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蜀汉崛起之二乱天下 > 第二章 初露

第二章 初露

洛阳是东周、东汉、曹魏以后蜀汉后来的旧都,前蜀汉南充侯赵疆代汉自立,开创大充王朝,也是以此为都。数十年的太平盛世,恢复了洛阳作为四朝故都的繁华,虽然北疆前线的战事如火如荼,却丝毫不影响洛阳城内百姓正常的生活。或者有父亲要为出征在外的儿子担心,有妻子要在上阵杀敌的丈夫流泪,但生活还是要继续,该卖酒的还是卖酒,该喝茶的还是喝茶。

    秦舒不喜欢酒肆的喧哗,只挑了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馆茶,靠窗而坐,叫上一壶清茶浅饮,目光却始终注视着城门大道。按秦舒的估算,傅羽应该是这两日到达,昨天便在这等了整整一日。显然对于店里的茶博士来说,一壶清茶就混一天的客人,是很不受欢迎的。茶壶略有些重的放在桌上,爱理不理地说了句:“茶来了。”

    秦舒当然明白狗眼总是看人低的,淡然一笑,继续关注着窗外。这一看,又看到下午。茶馆外面人来人往,秦舒突然想起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是这些人贪图的蝇头小利,怎能与自己相比?正想间,就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踢声,一名骑士很快地从城门进来,又很快地从秦舒的目光中消失。这片刻时间,已经足以让秦舒认出马上的骑士,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结帐,不用找了。”秦舒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茶博士的眼睛都绿了,没有想到这个客人也有如此大方的时候,连声道:“客官慢走,客官慢走。”等秦舒走远之后,茶博士伸手去拿那锭银子,却哪里拿得动?仔细一看,那锭银子已有小半镶嵌在桌内……

    秦舒离开茶馆,并没有去找傅羽,而是出城往西而来。西面有座小小的皇家园林,是大充皇帝赵疆平日狩猎、教导诸子骑射的地方。自从赵疆率军出征之后,在京的各位皇子亲王,也都时常来此园中狩猎。秦舒到洛阳几日,早将该打听的打听清楚,赵疆第三子,楚王赵昌前天去林子里面狩猎,按着惯例也正该今天回来。

    秦舒并不赶时间,只是信步慢走。果然,不久之后,就看见大队人马迎面而来。马是百里挑一的良驹,人是千里选一的勇士,路上行人纷纷回避,秦舒却反而迎将上去,大声喊道:“卖宝剑了,卖宝剑了。能识此剑者分文不取,不识此剑者千金不卖。”几声喝喊,已经到了马队前面。

    “楚王殿下大驾,还不快快回避。”最前面的骑士拿起手中马鞭就抽,秦舒灵巧躲开,继续道:“可恨天下之人,都不识此宝剑。”那骑士见一击不中,待要再打,却听后面有人喝道:“住手,带那卖剑的过来。”骑士急忙收住马鞭,道:“殿下要见你,随我来。”说完便勒马入阵,左右骑士都忙着让开条路。

    秦舒浑然不惧,跟在后面,眼睛却仔细观察这些大充的精锐骑兵。皇家骑兵果然衣着光鲜,精神饱满,但比起鲜卑铁骑的剽悍血性,似乎还略有不如。“殿下,人带到了。”听到这句话,秦舒才抬眼打量眼前的楚王赵昌。

    大充皇室的太子赵建、齐王赵吉,秦舒都曾私下看过几眼。那两人一母同胞,长得极为相似,但一人文弱,一人刚武,从气质就能看出来。至于眼前的赵昌,秦舒却很难找到一个比较准确的词来形容,既没有齐赵李吉的英武霸气,也没有太子赵建的书生呆气,更没有普通王室贵族的浮浪气息,倒只像个普通有钱人家的公子。

    赵昌左右骑兵见秦舒立而不跪,都大声喝道:“见了殿下,还不下拜行礼?”赵昌却似乎发觉前面的少年有些不同,挥手止住,问道:“你卖剑?”秦舒摇了摇头,纠正他的错误,道:“宝剑。”

    “哦?”赵昌笑着看了看左右,道:“孤素爱兵器,所谓宝剑也见过不少,倒要看看你手中的那柄究竟是何宝物。快,呈上来。”便有人上前索要,秦舒也不迟疑,双手将宝剑奉上。赵昌取剑在手,脸色立时大变,再仔细看了片刻,乃喝道:“来人,给孤拿下此人。”立刻就有数人持刀上前。

    秦舒并不反抗,任凭两人将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才笑道:“殿下这是何意?”赵昌哼了一声,冷冷问道:“这剑你是从何处得来?”秦舒答道:“是一位少年将军所赠。”赵昌冷笑几声道:“好个不知死活的贼人,你可知此剑乃是当今天子所佩?”秦舒仍旧笑答道:“草民知道。”这个回答,倒是让在昌吃了一惊,复问道:“既然知道,便该知汝是何罪?”秦舒摇了摇头,道:“草民无罪。从北而来,欲献珍宝与殿下,非止此一剑。”赵昌再看了看秦舒,良久才说了句:“带回府中。”便打马前行。

    回到楚王府内,已经是掌灯时候了,赵昌顾不得更换衣袍,便再提秦舒上殿,问道:“孤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老实招供,这剑究竟从何而来。”秦舒看着左右只有几名侍卫,答道:“此剑乃是草民认识的一位少年将军所赠,那少年将军乃燕国公傅俭之孙,傅羽。”

    赵昌刚拿到这剑的时候,看到“倚天”二字,还以为是个骗子拿把假剑来骗自己。可是仔细观察之后,居然发现这剑乃是真品,也就是父皇赵疆时常佩带在身上之物。但是父皇正亲自率领着几十万大军在北面与鲜卑交战,这把宝剑怎么会流传在外呢?再加上秦舒言语蹊跷,赵昌只好先将他带入府中,想要仔细盘问。

    一路上赵昌都在暗中观察秦舒,大约只有二十不到,年纪轻轻。被侍卫押着非但不觉得害怕,反而神色自若,抽空还主动找侍卫搭话,看起来并不像是盗剑的贼人。再说这宝剑是父皇赵疆的心爱之物,身在百万军中,又怎么可能轻易被盗出来?所以赵昌才更加想知道秦舒究竟如何得到此剑,而且把剑拿给自己又是为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