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饿狼小说 > 欢想世界 > 512、为国吃饭

512、为国吃饭

    “那个女人,分明是想挑拨离间。”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王丰收说翻译得不是很准确,但意思谁还不明白?请客吃饭,请不请夏尔无所谓,但一定要请到风自宾!”

    “可以啊,隐晦的外交辞令,  你一句话就抓住了关键。”

    “可是以夏尔的脾气,他才不会管这么多呢,为什么没接受邀请?”

    “你这么聪明,那就告诉我呗。”

    “夏尔已经不是那个夏尔,几里国也不再是那个几里国,但公主还是那个公主……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就是夏尔不想去。”

    “假如有人约他后半夜溜出去撸串,相信夏尔还是挺感兴趣的,  他这几天总怼大丰收呢。”

    这是从房关发展总部前往几里国大使馆的路上,曼曼和华真行的对话。房关发展总部距春华和平京大学的车程都不远,今天是华真行亲自开车,顺道把曼曼也捎上了。

    曼曼并非几里国使团成员,也没被借调过去,她还是平京大学的学生,平时有课业。但有很多公事,都要找这位春容丹中心主任商量,所以今天她也去大使馆与相关工作小组碰面。

    在几里国代表团到达东国的三天后,罗巴联盟也来了一支访问团。假如看罗巴联盟当地的媒体报道,它叫“气候与环境权益考察团”,但是东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它叫“能源与经济议题访问团”。

    这或许也是个翻译问题吧。

    该考察团为半官方性质,其主要成员虽有外交身份,但涉及的议题都是磋商性的,算是东国与罗巴联盟经济谈判环节的顾问方。

    克蒂娅也是这個使团成员,  而且还有一个“荣誉团长”的身份,翻译成东国语大概就这么个意思吧,  若直译过来名称则有点拗口。

    克蒂娅公主今年只有二十七岁,已在多家慈善及权益组织挂衔,涉及罗巴联盟与东国重要的经济议题,当然不是她这样一位小国王室公主说了能算的。

    但她在访问团中的地位却很高,按东国话说就相当于祥瑞。

    该访问团的主要任务,按他们自己说,是考察与评议东国的气候与环境方面的政策与民情,并形成一份评议报告,提交给罗巴联盟执行委员会,言下之意就是来考评并打分的。

    按东国官方的报道,他们是来进行友好访问的,就双方都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大体相当于吃顿饭、聊个天。

    与夏尔或风自宾吃饭,不在访问团的公务计划内,是克蒂娅公主私下的邀请。其实昨天晚上,众人都散了之后,华真行还单独把夏尔留了下来,两人多聊了几句。

    华真行:“大丰收给你解读了外交辞令的讲究,人家真正要请的人是风自宾,可是把给风自宾的邀请发到你这里来,  就是故意在扎刺了。”

    夏尔的东国语很熟练:“挑地沟?想屁吃呢!”

    华真行:“可是我了解你,  只要她敢请,你就敢去。以你现在的身份,而且在东国,还怕她搞什么花样吗,为什么不去呢?我可记得你当初见了她一面,回来就迷迷瞪瞪好一个多月。”

    夏尔:“我很忙,现在都后半夜两点多了,还在跟你谈工作。”

    华真行:“说实话,当年高攀不起的女神,今天终于有了机会,是什么感觉?”

    夏尔:“真要听实话吗?我已经没感觉了!假如大丰收不提这个茬,我现在都想不起这个人。假如我还是当年那个马夫,她也根本就不会正眼看我。

    我努力至今的目的,不是为了和她吃顿饭,就是为了不再那样,也不必再那样。”

    华真行:“哪样啊?”

    夏尔:“不再仰视她,也不必在意她眼中的我。”

    华真行:“你是不是把问题搞复杂了,就是吃顿饭而已,还是人家请你。而且伱还搞错了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你跟我讲过很多遍,你并没有给克蒂娅牵过马,何来马夫之说?”

    夏尔叹了口气:“王丰收早告诉我了,在我来东国之前,就知道克蒂娅公主也会随团访问东国,并且猜测她可能会约我见面。

    这种事不论会不会发生,反正大丰收做了预案。

    假如克蒂娅身边的工作人员去搜集我个人的资料,他们就可能查到,当初那个狩猎团队的成员中,有人回忆克蒂娅在黑荒大陆的事迹,自称曾和我一起给公主殿下牵过马。

    王丰收告诉我,如果我有机会跟克蒂娅公主见面,公主可能会说她还记得我,并声称当年对我印象深刻,并感谢我为她牵马、像真正的绅士那般……

    假如她这么说了,就说明她身边的人做了功课,但她本人根本就不记得。但我没兴趣去验证这些,如果你和她吃饭,她也可能会提到这件事。”

    夏尔当初只跟克蒂娅见过一面。克蒂娅公主到非索港狩猎,不仅有自己的安保团队,还有一批当地的向导与保镖,从事带路、扎营、寻找与驱拢猎物等服务工作。

    当地的随行人员不允许携带枪支和手机,更不允许现场拍照。夏尔也加入了这个队伍,手里拿着一支长矛走在队伍的前面,身上还穿着所谓的传统服装。

    宿营的时候长矛被收走了,克蒂娅公主在随从的陪同下来到了他们中间,亲切地打招呼问候,还在篝火旁夏尔的身边坐了下来,问他叫什么名字。

    夏尔紧张得都结巴了,公主还冲他微笑说:“感谢你,我的勇士!”然后亲手递给了夏尔食物,一片刚烤好的、公主用刀削下来的肉。

    夏尔激动得差点抽过去了,回来之后就魔怔了,逢人三句话不离克蒂娅公主,号称公主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心,是最美丽、最迷人、最优雅、最有气质、最有修养、最有魅力的姑娘。

    虽然公主当时带着口罩,夏尔看不清她的面目;夏尔又很黑,昏暗的篝火中想必克蒂娅也看不清他长啥样……

    夏尔这种迷迷瞪瞪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后来还是在杂货铺里被杨老头治好的。(详见149章,淘金记。)

    这是夏尔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克蒂娅,但他根本没给克蒂娅牵过马,因为那时的他还没资格干这么“高端”的工作。

    虽然在非索港以北的原野中最佳交通工具是越野车,带着马匹简直就是累赘,但克蒂娅还是带着两匹赛级骏马,拍了几张骑马的新闻照,如今在网上还能查到。

    同样能查到的信息,就是当时某位团队成员的回忆,几里国如今的总席夏尔,曾给公主殿下牵过马……当然了,这条信息没什么关注度,需要去特意搜索才能发现。

    华真行哑然道:“大丰收太坏了!假如我见到了克蒂娅,倒希望她别中了大丰收的圈套,那样酒还能喝得舒服点。

    其实就算你给克蒂娅牵过马,也没什么。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想,她就是一名普通的游客,你是旅游服务业的从业人员,这一切不都是很正常吗?”

    夏尔居然笑了:“我很正常,当然很正常,但她那是正常的游客吗?老弟,你多心了,我对过去的事情没什么好介怀的,她当初也没有冒犯我。

    可是今天的事她做得不对,如果真想邀请一位国家元首共进晚餐,就不应该用那样的方式。在她的骨子里,对我、对几里国都缺乏尊重。”

    华真行:“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么风自宾呢,该不该接受邀请?”

    夏尔:“听你的意思,已经打算接受邀请了。”

    华真行:“我是问你的意见。”

    夏尔:“我相信你的本事,不论她有什么花招,搞定她就是了!她肯定有事情要谈,而且与几里国有关,就辛苦你了,为国吃饭!”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华真行起身道:“既然是风自宾,那得带着保镖。需要出去茬架的话,几里国正式的外交人员不合适,白少流那边给我派了两个人,没想到还真能用上。”

    今天华真行边开车边和曼曼聊到了这个话题,想起了昨晚的交谈。只听曼曼又说道:“所以夏尔不会去,但是你得去。”

    华真行:“不是我去,是风自宾。”

    曼曼:“那当然,人家也不会请一个杂货铺的小伙计啊。但我在想另一件事,她和冈比斯庭有点关系,会不会知道你就是养元谷的总导师?”

    华真行:“风自宾她请得动,华总导她可请不动。就比如到地方上搞工商界访谈,酒厂老板石野她能请到,但你让她请昆仑盟盟主试试?”

    “你这么说话可就有点不对了!”后排座位突然传来一个音。换一个司机可能会被吓出个好歹,但华真行还很镇定,至少表面上如此,扶着方向盘的手丝毫未晃。

    这是杨特红的声音,随着声音,抬头往后视镜看去,他老人家不知何时已坐在车上。

    “这话怎么不对了?”反问者既不是华真行也不是曼曼,因为后座上出现的可不止一个老头,柯孟朝不知何时也上车了。

    华真行有些不满道:“这里可是四环,你们二位老人家能不能遵守交通规则?”

    柯孟朝:“请问我们违反了哪一条交规?”

    曼曼和华真行已经相当默契了,指着前方道:“看见隔离带的那个蓝牌子了吗?四个大字——禁止穿越!”

    杨特红和柯孟朝都被逗笑了。柯夫子笑着笑着一扭头,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老杨,小华哪句话说得不对?”

    杨特红:“华总导和风自宾,石老板和梅盟主,有何分别?”

    柯孟朝:“你这就是硬扯了,当然有区别。无视实质差异,只强调特殊概念下的混同,从来都是神棍话术。”

    杨特红:“那么有教无类呢?”

    柯孟朝:“正因为有类,客观上有社会角色的差别,圣人才会倡导有教无类,但圣人也说因材施教。”

    杨特红:“说来说去,就是你对呗?”

    柯孟朝:“反正你不能用一种话术,去混淆是非情由。”

    这时曼曼插了一句:“可是风自宾与华总导、石老板和梅盟主,本质上就是同一个人啊!”

    杨特红点头道:“曼曼果然聪慧!”言必不再和柯孟朝纠缠,冲着前排道:“小华,你自己说呢?”

    华真行琢磨了片刻才答道:“我去吃这顿饭,是在和世界打交道。无论是克蒂娅公主,还是黑帮小混混,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柯孟朝语带不满道:“小小年纪,不要学得这么圆滑。”

    杨老头又瞪了柯夫子一眼:“我既然这么问了,你想让他得罪我们俩中的谁?”

    ……

    接下来的几天,发生的事情很多。张不盈在教育合作洽谈中消失了,几里国代表团访问东国,在各个合作领域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夏尔接受了平京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并应邀到平京大学发表的演讲。他的演讲题目还是那篇著名的《我是夏尔》,这次的讲稿是他自己草拟的。

    这篇演讲在几里国太有名了,东国语内容只有九十秒、三百五十字,几乎所有的几里国民众都能背下来,这也是他们的东国语入门教材。

    在平京大学的演讲,主旨不变,但内容作了极大的扩充,夏尔足足脱稿讲了四十五分钟。

    很多“成功人士”飞黄腾达后,往往都会做一件事,就是修饰自己的经历,尽量美化过往。

    夏尔则完全不同,他毫不忌讳自己的出身,倒不是以出身为荣,而是提醒所有人曾遭受的苦难,这个国家包括他自己都经历了什么?

    在发表此次演讲后,夏尔又安排了一个临时行程,作为此次出访的最后一站,他亲自去了淝水工业大学拜访导师,成为了一名在读博士,顺便谈妥了与芜城校区的合作。

    夏尔在淝水市拜访导师的那天晚上,几里国首富、著名的实业家与慈善家风自宾先生,接受别利国公主克蒂娅殿下的邀请,与之共进晚餐。

    用夏尔的话来说,这是为国吃饭,可能还要为国喝点酒。用餐的地点是红港马会会所,位于寸土寸金的平京二环内,距故皇宫博物院东侧只有两公里。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