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网络营销 >

交流一下男朋友的尺寸/夹紧腿索要肉女m小说文章

发布日期:2020-07-09 14:10
老婆,明天我就要正式出差了,半年后回来,到时候升职加薪,咱们很快就能凑齐首付买房了。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给你做早餐。面对沉迷工作的老公,温梦卿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两人分别的最后一个晚上,李小兵 自己 痛快完之后倒头就睡,空虚寂寞的

“老婆,明天我就要正式出差了,半年后回来,到时候升职加薪,咱们很快就能凑齐首付买房了。”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给你做早餐。”面对沉迷工作的老公,温梦卿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两人分别的最后一个晚上,李小兵自己痛快完之后倒头就睡,空虚寂寞的温梦卿却失眠了。

文学

结婚数年来,她真正体验到“女人快乐”的次数屈指可数。

温梦卿从师范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学校任职老师,因为职位的光环,她始终遵守道德、坚守妇道。

哪怕是数千个日日夜夜生理上的不满,也并没有让她想过出轨。

脑中回忆起刚才在浴室内被老公进入身体的画面,温梦卿渐渐眼神迷离,诱人的红唇发出轻哼。

两条大长腿情不自禁的来回摩擦,她悄悄的撩起睡裙、黑色蕾丝内裤脱至纤细的小腿处……

“嗯哼……”随着手指毫不费劲进入一片沼泽,温梦卿一边小声的娇喘,一边自我满足起来……

第二天她是被弄醒的,感觉到自己底下塞了东西,进进出出的搞得她很难受,不用想她都知道是她老公在作怪。

她老公有个怪癖,就是喜欢趁着早晨从后偷偷弄她。

她睡得沉,有时候还以为是做梦,她老公弄她里面去上班了她还没醒,睡醒翻看才知道被她老公弄过。

她对这事其实挺有意见的,因为男人早上起来的时候憋了一夜的尿,谁知道他出来的是那个还是尿。

如果是尿,那得多脏!

而且她身体还没准备好,她老公那样弄她,她里头涩涩的,体验很不好。

昨晚她弄到很晚才睡,实在太累了,所以就继续装睡,由得她老公折腾。

这一次比昨晚要久一点,温梦卿被他勾起了瘾头,后来有回应他,可才舒服一会儿,他又完了,搞得温梦卿不上不下的,心里充满怨气,但还得装作吃饱了,起身给他做早餐。

送李小兵去机场后,温梦卿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她早计划好了要去学生黄小星的家里家访。

黄小星今年读二年级,品格端正、成绩优异,但最近这段时间,上课经常无精打采,考试分数也一落千丈。

温梦卿平日里最喜欢黄小星这个学生,加上身为班主任,责任重大,便决定今天家访,与小孩家长沟通沟通。

转了几趟公交车,就在温梦卿即将抵达黄小星家时,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突如其来的遭遇,顿时让温梦卿有些手忙脚乱。

没带伞,附近也没有临时躲雨的地方,无奈的她索性直接跑进小区。

最后停留在一栋别墅大门的屋檐下,温梦卿按了按门铃。

“哪位?稍等一下。”刚从公司回来的老黄,还没来得及喊孙子黄小星去写作业,听到外边有客人,便焦急跑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老黄却看呆了。

门外边站着位年轻女子,上身白色衬衫已经被雨水浸湿,里边内衣包裹住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或许是因为雨水而产生的身体骚痒,女人站着的同时,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绝世美腿忍不住微微相互磨蹭着…

“请问这是黄小星的家吗?我是黄小星的班主任温老师,今天专门过来家访。”

直到温梦卿主动开口,老黄这才晃过神来。

“温老师你好,我是黄小星的爷爷。”老黄招呼着进屋,余光却仍盯着温梦卿的上衣领口。

那两团巨大伴随女人的喘息声此起披伏,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挪不开眼。

“这天气,早上还出太阳,结果说变就变。”头一回家访碰上这种情况,温梦卿羞得面色绯红,十分尴尬。

她早就发现了老黄不正经的眼神,但世上哪有不喜欢**的男人,只能埋怨天公不作美、使得自己全身太过暴露。

“温老师要不去洗个澡吧,不然得感冒了。”

全身湿透,即便进去了也没地方可坐,温梦卿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

浴室内空间大过平常的主卧,温梦卿面露惊讶,却并未发现另一边的装修不是墙体,而是半透明的磨砂。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具体细节虽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胸前的一对“利器”,都能够隐隐约约瞧见。

浴室对面,就是别墅一楼开放式的厨房。

老黄眯着眼、瞄向那个位置,头脑发热,下体也胀到接近爆炸。

温梦卿搓着沐浴露的两只手在胸前,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轻微的摩擦声,让老夏做姜汤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

老夏早年丧妻,后来沉迷工作、管理着本市最大的保安公司,直到今天与温梦卿相遇,内心深处积攒多年的荷尔蒙才在无形中爆发。

温梦卿滑溜溜的玉手触碰到自己滑润的臀部,又想起了昨晚在浴室里与李小兵交合,脸一红,心里大骂自己不知羞耻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兴奋。

想到这里,她按了按红润挺翘的屁股,忍不住又往下了一点,到达了那神秘的地方……

“温老师,我给你拿了件衣服,还有没开封的浴巾。”门外响起老黄的声音,让沉浸在幻想中的温梦卿赶忙停下手来。

“谢谢黄爷爷。”

温梦卿开了一点点门缝,湿漉漉的手伸了出来,但因为离得近,她的身体又贴着玻璃,所以看得更清楚了。

老黄没浪费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着玻璃扫了一遍年轻女教师的身体,饱满、水润,诱人。

但他嘴上却说道:“衣服是小星妈妈留下的唯一一件,温老师你先将就着穿,我们家有烘干机,你把换洗的衣物给我,过一会儿就能换上了。”

“麻烦黄爷爷了。”温梦卿面色绯红,将自己的衬衫、短裙、内衣内裤,一一递给了老黄。

“不麻烦,浴室里就有吹风机,温老师你吹好头发再出来吧。”

温梦卿重新关上了门,但她关门前美眸一眨,竟发现正打算转身离开的老黄,下面支起了帐篷。

“我没看错吧?小星的爷爷五十多岁,思想还这么龌蹉?不过黄爷爷挺会照顾人的,应该是我眼花了。”温梦卿摇了摇头,不再猜想。

洗衣机旁边,老黄拿起一条温梦卿换下的蕾丝内裤,鼻子凑上去,面带猥琐的闻了闻。

虽然被雨水浸湿,但女人所应有味道儿,并未完全散去。

老黄脸上有些呆木,时隔数年,这股熟悉的刺激,再次被他吸进鼻腔。

此刻家中也没其他人,肆无忌惮的变态老黄,趁机闻了个饱。

浴室里,温梦卿弯下腰、叉开腿,手上拿着浴巾,开始擦拭全身。

紧接着,她拿起刚才老黄送进来的衣服,瞧了瞧,心里有些为难。

衣服是件比较单薄的睡裙,虽然做工精致、看上去价值不菲,但也许是小星妈妈比较矮瘦,尺寸对于有着火辣身材的女人而言,实在是太过暴露。

温梦卿穿上睡裙,站在镜子面前。

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挡不住,裙摆极短,身子稍微动动,大腿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加上里面处于真空状态……

面对随时可能走光的可能,温梦卿俏脸已经羞红到甚至能渗出水来。

“如果我穿成这样出现在老公面前,不知道老公能坚持多久?”欣赏着镜子里拥有完美身材的自己,温梦卿脑中闪过如此想法。

老黄已经坐在大厅的厨房等待着,温梦卿出来的那一刹那,他心跳急促,全身愈发的狂热。

见温梦卿离自己越来越近,老黄这才意识到失了态,赶忙转移了眼神。

“温老师,我刚煮的姜汤,你淋了雨,喝了能预防感冒。”

见着老黄精心的准备,温梦卿情绪错愕,有些感动。

结婚后的这些年,老公李小兵几乎不会对她有所照顾,累了没有捏肩捶背,病了也不会陪着她一起去医院。

坐上桌,温梦卿握起汤勺喝了一口,原本有些瑟瑟发抖的身子,瞬间充满了温暖。

“温老师,我知道你是因为小星来的,所以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藏着掖着,事情就明说了,上个月小星的父母离了婚,两个大人暂时都出国了,当爸爸的说忙工作,做妈妈的说要出去一个人静静,我手上还管着大公司,平时也没太多时间照顾孩子。”

“以前家里还有些佣人,后来小星住进来,我怕孩子认生,所以就先把佣人都打发走了。”

在得知原因后,温梦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喝了口姜汤,说道:“难怪小星这段时间在学校成绩直线下滑,班里的学生,我最喜欢的就是小星了,跟小星的关系也很好,前些日子我问小星情况,小星却不告诉我,我担心小孩子受了什么委屈,所以就亲自来家访了。”

“温老师,我有个请求……”听到温梦卿说与孩子比较亲近,老黄心里萌生起一个想法。

“我呢……有些时候周末还得在公司忙碌,陪不了小星,所以我想聘请温老师住到家里面来,算是照顾小星,顺便补补他功课,当然,我会给予温老师丰富的报酬,每个月三万块钱,怎么样?”

“三万块钱?”温梦卿是又惊又喜。

她作为公立小学的老师,底薪才刚好三千。而且老黄出的三万的薪水也特别容易赚取,以后只需要跟黄小星一起上学、放学,周末照顾好黄小星就行了。

考虑到家里的存款,才够一点就能凑齐买房首付的钱,温梦卿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就这样,温梦卿搬进了老黄家里。

她也没告诉李小兵具体的情况,反正李小兵外出半年,而且等黄小星的爸爸或者妈妈回国后,这份工作也就不存在了。

安排年轻女教师住进别墅,是老黄为了孙子黄小星着想。

另一方面,也算为了他自己的私欲……

某个周末,温梦卿辅导完黄小星做作业后,在别墅楼道慢悠悠的走着。

大厅顶部晶莹璀璨的灯光照亮每个角落,各色各类的装饰品看得人眼花缭乱。

温梦卿不禁想道,这栋房子所花费的钱,她与老公李小兵需要奋斗多少年才能凑齐?

走着走着,温梦卿发现跟前的房间亮着灯,走进一瞧,不由看呆了。

只见房间内的老黄穿着背心,身子靠在健身椅子上,两条粗如蟒蛇般的手臂举起哑铃上下舞动。

那宛如坚石的肱二头肌闪闪发亮,更要命的是,老黄下面穿着一条紧身裤,胯下的宏伟,让人无法形容。

温梦卿看的目瞪口呆,脸色变得微红。

她对老黄的身材一见钟情,因为那能够对女人产生无穷的安全感。

站在门口好几分钟,直到老黄将哑铃放下、发现外边有人时,温梦卿才如梦初醒。

“温老师,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声音太大,吵得你给孩子讲题了?我开的是保安公司,所以自己也非常喜欢健身,平时有空,就在家里健身房打发时间了。”老黄早用余光扫到了温梦卿的到来,不过他没第一时间停下。

“不是的黄爷爷,我正好路过,看到黄爷爷你在健身,就来看看。”温梦卿连忙摆了摆手。

“难道温老师也喜欢健身?如果温老师想健身的话,我可以教教你,虽然我年纪有些大,但水平绝对比外边一些健身房的私密教练要好。”

温梦卿听到老黄的邀请,也不好意思拒绝:“我对健身挺感兴趣的,不过之前连健身房都没去过。”

“那明天你跟我练练?今天有点晚了。”老黄见有戏,便咧嘴笑了笑。

“没问题,那我先回房睡觉了,晚安,黄爷爷。”温梦卿点点头,转过身,秀发遮挡住滚烫的脸颊,迅速离开。

回到房间,温梦卿感受到双腿间有些难受,手伸进去一摸,竟发现自己一塌糊涂。

到了成熟的年龄,欲望越来越大。

温梦卿羞涩的同时,更多的是对老公李小兵的愧疚。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别的男人而身体这样……

内裤是穿不了,好在里边就有单独的浴室。

重新洗了个澡,温梦卿对着镜子。

此时她身上仅穿着一件半透纱裙,胸部骄傲地凸起着。

欣赏着自己那副欲求不满的红唇和媚眼,某处的感觉,再次冒了出来……

温梦卿躺在床上,两条细长白皙的美腿将床被夹住的同时,玉手迫不及待的开始工作。

与以往一样幻想着被老公李小兵抚摸、亲吻。

忙了近半个小时,温梦卿却发现自己还没达到巅峰,欲望无法被点燃。

她逐渐越来越饥渴,遐想的画面千变化万。

猛然间,温梦卿脑中浮现出自己坐在老黄身上来回晃动的场景,那结实的肌肉与她娇躯的柔软激烈碰撞……

“嗯……”虽然心里边不情缘,但身体传达的反应让温梦卿无法坚守。

又轻哼了两声,温梦卿开始有些放飞自我,嘴里吞吐的话语,也变了味儿。

“嗯……黄爷爷……再用大点力,梦卿好舒服呢……”

这般忌恋,对温梦卿产生了巨大刺激感,才不到半分钟,伴随着蜜花绽放、凋谢,床上的美人儿含着微笑,满足的睡去。

而这一切,从头到尾均被站在门外的老黄所听见……

老黄原本是来问温梦卿衣服的尺寸,他好明天去买女性健身需要穿的衣服。

结果碰巧听到温梦卿在里面做着比较隐私的事情,甚至还喊着自己的名字。

当时老黄强行压住了下身的“长枪”,没有轻举妄动。

他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能够完全吃掉温梦卿的机会!

第二天温梦卿醒来,脸上还是红彤彤的。

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她有些懊悔,但身体、心理得到的满足,又的确让她流连忘返。

“都怪老公时间太短,如果他能喂饱我,我怎么会胡思乱想嘛……”温梦卿褪下身上的睡裙,开始换白天穿的衣服。

老黄一大早便去公司了,回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

“温老师还没休息呢?要不先跟我去楼上健身房里练练?”

“好……好呀。”见着老黄,温梦卿内心深处不由一阵羞涩。

她想拒绝,可昨天都答应了,又岂能说话不算数。

两人一起走上楼梯的同时,老黄将买回来的衣服递给温梦卿,说是等下健身时需要专门穿的。

很快,换好衣服的温梦卿出现在健身房间内。

老黄买的是一套比较保守的紧身服装,领口不低,但因为温梦卿胸前还过傲挺,依旧能够看到一条深深的勾痕。

紧身裤则紧贴住下身,美腿细长,翘臀迷人,大腿间略微的空隙,更让人遐想连篇。

“你第一回健身,那就先做个平板支撑吧。”眼前的美景,让老黄大咽口水。

随后,温梦卿按照老黄所教的动作,俯下身,手臂、脚尖撑地。

“屁股得下去,不能翘高,不然腹部完全不用费力。”老黄抬起手放在温梦卿的蜜桃臀上按了按。

“好,明白了。”屁股被外人抚摸,温梦卿只感觉全身上下传来一股暖流,让她既无奈又刺激。

“头、背、屁股、腿,必须保持一条直线。”老黄一边说,手一边从温梦卿的秀发发生,从上往下抚摸。

脊背、柳腰、翘臀、美腿、脚踝。

老黄没有遗漏任何一个部位……

而温梦卿只感觉身体里有团到处乱跑的熊熊烈火,加上原本微微紧张发凉的情绪,这火与冰的交合,使得她内深处产生了无穷的快感。

练完平板支撑,老黄又教了温梦卿其它一些项目。

扶腰、摸臀,老黄毫不客气,除了上下两块禁地,几乎吃遍温梦卿全身的豆腐。

温梦卿脸颊滚烫,她有想过开口阻止,但莫大的心理舒适,让这位欲望极大的女人没有丝毫的勇气拒绝。

结束时,温梦卿早已香汗淋漓,下身单薄的白色纤维紧身裤上,一小片深褐色出现在最引人注目的位置。

“我……我去洗个澡。”脑中闪过刚才房间内发生了场景,温梦卿有些手忙脚乱,抬起长腿离开时,差点被自己绊倒。

亲眼看着猎物逃离,老黄皮笑肉不笑。

他找人打听过温梦卿的家里情况,丈夫苦于奔波,对妻子照顾不佳。

而且温梦卿的身体反应非常敏感、堪称极品。

老黄猜测,过不了多久,便能得手。

浴室内,温梦卿自然又是自我责骂一番,好似这么做能够将功补过、得到丈夫的谅解。

但今晚与老黄一起相处的经历,又让温梦卿回味无穷。

想着想着,手往下探去,情不自禁做起了小动作。

或许是温梦卿太过沉迷,完全没发现一瓶沐浴露掉落于地。

结果洁白红润的小脚丫一踩……

“哎呀……好疼……”温梦卿瞬间滑到在地,随着而来的,是脚踝处传来巨大的疼痛感。

几番尝试,竟发现站不起来。

“黄爷爷,黄爷爷……”无奈的温梦卿只能发出求救。

“怎么了?”老黄听到声音,一路小跑到浴室门口。

“我脚给扭着了,站都站不起来。”双眼闪烁着泪花,温梦卿小声地哭泣道。

“别怕,我这就进来帮你。”掩盖住脸上的一丝笑容,老黄找出钥匙,打开了反锁的浴室门。

浴室内雾气缭绕,精美的地砖上,此时正躺着一位绝世佳人。

看到老黄进来,全身赤果的温梦卿连忙用手护住胸前的景色,同时两条美腿并拢。

刚才被揩油,现在又被这个中年人看透了身子。

温梦卿好生无奈。

而老黄则装扮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进来后神色坚定,先关掉花洒、用浴巾裹住对方的身体,然后一把将人抱了出去。

温梦卿担心老黄的手不稳,便下意思的伸出手勾住了老黄的脖子。

“你也太不小心了,是不是健身太累了,洗澡的时候没站住?”闻着女人身上的香味儿,老黄把温梦卿轻轻放在床上。

“你先好好擦擦,我去拿些冰块给你敷脚,如果不好好处理,估计得留下后遗症了。”找来好几条毛巾,老黄出房间开始弄冰块。

重新回来时,温梦卿靠在床边,身上盖着浴巾。

“冰块避免淤血扩散,然后再用药酒给你按摩按摩。”老黄坐到床边,握起冰袋,贴向温梦卿扭伤的白嫩脚丫上。

房间内,两人谁都没再开口说话。

或许是没开空调的原因,虽然触摸着冰袋,但如此湿热的环境下,依旧让温梦卿全身发烫。

不大不小的冰块很快融化成水,老黄将袋子丢掉,拿起药酒。

“一开始有些疼,你先忍忍。”

抓起温梦卿的脚果处,老黄开始轻轻的揉。

可是,温梦卿却感觉到一丝疼痛,红唇微张,忍不住嘤咛一声。

“啊……”

这一道声音充满了无穷的诱惑,让老黄下手更重。

“黄……黄爷爷,这也太疼了,能轻点吗?”

“嗯,那我再轻点。”

老黄目光朝着温梦卿的大腿根部看了过去。

单单只有浴巾的遮挡,老黄激动万分,手上倒得药酒越来越多。

酒是被动过手脚的,拿过来前加入了某些物质。

温梦卿的脚踝被一遍遍的揉捏,渐渐的,她开始闭上双眼,嘴里发出轻轻的喘息。

老黄嘴角一弯,右手不自觉的慢慢的往上,位置也越来越不对……

经过小腿、攀上膝盖。

当摸着雪白的大腿间时,靠在床边的温梦卿猛的颤抖了下身体。

老黄顿时吓一大跳,正打算抽出手时,温梦卿已经睁开了双眼。

其实温梦卿从头到尾都有意识,见老黄打自己的注意,心里面虽有挣扎,但随着浴火越烧越旺,脑海里仅存的一丝道德底线还是被吞噬殆尽。

温梦卿媚眼如丝,脸色绯红的她,缓缓解开了身上的浴巾后,两手紧紧抓住了老黄的胳膊回拉了一下。

刹那间,温梦卿只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去了……

饱满充实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呻吟一声。

“嗯……我……我想要……”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