個愤愤不平,怒瞪苍须,气得脖子都红了。

    但终究,他们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苍须松了一口气,操控炼金傀儡,将这些矮人都押入船舱中去。

    做完这些,他立即操控魔能船驶离双眼岛。

    “什么?让我们撤退?”细带子等人接到了娜迦祭司的传令。

    魔鬼金币一事,细带子是当事人。

    金闪闪号的反复,让细带子也猜到了昏瞳遭受金币的影响。

    这样大好的局势,居然要撤退?

    细带子万分不解。

    “老大,你拿个主意啊!”细带子通讯耳刮子。

    耳刮子正和松瘦对战。

    金闪闪号之前的炮击,连他也“照顾”到了。

    松瘦挨了几炮,却是毫发无损。

    和主炮楼比起来,光网炮击对黄金级而言,威胁很低。

    但己方王牌沦为敌人的打手,松瘦斗志暴跌,已是以防守、避让为主了。

    耳刮子抬头瞥了金闪闪号一眼。

    高空中,烟丁正鼓动黑雾,以一人之力围攻金闪闪号。

    金闪闪号上鱼人老族长、昏瞳的炼金分身正在积极防守。

    双方陷入僵持的状态。

    忽然,烟丁被鱼人老族长的斗技击中,整个人如烟崩溃。

    “是假的!”

    “真身在哪里?”

    烟丁虚晃一枪,在下一刻,码头战场上的烟雾凝聚成人形。

    这才是烟丁真身。

    “松瘦!”烟丁呼喝,“我们得联手。”

    “金闪闪号不能落入敌人手中。”

    “否则在茫茫大海上,就算是我也绝对逃不了。”

    “如果昏瞳战死,金闪闪号伱我平分!”

    松瘦叹息一声,立即回应:“送我上去!”

    黑雾缭绕,托举松瘦升空。

    耳刮子连忙出手,却被烟丁阻拦。

    他没有飞行斗技。

    双方互拼了几个回合之后,松瘦升空到了一定高度,耳刮子只能眼睁睁地目送。

    “细带子,送我上去!”耳刮子喊道,“你带着其他人撤!”

    关键时刻,耳刮子决定只身支援鱼人老族长,而让其他人撤离海岛。

    因为娜迦祭司的命令,让他对局势做出了误判。

    在这样具有优势的局面下,娜迦祭司竟然下达撤退的命令。

    她一定是了解到了敌人还有更大的底牌!

    耳刮子不愿意自己的族人和下属白白牺牲。

    这一战,鱼人已经牺牲太多了。

    码头战场上,鱼人的尸体简直能堆积成山。

    但耳刮子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大好机会。

    他宁愿自己冒险,也要看看敌人的底牌是什么!

    细带子表示很为难:“老大,我可没有法术能送你上去。”

    “那就用水炮!”耳刮子的态度非常坚定。

    松瘦已经走了,耳刮子没有对手,迅速和细带子等人汇合。

    砰。

    醋缸子号再度开炮。

    水流如柱,撞击在耳刮子的身上,硬生生地把他顶向高空。

    龙人少年等人在苍须主动撤离之后,他们就立即赶往码头。

    此时听到炮响,他们纷纷仰头望向天空,看到了耳刮子被水炮顶飞,一路吐血,奋不顾身的一幕。

    他只是鱼人,不是龙人,鱼鳞的防御性能远远比不上龙鳞。

    不过,抛开敌我立场不谈,鱼人当中很不缺果决之辈。

    “飞行魔能船已经成了黄金级的最终战场了!”龙人少年感慨。

    “那不是我们能掺和的地方。”鬃戈冷声道。

    迟莱则道:“只要找到我们的黄金火炮,我还可以再开一炮,能够对这艘旗舰造成伤害。”

    黄金级的炼金火炮需要消耗巨量的能量。

    之前,是通过法阵储备了很多能量。

    但如果只是迟莱一人操纵开炮,他需要将所有的斗气都灌输进去,消耗将非常恐怖。

    毕竟迟莱只是一位白银级的斗者。

    之前,龙狮佣兵团的海船遭受到了醋缸子号的炮击,海船沉没,黄金大炮也随之跌落海底。

    迟莱作为当事人,心里很清楚。

    黄金大炮并没有多少损伤。

    只能把它和炮弹拾取上来,就能再次开炮!

    这不是普通火炮,开炮的动力也不是火药,所以落水后的潮湿并不是什么限制。

    龙人少年、鬃戈之所以返回码头,正是想要打捞火炮。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行动理由。

    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潜水后,进入深海怪鱼号中,和紫蒂回合,镇守大后方!

    龙人少年下令:“迟莱,你全力休整,不要下水了,尽量恢复斗气,我们俩个给你捞上大炮。”

    “三刀,你们速速检查码头的船只,我们需要能够航行的船。”

    “我们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继续对抗敌人,另一方面寻求一条退路。”

    龙狮佣兵团的成员们轰然应命。

    “等等我。”就在龙人少年、鬃戈想要跳水的时候,闷石跑了过来。

    “龙服团长!”闷石气喘吁吁,带着哀求之色,“帮帮我!”

    “我的族人都被那个该死的亡灵法师俘虏了。”

    “帮帮我,我……我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闷石很有自知之明。

    他明白自己靠游泳,不可能追上铁疙瘩号。很可能在海中,就会遭受法术狙击。

    对方可不只是一位白银级的亡灵法师,还有那位青信在呢。

    他在海边徘徊,焦躁愤怒,无奈又无力。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铁疙瘩号,距离他越来越远。

    不过他很快发现了,龙人少年率领龙狮佣兵团重返了码头。

    松瘦、耳刮子都扑向金闪闪号去了,码头空荡荡一片。

    正如闷石所说——他实在没有办法了。

    所以,他只能向龙狮佣兵团求助。

    后者帮助过他,让他有少许信心。

    龙人少年、鬃戈对视一眼。

    龙人少年仰头,由衷感叹道:“这一切真是太乱了。”

    紧接着,他拍拍闷石的肩膀:“闷石,你不要过于担心。那位亡灵法师既然没有屠杀你的族人,或许他是想将他们当做人质。至少目前,他们还是安全的。”八壹中文網

    “我们会帮你,让我们再一起并肩作战!”

    闷石大为感动,想说什么感激的话,但又说不出口。

    他是个老实人,感情内敛,平素也不表达这些。

    他只是语气哽咽,心情激荡。

    患难见真情!

    龙人少年答应相助,对他而言,就是雪中送炭。

    “恩情变得更大了。这样恩情怎么报还呢?”闷石的心中由浮起苦恼之情。

    “现在哪管得上这些,最关键的还是要救回族人们。”

    “大不了今后,我就直接加入龙狮佣兵团,给龙服卖命,偿还恩情!”闷石心道。

    龙人少年调整安排。

    他让闷石守在迟莱身边。

    而他和鬃戈优先回收黄金大炮。

    带回来之后,他们将乘船一起出发,一边追击铁疙瘩号,一边伺机对空中魔能船攻击。

    醋缸子号。

    “要我们撤退?”细带子接到娜迦祭司的命令,一度陷入沉默。

    如果自己还有一战之力,细带子很可能会留守战场,等待机会,协助自家的族长和团长。

    但他的状态太差了。

    细带子双耳嗡鸣,头晕目眩,他一直在强撑着操控醋缸子号。

    这种状态下,细带子也只有听从命令,带领鱼人们撤退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无限血核更新,第208节:给龙服卖命免费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