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蜀汉崛起之二乱天下 > 第五章 劝告

第五章 劝告

赵建不愿意谋害自己的父亲,但却更不愿意当一个废太子。可是这样重要的事情,以他向来懦弱的性格,也是十分难以下定决心的,所以才会命人去将平日最为依重的陆云请来。

    马杲的花花肠子,陆云还能不知道?这样紧急的军报,不直接送入皇宫,不拿去与百官商议,而是让这三个人关上门来讨论,其意何在?陆云一眼就能看穿马杲的心思,是想让皇帝死在北边,永远回不到京城。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也亏了这位几代受皇恩的世家老臣能想出来。陆云很厌恶地瞪了马杲一眼,又继续道:“殿下千万不能听信他人谗言,犯下弥天大错,以免遗憾终身。”

    赵建本来就没有下定决心,也没有谋权篡位的魄力,被陆云这样劝说,便有些摇摆不定。但他又不好直接驳回马杲,便用着商量的口吻道:“丞相大人以为如何?”陆云不等马杲开口,就又抢着答道:“殿下不必犹豫,陛下被困赤城,十万火急。殿下若能发兵救援,等陛下回朝之后,必会重赏殿下,使殿下太子之位更加牢固。”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马杲终于开了口,嗤笑道:“陛下御驾亲征,五十万大军前往。京中空虚,哪里还有兵可派?况且陛下老于用兵,尚且不是鲜卑之敌,殿下未经战阵,哪里能是慕容启的对手?”他将这话说出,便是将话挑明,摆明不打算出兵救援皇帝。

    陆云一直抢着说话,便是不想让他们将话说明,听到马杲这么毫无忌惮,不由怒道:“好在这房中只有我等三人,若是被旁人听去,马大人可就害苦了太子殿下。京中虽无兵可调,无将可用,但蜀国公桓老公爷畅晓兵法,其麾下多是久经战阵之宿将,若太子能下诏使其领兵,必然能一举荡平鲜卑慕容启,救出陛下与那几十万将士。”说着便拜倒在地,道:“殿下,马大人之意,上欺天、下欺地、中负陛下隆恩,又负天下百姓之望,万万不可行。”

    赵建又抬眼望了望马杲,然后才对陆云道:“若是让舅舅出征,那父皇回来,也未必有孤的功劳。”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赵建居然只是想着自己能不能立功。陆云心中极为失望,但他也知道如果赵建不能立功来稳固太子之位,只怕也不会轻易答应出兵。于是急忙劝道:“桓老公爷自知功高,怕引起陛下猜忌,才甘愿去益州偏远之地镇守。此番若再立大功,试问他如何敢坦然接受?只要殿下稍加意会,老公爷必会将救驾大功拱手相让。而且陛下明知桓公爷有功,却封无可封,赏无可赏,自然也会将这天大的功劳,记在殿下身上。”

    “说的不错。”赵建点了点头,亲手扶起陆云,道:“再容孤想想。”神色之间倒有多半是赞成陆云之意。如果真能立功讨好父皇,稳固太子之位,何必冒险去干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赵建这样的犹豫,不仅急坏了房内的马杲,便是房顶上的秦舒也跟着紧张起来。万一赵建真的听从了陆云的建议,愿意将皇帝被围的消息发布出来,甚至派蜀国公桓帆带兵出征,那秦舒与其师多年的心血可就都付诸东流了。

    秦舒微微换了口气,来缓解自己心中的紧张,就听着背后破空风响,知道有暗器射来。急忙腾空而起,就见一道光亮紧擦着自己足底而过,秦舒落下站定之后,还不禁暗道;侥幸,若是再迟片刻,自己的小命可就报销在这里了。

    眼看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秦舒深知太子府中侍卫众多,要是围攻上来,想要脱身可就十分的麻烦。于是并不转身去看是谁偷袭自己,立刻展开身法,向着府外掠去。而后面那人却很不甘心,大喊道:“哪里逃。”便又有几枚暗器射来。秦舒只望抽身而走,不愿与之纠缠,遂在怀中掏出数枚铜钱,反手甩出。就听“叮叮当当”几声脆响,暗器全被铜钱击落。后面追赶那人似乎被秦舒的绝技怔住,稍微停顿片刻,便被秦舒远远地甩在身后。

    此时房内的三人都听到外面动静,出来却哪里看得到秦舒的影子?马杲四下望了望,便对着房顶上失魂落魄的人影道:“白浩,刺客呢?”

    白浩向来自负暗器功夫了得,万万没有想到世上还能有这样的暗器高手,不禁叹息一声。从房顶上一跃而下,也不理会太子和马杲二人,而是走到陆云的身前,道:“恩公,白某无能,竟让那人逃了。”

    “真是没用的家伙。”马杲气得是破口大骂,但被白浩双眼一瞪,立刻把嘴巴闭上。他知道白浩武艺高强,只对曾经救过他性命的陆云惟命是从,对其他的人,就算是太子也礼数不周。马杲可不敢惹恼他,但满腔的怒气总要找人来发泄。于是转向刚刚赶来的太子府侍卫总管冷翌道:“白白养你们一群废物,居然有人摸到太子书房都不知道。若是有意行刺太子,你们有多少颗脑袋担当?”

    冷翌生得孔武有力,若说上阵杀敌,也算得上是一员猛将,但却哪里有这样高来高去、往来如风的身手?只是涨红着脸,低着脑袋,任凭马杲斥骂。陆云在旁听得眉头直皱,便对着赵建道:“殿下,还是赶快将那人抓回来要紧。”

    赵建见有人偷听到三人刚才的说话,早就乱了方寸。此刻被陆云进言,才猛然想起方才交谈的言语,万万不能泄露出去,急忙说道:“先生说的对。冷总管,你快带人去追,一定要将此人给孤抓回来。”

    冷翌远远只看到个黑影一闪而过,面目都没有看清,却如何去追捕?但是既然太子下令,不得已,只好道:“属下遵命。”便带着部下侍卫匆匆离开。

    陆云自然知道冷翌等人多半不能完成任务,便又转头看向白浩。白浩明白他的心思,轻叹道:“恩公,此人武艺高深,白某只怕多半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尽力一试了。”陆云遂抱拳道:“有劳白兄。”白浩点了点头,道了声别,便径自跃上房顶,望着秦舒消失的方向追去。

    等白浩离开之后,三人再次回到书房内,不过各人的脸色都显得十分沉重。赵建更是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口中不住地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太子临变就惊,绝非明主”陆云想着白浩曾向自己说的这句话,心中默默叹息。虽然这三年相处下来,陆云也知道太子性格懦弱,不算明主。但赵建对他却是赤诚相待,肝胆相照,甚至以太子之尊,每月都要亲自去向陆云的老母亲问安。这些又怎么能让陆云轻易的舍弃他,而重归山林?陆云也只能是尽心辅佐,希望能将太子缔造成一位千古明君。

    看着太子如此慌乱,陆云只好进言道:“殿下不必惊慌。此刻就赶入宫中,将军报禀奏皇后娘娘,然后奏请出兵救援陛下,定然可保殿下无恙。”

    “可是……”赵建摇了摇头,失神地道:“刚才那人肯定是父皇派来的,已经偷听到我们的谈话。等父皇回来,必然会废了孤的。”

    陆云见太子已经被吓得过分紧张了,不由提高声音道:“殿下,那人未必就是陛下指派。即便是陛下指派,殿下立刻进宫向娘娘禀明此事,交出进谗之人,再请出兵,也可以将功补过。”

    “陆文龙。”马杲听他的意思是要将自己交出去,不由大怒道:“你的意思是要交出老夫给皇后处置?”

    陆云早就看不惯马杲总是给太子出些馊主意,当下哼了一声,道:“本来就是你陷殿下于不忠不孝,不是把你交出去,难道是交陆某?”

    马杲现在真是恨不得将陆云碎尸万断,但又当真害怕赵建听信他的话,把自己交出去免祸。急忙免冠拜倒,痛哭流涕地道:“殿下,老夫一心一意只为殿下谋划,多年以来忠心不二,难道殿下真要舍去老夫性命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