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网络营销 >

看完出水的纯肉小黄文|吃体育生鸡|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发布日期:2020-01-18 09:50
据海内网01月18日报道: 网络爆红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给对象讲的Huang故事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这个时候正是王婶的危险期,特别容易受孕,知道

据海内网01月18日报道:

网络爆红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给对象讲的Huang故事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这个时候正是王婶的危险期,特别容易受孕,知道了吗?”王叔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道。

 

“我晓得了……”

 

我有些紧张地点点头,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隐隐有些兴奋,但更多的是紧张。来了之后我才知道,王叔想让我跟她老婆那个,让他老婆怀孕。本文出自创业指南网

 

我不知道王叔为什么让我来做这件事情,王叔告诉我说,他不孕不育,跟王婶这么些年了,一直都没有让她怀孕,前两年王叔的母亲查出了肺癌,已经没多长日子了。

 

借种!

 

想想都兴奋的不行!

 

王婶原名叫秦柔是王叔后娶的小老婆,长得很漂亮,是非常少见的极品美女,脸蛋漂亮,身材更是好到爆!

 文学

 

而且自己就是瑜伽教练,身体柔若无骨!

 

我不止一次的听王叔说起过,他跟秦柔在一起时的闺房乐事。

 

王叔说完之后,就上了楼,我在楼下等着。

 

等了一阵儿,我估计是王婶已经洗完了澡,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王叔的视频通话。从视频里面能看到一个大房间,房间里一个紫色的大床。

 

王婶穿着白色的浴袍,在床的另一边,头上箍着一个发簪,二十五的年纪,皮肤如同少女一般白净,美艳动人。

 

她还是健身房的瑜伽教练,每天都健身和瑜伽,身材前凸后翘,特别的完美。

 

虽然平时我也跟王婶接触,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王婶穿浴袍的样子,一想到王婶完美的身子此时一丝不挂,我的下半身顿时支棱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产生了一种愧疚感,王婶平时对我特别好,可是等一下我却要占有她的身体。

 

我正口干舌燥的时候,王叔突然对着摄像头打了一个手势,意思让我现在就上去。

 

然后王叔将手机放了下来,站起身,抱住王婶,王婶身上的浴袍脱落,漏出了白嫩如雪的身体。

 

王婶的身子突然暴露在我的面前,胸前的挺拔和下面的神秘,一览无遗。

 

“讨厌,今天这么猴急?”王婶娇嗔一声,在王叔的怀里扭动了一下。

 

“今天有感觉,我能超常发挥。”王叔不断亲吻王婶的脖子,耳垂,使得王婶脸色迷离,不停的闷哼。

 

“媳妇,要不我们今天玩一个特别点的游戏怎么样?”王叔开始了计划。

 

“什么?”

 

“就是岛国片里面的呀,我很想试试。”王叔看着王婶,脸上也泛起一丝紧张,试探性的问道。他知道王婶比较保守,跟他行房事,基本上没有用过口和其他地方,这种事情也不一定会答应。

果不其然,王婶顿时有些生气:“王大壮,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媳妇,我们从来没有玩过这种,要是你不同意,那我们只带着眼罩怎么样?”王叔尴尬的问道。

 

“戴眼罩干嘛?什么都看不见。”

 

“媳妇,我求你了嘛,今天就试一下,行不行?”王叔的脸上漏出哀求。

 

看着王叔这种语气和状态,王婶有点为难,想了一会儿,才问道:“就只戴眼罩吗?”

 

“对,但是我们玩这个游戏,不能说话,可以吧媳妇?”

 

“不让说话?”

 

“是啊,这就是游戏规则,谁要是坏了这个规则,那就趴在床上学狗叫,而且还是光着身子的那种。”王叔一点一点的引诱道。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不要脸……算了算了,就让你放纵一次,随便你吧。”

 

“那好,媳妇,你等我一下。”

 

王叔说着,就从衣柜里面翻出来一个黑色的眼罩,然后给王婶带上,接着又把手机拿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按照计划,来到二楼,手里还拿着手机,刚才王叔把手机放下,我只能看到一点片段,此时有画面后,就看到了王婶,王婶带着眼罩,跪在床上,后面正对着手机。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人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即只觉得口干舌燥,之前的愧疚感也没了,脑子里想着等一下可以跟王婶那个,心里就激动不已。

 

王叔此时在调情,拿着手机不停地亲吻着王婶的脖子和耳垂,没多久,王婶就动情了。

 

王叔见时机到了,冲我又招了招手,我关掉手机,轻轻地推开房门。王叔见我没穿衣服走了进来,眼睛里面有些复杂的神情,但是没说别的。

 

他从王婶的身上下来,就招呼着让我上去。

 

因为之前游戏的约定,王婶感觉到王叔走开,但是没有开口询问,但此时她已经起了情欲,突然无人爱抚,顿时不满的摇着翘臀。

 

王叔赶紧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连忙上前,有些紧张的来到王婶的身前,近距离的看到王婶那里之后,整个人完全血脉喷张。

 

我舔了舔嘴唇,看着王婶那白皙嫩滑的皮肤,不停地吞着口水,紧张中夹杂着兴奋。

 

王叔已经出了门,我看着王婶扭动的诱人身躯,好像在等待着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抚摸着王婶的软嫩的臀部,嫩滑的臀部,让我感觉如触电一般舒爽。

 

慢慢的,我的手开始往王婶的上半身游走,抚摸着那丰满的胸部,又大又软的触感,让我完全握不住。

 

“嗯……慢点……”

 

王婶实在忍不住,咬牙轻哼了一声,这个声音,让我整个人心里一麻。

 

我顿时想起来,之前王叔说过,脖子和耳垂是王婶最敏感的地方。我顿时趴下身子,用舌头轻轻地裹住王婶的耳垂。王婶的身子突然开始颤抖,喘息声顿时加重。

 

王婶好像一直都没有发现我不是王叔,我的胆子也慢慢变大了一些,手慢慢的往下面摸去,王婶的下面已经有了很强烈的反应……

王婶的屁股开始扭动,好像是在让我快点进入,此时王婶已经被我用手挑逗的无法自拔,压抑的娇声连连,我的下半身已经鼓起来,这就是我年轻的资本。

 

我的心里,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占据这个骄傲端庄的美少妇,但却又不想很仓促的就开始。

 

毕竟王叔只给了我三天的时间,让我使王婶怀孕。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太遗憾了。

 

王婶那里的反应很强烈,能感受到一种滚烫的触感。。

 

我将手指拿出来,忍不住在鼻子边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腥味,这种味道,像极了荷尔蒙的味道,令我神往。不知怎么的,我慢慢的将脸凑了上去。

 

“呃……”王婶突然扬起高傲的头颅,妙曼的身体突然一阵颤抖,好像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被她的这种反应吓了一跳,突然想起来,可能这是王婶第一次这样,不然不会这么大的反应。

 

本来以为王婶不愿意我这么做,但她好一会儿都没有拒绝的意思,还不停地扭动着肥臀,在我的脸上摩擦,有些期待的感觉。

 

看到这个情况,我的心里特别激动,没想到我竟然是第一个用嘴巴在她的那里留下痕迹的男人。于是我更加的努力起来,脑海里想着岛国片子里面的技巧,王婶再次仰头,压抑着的低吟声格外的刺激。

 

我也忍不住自己,咬牙喘着粗气,双手按在王婶的腰上,然后将我的下身,慢慢的对准王婶,就要进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我身子一激灵,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一眼,就发现桌子旁有个手机,上面显示着一张跟王婶一样漂亮的脸蛋,但是看起来要年轻许多,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叫李念。

 

王婶被电话铃声弄得清醒了许多,两颊飞起红晕,道:“老公,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着,竟然不顾约定的,就要摘掉眼罩。

 

我顿时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拔出自己的下身,不管不顾的往门外跑去,没敢回头,也不知道王婶有没有发现我。

 

关上房门,就见王叔就在门口,估计是一直在偷听里面的动静。脸上带着惊慌地看着我,问道:“你刚才出来,有没有被他发现?”

 

“好像没有吧。”

 

我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用手在自己的脑门上抹了一把。

王叔听到我这么说,脸上表情松了一口气,然后偷偷打开门缝看了一眼,见王婶在打电话,应该是没有发现。

 

“你先下楼,我进去去看看什么情况,等下发视频给你。”

 

王叔说着,就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光着身子,快速的下楼。

 

“你刚刚跑什么呀,不就马上就进来了么,就算是打电话,又不影响做?”王婶有些生气的看这儿王叔。

 

“突然被打断,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啊,所以下意识的就跑出门了。”

 

看着王叔,王婶的眼神里也没有多少生气的样子,毕竟刚才用嘴巴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媳妇,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啊?”王叔把话题转移,注意到了被子上的痕迹。

 

“李念,我闺蜜,说是这两天过来,让我教她瑜伽,再在我们这里玩几天。”王婶笑眯眯道:“明天中午应该就到了,到时候让小文跟我一起去。”

 

“啊,那好。”王叔的心里还心有余悸,生怕王婶看出一些什么,听到这话,此时连忙点头道。

 

“媳妇,还继续来吗?”王叔有些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看王婶的样子,是想要的,但是他看了看王叔有些疲软的家伙之后,顿时就失去了性质。

 

“以后再说吧。”

 

王叔的心里有些失望,这次的计划没能够成功,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媳妇,那我先出去一下。”

 

在王叔离开之后,因为保姆不在,王婶又有些洁癖,就把床单拉下来,给换掉了。

 

王叔出门之后,就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是今天先这么着,明天再想办法。

 

我回了个好的,心里有些失落,本来就差一步就能成功,没想到却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

 

就在我想要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王叔突然又问我:“你有自我满足的习惯吗?”

 

“没有。”

 

我有些奇怪,王叔为啥会这么问。

 

“那就好,这几天一定不要那个,多攒一点,到时候多多的弄进你王婶里面,争取一击必中!”

 

“还有啊,你王婶明天要去机场,你到时候开车送她。”

 

王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天夜里,我失眠了,脑海里面都是王婶的画面,扭动的肥臀,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让我完全无法平息心中的热火。冲了好几个冷水澡,才算是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之后,我就走到了客厅。

 

此时王婶记着呢跟在穿着短裤短袖做瑜伽,应该是刚刚洗过澡和头发,虽然素颜,但仍旧看起来像是出水芙蓉一般不可方物。

 

她正在下腰一字马,两条大长腿白皙笔直,慢慢往中心地带看,就能看到鼓鼓囊囊的饱满,看到这个,我就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顿时忍不住就挺立了起来。

 

王婶注意到了我,笑着跟我打了个招呼,我有些尴尬,连忙低头不敢再看。

 

“小文,保姆这几天不在,你帮我和你王叔,带一下早餐回来吧。”

 

“好,婶你想吃啥?”

 

“油条豆浆吧,你叔要油条白粥。”

 

“好嘞,等我吧!”

 

我说着,走到外面的早餐铺子,买好了早餐之后,就快速的返回了别墅。

 

此时王婶已经梳妆完毕,正在化妆,看样子已经准备好去接她的闺蜜李念了。

王婶的闺蜜中午才会落地机场,我就先把王叔送到了公司,然后在公司门口的等待,无聊的玩手机。

 

中午的时候,王叔给我打了个电话。

 

“小文,你却接你王婶吧,我中午不回去了,有个会议!”王叔对我说道。

 

“我知道了!”

 

我点点头,然后开车返回了别墅,进客厅之后,却没见到人,我有些奇怪,以为王婶在她的房间里面,但是上楼敲了敲门之后,却没人应答。

 

王婶去哪里了?难道是闺蜜提前到了,她自己去接了?!

 

我有些疑惑,但是在车里呆了一上午,憋得有些尿急,也不顾的这么多,走向二楼的厕所,发现没关门,直接推开了门。

 

但是刚刚推开门,我整个人就愣住了。

 

王婶此时坐在马桶上面,上身穿着短袖,但是下半身什么都没有穿,,刺激着我的眼球。

 

更让我觉得吃惊的是,王婶的手中拿着一个粉红色的遥控器,另一只手扶着一个圆柱物体,而且这东西在不停地震动摇晃,在那个我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地方来回蠕动。

 

看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女性专用的一种自我安慰的工具。我有些不敢相信,一向看起来端庄大方的王婶,竟然一个人偷偷的在厕所玩弄这个东西。但是一看到王婶下面,我的下半身顿时一片火热,支棱了起来。

 

我和王婶四目相对,她惊愕的看着我,眼睛瞪得很大,脸上泛着潮红,香气如兰,反应过来之后,神色顿时慌张,然后尖叫一声。我也被这尖叫弄得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婶看起来更加慌乱,脸上漏出一种被我撞破了的尴尬,她扶着马桶就想要站起来,但是下身的东西,弄得她身子一阵颤抖,完全站不起来。手里的遥控器也掉在了地上,就掉在我的面前。

 

看着柔软无骨的王婶,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小文,帮我把东西关掉……”

 

王婶羞愧难当,整个人脸上红通通的,,看起来格外的霏靡。

 

我愣了愣神,突然回神:“王婶,我帮你关了!”

 

说完,我就弯腰把遥控器给捡了起来,但是这个遥控器上有两个按钮,我不知道哪一个是关闭,随便按了一下。

 

但没想到我这么一按,王婶身子一挺,嘴巴不停地嗯哼着,一时间惨叫连连。

 

她好像快要到达了最巅峰的兴奋时刻,整个人已经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脸上带着红晕,但眼神蒙着一层水雾一般的看着我,哀求的看着我说:“小文,不要,你别看我……”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脖子一仰,身子彻底的颤抖不已.....

看到这一幕,我很久才回过神来,连忙按下另一个按钮,那东西才终于停住,然后滑落在了地上。

 

王婶此时完全无力,坐在地上,上身趴在马桶上面,身子还在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好似还残留着刚才的刺激感。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但是脸色通红,还没有褪去。

 

“让你别看,你还看!”王婶有些羞恼的看了我一眼,嗔道。

 

我顿时有些惊恐,连忙道歉,但是有些话语不经大脑,道:“不好意思王婶,我真的是不知道厕所有人才进来的,我……我一定不会了!”

 

我低着头没有敢去看王婶,此时心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刺激感,有的全是后怕和不安,要是王婶真的生气了,那把我从这里赶出去之后,我的工作也就丢了。

 

王婶看着我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又看到我十分有诚意的道歉,也心软了,道:“我没有生气你刚刚进来,主要是我没有关好门……但是……”说着,王婶的脸再一次的通红:“只是我刚才到达巅峰……的时候,你干嘛还要看我……我那副样子……丑死了……”

 

“不,不丑!一点都不丑!王婶你是我见过最漂亮,最好看的女人,就是因为太好看了,我没办法忍住。”我连忙看着她说道,特别诚恳。

 

听我这么说,王婶的脸突然一红,眼神里面有一种异样的神采,娇嗔道:“瞎说,怎么好看了?”

 

但是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下身,那个鼓囊囊的地方之后,神情又是一愣,脸色更加的羞红,如同红透了的苹果一般,而且不知道怎么的,我好像从她的眼里面,看到了一种渴望的神情。

 

我刚刚心潮澎湃,此时那东西还在挺立着,连忙捂住,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王婶,一时间不知所措。

 

王婶看着我这样子,顿时捂着嘴轻笑几声。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王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过来把我扶起来呀!”王婶坐在地上,剜了我一眼,娇声说道。

 

我连忙上前,把王婶扶起身,她坐在马桶上面,下面的幽蜜之处,正好对准我的眼睛。

 

“还看?!”王婶顿时娇斥了一声。

 

我顿时慌了,连忙转移目光不再去看。

 

“王婶,您能自己起身吗?”我看着王婶软糯的身子,忍不住问道。

 

“你扶着我吧,我有些脚软。”

 

王婶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道。

 

于是,我扶着王婶,慢慢的上了二楼的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王婶坐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我站在她的面前,有些尴尬,脑海里面回荡的,还是王婶刚才的一幕。毕竟她是我婶婶,这让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帮我去拿一套衣服吧,在下面柜子里。”王婶坐在床边,对我说道。

 

我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走到衣柜旁边,打开衣柜,上面各种各样的王婶的衣服,牛仔裤长裙短裤应有尽有。

 

鬼使神差的,我的手就拿了一条很短的黑色睡裙。

 

然后翻开下面的柜子,映入眼帘的都是王婶的小裤裤,一排排的,琳琅满目,许多蕾丝边的。

 

但是这里面,最吸引我的,还是一条淡红色的透明蕾丝边的小裤裤,看起来格外的性感,如果王婶穿上这条裤裤……

 

想象到这个画面,我整个人都激动不已。

或许是脑海当中的某种想法作祟,我把这条内裤拿在手中,捂在脸上使劲儿闻了一口。

 

淡淡的清香带着一种特别的味道!

 

拿着连衣裙和内裤回到床边之后,王婶看到我手中的衣物,一时间有些羞恼,道:“你怎么拿个这么短的裙子和这种内裤?”

 

“啊……我……我就随便拿的,您要是不喜欢,我再换一下……?”

 

“不用了,就这么穿吧……你先转过身,我换衣服了……”

 

我把衣服放在床边,接着转过身,不多时就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心里顿时如同猫抓一般的痒痒,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王婶换衣服的景象,甚至能够想到,那半透明的红色丁字裤勒紧那幽蜜之地的样子。

 

越想,我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下身如同粗壮的铁棍,昂首挺胸,似乎要冲破裤子的阻挡。

 

“小文,我换好了……”

 

王婶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

 

我有些紧张:“那我能回头了吗?”

 

“没事儿,我换好了。”王婶的声音当中,竟然有些颤抖。

 

我回过身,就看到王婶坐在床上面,短裙掩盖不住他丰满的翘臀,隐隐漏出淡红色的内裤,她极力的把自己的短裙往下拉扯,想要遮蔽那一抹风光,但越是这样,上半身就越有些隐隐外露,饱满的柔软不停的震颤,锁骨上面都透着粉红,格外性感。

 

看到这一幕,我有一种不管不顾,直接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的冲动。

 

王婶应该感受到了我灼热的目光,脸上飞起红晕,连忙对我说道:“小文,婶婶刚才为什么要自己用东西安慰自己,你知道吗?”

 

我有些疑惑的摇摇头,好奇的看着她,道:“因为啥啊?”

 

王婶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道:“哎,还不是你王叔那方面不行,刚开始结婚的时候,他还能坚持个十来分钟,一周来个三五次的,但是现在时间长了,越来越不行了,每次能够有两三分钟都算是时间长的了,更有时候,刚刚进来就射,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也是个正常个女人,有正常的需求,他连我正常的需求都满足不了了,我只好自己安慰自己了。”

 

听完王婶这么说,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心疼,王婶的身材和脸蛋都这么好,一直不用,真的是白白浪费了。

 

“小文,你今年多大啊?”王婶突然看着我问道。

 

“21了。”我不太明白王婶为什么这么问,如实回答道。

 

“谈对象没?”

 

“没呢,就我这条件,现在就是想谈,别人姑娘也不愿意啊。”我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我看你的条件,就挺好的啊。”王婶说完之后,眼睛就定格在了我的下半身,眼里秋波婉转:“你那个地方,不是条件挺大的嘛!”

 

“啊……”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王婶,她的眼神一直在盯着我的下面,让我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看到那胸前深深的沟壑之后,我的下身再次鼓胀,似乎要冲破束缚一般。

 

王婶发现了我的异样,瞪眼看着我的下身,眼神开始有些迷离,低吟起来,看着我:“你刚刚说婶婶是最好看的女人,是实话吗?”

 

“当然是实话了,我怎么敢骗婶婶。”我连忙点头如捣蒜的说道。

 

“小嘴真甜!”

 

王婶的嘴角漏出笑意,忽然拍了拍床边,对我说道:“过来坐。”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她一眼,心里砰砰乱跳,小心翼翼的坐在王婶的旁边,但是中间专门空出来了一点距离。不料王婶好像突然胆子大了起来,主动的靠在我的旁边,身子顿时与我紧紧的挨在了一起,一种温暖软滑的触感,顿时让我有些激动。

 

她突然扭头看向我,胸口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胳膊上面。

 

“婶婶好看吗?喜欢吗?”王婶离我很近,吐气如兰,身上淡淡的幽香,和她口中的热浪,让我整个人酥酥麻麻,身子一颤。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享用她的身体!

 

不等我在想,突然王婶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起来,慢慢的从肚子往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面,又顺着大腿,滑向我的两腿之间。我整个人紧绷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但心里更多的是激动,看王婶这个意思,是想要跟我?

 

“叮铃!”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讨厌的手机铃声响起,我顿时一个激灵,连忙起身,看了一眼,是王婶的手机在响,上面显示的,就是之前那个漂亮的脸蛋,王婶的闺蜜李念。

 

王婶脸色一红,看了一眼电话,随即将手机拿起来,然后整了整衣服起身。

 

气氛突然被打破,我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王婶挂断电话之后,开口说道:“李念航班延误,估计要到明天才会到,我们今天不用去接她了。”

 

她的神情看起来已经冷静了下来,又恢复了之前端庄大方的美少妇状态。

 

“那我先回去了。”

 

我说着,王婶只是点了点头。随即我走出房门,但心里突然格外的失落,要不是这通电话,后面肯定能再发生点什么。

 

不过一想到王叔还会找机会,让我干他老婆,我的心里再次激动了起来,王婶早晚都一定会被我占有,按在床上狠狠的干!

 

刚刚回到房间,王叔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文,你婶婶的闺蜜接到了吗?”

 

“没有,婶婶说她航班延误,可能要到明天才会到。”

 

“那可真是太好了!”王叔显得很兴奋,道:“你婶婶的危险期就在这几天,要是那个娘们来了,肯定会把我们的事儿搅和,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成功,懂吗?!”

 

“我明白了。”

 

听到王叔这么说,我的心里再次燃起了熊熊烈火。

 

到了晚上,我们三个人坐在一块吃晚饭的时候,我和王婶正对面,桌子上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怪异,但是王婶的眼神,明显有些不一样,但我却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吃过饭,王婶便上楼洗澡去了,王叔也跟了上去,我收拾好了餐桌,便拿着手机在下面等待着。

 

过了大概有一个多钟头,王叔突然给我发了视频电话,接通之后,就看到王婶穿着一套半透明红色的丁字裤和胸罩,躺在床上。王叔则是趴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抚摸着王婶的高峰,另一只手在王婶的幽蜜之处来回摩擦,床单已经湿透。

两个人性起,拥抱着亲吻起来,舌头缠绕在一起,格外的霏靡。

 

“老公……快要我……”

 

王婶的脸上泛着潮红,整个人完全已经迷离,伸出舌头,不停地舔舐着王叔的下巴和脖子。

 

但这个时候,王叔突然起身。

 

“你干嘛?”王婶秀眉紧蹙,看着王叔。

 

“媳妇,咱们还玩昨天的那个游戏怎么样?”王叔赔笑着,小心翼翼的说道。

 

“还来?”王婶有些没好气的摆摆手,道:“好吧好吧,不就是戴眼罩吗,我带就是了。”

 

说着,把一旁的眼罩,戴在了眼睛上面。

 

“还用你喜欢的那个姿势……趴在床上翘起来……”

 

王叔说完,王婶就跪在了床上,翘臀对准床边,道:“这样可以吗?”

 

“等一下,我去把手机放好。”

 

王叔说着,对着摄像头冲我摆摆手,然后关掉了视频。

 

我连忙把自己扒光,然后跑上楼,王叔已经在门口等我了,见我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进去。

 

进到房间里面之后,看着床上,翘腿翘起,摆好了姿势渴求的王婶,我二话不说,跑到她的后面,双手抚摸在她的腰肢上,王婶顿时轻哼一声,有些紧张的紧绷着身子。

 

我凑到王婶的身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