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蜀汉崛起之二乱天下 > 第十一章 争执

第十一章 争执

秦舒转眼一看,那开门的乃是一名丑陋驼子,脸皮上的皱褶几乎可以与百年老树的树皮相比,但一双小眼睛却是精光外露,倒让秦舒不敢轻视。抱拳道:“在下受人指点,前来此地,还望老丈行个方便。”那驼子又眯着绿豆小眼,仔细打量秦舒以及傅羽,片刻后才点头道:“随我来。”虽然是答应带路,但声音听在秦舒耳内,仍旧觉得十分刺耳。

    这小院落门户虽然极不显眼,里面却是三进三出,秦舒一面凝神戒备,一面扶着傅羽跟在驼子身后。来到一处房间,驼子伸手将门打开,顿时就有一股淡淡的异香扑鼻而来,秦舒心中大惊,急忙屏住呼吸,正要后退,复听那驼子道:“这‘天檀香’可以暂时压制体内毒性。”秦舒方才恍然,知道方才的动作已经被对方看在眼中,只好道:“身处险境,不得不小心行事,还望老丈不要见怪。”

    驼子冷哼了一声,带着二人入内,等秦舒将傅羽安顿好后,又道:“你二人就在房中等候小姐回来,千万不可四处走动。”秦舒点了点头,道:“多谢老丈。”那驼子便转身出门,等到了门口,忽然又道:“我今年才二十一。”声音之中,却尽是苦涩。秦舒一怔,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正要说几句致歉的话,那驼子却早关门而去。秦舒只好摇头苦笑,转看傅羽的情况。

    那“天檀香”果然极具奇效,傅羽原本死灰的脸色,竟然渐渐有些红晕。

    秦舒的师傅乃当世奇人,对医道也十分精通,秦舒虽然不专研此道,但从小耳濡目染,治病解毒之术,也远非寻常庸医所能及。可是现在傅羽中毒已深,秦舒只觉他脉象微弱,似乎无力回天,只好再叹一声,从怀中瓷瓶内,再倒出两粒解毒丹,准备为傅羽服下。

    “药不对症,不过白白浪费而已。”秦舒转头就见房门打开,两名黑衣人一起走了进来,从身影上辨别,正是方才救援自己的两人。只是此刻二人都除去脸上黑巾,能让秦舒看清容貌。那女子虽然不及诸葛芸美艳,但长相秀丽,而且眉眼之间,隐隐一股英气。身后男子,长着四方正脸,棱角分明,说不上是美男子,但却有股刚武之气,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看着砰砰心动。

    “好一对人物。”秦舒暗赞一声,起身道:“多谢二位援手之德。”那女子并不理他,只是上前仔细查看傅羽身体,然后对着黑衣男子道:“应该还有救。”然后又转对秦舒,用比刚才更加生冷的语气道:“请暂时回避。”

    虽然有个“请”字,语气却不容人拒绝,秦舒顿时剑眉一皱,旁边黑衣男子急忙道:“舍妹救人之时,向来不喜有人在旁。更何况在下还有些事情要请教兄台,还请兄台移步。”秦舒听他说话客气,暗想这兄妹两人,长得虽然有几分相似,脾性却是大相径庭,不禁又想起太子赵建、齐王赵吉,这二人也是一母同胞,却更是相差千百倍。于是笑道:“有劳引路。”

    两人走出房门,只见那驼子守护在外,黑衣男子低声吩咐一句:“小心看着,不让旁人打搅。”然后便带着秦舒走到大堂。宾主坐下之后,黑衣男子先道:“在下叶嘉,敢问兄台姓名。”秦舒将自己姓名说出之后,便问道:“在下与叶兄素未谋面,不知为何肯如此援手,莫非叶兄与我那义弟乃是旧交?”他见叶氏兄妹似乎也很关心傅羽生死,所以才有此一问。

    叶嘉却摇了摇头,道:“在下也是第一次与傅小公爷见面。”秦舒心中更是疑惑,既然首次见面,又何以知晓傅羽身份,而且敢在马则和陈飞的手中救人?叶嘉看出秦舒不解,乃笑道:“其中原委请恕在下暂不能相告。只是秦兄能不顾生死,救援傅小公爷,可见二位交情深厚,所以在下兄妹才肯让秦兄来此。”说着又微微一叹,才继续道:“秦兄当知傅小公爷前来洛阳所为何事。此事干系重大,且十分危险,秦兄又非朝廷中人,所以在下想请秦兄将傅小公爷交于我兄妹二人。在下自会作好安排,护送秦兄平安出城,等时局好转,再请秦兄相会。”

    叶嘉说的十分客气,但还是下了逐客令。秦舒千里迢迢跟随傅羽从塞外而来,自不会轻易放弃,当即哈哈笑道:“阁下既然知道我与小公爷交情深厚,便该知道在下断断不会将他独自留给阁下。”叶嘉虽然被拒绝,却并不着恼,反而点头道:“秦兄说的是。既不知我兄妹底细,当然不肯放心将小公爷留下。但此事确实万分危险,稍有不慎,便是灭门之祸,所以还请秦兄多加考虑。在下发誓,对小公爷绝无半点恶意,否则也不会辛苦赶来救援二位。”

    秦舒哈哈笑道:“大丈夫在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秦某若是贪生怕死之辈,小公爷又岂能等到二位赶来营救?先不说在下不放心将他留下,而且他与二位所行之事听来也十分凶险,在下又怎能袖手旁观,看着结义兄弟独自冒险?”

    自己的好意再次被拒绝,叶嘉也不禁皱了皱眉头,还待开口再劝,却听外面冷冰冰的声音道:“你若不走,休怪我兄妹不客气。”叶嘉抬眼,就见妹妹叶灵从外面走进来,似乎方才救治傅羽十分辛苦,此刻脸上还有阵阵红晕,额头也有几颗细小的汗珠。

    叶灵本来冷冰冰的脸上,因为这一抹红晕显得十分娇艳动人,可是言语中的傲慢,让秦舒连连皱眉,也冷然道:“虽然二位对在下有恩,但让在下丢下义弟一人,却是万万不能。”叶嘉见妹妹秀眉轻挑,恐两人言语失和,急忙打断话题,问道:“小公爷体内的毒性如何?”叶灵心中已经动气,被兄长询问,便冷冷道:“区区小毒算得了什么?不过,中毒时间太久,余毒难清,那小子只怕还要昏迷三五日才行。”

    “这么久?”叶嘉似乎十分着急,不禁脱口而出。叶灵更是不悦,横了兄长一眼,道:“若换成别人,只怕现在那小子已经是冷冰冰的一具尸体了。”叶嘉对这个宝贝妹妹也无可奈何,对着秦舒微微苦笑,然后道:“那就有劳妹子费心,尽快将小公爷救醒。”叶灵点了点头,却又转问秦舒道:“你走还是不走?”

    叶灵言语无礼,秦舒本来是很生气的。但见她对自己兄长说话也是如此,心中的怒气便稍稍消去,但此刻又被叶灵问及,不由道:“走也可以,但必须将我义弟一起带走。”叶灵听到他答应要走,原本面色缓和,但听到后面一句,顿时又沉下脸,轻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说话之间,手掌却已经向秦舒拍去。

    叶嘉听到妹妹说话,便知道不好,想要出手阻拦已是不及,只好道:“秦兄小心。”秦舒冷冷一笑,右手在空中划道圆弧,便将叶灵掌势引开,道:“多谢提醒。”叶灵这一掌本无心伤秦舒,所以下手之时,有所保留,在被秦舒轻易破解之后,顿时大怒,双掌平举,却已经用上十成之力。

    叶嘉看到秦舒那轻巧的一招,心中不禁暗惊:此人武功竟然不弱,究竟是何来历?等见到叶灵全力施为之时,也竟不开口阻止,一心想要再看看秦舒底细。但手臂已经注满真力,一旦秦舒有所不敌,便立刻下手相助,万不能让叶灵伤他分毫。

    可是叶嘉却越看越心惊,叶灵的功力虽然不及他那么般浑厚,但招式精妙,兄妹二人平日切磋也多是不分胜负。但在叶灵连续几招之下,秦舒都能轻巧避开,身法尤在其妹之上。叶嘉师承名门,自以为在同龄人中,必然再无敌手,此刻见到秦舒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知道叶灵再难获胜,轻咳一声,便打算开口劝止二人。

    刚要开口之时,厅外却又激射一道人影入内,直袭秦舒背后。叶嘉看得真切,正是那名驼子,唯恐秦舒被他偷袭所伤,急忙喝道:“不可。”身体也跟着跃起,想要将其拦下。只是秦舒与叶灵动手之后,逐渐远离叶嘉,虽然尽力扑救,却还是来不及。眼看秦舒就要伤在驼子手中,叶嘉心中大急,从秦舒武功来看,必然来历不俗,叶氏从来不愿与人结仇,更何况秦舒又是傅羽的义兄,一旦双方结冤,这绝非叶嘉所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