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蜀汉崛起之二乱天下 > 第三章 锋芒

第三章 锋芒

提到傅羽,赵昌心里先信了几分,心道:父皇对傅氏一门极尽隆宠,将倚天宝剑赏赐于他,倒还是极有可能。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傅羽怎么会将御赐之物转赠他人呢?立刻沉声喝道:“你当孤是三岁玩童么?这剑既然是陛下赏赐给傅羽之物,他又怎么舍得转赠于你?”

    秦舒便又继续道:“当日傅少将军被鲜卑天狼营追杀,是草民救了他一命。他为了感激草民的救命之恩,所以将此剑相赠。”

    “天狼营?”赵昌皱着眉头将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身为大充皇子,他对这个名字倒不陌生。鲜卑国中最精锐的战士,也就是大充军队最厉害的敌人。赵昌又仔细打量了秦舒一番,似乎并不相信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居然能够在天狼营的追杀下,救出傅羽。略带讥讽地道:“你可知道天狼营是什么来历?你可又知道傅羽的武艺如何?居然敢谎称救过他!”

    “草民并没有撒谎。”秦舒面不改色地答道:“傅少将军确实武艺高强,但是武艺再高强的人,也不可能冲破百万大军的围困而不受伤?”

    “你这话什么意思?”赵昌立刻追问道:“什么百万大军的围困?你从北而来,莫非知道前线的战局?”

    秦舒点了点头,道:“草民正是想要向殿下禀明战局形势,只是无以为进,故而以此剑为幌子,得以接近殿下。”

    “原来是这样。”赵昌却还是警戒地问道:“那你说说北边战局如何。”

    “战局相当危险。”秦舒如实答道:“陛下受了鲜卑慕容启诱敌之计,数十万大军被困赤城,傅少将军便是奉命突围求救的。因在突围之时,身负重伤,一路被天狼营追杀,被草民所救,所以才将这把宝剑赠给草民。”

    “这怎么可能?”赵昌突然听到这样的噩耗,虽然还不能确定真假,但已经坐不住了。起身来回走动几步,问道:“那你说,傅羽现在在什么地方?”

    秦舒道:“草民刚刚见他进入洛阳不久,怕是此刻正在太子府中禀报军情。”

    赵昌点了点头,却猛然省悟,问道:“你怎么没有和他一起?”

    秦舒才微微笑道:“草民确实没有和傅少将军一起,因为草民知道,想要请求援兵救出陛下,只有请楚王千岁出面才行。”

    赵心念微动,不动声色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父皇亲自带兵北征,留太子殿下在京城监国,军国大事皆由他做主,孤怎么能有权力派兵救援父皇?”

    秦舒呵呵笑道:“殿下不用担心草民是太子所派,前来来试探殿下的。草民之所以不愿意和傅少将军一起前往太子府中求援,是知道傅少将军此行非但无赏,反而有祸,所以前来求见殿下。”

    “来人。”赵昌不等他说完,立刻拍案喝道:“快将此人拿下。等孤明日送到太子府中,由太子殿下亲自处置。”

    殿内立有四名楚王府的侍卫,听到赵昌的命令之后,便有两人立刻上前,动手要抓秦舒。秦舒这次却没有刚才那么轻易就范,侧身避过,反手斩在一名侍卫的咽喉。只听一声脆响,那名侍卫便软软地倒了下去,显然喉骨被秦舒斩断,不能活命了。

    秦舒在城外不作丝毫反抗便束手就擒,所以这些侍卫都没有在意他,不想突然发难,而且身手十分敏捷,都愣了一下。就是这短时间的发愣,秦舒又已经轻而易举地再杀一人。另外两人立刻伸手去拔佩剑,可是都突然觉得胸前一凉,然后扑身倒地而亡。

    赵昌见秦舒举手投足之间,便杀了四名侍卫,虽然他们并不是王府里最顶尖的高手,但却也不是庸手,不由心中发寒。刚想要开口呼救,就见秦舒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并示意不可出声。赵昌平时虽然也练了些武艺,但远远不能和那个武艺高强的二哥相比,再看看秦舒刚才的身手,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只好按着秦舒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将呼救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虽然极力掩盖,但声音还是有些不自在。

    秦舒双手拍了拍,似乎想要将刚才染上的血腥拍掉,然后对着赵昌抱拳行礼,道:“草民秦舒。现在是非常时刻,草民失礼之处还请殿下见谅。草民刚才所言句句是实情,这四个人之中,草民也害怕混有太子的人,所以才痛下杀手。草民请殿下也不要再装糊涂,草民与傅小千岁入京求救,于国而言,功不可没;但于太子而言,却是未必。草民素闻殿下仁德,故而斗胆来此,将真相直言相告,希望殿下好自为之。”不等赵昌回话,秦舒又看了看外面天色,继续道:“时间紧迫,草民还是赶去太子府中,营救傅小公爷。请殿下作好准备,该如何选择,殿下也要尽早拿个主意。”

    “这个……”赵昌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秦舒的话,只好借着坐下的机会,深深呼吸两口,平复下心情,道:“阁下突然给孤说这些话,孤确实有些不明白。阁下……”

    秦舒立刻打断他的话道:“好,草民就明说了吧。这些年陛下时常有废除太子,改立齐王之意。这次亲征鲜卑,诸皇子不带,只带齐王在身边,多半便是存有使之立功,然后改立储君之心。所以现在陛下被困之后,太子殿下多半是不肯出兵救援。一切就都要请殿下您做主了。”

    赵昌勉强笑了笑,道:“这怎么可能?太子殿下素来孝顺,听到父皇被围之后,必定会立刻派兵救援……”

    “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秦舒进逼一步,更加靠近赵昌,低声道:“草民料定太子非但不出兵救援,反而会将前来求救之人杀害,封锁消息。”说完之后,又立刻拜倒在赵昌身前,十分诚恳地道:“国家兴亡,陛下生死,都只在殿下您的一念之间。还请殿下相信草民一片赤诚之心,不要再有迟疑。”

    赵昌见秦舒上前,还以为他要动手,心中一惊,复又见他跪倒,暗自松了口气。其实在赵昌的心里也觉得,以太子现在的处境,如果稍微有点私心,多半是不会出兵救援父皇的。可是他又怎么敢轻易就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万一秦舒不是求援的,而是太子派来试探自己的,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秦舒见赵昌还是不肯表态,只好继续又道:“殿下,若是这次殿下能主持大局,派遣援军将陛下营救出来。于国于家都立有大功,陛下一定会重重嘉奖殿下,那么殿下日后的前途就不可限量。”

    身为皇子,赵昌不是没有想过当太子,继承大位。可是他上面还是两个哥哥,太子赵建、齐王赵吉。虽然太子确实有些文弱,但齐王赵吉却是文武双全,深得父皇之心。就算有朝一日,父皇改立太子,那也只能是二哥赵吉,绝对不会轮到自己。所以赵昌只想当好这个太平安乐王,在现在的父皇和日后某个皇兄的庇护下,享受一身的荣华富贵。

    可是现在居然真的有个机会落到面前,赵昌不禁有些心动了。秦舒会是太子派来的?如果不是,那么自己岂不是错失了一次大好的机会?赵昌看了看秦舒,又再看了看旁边的倚天剑,突然想到太子怎么会有父皇身边的宝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赵昌暗自咬牙道,拼了!霍然起身,道:“壮士快快请起。”说着便伸手去扶秦舒。

    秦舒听着赵昌呼吸由重转轻,又由轻转重,知道他心里十分矛盾。可是在听到他喊自己起身的时候,就明白赵昌已被自己成功地打动了。于是顺势起来,道:“多谢殿下。”

    赵昌下定决心相信秦舒后,反而没有刚才那么害怕。平静地道:“不是孤不相信壮士,但此事关系重大,孤不能只凭壮士的一面之词便胡乱猜测。既然傅少公爷已经前往太子府中求援,不如再等等他的消息?果真如壮士所言,那孤责无旁贷。”

    舒知道没有确切点的消息,赵昌肯定不会冒险。现在他已经有些相信自己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于是立刻道:“那草民这就去太子府中打探消息,请殿下先做好准备。”说完便又行礼告退。

    “壮士慢走。”赵昌可不愿意让秦舒久留,马上道:“恕孤不远送。”心中巴不得秦舒赶快离开。秦舒自然明白赵昌的心意,微微笑道:“草民就这样自己出去?”赵昌这才反应过来,笑道:“孤有些糊涂了。来人。”

    马上就有名侍卫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的尸体,先是一惊,又见赵昌无恙,才立刻上前道:“王爷有什么吩咐?”

    赵昌指着秦舒道:“你送这位壮士出去。”那侍卫领命后,便走到秦舒身前,道:“壮士请。”秦舒点了点头,再次向赵昌行礼,然后跟着那名侍卫走出殿外。

    等两人走远之后,赵昌又高声喊道:“来人。”又有名侍卫跑进来道:“王爷有什么吩咐。”赵昌几乎是吼了出来,道:“赶快去把赵总管请来。”那侍卫不知道赵昌为何发怒,急忙行礼退下。

    过了不久,就有一名四十上下的魁梧汉子走进殿内,看到地上的四具尸体也吃了一惊。然后对望着尸体出神的赵昌抱拳行礼,道:“王爷传卑职来,不知有何吩咐?”

    赵昌随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道:“你去检查下他们的尸体。”

    这位汉子正是楚王府中的侍卫总管,名叫赵乾,武艺高强,素来被赵昌所倚重。赵乾领命后,便开始在尸体上检查。看了前面两人后,赵乾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查检后面两个人时,却惊道:“好歹毒的暗器。”然后起身走到赵昌面前,道:“王爷,这是谁下的毒手?”说着便将手中的暗器放到赵昌面前的案几上,道:“这暗器细如牛毛,让人防不胜防,极为歹毒。”

    赵昌抬眼看去,果然见案几上放着两根头发粗细的钢针,不禁问道:“依你看来,此人的武艺如何?”赵乾遂答道:“极高。”赵昌便又问道:“比你如何?”赵乾微微一叹,道:“卑职颇有不如。”赵昌点了点头,又继续追问道:“那比之齐王殿下呢?”赵乾略微沉吟,答道:“这个卑职便不知道了。”

    “好吧。”赵昌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道:“你去叫几个人把尸体处理了,家属都要厚加抚恤。”赵乾不敢多问,只好依令退出。

    赵昌再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喃喃道:“秦舒,好诗意的名字,好歹毒的身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