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网络营销 >

1女多男|被玩弄得秘书|含着玉器走路bl

标签: 发布日期:2020-01-03 10:15
身子还必须是干净的,要是处男,不干净的身子,在那些富婆眼里也是不值得一看的,因为我常年不接触女人,也比较讲究卫生,下体一直是干干净净的,这在那些富婆眼里,如果不是处男,她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有了第一个富婆带头,其余的富婆也按耐不住了,一个

 身子还必须是干净的,要是处男,不干净的身子,在那些富婆眼里也是不值得一看的,因为我常年不接触女人,也比较讲究卫生,下体一直是干干净净的,这在那些富婆眼里,如果不是处男,她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有了第一个富婆带头,其余的富婆也按耐不住了,一个个用手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着,用手抢着抚摸我的下体,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恨不得将我占为己有。

 

我上桌之前我被人特意喂了点药,因为处男一般不持久,女人摸两下就不行了,做菜的人很有心思,怕到时候不行了,扫了那些富婆的兴致,所以给我喂了一种特效药。

 本文出自Www.Cyewang.Com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今天就要尝尝这菜的味道!”,人群里,有一个富婆坐不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里,口水仿佛都要流下来了,说着就掀起自己的裙子按餐桌上面上。

 文学

 

富婆上来后,急不可耐的一把撕掉了自己的小裤,屁股对准了我那里就要向上坐。

 

这个时候我怕了,之前下体的疼痛让我没有出声,如今让我丢了自己的贞操,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很传统,我的第一次只能丢给自己爱的人,不可以不干净。

 

我当时吓的慌忙起身,双手死死的保护住自己那里,说什么也不让富婆得逞,而我这个举动好似惹怒了那个富婆,她眼睛冒着火,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大怒的冲我骂道:还装!老老实实让老娘得到你!不然我杀了你!

 

我有些害怕了,但是双手依旧护住自己的阳物,我心里的想法很坚定,就算这富婆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第一次给她的。

 

而制作这个人体盛宴的人,更是不愿意让富婆拿走我的第一次了,我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一个摇钱树,以后还指望我赚钱呢,不是处男失了身,以后哪个富婆还愿意来花钱找乐子?

 

一出事情,保护我的人来的很快,络腮胡大哥是管这艘轮船上的治安,一看出了事情,立马带着人过来了,一脸笑呵呵客气的冲那个想上我的富婆说道:田姐,这道菜能看,能玩,能摸,但是想真枪实弹,真的是不行,请您不要坏了我们的规矩。

 

这个叫田姐的富婆并不买账,冷哼了一声,指着我叫道:什么狗屁规矩,不就是钱吗?你让船主开个价格,

 

络腮胡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的,我现在就等于是这艘豪华游船上的招牌,吸金什么的可全指望我,再高的价格也是不能让我破了身的,于是络腮胡大哥也没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着摇了摇头。

 

“一口价,一百万让老娘我玩一次,我要是玩开心了,后续价格都好说。”要上我的这个富婆以为络腮胡大哥是在故意抬高价格,指着我冷声说着,一副显然要吃定我的样子。

络腮胡大哥依旧是笑着摇头,也不说话,一边招呼着保镖让富婆从桌子上下来,生怕这个富婆碰坏了我那里。

 

但是这个富婆就不乐意了,显得有些急眼了,见保镖要拉她下来,直接一巴掌怒甩在拉她手的保镖脸上,然后伸手猛的死死握住我那里,愤怒的朝络腮胡大哥怒叫道:妈的!老娘是给你们脸了!给一百万玩一次还不干?今天我非要玩一下了!

 

这一下给我的疼的不行,这富婆显然没有恐吓人的意思,手死死的握住我的那里,疼的我额头冷汗直冒,吓的络腮胡大哥也是一愣,慌忙紧张的让富婆别动,有话好商量。

 

这个富婆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商量个锤子,然后再次掀开自己的裙子,准备坐上来。

 

我当时是真怕了,动也不敢动,生怕着富婆一激动废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婆一屁股就要坐了下来。

 

突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声,吓的屋子里其余的富婆都尖叫了一声,惊恐的朝门口望去,我身上这个富婆听见枪声也冷静下来了,毕竟这不是美国,枪声一响代表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你敢坐下去,我就让人直接一枪把你脑袋打开花,你可以试试。”,只见门口,一个带着白色面纱,身上披着长裙,面纱下一张微微隐约能看清楚的好似天仙一般清纯可人面孔,她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像刘亦菲演的小龙女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

 

络腮胡大哥看见这个仙女一样的女生,表情一下变的严肃起来,毕恭毕敬的朝她叫了一声:娘娘!

 

而站在桌子上想上我的这个富婆,看见这个叫娘娘的仙女来了,脸上之前的嚣张气焰一下不见了,神情仿佛凝固了一样,身子一动不动的,整个人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震惊,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叫娘娘的人。

 

“这艘船是我家开的,现在船已经开出了公海外,我想在船上弄死两个人丢海里喂鲨鱼,分分钟的事情,不服的可以试试。”,这个叫娘娘的仙女,不怒而威,冷冰冰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富婆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富婆也乖乖的从桌子上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在场的人似乎都怕极了这个叫娘娘的人。

 

娘娘的话比法律还管用,餐桌旁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一个个乖的像个孩子,竟然连摸都不摸我一下,围绕着我老老实实的欣赏了起来。

 

一切秩序恢复正常,而这个叫娘娘的人,慢步走到络腮胡的面前,指了指我,淡淡一道:晚上把他送我房间来。

 

络腮胡一点也没敢反驳,低头说了一声好的,就恭送起了娘娘,但我心里还是十分担心的,我担心晚上我被送了过去,这个叫娘娘的人会不会把我处破了?虽然她长的很漂亮,但是我也不能随便就丢了自己的贞操,我还是想坚持住自己的传统,卖艺不卖身。

 

被娘娘恐吓了后,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老实了很多,也没人对我乱来了,很快到了晚上也就结束了,船上给她们每个人安排的都有年轻帅气又持久的鸭子,富婆们每个人都回自己房间享乐去了。

 

而我,被络腮胡张罗着抬走,洗了一个牛奶浴,披上一道浴巾,就被送进了一个豪华大屋子里,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能感觉到,这应该是那个娘娘的房间。

 

我被人放在了一张铺上了玫瑰花瓣的大床上,浑身几乎赤裸的躺在床上,之前的药效还很重,下半身反应依旧激烈,我双眼空洞的躺着,静待着娘娘来临,我知道,我今晚凶多吉少要被破处了。

我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时间过了一会又一会,传出了一阵开门的声音,我听见开门声,心里微微颤了一下,浑身的紧张更重了。

 

果然是娘娘来了,娘娘一进屋子就向我下体看了一眼,我那里很显眼,娘娘进来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娘娘微微笑了笑,指着我的下体,有些挑逗的意味朝我问道:憋了一天了吧?是不是很难受呢?

 

我表情有些尴尬,咬紧牙关没吭声,确实我整整憋了快一天了,下体胀的很痛,这药效很强,我浑身上下的燥热感就没停过,尤其是见了娘娘后,她那惟妙惟肖的身材,绝姿的脸蛋,让我下体的小二哥更厉害了。

 

于是乎,我下体不由我控制的动了动,这下可好,身上的浴巾都跟着晃动了起来,我当时脸瞬间就红了,而娘娘也彻底把我这个举动当成一种回应。

 

“哟,这就等不及了?呵呵。”,娘娘呵呵一笑,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向床上一坐,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的下身。

 

这一下又是刺激到了我的小二哥,我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浴巾也滑掉了,我整个身子和小二哥暴露在了娘娘的眼里。

 

“我...我...”,我吓的话都说不上来了,我本身就有点自闭,一紧张更是说不好话,我心里真的是一点不想被娘娘破处,但是娘娘此时已经把我当成一个鸭子了。

 

娘娘也有点被我的小二哥给吓到了,眼神里闪出一丝惊讶,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二哥,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娘娘看了一会忽然躺下了,和我脸对脸的躺下,两只美腿伸在我的脸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脚丫子,轻声说道:吻。

 

我愣了一下,看着娘娘,娘娘实在太迷人了,她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清香味,这股味道最能勾引起男人的兽性,不是那种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上的体香味,并且娘娘的腿很纤细,白白嫩嫩的腿上裹着一道透明的黑丝,极其的诱人。

 

我虽然干了人体盛宴这一行,但是我身体是干净的,还有一点小洁癖,就算是个美女,让我亲她的脚,我心里那股可怜的自尊心和精神洁癖还是使我犹豫了起来。

 

娘娘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犹豫,有些不高兴的冲我说道:你还不开始等什么呢?

 

在这首船上得罪了娘娘是没有好下场的,我深知这一点,犹豫了片刻,还是皱着眉头,嘴巴朝娘娘的脚慢慢靠近了过去。

 

娘娘的两只脚都很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股脚丫子的味道,这让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我索性一闭眼,开始亲吻起来。

 

“你是不是没吃饭?劲那么小?大点劲!”,娘娘呵斥了我一声,脸上显现出了几分怒意,不由吓了我一跳。

 

我确实是一天没吃饭了,浑身有气无力的,但是我怕惹娘娘不高兴,于是加重了几分力道,在娘娘的脚丫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这力气一重,娘娘的表情就有些享受了,不时嘴巴里还发出轻轻的哼声,我看着娘娘享受的表情,不由心里暗香,都说女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摸起来对于女人的触感比摸那里还舒服,原来是真的,看来娘娘的特别之处就在两双脚丫子上了。

 

我亲吻了一会,娘娘好像不满足了,指着她的两个小脚,指挥着我,不要放过每一处地方,还让我加快速度和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娘娘忽然掀开了自己的长裙,露出自己的那里,对我说:快!过来!

 

我愣了一会,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女人的下面,我有些脸红,更有些嫌脏,愣了半天久久不动。

 

娘娘有些急了,她正是舒服的时候,见我半天不动,气乎乎的冲我叫道:你赶紧!不然老娘现在叫人把你丢海里喂鲨鱼!

 

我害怕了,我相信娘娘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死了没什么,我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寄钱回去,我肯定不能死在这,想起来我那生病需要钱的妹妹,我也不在乎什么脏不脏了,我嘴巴对准了娘娘的那里,眼睛猛的一闭。

娘娘似乎特别舒服,声音也越叫越大,一声高过一声,身体还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下身奋力的迎合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舌头都麻木了,娘娘才一下推开我的头,躺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气,好像也有点累了。

 

而我,立马一脸难受的跑下了床,到了卫生间疯狂的漱口,还干呕了几声。

 

我漱完口回来,娘娘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冷眼看了看我,十分轻蔑的冲我说道:你一卖身的,以后估计也是干鸭子的,还嫌弃上我来了?

 

娘娘这一句话,把我说的一股怒气涌上了心头,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低声羞愤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我在医院的妹妹,我打死也不会来你们这种地方。

 

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刚才那一瞬间让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但是说完我自己吓的不行,紧张后怕的盯着娘娘,可能我是这艘船上唯一一个和她顶过嘴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死的会有多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话说完,娘娘并没有流露出很生气的表情,反而是眼神奇怪的看了看我,随后竟然淡淡一笑,手伸进自己兜里,似乎在掏着什么。

 

“有点意思,这个你拿着。”,娘娘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用笔写了一串数字上去,然后朝我递了过来。

 

我看着支票上两万的数字,双手发颤的接了下来,这剧情反转的太快,快的没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本以为娘娘不杀了我,也会废了我,但是没想到她丢了一张支票给我,还是这么大的数额,我来船上这么久了都没挣到这么多钱。

 

娘娘把支票给我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调侃意味的指着我的那里说道:给我留着,我高兴的时候说不定就尝尝是什么滋味。

 

娘娘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我看着自己手里的支票,感觉很不真实,我明明也没做什么,身子也没被破,居然就得了两万块钱,这可比我天天躺在桌子上,给人当玩物挣的那点油水强的多的多。

 

我当时正高兴的想着我妹至少一个月的医药费有着落的时候,门口忽然闯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柳姐,她是我的管制人,就是我做人体盛宴,被打赏的所有小费,那些富婆在我身上花的所有钱,都是要经过她的手里,然后给我分红。

 

但是这个柳姐极其的压榨我,我下铺的小六跟我说过,我一出场一天的净收入就是几十万,而柳姐每次给我的出场费只有些许的一千多块钱,我一个月就出场不到五次,一个月五千多根本不够我妹躺在医院里的花销。

 

可人在屋檐下,柳姐告诉我,如果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滚,但是身上能不能健全的离开就说不准了,我也不敢反抗什么,一旦有些怨言,就要遭到柳姐随从的暴打。

“哟,挣不少啊,挺有面的啊,让娘娘给你亲自开支票。”,柳姐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手里的支票给夺走了。

 

我见柳姐把支票抢走了,一下就急了的叫道:你怎么能这样?这钱是我自己挣的,不是摆菜挣的,你凭啥全给我拿走了??

 

我话音刚落,柳姐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的甩在了我的脸上,冷笑的看着我,呵呵一声道:你的?我跟你说明白的吧,只要你在这条船上,你挣的所有钱都是老娘的,你要是不乐意也成,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丢下船进海里喂鲨鱼。

 

我咬着牙,硬生生的把怒气按肚子里咽了下去,我知道柳姐真能干出这种事情,在这艘豪华游船上,她们这帮人就是一手遮天,大半夜的把你丢下海里,连杀人的证据都找不到,而我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我妹妹没钱看病了。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柳姐把我的钱全拿走了,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的忍气吞声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了试衣间把我原有的衣服给穿上。

 

穿上了衣服,我就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我妈接的,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我跟我妈还有我的小妹相依为命,可就在最近,我小妹又患上了尿毒症,在医院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我实在没了办法,经人介绍才来到这么一艘豪船上工作。

 

我今年刚满十八,因为我小妹的病辍学了,找工作找不到,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挣这一份卖肉钱,如果不是绝境,谁又愿意这么作践自己呢?

 

电话里,我先跟我妈短暂性的问候了几句,随后将这个月挣的五千多块钱,都转给了我妈,让她不要为钱的事情来操心,我来想办法,随后问了问我小妹的情况,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面朝大海叹了一口气,这一个月挣的五千多对于我小妹的病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我再不想办法更快的弄到更多的钱,我小妹的病就有危险了。

 

我忧愁了一会,就回了自己船上的屋子准备睡觉,可刚回到自己屋子里,隔壁传来的声音就让我难以入睡,是一阵阵的女人娇喘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

 

隔壁住的人我认识,叫许莹莹,以前也是干人体盛宴的,但是现在女模人体盛宴不景气了,男人一般都喜欢真枪实弹的,所以这个许莹莹现在就在船上赌博区域当一个荷官。

 

我和许莹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一点不隔音,说的夸张一点就是她那边放个屁,我这边都能听到,更别说干那事情的叫声了。

 

耐不住好奇心,我想起我们俩隔着的墙上有个小窟窿洞,能清楚的看见隔壁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小心翼翼的趴上去看了看。

 

这一看差点把我鼻血看了出来,因为画面真的太火爆,此时的许莹莹正在被一个老头压在身下,腿上的丝袜被褪到了膝盖,两条大腿耷拉在老头的肩膀上,老头用了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疯狂的动着。

许莹莹长的是不错的,身材也是绝品,不然之前也不能当人体盛宴的模特,都是人精挑细选出来的,她身上的那老头我也见过,是我们船上一个管事的领导,估计又是一场权色交易。

 

那老头在许莹莹的身上疯狂动几下就不行了,趴在许莹莹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事后还笑嘿嘿的跟许莹莹说都怪许莹莹太迷人了,让他几下就不行了。

 

许莹莹也会说话,说老头让她都爽上天了,虽然就那一会,但是她都舒服死了,我当时一听差点都笑出声音来,而那个老头似乎也挺受用,一高兴给了许莹莹不少钱,然后亲了几口许莹莹收拾收拾就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文章
共有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