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网络营销 >

我做了50岁女老乡:被主人羞耻露出调教

发布日期:2020-06-01 09:23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 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

 

 

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大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儿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胸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唇,起身走了过去。

 文学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

 

 

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

 

 

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

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大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大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

 

 

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大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儿,还是个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大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你女儿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大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

 

 

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

 

 

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

 

 

“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

 

 

“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

 

 

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

 

 

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

 

 

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屁股,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

 

 

“别……别,师傅,我愿意!”

 

 

孙妍也没多想,更怕那儿真的会溃烂。

 

 

她耷拉着脑袋把裤子连同粉色小裤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脚尖踮起,屁股高高翘起。

 

 

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少女,现在就趴在自己面前,等着吴宝库光临。

 

 

他上前蹲下身子,美妙的风光一览无遗。

 

 

独属少女的风景狠狠刺激着吴宝库的眼球,他接连喘了几口粗气。

 

 

“孙妍,你的情况不容乐观啊。看来为师只能用自己的宝贝帮你了,可能会有点疼,不过都是正常现象,你要忍着,千万别发出声音知道吗?不然让你父亲听到了,肯定会担心。”

 

 

“嗯,知道了,师傅。”孙妍弱弱的回道,一手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

 

 

吴宝库缓缓起身,一手分开腿,一手扶腰。

 

 

收臀,挺腰,直探少女的......

距离目的地不过几毫米距离时,吴宝库突然停了下来。

 

 

“啥东西……粘乎乎的?”

 

 

吴宝库低头一看,当时气的脸都绿了。

 

 

这他娘的!

 

 

裤子都脱了!孙妍竟然来亲戚了!

 

 

肚子里一团火当时就灭个七七八八,他再怎么着也不能浴血奋战吧?

 

 

吴宝库暗道晦气,恋恋不舍的提上裤子,然后拍了拍孙妍的屁股。

 

 

孙妍一看自己流了血,吓的小脸煞白,吴宝库连哄带骗,说这是正常现象才糊弄过去。

 

 

两人穿好衣服之后,孙妍一脸紧张的问道:“师……师傅,那我可以留下了吗?”

 

 

当然留下来了,这么纯的丫头,吴宝库才舍不得放走,他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桌上电话说道:“老孙呐,你家闺女表现还不错,先让她留下来跟我学吧。”

 

 

孙妍一听自己能留下,激动的小脸通红。

 

 

吴宝库寻思着等孙妍亲戚走了之后再把事办了,就故意严肃的说道:“虽然你今天表现还不错,可是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等你不流血了,一定要告诉我,咱们继续学习。”

 

 

“嗯,知道了,师傅!”孙妍乖乖的回道。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孙妍上前开门,村里养殖大户王喜顺背着女儿王瑶瑶,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老吴,快快快!看看我家闺女!”王喜顺忙的说道。

 

 

吴宝库一开始本不想答应,他是个兽医,又不是中医,万一给看坏了咋整?

 

 

他正寻思找个理由拒绝,可当看到王瑶瑶的容貌后,不由得愣住了。

 

 

这脸蛋和身材,比孙妍还要美上几分,尤其是那双腿,又长又直。

 

 

他当时就答应下来,说指定给治好。

 

 

打发王喜顺回家拿东西,吴宝库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处于昏迷的王瑶瑶,眼中闪过一抹火热。

 

 

“这在城里呆过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多会打扮。”

 

 

王瑶瑶上身穿着一件露脐装,下身齐臀短裤,还裹着一双村里少见的黑色丝袜。

 

 

黑丝这种东西,对男人天生就有着吸引,吴宝库眼睛直勾勾盯着王瑶瑶那双黑丝长腿,没忍住上前抬手抹了一把。

 

 

丝袜带来顺滑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寻思反正王瑶瑶还没醒,先过把瘾再说,大手就逐渐往上。

 

 

原本他就在憋了一肚子火,可惜孙妍来了亲戚,现在总得找个地方泄火。

 

 

“孙妍,你出去守着,我要给她看看,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知道吗?”

 

 

“嗯,知道了师傅。”

 

 

支开孙妍后,吴宝库忙的关好门,转身舔了舔嘴唇,朝王瑶瑶走了过去。

 

 

“你说这丫头吃啥长大的,这腿……这胸,根本无法掌控吧。”

 

 

看着王瑶瑶露脐装下那绝美的上围,吴宝库兴奋的手都在哆嗦,颤颤巍巍的把手伸了过去。

 

 

“瑶瑶乖,叔先给你检查一下身子,嘿嘿。”

 

 

吴宝库自顾嘟囔一句,手直接贴在了上去。

 

 

感觉到掌心传来的弹性和触感,吴宝库爽的倒吸一口冷气,正说要好好探索一番。

 

 

此时,王瑶瑶眼皮却一阵蠕动,缓缓睁眼,正好跟吴宝库来了个四目相对。

 

 

吴宝库不由得老脸一红,尴尬的笑了笑。

 

 

“咳咳……那个,你别误会,叔这是给你检查身体呢。”

 

 

看他这模样,显然是把王瑶瑶也当成孙妍那种无知女孩儿。

 

 

“啪!”

 

 

王瑶瑶抬手就狠狠甩过去一个耳光。

 

 

再说孙妍,正在门外无聊的等着,突然听到屋内一声惨叫,忙不迭的推门跑了进去。

 

 

她这刚进去就看到吴宝库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没弄明白是咋回事,就被王瑶瑶叫进屋里。

 

 

可怜吴宝库半边脸印着巴掌印,坐在门口苦逼的抽着烟。

 

 

他还寻思趁机会揩点油,谁知道王瑶瑶这么彪悍,上来直接甩了他一耳光,说啥也不让他看。

 

 

一想到王瑶瑶那双黑丝长腿,他就觉得心里跟猫挠似的。

 

 

两根烟的功夫之后,孙妍突然着急忙慌的跑出来。

 

 

“师傅!不好了,您快去看看瑶瑶姐!”

 

 

闻言,吴宝库起身就进了屋。

 

 

此时的王瑶瑶正躺在床上,下身盖着一条毯子,短裤扔在一边,脸蛋还红扑扑的。

 

 

“啥情况这是?”吴宝库有点蒙。

 

 

王瑶瑶还没说完,孙妍就一脸天真的说道:“师傅,瑶瑶姐不小心把玩具弄进去了,她让我帮她取出来,可是我不小心弄的更深了,你快帮瑶瑶姐取出来吧。”

 

 

一听这话吴宝库当时就乐了,眼神玩味的扫了扫王瑶瑶。

 

 

“瑶瑶,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来来来,让叔给你看看。”

 

 

吴宝库正欲上前,就被王瑶瑶呵斥。

 

 

“别过来!我不要你个老流氓帮忙!”

 

 

王瑶瑶毕竟不是李妍这种单纯的女孩儿,她刚才一睁眼就知道吴宝库打的什么主意。

 

 

“行,那我就把这事跟你爸说说,让他另请高明吧。”

 

 

吴宝库说着就要打电话,王瑶瑶当时就慌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她真心没法见人了。

 

 

“等……等等!”

 

 

王瑶瑶咬了咬牙,索性眼睛一闭,把毛毯拿了下来,一条完美的黑丝长腿展露无疑。

 

 

可惜她死死并拢大腿,倒是让吴宝库越发心痒,巴不得马上就一窥全景。

 

 

“孙妍,你出去守着。”

 

 

让孙妍出去之后,吴宝库这才走到病床前,蹲下身子就要去扯王瑶瑶的腿。

 

 

“你干什么!”王瑶瑶缩了缩身子,一脸警惕。

 

 

“你不把腿张开,我怎么给你取?别怪叔没提醒你,那玩具要是再不拿出来,你那儿可就臭了,到时候哪个老爷们敢要你?”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王瑶瑶当即犹豫起来。

 

 

可让她当着吴宝库的面,张开腿,实在是太过羞耻,最后,她硬是让后者拿块布蒙上眼睛,这才肯张开腿。

 

 

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拿块步蒙上眼睛,心里却暗道,一会非得让你这小娘皮求着我把布拿下来。

 

 

“我说瑶瑶,这样行了吧?”

 

 

见吴宝库真的蒙上眼睛,王瑶瑶这才弱弱的“嗯”了一声,而后缓缓分开黑丝长腿。

 

 

风景乍现,可惜吴宝库看不到。

 

 

“来吧。”王瑶瑶红着脸说道。

 

 

闻言,吴宝库心里窃喜,一只手摸摸索索的顺着王瑶瑶的大腿摸了过去。

虽说看不着,可吴宝库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逐渐摸到了丝袜尽头。

 

 

那丝丝顺滑和超Q的弹性,让吴宝库有些着迷。

 

 

“喂!老流氓!你摸够了没有,快点!”

 

 

王瑶瑶脸蛋红的几乎滴血,身子不安分的扭动。

 

 

吴宝库那双手跟条虫子似的,从她小腿一路摸到大腿,那种感觉……

 

 

酥酥麻麻的……

 

 

之前,玩具带给她的刺激还未消退,现在又被吴宝库这么一弄,当即又来了感觉。

 

 

见王瑶瑶催的紧,吴宝库心里直乐,嘴上故意嘟囔道:“你这孩子,急啥。叔这不是看不着么,别急,慢慢来。”

 

 

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了手背上。

 

 

他一寻思,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妮子分明动情了。

 

 

尤其是感觉到王瑶瑶的大腿无意识并拢后,吴宝库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突然毫无预兆的伸出手指,完全凭借经验戳了出去。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温热包裹,吴宝库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再看王瑶瑶,被吴宝库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弄的倒吸一口冷气,差点一口气没闷过去,大腿死死并拢。

 

 

“老……老流氓!你……那么使劲干嘛,弄疼我了!”

 

 

“哦?那叔再来一次。”

 

 

吴宝库抽出手,跟自带瞄准器似的,又伸了过去。

 

 

“嘤……你!”

 

 

王瑶瑶娇躯一阵抽搐,眸子几乎滴出水来,那画面说不出的动人。

 

 

“还不行?那再来一次好了。”

 

 

吴宝库眼睛上蒙着布,手进进出出,玩的不亦乐乎。

 

 

“老……老流氓,你快停……停下。”

 

 

此时的王瑶瑶已经软成了一滩烂泥,小手胡乱的去抓吴宝库的大手,打算阻止。

 

 

可她现在是真心使不上力气,反倒让吴宝库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这一下就更起劲了。

 

 

虽说王瑶瑶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可毕竟在城里待过,那方面多少了解一些。

 

 

她也知道吴宝库现在的做法意味着什么。

 

 

兴许是最后的廉耻心使然,她使出浑身力气,死死禁锢吴宝库的手。

 

 

见状,吴宝库道:“咋的了瑶瑶?是不是叔又弄疼你了。”

 

 

说着,他还打算再动几下,可王瑶瑶直接坐起身,一把推开他,让他把眼睛上的布摘了。

 

 

吴宝库猴急的摘下布,抬眼一看,当时就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王瑶瑶正坐在病床上,双腿并拢,黑色丝袜都被浸透,贴在腿上,大腿上的肌肤隐隐可见,脸蛋带着一抹绯红。

 

 

这模样,看的吴宝库是真的恨不得上前一口把她活吞了。

 

 

“老流氓!你故意的对不对!”王瑶瑶银牙咬的咯咯作响,要不是现在双腿发软,她指定的上前动手。

 

 

闻言,吴宝库装着一脸无辜,道:“瑶瑶,你这是啥话。叔眼睛也看不着,只能靠感觉瞎碰了,要不咱还是别蒙眼睛了吧?也省的你受罪。”

 

 

“你想的美!”

 

 

王瑶瑶瞪了吴宝库一眼,拽过毯子,围在腰上,就要下床,可这刚落地,小腹就传来一股刺痛,连腰都直不起来。

 

 

“哎哟,坏了,估计是那玩具落的更深了。再不拿出来的话,估计就要到你肚子里去了。”吴宝库装着一脸焦急。

 

 

这回可给王瑶瑶吓的够呛,思来想去,也只得又坐在床上,瞪了吴宝库一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取出来!”

 

 

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吴宝库玩味道:“不用蒙眼睛了?”

 

 

闻言,王瑶瑶小脸一红,下意识想到了刚才的画面。

 

 

再来一回的话,她是真的怕自己遭不住。

 

 

她寻思着,反正都被吴宝库这老流氓摸过了,看就看吧,只求赶紧把玩具取出来。

 

 

“喂!我警告你,管好你的手!”

 

 

说完,就撤掉毛毯,微微岔开腿。

 

 

见状,吴宝库上前蹲下身子,说道:“再开点,我看不着。”

 

 

王瑶瑶照做,又把腿岔开了点。

 

 

瞥见一星半点少女独有的风景,吴宝库乐的直咧嘴。

 

 

“再岔开点,一字马会不会?”

 

 

“你!”

 

 

“我怎么了?是你让我取的,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能占你便宜不成?你到底取不取,不取就赶紧走,别妨碍我教学生。”吴宝库假装不耐烦的说道。

 

 

王瑶瑶气的直咬牙,也就是村里的新医生还没到,不然,她指定不会来找吴宝库。

 

 

小腹传来的痛感越发强烈,王瑶瑶只得心一横,眼睛一闭,哆嗦着身子缓缓把腿岔开,分成一字马。

 

 

这一刻,王瑶瑶的神秘之地就完整展露在吴宝库面前,一览无遗。

 

 

吴宝库看的有些入迷,虽然比起孙妍来说,稍稍黯淡了一点,可王瑶瑶这里明显经过刻意修剪,十分整齐。

 

 

之前还扇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滚蛋的王瑶瑶,现在却在自己面前张成一字马的姿势,让自己肆意观赏。

 

 

这种巨大的转变,吴宝库心里爽翻了天。

 

 

更让他惊喜的是王瑶瑶的柔韧性,这么高难度的姿势都摆的出来,这要是能快活一次,不得要他老命?

 

 

“看什么看!快点!”

 

 

被一个老男人盯着看,王瑶瑶也实在羞耻,脸蛋红到了耳朵根,不住催促。

 

 

“自己用手分开,我要先观察一下。”吴宝库道。

 

 

到这份上,王瑶瑶纵然再不甘,也只得照做。

 

 

“屁股抬高点,再分开点。”

 

 

吴宝库提出各种要求,气的王瑶瑶连连咬牙,却也无奈的只能照做,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见状,吴宝库兴奋的直哆嗦,感觉都快爆炸了。

 

 

他喉头涌动,缓缓伸出手去。

 

 

之前蒙着眼睛看不到,现在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他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自豪感。

 

 

王瑶瑶是村里少有的大学生,大美女,上门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那又怎么样?

 

 

现在还不是任我摆布?

 

 

“喂!你快点!”王瑶瑶声音颤抖,不住催促。

 

 

吴宝库没回话,手开始活动,搅的那是一个天翻地覆,嘴里还一直嘀咕。

 

 

“咦?怪了,咋摸不着呢,在哪呢到底?我再往里探探。”

 

 

随着吴宝库幅度越来越大,王瑶瑶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樱唇中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嘤咛,床单也画了一块大大的地图。

 

 

就在吴宝库玩的正投入时,王瑶瑶突然用尽浑身力气吼了一句。

 

 

“够了!你……你到底行不行?!”

 

 

看王瑶瑶那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模样,吴宝库也知道差不多了,再玩下去,估摸着这小娘皮就真的暴走了。

 

 

只见他手腕一番,而后缓缓拿出,光滑锃亮的玩具被他带了出来。

取出玩具后,吴宝库甩了甩手,站起身。

 

 

再看王瑶瑶,跟虚脱了似的瘫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腿上的黑丝袜早就一片狼藉。

 

 

吴宝库见那玩具足足有三指粗,也不由得吧唧把嘴,寻思这王瑶瑶看着挺瘦的,承受能力怎么这么强?

 

 

“瑶瑶,年轻人要懂得爱惜身体,下次你要真的有需要的话,犯不着这么折腾自己,叔给你想招。”

 

 

被吴宝库这么一调侃,王瑶瑶立刻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匆忙穿好裤子,整理好衣裳后,方才说道:“老流氓,今天的事你不许说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就气呼呼的,一瘸一拐推门走了出去。

 

 

待王瑶瑶离开后,孙妍这才走了进来。

 

 

她本想跟师傅请假回家,可看到吴宝库之后,不由得小脸一红,道:“师……师傅,你那怎么肿了?”

 

 

闻言,吴宝库一愣,下意识低头,这才发现那儿还处于兴奋状态。

 

 

想想也是,刚才跟王瑶瑶玩的那么嗨,到现在还憋了一股火没地方撒。

 

 

想及此处,他眼睛突然上下打量一下孙妍,心里有了主意,关好门之后,这才拽着孙妍走到一边坐下,道:“唉,实话告诉你吧。师傅刚才为了帮你,自己的身子也出了点毛病。”

 

 

“师傅?您怎么了?”

 

 

一听师傅为了帮自己,身子出了毛病,孙妍当时就紧张起来。

 

 

只见吴宝库指了指那儿,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为师用它帮你疏通,可是你那里有很多淤血流到了师傅这里,如果不及时消除淤血的话,师傅的身体恐怕会吃不消。”

 

 

“师傅……那要怎么消除淤血?我能帮你吗?”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等的就是孙妍这句话。

 

 

“能,当然能。来,我这就教你。”

 

 

说着,吴宝库就忙不迭的脱下裤子,坐在凳子上,一把给孙妍拽过来,说道:“这消除淤血的话,就需要你用到手,足,口。具体方法的话,就跟师傅交给你的帮雄性动物的手法一样,你先用手试试。”

 

 

言罢,也不管孙妍同不同意,拽着她的小手就往自己身上放。

 

 

孙妍羞的小脸通红,手开始笨拙的动了起来。

 

 

虽说之前吴宝库手把手教过她,可在这种事上,她还是有些生涩。

 

 

“不对不对,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能太用力,要轻,尤其是是那凹槽部分,为师教你的手法这就忘了?!”

 

 

吴宝库显然是有些不太满意,语气沉了下来。

 

 

孙妍一听就慌了。

 

 

之前师傅好不容易同意自己留下,她怎么着也不能让师傅失望。

 

 

“师……师傅,您别生气!我会努力的。”

 

 

孙妍委屈巴巴的的说道,而后努力回想着之前师傅教过的手法,动作倒是也逐渐熟练起来。

 

 

松弛有度,快慢适中……

 

 

吴宝库的呼吸当时就急促了起来,眼睛微微眯着,仰着脖子,跟个大爷似的享受着少女的伺候。

 

 

弄了十多分钟之后,李妍突然有了中莫名其妙的感觉,之前那种痒痒的感觉又从下方传来。

 

 

她开始不安分的扭动着腿,脸蛋上染上了红晕。

 

 

吴宝库自然也发现了她的异常,知道她这是来了感觉,可心里也只能干着急。

 

 

只能看,不能吃,这感觉是真的憋屈。

 

 

“怎么了?不舒服?”吴宝库道。

 

 

闻言,李妍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那里又开始痒了。”

 

 

吴宝库眼睛一转,寻思着总让李妍用手,有点太无聊了。

 

 

或者说,他现在不单是只满足于手。

 

 

他目光连连转动,在李妍那双修长的双腿上停留许久,心里有了主意。

 

 

这双腿这修长,不感受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