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网络营销 >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和陌生人在水里做

发布日期:2020-07-31 11:02
是的,忍耐也要个限度,我疯了似的用双手想掰开他的腿,并且想狠狠地捶他两拳,豁出去了一切难以想象的后果,没商量,我他妈就是要干他! 别看陈宇是练体育的特长生,但在我玩了命似的冲着他的裤裆抡拳下,他惨叫了一声从我的脖子上摔倒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

 是的,忍耐也要个限度,我疯了似的用双手想掰开他的腿,并且想狠狠地捶他两拳,豁出去了一切难以想象的后果,没商量,我他妈就是要干他!

  别看陈宇是练体育的特长生,但在我玩了命似的冲着他的裤裆抡拳下,他惨叫了一声从我的脖子上摔倒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

  我发誓,那是我第一次动手打架,那一瞬间仿佛压抑在我心口的所有郁气全部被释放了出来,我的热血在燃烧,在沸腾,似乎我所有的暴力因子在那一刻被引爆!
 

 文学

  舒服,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这或许就是发泄的力量,我大骂着“操你妈”,冲上去骑在了陈宇的身上,对着他的脸颊左右开弓。

  尽管他的口中一个劲儿地叫喊着我错了,别打了,服了,别打了

  但我却没有丝毫想要放过他的意思,因为我红了眼,我想要把这两年来所受到的所有的屈辱和委屈给发泄出来,很不巧的是,陈宇成了那只替罪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谁在后面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把我从陈宇的身上给蹬开了,并倒在了地上。

  我下意识地想回头看一眼到底是谁,然而,当我真正看清的时候,是数不清的拳头和飞脚如雨点般向我砸落而来。

  显然,全班的同学最终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站在陈宇的那一边,他们开始毫不客气地对我进行围殴,因为他们忌惮陈宇的混子朋友,忌惮陈宇会因为他们的袖手旁观而找他们的麻烦。

  而我,呵呵,自然还是他们眼中的那个软柿子,好捏,好欺负,因为他们打心眼里的瞧不起我,打心眼里的相信就算把我打到住院也不可能有任何人来替我出这个头!

  我拼命的护住我的脑袋,尽管此刻我已经遍体鳞伤,但我不后悔,就像我不后悔对我爸永不低头那样,对于这帮狗屎,起码我付遥今天找回了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缓过劲来的陈宇,打我打得尤其的凶,最后变成了四五个同学把我摁在地上,他拼命地用脚跺我的头,脖子,膝盖

  “操你妈的,敢打老子,今天我非他妈整死你!”

  就在我疼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我的耳朵里传来一声炸耳的尖叫。

  “哥!”

  我支撑着沉重的眼皮,抬眼,远远看见的竟然是林熙,她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疯了似的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林熙她她是在叫我吗?不会是被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与此同时,陈宇停止了对我的施暴,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没想到等林熙跑到他的跟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板砖呼了上去!

 

  我支撑着沉重的眼皮,抬眼,远远看见的竟然是林熙,她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疯了似的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林熙她她是在叫我吗?不会是被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与此同时,陈宇停止了对我的施暴,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没想到等林熙跑到他的跟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板砖呼了上去!

  “砰”的一声,陈宇被砸得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

  那一瞬间,我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打死我也没有想到,在我最危急的时刻,救我于水火的竟是这个时常欺负我,侮辱我,甚至虐待我的妹妹,林熙!

  这一板砖镇住了所有的同学,甚至有一些男生的腿都有些打颤了。

  林熙她拎着板砖站在同学们的中间,目光及其冰冷地在每一个同学的脸上扫过,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接着,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用板砖指着大部分同学,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动至今的话。

  “你们都他妈给我看清楚了,他叫付遥,我林熙的哥哥,他只有我能欺负,从今往后谁要是胆敢碰他一根手指头,地下躺着的那个煞笔就是他的下场!都他妈给姑奶奶滚蛋!”

  哄的一下,同学们搀起躺在地上痛得直哼唧的陈宇,一哄而散。

  我怔怔地看着她脸上的那股子认真劲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就像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从那一刻起,我对她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颠倒!

  “付遥,不是我说你,你他妈能不能给姑奶奶爷们一点!”林熙撇着嘴问我。

  果然,她又恢复了那副让我厌恶的嘴脸,我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只是傻傻地杵在原地。

  其实我很想问她为什么会帮我,但话到了嘴边又被我生生地咽了回去。

  “靠,你真是个怂包!赶紧去医务室看看去啊,你让他们打傻了啊!”

  良久,她骂了一句,冲我嚷嚷。

  这我才意识到浑身上下的疼痛,用蚊子才能听到的动静说了声谢谢后,转身离开了,在背对着她走进教学楼的一路上,我尽量硬挺着左腿膝盖传来的疼痛,把腿绷得笔直,让自己走起路来,看上去显得不那么的狼狈。

  突然我觉得谁从后面抱住了我,很紧,我下意识地转身回头,原来是林熙追了过来,她哭成了个泪人钻到了我怀里:“哥,你没事儿吧。”

  那一瞬间我被感动的眼泪夺眶而出,是啊,尽管她外表再怎么强势,她始终是我的妹妹。

  我也紧紧地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告诉她我没事,可无意中我的手指刮到了她的胸罩带,发出“啪”的一声,她脸色立马娇羞地推开我然后跑到我前面进了教学楼

  这事儿闹得挺大,几乎是全校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知道了,但后来不知道怎么,陈宇既没去老师那里告状,也没有找他那些混子朋友来找我的麻烦,总之这事儿就这么过了,这让我很是诧异。

  更让我诧异的是,那几天就连林熙也都没来我们班找过我,习惯了被她欺负的我,也没敢去她们班找她,难得的几天清静,让我过得很是舒服,而恰恰是这种来之不易的舒服让我感到莫名的心悸。

  果不其然,在星期六的那天早上,我被我爸和后妈的一顿电话狂轰乱炸给惊醒了难得的好梦,从电话里得知,昨晚一晚上林熙都没有回家,打电话也是关机的状态,让我去女生宿舍看看林熙在不在宿舍里。

  自打上了高中以后,我爸会把生活费越过后妈直接交给林熙让她转交给我,而每个礼拜五是约定好的时间,由林熙回家去拿生活费。

  可我却是为了躲避我爸和后妈在一起的场景,一直没有回过家。

  按说以林熙的脾气和性格,就算她在外面鬼混到很晚,礼拜五拿生活费的那天是不会耽误的,毕竟在外面撒欢也是需要钱的。

  我立马穿好衣服偷偷溜进了女寝,可她不在宿舍,空荡荡的床上只有一本露出一角的笔记本。

  我捡起捧在手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翻开了扉页,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两个大字“日记”。

  我觉得好笑,她那样的不良少女也会写日记?

  “2002年11月8日,天气冷!

  这该死的天气就像我的心情一样,因为我妈带着我入赘了别人家,从今往后我可能要管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中年大叔叫爸爸了,唯独值得庆幸的是,付遥那个看起来弱弱的男同学将要变成我哥了,唉,同学一场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喜欢他”

  “2003年4月15日,晴。

  今天因为哥偷喝了我的牛奶,被妈妈绑在沙发上扒光了衣服好顿抽,真的心疼,之后还和妈妈干了一架,最后她抱着我说,小熙啊,咱们娘俩得一起努力把这个扫把星撵走,到时候房子就是我们的了。

  说真的,如果她不是我妈,我铁定抽她!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女儿就是喜欢这这个扫把星哥哥吗?”

  “2004年7月05日,开森。

  接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非常开森,我终于不用担心他离开我的视线了”

  “2004年11月08日,小雪。

  这个怂包今天终于爷们了一把,这才是我心中的男人,哥你知道么,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我现在终于可以在我那帮姐妹面前抬起头来,告诉他们我哥的战斗力有多么的强悍。

  嗯至于陈宇那个煞笔,肯定不能善罢甘休,算了,一切的事儿我给你扛着,就算天塌下来有我林熙呢”

  看到了这儿,不知不觉我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吱呀”一声,宿舍的门发出了一丝响动,我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是她们宿舍的另一个女孩儿叫肖晓,她长得很漂亮,穿着个低胸的跨栏背心,下身也没穿裤子,是那种可爱的卡通内裤,如此场景她还以为是招贼了,手中的脸盆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扭头就要跑。

  我赶紧追上去,捂住了她的嘴巴

  “你别害怕,我是林熙的哥哥,你知道林熙去哪了吗?”

  我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声音里夹杂着些许的哽咽问她。

  她缓了好一阵情绪才算平复下来,很吃惊对反问我:“林熙不是礼拜二那天就跟老师请了病假回家了么?”

  轰的一下,听到了这个回答,我的脑袋瞬间炸开了锅,联想到林熙最后一篇日记里说到的一切的事儿有她扛着,我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了,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我赶紧拨通了我爸的电话,告诉他现在的情况,当然也把自己对陈宇动手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个把小时后,我爸和后妈匆匆赶到了学校并报了警,我把自己的猜测和他们说了,后妈暴怒之下当着警察和我爸的面连着抽了我十几个耳光,并恶狠狠地告诉我,如果林熙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不会放过我的。

  而我爸却装作没看到一样,和警察交涉着能不能先立案,报个失踪。

  包括陈宇那个王八蛋,当天也被叫到了派出所里问询了一番,他一再的保证从那天被林熙拿转头拍了之后,躲都躲不及呢,哪还有心思敢去找林熙的麻烦。

  不得不说的是,陈宇的爸妈在我们市很有背景,几乎都没用上半个小时就把陈宇从审讯室给带走了。

  后来,我爸和后妈开始开着车满市里的转悠找起了林熙,可却杳无音讯,但是我心里仍然固执的认为,这件事儿和陈宇百分之百的脱不了干系!

  你说那是直觉也好,怀疑也罢,总之我觉得陈宇在派出所撒了谎!

  一整个周末的时间,我都在寻找妹妹林熙的事情中渡过了,我去遍了我自认为她可能去的所有地方,夜场,网吧,游戏厅,甚至是那种肮脏不堪的地下旅馆

  然而,她依旧像是空气一样,不带有一丁点痕迹的消失了。

  妹妹林熙已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决不允许她再有任何的闪失!

  于是我下了决心,礼拜一的那天早上我吧陈宇堵在了男厕所里,开始他和两个狗腿子想要干我,但我一掏出壁纸刀来他们就都怂了。

  最后我再陈宇的口中得知,是他哥姜皓把我妹妹林熙给约了出去。

  然而在我听到姜皓那两个字的一瞬间,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我下意识地想到,林熙会不会被姜皓给上了

  因为就连我这种从来不和他们这些混子学生打任何交道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姜皓的大名,那是一个十足的恶棍,也是一个采花狂魔!

  我还曾听说过,高一刚开学的时候,他就领着几个狗腿子挨个班级窜,然后瞧见看上眼的漂亮女生便会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点名要处对象,同意的话玩玩拉倒,不同意就死缠烂打到你同意为止!

  而对此,大部分的女生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她们更忌惮的是姜皓另一个身份,一中的十三太保之一!

  然而,我妹妹林熙却是个意外,刚开学那阵子她理所当然地被姜皓点了名,直接一个大嘴巴给抽了上去,恰好赶上老师来了,这姜皓才灰溜溜地走了。

  想到这,我确定了下一个目标姜皓,暗自咬牙发誓,我不管你什么太保不太保的,要是是你动我妹妹只准不行。

  放过了陈宇之后,我没有回班上课,而是直接奔着高二三班的教室去了,那是我第一次逃课,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疯狂和大胆,或许是被逼的,亦或许是我在掏出壁纸刀的那一刻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上了五楼,我直接一脚踹开高二三班的大门,老师不在,他们班级很乱,嬉笑打骂的,传纸条哼歌的,跟自由市场没什么两样。

  可见到我用暴力的破门方式走进来,他们明显吓了一跳。

  紧接着,当他们看清了我身上穿的是高一年级校服,疯狂地谩骂如潮水一般将我淹没,甚至坐在后排的几个男生开始撸起袖管奔我走了过来,一副要干我的架势。

  我知道,可能是我愤怒之下的行为挑衅了他们年长我一岁的尊严,

  可这些在我的世界里已经无所谓了,我敢来是因为我豁出去了所有,包括对未来的希望和梦想,甚至说老子他妈连死都不怕了,还会怕挨揍吗?

  于是我再次掏出了壁纸刀,指着那几个要过来干我的男生吼了一嗓子:“来,过来,你们不过来我过去!”

  说着我推开壁纸刀的锋刃,紧紧地握在了手里,一副豁出去真要扎他们的架势,直接冲了过去。

  我本来想着真扎躺下一个肯定全都老实了,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几个刚才还五马长枪要干我的男生,竟然怂了,慢慢向后挪动着脚步。

  瞬间,整个班级死一般的安静。

  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我咬牙切齿地站在讲台上问他们哪个是姜皓,没人回答我。但我看到其中有一个女生指了指最靠后门的位置一个空荡荡的座位,我知道姜皓还没来!

  与此同时,走廊里传来女性教师特有的高跟鞋踏地发出的“哒哒”声响,于是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一排字:“姜皓,我点名要干你!”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