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网络营销 >

小花瓣红肿外翻|他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健身教练要了我一整晚

发布日期:2020-01-16 09:50
据海内网01月16日报道: 网络爆红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给对象讲的Huang故事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出入校园都有高档奔驰车接送,议论自然就多了起

据海内网01月16日报道:

网络爆红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给对象讲的Huang故事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出入校园都有高档奔驰车接送,议论自然就多了起来。

 

像我这样没背景没身份,学习又差的,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徐雅雅并没有认出我是她的同学。

 

此刻的她,只穿着宽松的薄纱睡衣,一头黑色顺滑的头发披肩洒落,我看的有些失神。

 

“是王姐让你来的吧?”徐雅雅请我进去,房间的格局摆设尽皆在我的眼中展现。

 

不得不说,漂亮女性独自生活的地方,大多都是杂乱无章的,我看到了不少花花绿绿的衣服,透明的,豹纹的,随手就丢在沙发上,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世界大战。

 

这与我印象中的班花不太一样。

 

徐雅雅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将沙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顺手给我倒了杯茶。

 

我四处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孩子,这不由让我心生疑惑。

 

一般催乳的大多都是刚刚生产没多久的小辣妈,可这房间里连半点孩子的影子都没有,玩具衣服的更是毛都没见着。

 文学

 

我心里有些疑惑,不断的揣测着徐雅雅找我来的意图。

 

“听说你既会按摩,又会这个部位的护理?”

 

徐雅雅悠闲的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身体稍微一侧,大片光滑的肌肤就露了出来,偶然间还摆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坐姿,连说话的口气都带着几分我说不清的味道。

 

不过她的声音很冷漠,看着我的眼神带着几分趾高气昂的感觉。

 

这也难怪,能住在半高档小区的,身价起码在百万以上,我一个不入流的按摩师,自然入不了她的眼!

 

我点了点头,按摩的手法与护理我都是有技师证的,专业没的说,对自己的技艺我还是很自信的!

 

“我最近这里有些酸酸涨涨的,很不舒服,想让你帮我看一看是什么问题。”

 

徐雅雅说到这里,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某个部位。

 

我顺着就看了过去,班花不愧是班花,人长得贼漂亮不说,这身段也得劲的很,跟经常找我按摩的三四十岁妇女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关键徐雅雅还围着自己的部位滑动了一圈,这个动作让我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凉气,这起码不得是个D,不,这都有椰子那么大了!

 

“咳咳,我可以帮你看一看,不过得需要脱掉衣服……”

 

我眼神一撇,明明这是正常的流程,我却觉得无比的心虚,仿佛在哄骗小姑娘脱衣服似得。

 

“你是师傅,这当然没问题,我,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吗?”

 

徐雅雅有些尴尬,尤其是在看到我兴奋与期待眼光后,厌烦的皱了皱眉,反正是很不情愿!

 

我狂咽了几口唾沫,跟小鸡啄米样的点了点头,同时我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期待与激动。

 

徐雅雅缓缓起身,将窗帘拉上,此刻光线较弱,再次看向徐雅雅便多了几分朦胧的感觉。

 

她靠着我坐了下来,左手轻轻一拨,那阻隔着文明发展的肩带,顺势就滑了下来!

随着肩带的滑落,一大片白皙光滑的皮肤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了眼前。

 

徐雅雅对于皮肤的保养应该是比较重视的,泛着些许淡淡的光泽,而那身前被睡衣包裹的沟壑也袒露了出来!

 

肩带只要往下再拉那么一丢丢,我就能看到两团雪白。

 

“你能不能转过去,我不习惯被人这样盯着!”

 

徐雅雅皱了皱眉,神色不悦的说道,并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肩带,防我就跟防贼似得。

 

我心里一阵妈卖批,老子就是做这一行的,啥没见过?何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大学的时候就是个小浪蹄子,现在到我面前就开始装了!

 

但金主都这么说了,我岂有不避讳的道理,只能扭了下身子。

 

身后传来了一丁点脱衣服的动静,很细微,我还是听得很清楚,耳朵都竖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在倒腾什么,翻箱倒柜的忙了两三分钟,才让我转过身来。

 

当我扭过头的一瞬间,徐雅雅已经将自己的上半身剥了个精光,波涛汹涌的场面,给予了我巨大的视觉冲击!

 

八成我估计错了,徐雅雅的这可是硬货,起码也有F,大就大吧,还很圆润,还不下垂!

 

但她用两截宽纸胶布遮盖住了小点点,有点美中不足!

 

盯着这浩大的场面,我哈喇子差点流了一地,干按摩这些年,遇到的大多都是一些软巴巴下垂的中年妇女,像她这样的可真不多见!

 

“你……你能帮我检查检查是哪里不对吗?”

 

徐雅雅对于我下作的眼神,是厌恶到了极点。

 

对此我也不在意,老子今天就算没赚钱,看这一回也值了!

 

“当然,当然可以,不过为了避免尴尬,我可以站在你的背后开始检查。”

 

当一名男性催乳师,是需要良好的口碑,如磐石一样的人品,我要是以职业之便,搞些下流勾当,以后甭想再吃这碗饭!

 

徐雅雅的眼眸掠过了一丝异样的神彩,点了点头。

 

我慢悠悠的走到她的身后,刚刚靠近,就闻到了一股异样的芬芳。

 

我起初以为从后面就看不到人家的隐私部位,谁能想到人家的货儿个头太大,况且又坐在沙发上,错开了很大的距离,我从上往下,一眼就看了个清楚明白!

 

幸亏徐雅雅没回过头来,要不然得有多尴尬!

 

我的手顺着徐雅雅的肩膀往下摸,这姑娘的皮肤光滑又有弹性,而她又是个比较敏感的人。

 

在我手指滑动的时候,徐雅雅的娇躯一阵颤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跟随着她呼吸的节奏,我的动作变得越发轻柔,渐渐的就要翻上那两座高峰了!

 

而就在此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徐雅雅立即站起身来,慌忙的开始穿衣服。

 

吓得我也慌不择跌,就像是偷情的老王,在寻找能藏身的地方。

 

“你慌什么,是我老公回来了。”

 

徐雅雅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适才重重的吐了口气,玛德,这一慌,连自己是干啥来着我都给忘了。

 

我可是个正规的按摩师,不是偷情的老王。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开门?”

 

房门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秃顶,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起码有四十多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眼镜跟绿豆般大,深沉中带着几分张扬。

 

“我……”

 

徐雅雅刚想解释,中年男人一把便推开了他,径直的走到了沙发,在看到我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我身体不舒服,想请夏技师帮忙检查下。”

 

徐雅雅有些心虚,说话都没有了底气。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再找这些乱七八糟的人!”

 

中年男子沉着脸坐在了沙发上,挺着的啤酒肚比猪都肥!

 

这年纪,这身材,这长相的徐雅雅,怎么就找了个跟猪一样的人,我心里一阵唏嘘,真是美女配牛粪,白菜配猪!

 

“只是我身体有些不舒服而已,老公你最心疼我了,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吧?”

 

徐雅雅走到了他的身边,不嫌弃的依偎在了他的啤酒肚上,嗲声嗲气的说道。

 

以前就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场面,现在真真切切的就发生在我的眼前,可我还是一脸的懵逼。

 

“我当然理解,我的小宝贝,几天不见,你又丰满了不少,可想死老公我了。”

 

徐雅雅的老公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一双肥厚的大手不断的在某个部位揉搓着,还贴着那里,露出了一脸享受的姿态!

 

徐雅雅也有模有样的娇喘着,只是顾忌我的存在,低声说了句,这里还有人。

 

“那咱去卧室,这几天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说完这话,中南男人带着徐雅雅就走向了卧室,还不忘在她的翘臀上揉搓两把。

 

看他们走进了卧室,我的心情却始终没有平复!

 

这俩人胆子倒是挺肥的,卧室的门也没关,我虽然啥也看不见,但里面的动静却听得清楚的很。

 

里面先是两个人甜言蜜语了几分钟,而后那男人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后,之后就是一阵特殊又响亮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也就维持了不到两分钟,我就听到了那男人在喊徐雅雅小贱人,背着我找男人之类的脏话!

 

还有一阵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在打臀部,徐雅雅享受却又痛苦的娇喘着!

 

我全场就站在原地,一动都没动,直到徐雅雅满脸潮红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我老公睡着了,你能不能先给我检查一下,我有原因不能去医院。”

 

徐雅雅轻咬着嘴唇,瘫软的坐在了沙发上,我看到她的眼中带着一丝浅浅的失望与无奈。

 

仿佛有什么心事。

 

我一想到他们刚刚进去干了啥,心里就不是滋味,这年头只要有钱,那就是王道。

 

“行,我可以帮你检查,但要是你老公出来了,你得替我作证,我来这是上门服务,不是上门挨揍!”

 

玛德,这秃顶男看起来有权有势的,我可惹不起!

 

“你放心吧,他不会为难你的。”

 

徐雅雅话语完毕,果断的将身上的睡衣褪了下来!

徐雅雅脱衣服的动作显得干净而果断,在一瞬间,我便看到了她光滑细腻的后背,以及那刚刚交战过的痕迹!

 

这秃顶男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看到徐雅雅的身上到处都是牙齿撕咬过痕迹,尤其是在脖子和某些隐蔽的位置,种上了好几颗草莓!

 

秃顶男的一分钟虽然短暂,但该做的都做了个遍,也算是男人中的楷模了!

 

我低着头,双手往下慢慢滑动,徐雅雅比之前还要敏感,不断的搓着双腿,身体轻微的颤抖,而那性感的嘴唇也吐出了温热的气息!

 

我的手抵达了目的地,还真别说,这地方不仅大,不仅软,还格外的娇挺!

 

我这双手根本呈不下这么大的货!

 

当我搞到这里的时候,徐雅雅的呼吸更加急促,面上飞上了两抹红潮,看来刚才那秃顶男是一点都没把自己的小情人给满足!

 

我这看似是检查,实际上是在帮徐雅雅在过瘾!

 

我在这柔软的地方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有两个肿块罢了。

 

像这样的肿块都很正常,一般都是经期前出现,或者劳累过度。

 

徐雅雅之所以担心,八成是怕得了一些乳腺疾病。

 

“可能有点问题,有点乳腺发炎,若是不及时治疗的话,容易恶化!”

 

徐雅雅,以及他老公秃顶男,一看就不缺钱,好不容易找到一单生意,我不得往死里挣?

 

这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

 

我这话刚说出口,徐雅雅的脸色就变的,哪还有刚才享受的模样!

 

她的目光摇摇晃晃,而我的双手却还把持着这对大家伙,在不断的探索着,作为一个合格的催乳师,我必须得关注到每一个细节!

 

“有……有什么方法能治吗?”徐雅雅颤抖着嗓音,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臂,看她惊恐的模样似乎很害怕得病。

 

八成是受到了外界医疗广告的影响,现在的人有点反应就得去医院检查,那费用简直高到吓人!

 

但为啥徐雅雅不去医院,非要找我这样的催乳师,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有办法,只是有些繁琐,还需要配合着专业的按摩手法,只要一个月就没啥大问题了。”

 

在按摩院,为了将那些即将过期的精油大保健什么的给推销出来,我早就练就了能将死人说活的口才。

 

经过我这么一铺垫,徐雅雅彻底慌了神,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把我当成神了!

 

“不过这个护理费用嘛,就……”

 

我搓了搓手,最近穷的叮当响,都没钱交房租了,要是还不能搞点钱,明天就得去厂里上班!

 

徐雅雅是个明白人,听到我的暗示,就从桌上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张卡,递给了我。

 

“这里面有五万块钱,算是预付的,如果你能给我治好,我再给你五万!”

 

五万!

 

我干一年的按摩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钱!

 

我接过银行卡,手都在哆嗦着,别说房租,以后的吃喝都有着落了。

 

此刻的徐雅雅竟然忽略了一个问题,她上半身的睡衣早已滑落,那白花花的地方就在我的眼前。

 

虽然看了不止一次,但我的眼睛已经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徐雅雅脸蛋红了红,立即将睡衣拉了上来,春光无限的地方,披上了一层薄纱!

 

“你放心,我肯定能帮你治好!”

 

我打着保票,暗道这钱真好赚,忽悠两句,五万就到手了。

 

今天,秃头男在家,客厅里不方便,等会那头肥猪要是醒了,看到我在他老婆的身上上下齐手,不知道得做出啥冲动的举动。

 

拿了钱,我赶快就溜,之前房东打了俩仨电话,我都不敢接,现在我都敢主动打了。

 

第二天的时候,按照约定的时间,我早早就来到了徐雅雅的家,给她做按摩。

 

今天的徐雅雅,穿着一身简约风尚的衣服,怎么个简单法?上半身紧身T恤,下半身裹臀短裙,平时不出门的她,今天进行了一番精心的打扮。

 

站在那里,就算是二三线的小嫩模也不过如此吧。

 

徐雅雅是个干脆的人,没跟我过多的客套,就带着我来到了客卧。

 

客卧只有一张床和桌子,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这里经过阳台,我看到那上面挂着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里衣。

 

正随着微风,轻轻的向我招手。

 

“你平躺在床上,我帮你疏通下经络。”

 

我也没打算耽误事,主要是怕秃顶男又突然回来!

 

徐雅雅脸蛋微红,平躺在了床上,本来就穿的是裹臀短裙,刚一躺下,那粉色蕾丝的小裤裤顿时如雨后春笋样的,展露出了一角!

 

我倒吸了口凉气,从头到脚丫打量了一遍,一双紧致的玉腿几乎没有瑕疵,八成是太紧张了,两条腿交缠在一起。

 

我尽量的目不斜视,要不是徐雅雅求医的渴望太大,这场面我就遇不到第二次了!

 

“把上衣脱了。”

 

我面色一肃,故作高深的说道。

 

徐雅雅没有犹豫,双手缓缓的摸到腰际,将紧身的T恤往上一捋,那两团就弹出来了!

 

怪就怪徐雅雅的柔软太大了,T恤根本藏不住,看到那澎湃的地方,一股无名的邪火直往脑门上窜!

 

我竭力的压制着心中的躁动,将目光从那娇柔挺拔的地方挪开。

 

当T恤褪下来的时候,被白色里衣阻挡在内的柔软,随着心跳和呼吸,一颤一颤的。

 

我想要以中医定穴的方法按摩,还真有点拿不定手。

 

主要是太大了,很多穴道都被挡住了,我想要循环渐进的按摩,就必须将柔软给调整下方位。

 

徐雅雅羞红着脸,不敢看我,双手紧张的护住柔软的部位。

 

“能不能把里衣也脱了?不然我没办法下手。”

 

我尴尬的说道,目光赶紧挪开,再瞅上两眼,怕是得缴械了!

 

徐雅雅犹豫了几秒钟,适才解开了扣子!

 

当扣子解开的瞬间,那两团顿时解放了!

像这种弹性十足的身材,我可能就见过这么一遭,那血脉喷张的场面,让我的大脑都发生了瞬间的停滞!

 

我只觉得一股热流在周身来回的流转,最后停留在了两团间,陪伴我多年的兄弟,朝着徐雅雅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夏技师?你……你可以开始了吗?”看到我半天都没有动静,徐雅雅连忙护住了自己的柔软,并将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了一块,好像这样做我就看不见了!

 

但是她上半身的衣物早就被脱了个干净,下半身穿的又是一个连臀部都裹不住的超短裙,再怎么遮掩,也无济于事!

 

该看到的,我还是看的很清楚!

 

“啊,那我就要开始了。”

 

徐雅雅平躺在床上,大多的女性这样躺着,该凸起的地方也得重归平静,但徐雅雅就不尽然了!

 

浑圆的柔软坚挺而又匀实,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

 

我走到她的身前,手指不经意间在她的小腹处滑过,徐雅雅敏感的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

 

我看在眼里,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双手顺着小腹往上滑。

 

随着我指尖的游动,徐雅雅似乎控制不住了,贝齿情不自禁的轻咬住红唇,发出细微的哼哼声。

 

果不其然,像这样长时间不被满足的少妇,肌肤与神经相对来说都比较敏感。

 

只要稍微触碰,身体就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反应。

 

作为一名标准的催乳师,绝对不能带着有色的眼光去看待“病人”!

 

我尽量的保持着呼吸,让自己的脑海清明一点,可每当想到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被那个秃头男驾驭过以后,我的心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当我的双手放在了腋下,距离那对柔软只有不到两厘米的距离,徐雅雅竟然闭上了眼睛。

 

虽然她在竭力的克制,可我仍然从她绯红的面颊看出了几分享受的意味。

 

“等会可能会有些刺激,要是有什么反应,你不要克制!”

 

我在她的腋下抚动了起来,并不断的刺激着两旁的穴道,徐雅雅的身体突的一抽,那对雪白也跟着晃动了起来!

 

我强力的压制着自己,不要往那方面去想,虽然徐雅雅找我来是为了消除肿块,不是跟那些少妇一样为了产奶,但我还是要将她当成客户,病人来看待!

 

徐雅雅点了点头,将双手平放在床上,也不去遮掩自己柔软的地方,那两个点被用胶布给挡住了,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些逃出生天的红晕!

 

我从行李箱里拿出了药膏,这是中医调配的活血化瘀的药,对于治疗肿块有明显的作用。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像徐雅雅这种不敢去医院的主儿,那就是活该被坑的命!

 

从那秃顶男进门的一刻起,我就知道她肯定被包养了,这里是圈养她的地方,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她不能随便出去了!

 

估计是害怕她跑路!

 

我将药膏涂抹在受伤,慢慢的搓热,而后顺着徐雅雅柔软的两边开始摩擦,我的手不敢太用力。

 

再说了徐雅雅的那里实在是太大了,很多关键的穴位都被遮掩住了,我不得不轻柔的对待,不然人家还当我故意揩油呢!

 

摩擦了一小会儿,徐雅雅的肌肤变成了桃花的颜色,似乎这药膏对她有刺激作用,她的双腿正不断的搓揉着,面上带着几分潮红的感觉!

 

徐雅雅体内积累的怨气不少,其实像她这样夫妻生活不和谐的人,又长期处在这种跟牢笼一样的生活环境中,身心都惨遭着折磨!

 

这不,我才刚刚开始,徐雅雅就跟吃了药一样,像条蛇,在床上扭动了起来!

 

香艳的场面,让我的呼吸微微一滞!

 

这双经常给人按摩的手,就像是被磁铁吸住了,控制不住的想要往上面摸。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连忙念叨了起来,不过根本没啥作用,该硬的地方一点都没软!

 

再说了,我是个催乳师,是需要专业的按摩来刺激穴位,有些地方自然是得揉一揉!

 

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了,我这是在治病,有些避讳是没必要的!

 

所以接下来的动作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只是徐雅雅的动作越来越大,场面渐渐失去了控制!

 

可能这活血化瘀的药力搀和了点兴奋剂?

 

连我都对这药产生了几分怀疑!

 

“老公,快,快!”

 

当我在想着是不是得换点其他的药膏时,徐雅雅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往那个地方放去!

 

当触摸到这对巨大的玩意后,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油然而生!

 

关键是,徐雅雅一点都不含糊,抓着我的手在上面搓揉着,那对玩意在我的掌中变换了好几个形状!

 

这一刻,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了,只想着脱裤子,大战一场!

 

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我可对不起夏家的列祖列宗!

 

徐雅雅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到了后来,竟然往下快速的移动,眼瞅着就要到碉堡了!

 

我心里默念着,我是催乳师,只管上面,这下面你得找妇产科!

 

但她压根就听不到我心里的念叨,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我的手已经来到了特别之处,徐雅雅的嘴里还在老公老公不停的叫着!

 

看来今天,我是要命丧于此了,既然客户有需求,我们做服务行业的不能不满足啊!

 

只是当我刚刚摸上去,还没回味过来的时候,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本来还意乱情迷的徐雅雅顿时清醒了过来,望着我的眼睛带着几分恼火与愤怒,而后便被恐慌所替代!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他老公那个秃顶男又回来了!

 

想到这里,我特么的也开始慌起来,赶紧找地方开始藏!

 

这里是六楼,我要跳下去,马上就见阎王!

 

慌忙之下,我只能躲在床底下。

 

徐雅雅镇定了下来,她并没有主动去开门,就那么躺在了床上,假装睡觉!

 

门铃声中断,我听到了钥匙扭动的声音,穿着黑皮鞋的秃顶男急匆匆的走进了卧室!

 

“小娘们,脱光了等着我是吧!哈哈,想死我了!”

秃顶男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几乎没穿什么衣服的徐雅雅身上,而后就是一阵解皮带的声音!

 

“老……老公你回来了?”徐雅雅的声音带着几分故作出来的惊讶,我还没弄明白是什么回事,就听到了徐雅雅开始呜呜的叫唤着!

 

仿佛有什么东西塞在了她的嘴里,让她没办法正常说话!

 

“小贱货,你不就喜欢搞这玩意嘛?对,就是这样!”

 

秃顶男的呼吸声越发的急促!

 

“啊……老公!”

 

徐雅雅嘴里塞着的东西出来了,她刚能正常的喘息,我就看到了那秃顶男着急忙慌的脱了皮鞋,上了床!

 

鞋子里弥漫出来的臭味,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我现在关注的是上面的战况!

 

“小贱人,不错啊,早就等着呢是吧?爸爸等会就让你舒服,舒服!”

 

秃顶男熟练的解开了徐雅雅的衣服,一把就丢在了地上,那白色的里衣,以及超短裙,就在我的眼前!

 

紧接着床就开始剧烈的晃动,就跟地震了似得,本来床板就低,要是有弹性,这头死肥猪非得压死我不成!

 

徐雅雅娇喘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急促!

 

我知道这秃顶男战斗力不行,顶多就两三分钟的事儿,可现在却如此的漫长,简直就是煎熬啊!

 

大约过了一分钟,床上的动静变得更大了,也不知道发生了啥,我看到了从床沿山顺下来的黑色长发!

 

这头发黑顺光滑,正随着死肥猪的驾驭,疯狂的甩动!

 

也不知道从哪涌来的勇气,我将她的黑发握在手中!

 

“小浪货,真是骚的不行,爸爸今天让你好好的舒服舒服!”

 

秃顶男的话音刚落,床上的动静就更大了,只见徐雅雅的头从床沿顺了下来,与我四目相对!

 

她的身体在颤抖着,双手紧紧握着床板,绯红的脸蛋上有享受,还有着几分痛苦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我在这里,她紧咬着嘴唇,没有像刚才那样娇喘!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