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蜀汉崛起之二乱天下 > 第四章 窥听

第四章 窥听

离开楚王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秦舒只好随便找了地方,吃些饭菜。等到二更时候,才往太子府而来,他比傅羽提前几日进京,早将太子府摸得十分熟悉。潜入以后,秦舒便直奔两侧客房搜寻。可是将客房搜完之后,居然没有发现傅羽的影子。秦舒便觉得纳闷,傅羽不在客房之中,难道已经被赵建关押起来不成?

    秦舒正后悔不该这么迟才来太子府,现在失去傅羽的消息,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见一盏灯笼缓缓而来,掌灯的是一名内侍,后面跟着位青年文士。虽然是在夜晚,以秦舒之目力,仍旧能看清那文士面貌,约莫只在二十五六,长得十分俊朗儒雅。秦舒本不认识此人,但听得他问那侍者道:“殿下此刻匆忙传召,不知有何事吩咐?”那侍者答道:“小人只是奉命请先生,至于其中原委,小人哪里能知道?”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听到他二人的对话,秦舒暗道:莫非太子赵建现在正是要召集他去商议救兵之事?既然找不到傅羽,秦舒只好悄悄跟在这二人之后,看看太子赵建究竟会有什么作为。

    转过两道回廊,看着两人走进一间房内,秦舒来太子府也有几次,知道那是赵建的书房,也是日常与心腹商议要事的地方。秦舒正准备跃上房顶,窃听里面的人说话,却觉得旁边花丛中有丝光亮在闪动。立刻知道,里面肯定藏着暗哨。

    秦舒艺高胆大,屏住呼吸潜到花丛旁边,果然听见里面有轻微的呼吸声。秦舒随手摘下一片花叶,向着旁边扔去。这片叶子开始无声无息,可是落地的时候却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隐藏在花丛中的暗哨立刻现身扑了过去,却不见一人,正觉得奇怪,便又觉得颈下一凉,顿时失去了知觉。

    收拾完这个暗哨后,秦舒才跃上房顶,轻轻将瓦片掀开一条小缝。透过这条缝隙,秦舒能清楚的看见房间内的情况。除了刚才进来的那名文士,房里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青年,身着衮龙黄袍,头戴赤金冠,正是太子赵建。另外一位老者,穿着一品服饰,秦舒虽然没有见过,但却猜测的到,此人应该是太子的岳父,当朝宰相马杲。

    见到马杲,秦舒猛然想起自己失策。傅羽入京求救,军报应该先送到丞相府,然后才转奏赵建。那么傅羽就不该是在太子府内,而是在丞相马杲的府中。可笑自己还是太子府的客房里寻找半天,真是蠢到了极点。当然现在秦舒肯定不会舍下房中几人,前去丞相府查探究竟。于是秦舒潜下身子,仔细窃听房内的三人说话。

    秦舒常在北国,只知道赵建、马杲二人,却不知那名青年文士更是当世俊杰。姓陆,名云,字文龙,乃永嘉郡人氏,自幼丧父,由母亲抚养长大,好读诗书,所读书籍皆能过目不忘,素有蜀中第一才子美誉。天佑二十五年,皇帝赵疆五十大寿,陆云奉蜀国公桓帆之命,入朝贺寿。朝中有人得闻其名,于席间故意刁难,陆云却仿效当年曹子建,七步之内,作下一篇《千秋赋》,恭贺赵疆千秋万岁。其赋华丽大气,深得赵疆喜爱,遂命留京中,为太子东宫侍读。这陆云却不仅只懂文赋,更广有谋略,常为太子谋划计较,颇得赵建看重。近年来,齐王觊觎太子之位,频频挑衅。赵建都是依仗着陆云的计谋,才能平平安安到现在。赵建深知陆云的重要,于是派人将其母接入京中,安养天年。陆云由是更加感激太子恩德,倾心为其谋划效命。

    秦舒所料不差,傅羽确实是先到丞相府中向马杲禀报军情。马杲知晓以后,又急忙赶来找赵建商议。赵建向来是个没有什么主见的人,急切之间,只好又将这首席智囊请来商议。陆云不将战报看完,早已颜色大变,乃道:“军情如此紧急,殿下当即刻进宫面见皇后娘娘,请其商议定夺。”

    如果真是这样简单的处理,赵建也不必找陆云来商议。听他这样说,只好看向马杲,默不作声。马杲见太子目光看来,便轻咳一声,道:“陆先生,殿下之意,是想……”

    “万万不可。”陆云不等马杲将话说完,便出言打断,再请道:“请殿下速速进宫,将军报呈于皇后娘娘定夺。”

    要说刚刚看到这份军报的时候,赵建也确实是想立刻进宫找母后商议,但却被岳父马杲制止。皇帝赵疆偏爱齐王李吉,几次都想改立嗣位,这是满朝皆知的事情。此次赵疆带兵出征,太子按制留下监国,原本也是遵循旧制,无可厚非。可是齐王赵吉随驾出征,事情就变得不是那么简单了。最早是大充军队首战告捷,皇帝嘉奖的诏书,由快马传到洛阳来让满朝文武宣读,上面全是称赞齐王赵吉的话,不免让身为太子的赵建忧心忡忡。

    所以在拿到军报后,马杲只向赵建说了这几句话:“陛下素来宠信齐王,此番带其出征,不论胜负,总是并肩作战,患难与共。回朝之后,必然更加偏爱齐王,殿下的太子之位可谓‘朝不保夕’。不如暂时将军报压下,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四个字虽然说的极为含蓄,但赵建却明白其中的涵义,岳父是在劝自己见死不救。如果父皇在北边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自己这个二十年的太子,也就可以稳稳当当地登上皇帝宝座了。

    赵建虽然做梦都上坐到那个位置上去,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谋害自己的父亲,听完马杲的话以后,马上就破口大骂马杲不忠不义。可是当赵建骂完之后,却不禁想:如果不按照马杲的意思做,等将父皇和老二救了回来,又将会是什么样子?自己仍旧还是战战兢兢地当着这个随时都可能被替换掉的太子吗?

    “哪朝太子被废之后,还能保全性命?”面对马杲的质问,赵建不能回答。从古到今,被废的太子,失去的都不仅仅只是权力,而是性命,甚至包括妻儿,当然也有可能包括妻子的父亲。赵建熟读史书,这些例子见的多了,比如汉景帝的废太子刘荣,多大点事,就被不知道哪只走狗苍鹰逼死在狱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