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老头不停的揉搓着我的乳 |老旺102到180章 早就想在镜子前要你

发布日期:2020-07-28 11:09
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

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

 文学

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

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材丰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半裸着身子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

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觉到两团挺拔酥胸带来的弹性。

李秀云并没有满足当前的状态,红唇轻启,轻轻的在林逸耳边呵了几口热浪之后,嘴唇缓缓凑到林逸的耳垂,动作温柔的亲了上去。

林逸身子极为敏感,因为李秀云的撩拨,他呼吸变的急促起来,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如果不是身体动弹不得,林逸已经忍不住扑上去了。

“舒服么……”娇媚的声音在林逸耳边响起。

林逸无法开口,李秀云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一只手慢慢的抚摸到林逸的胸口,来回的抚摸着。

恍惚间,那种无边的舒爽让林逸仿若坐上云端,身子在云端上飘荡一般,轻飘飘的,全身毛孔在这一刻张开,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李秀云的小手极为灵活,让林逸变的欲罢不能,终于,在林逸身子猛的绷直以及一声闷哼声中,他到达了云之巅……

无边的困意席卷而来……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睡梦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自己旁边并没有李秀云,顿时没由来的松了口气,看来昨晚上只是做了个春梦,不过他马上就感觉到自己内裤粘稠稠的,贴在身上极为难受。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

“小林,该起床吃早餐了。”门外传来李秀云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响,门从外面被推开。

见李秀云带着媚笑的走进来,林逸回过神,啊了一声,赶紧用被子挡住身体:“李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还害羞哟,李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挺拔的酥胸上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这婆娘把我给吃了……”

吃过早饭,林逸交给王志强一张药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药店抓药,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能逗留太久,因为他母亲的病已经容不得继续拖下去。

王志强在拿到药方后找隔壁邻居借来面包车,开着车子急匆匆的朝着市内赶去。

林逸也没有怠慢,拿起自己的医药箱直接奔着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而去,见她身体越发的虚弱起来,林逸怕这么拖下去会加大治疗难度,于是从药箱中拿出用白布包裹着的银针,表情严肃的走动床前,动作挥洒自如的一针针刺到王志强母亲身体的各大穴位上,每刺出一针,林逸都要消耗一份内力,若不如此做,林逸真担心王志强母亲撑不下去。

等施针完毕,林逸已经大汗淋漓,全身仿佛虚脱了一般,刚才在为老妇针灸时,李秀云就静悄悄的站在林逸身后,见林逸神乎其神的针灸绝技,李秀云惊讶的张大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

“这……林逸,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李秀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林逸竟然能够把针灸都玩的这么漂亮,如若不是功底好,又怎么能够挥洒自如的将针灸表现的这么具备艺术性。

原本针灸是将银针刺进人的肌肤,看上去挺吓人的事情,但是李秀云看了林逸的针灸之术后,以前对于针灸的认识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她看林逸施针,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并没有丝毫的恐惧感。

等林逸针灸结束,李秀云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看林逸时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病人需要休息,我们出去说。”林逸将药箱收拾好,然后率先走出王志强母亲的房间。

两人到了一楼,李秀云殷勤的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眯眯的说:“小林医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谦虚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李秀云咋舌道:“你这也能叫一般?不过我很好奇,你的医生都如此厉害,那你爷爷岂不是更加厉害?”

“那是自然。”提起爷爷,林逸一脸的得意,“我的医术都是和我爷爷学的,他神医的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李秀云赔笑的点头,正要开口时,院子门口出现一人,他贼头贼脑的朝里面张望着,见到堂屋里的李秀云,他低声喊道:“李嫂,你出来一下。”

李秀云见院子门口的来人是张铁柱,脸庞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看林逸时眼神多出几分尴尬之色,她讪讪的对林逸说:“小林医生,你先坐在这里喝茶,我去去就来。”

见林逸点头,李秀云疾步走出堂屋,到院子门口,她拽着张铁柱的胳膊,把张铁柱拽出了林逸的视线……

“张铁柱,我说你是不是找事?大白天的,你找我干啥?”李秀云极为不满的瞪着张铁柱斥责的问道。

张铁柱嘿嘿一笑,说:“怕啥,我刚才见王志强开车出了村子才敢过来找你。”

“屋里还有一个呢……”

张铁柱脸色沉了下来,“你是说那个姓林的小子?要不要我去吓唬吓唬他?敢把我们的事情抖露出去,我非废了他不可。”

“废了他?”李秀云冷笑一声,“只有你这种无脑的人才会说出这种无脑的话,赶紧说吧,你来找我做啥?”

张铁柱壮实的身子靠在红砖围墙上,脸色露出讪笑说:“我怕承包鱼塘的事情怎么样了,和王志强说了没?”

……

“你没病吧?”李秀云听了张铁柱的问话,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才一个晚上,我哪有机会说这个事情。”

“我这不是着急吗。”张铁柱郁闷的道。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朝四周瞥了几眼,见没熟人经过,才又开口说:“你着什么急?我不都说了,尽量帮你把鱼塘的承包权弄下来,村里的这个鱼塘给谁承包可都是我们家老王说了算。”

张铁柱说:“我可听说了,老李头想继续续约呢,最近几天肯定会找王志强来说续约的事情,你可得帮我盯着点。”

“说了帮你就一定会帮你。”李秀云有些不耐烦的说:“还有没有其他事情?”

张铁柱乐呵呵的笑道:“没了。”

李秀云没好气的说:“没事就赶紧滚蛋,别回头让村里人看见说是非。”

“谁敢说我李姐是非,老子去打断他的狗腿。”张铁柱凑近李秀云,伸出厚实的巴掌,一下子拍在李秀云肥硕的臀部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接着臀部颤颤巍巍的抖动起来。

“嘿嘿,这弹性真是没的说,李姐,昨晚上的好事让那小子给破坏了,要不咱们寻个地方来一炮?”

“和你妈打一炮去!”李秀云怒其不争的压低声音喝道:“赶紧给老娘滚犊子,以后没经过老娘同意,敢动手动脚看老娘怎么收拾你。”说完,理也不理张铁柱直接进了院子,将大铁门给关上了。

张铁柱等李秀云进去之后,站在门口冷哼一声,低声恶狠狠的道:“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拿到鱼塘的承包合同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重新回到堂屋,李秀云见林逸抱着一本书正儿八经的看了起来,就在他旁边坐下,笑问道:“看的什么书?”

林逸随口答道:“本草纲目。”

“哟,还真有这么稀奇的书?”李秀云显得有些诧异,以前只是在史书上看到过关于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记载,没想到林逸手里抱着一本,就好奇的凑上去说:“可以给我瞅瞅么?”

林逸点头将书递了过去,李秀云随便翻看几眼,顿时感觉眼花缭乱,书中有许多奇怪的草叶以及人体穴位,李秀云自然看不懂,只是讪讪笑着将书还给林逸。

“小林医生,你的医术不会是从这上面学来的吧?”

林逸将书合上,摇头说:“看书只是增加阅历,至于医术还得从实践中得来。”

李秀云问道:“你能治疗脊椎病吗?”

林逸说:“暂时可以缓解,不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一段时间。”

“那你帮李姐治治这脊椎病吧,如果能够治好,李姐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说话的时候故意微微将腿张开,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长腿上瞅了一眼,见李秀云把目光投来,他尴尬的咳嗽一声,故作正经的说:“报答就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李秀云笑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治?”

林逸回答说:“先针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犹豫的说:“我有些害怕,可以不针灸吗?”

林逸点头说:“自然可以,可以直接推拿进行缓解,不过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李秀云抿嘴一下,说:“没事儿,我先试试你推拿的手艺。”说完,她起身将堂屋的门给关上,继续说:“你等等,我去卧室换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睡衣,睡衣里面的黑色内衣若隐若现的展现出来,那挺拔的胸部,纤细的腰身,以及笔直的长腿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小林医生,我这睡衣好看吗?”

李秀云见林逸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顿时露出得意的微笑。

回过神,林逸悻悻的点头,旋即,又一脸严肃的说:“你到沙发上来躺下,我帮你推拿。”

 

“好的,你来吧……”李秀云整个身子趴在了沙发上,臀部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就如同一个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着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浑身有些燥热不安起来,伸手去撩开李秀云睡衣,见李秀云后背洁白如玉,竟然毫无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涟漪。

“可以开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半裸身子时所露出的火热眼神,心里一阵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林逸喉咙哽咽一下,点头说:“你的颈椎病只是轻微的,我推拿就能帮你治的差不多。”

说着,他暗自将内力运于掌心,接着双手朝着李秀云后背贴去。

“哼哼……”双手掌贴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绷直,手掌上传来的灼热感让她舒服的忍不住低吟一声。

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太过暧昧。饶是浪荡不拘的李秀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的发烫了。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见李秀云舒服的呻吟一声,顿时笑着询问,只不过,此时他也不好受,双手摸着李秀云光滑如玉的后背,感受到肌肤的滑腻感,林逸心里极为紧张和期待,连呼吸都变的有些不顺畅。

“的……的确很舒服……你的技术真好,弄……弄的李姐舒服死了”李秀云一边说话一边哼唧,感觉再说下去恐怕又得舒服的呻吟出声,于是干脆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银牙,闭口不言。

林逸的大手如同有魔力一般,在李秀云后背推拿游走之处,李秀云都会感觉仿佛有千万只蚂蚁挠心一般,奇痒难耐。

她忍不住再次绷直了身子,一双大长腿紧紧的夹住……

林逸见李秀云身子绷直,就笑着提醒说:“放松些……”说着话的时候一只手不小心触碰到了李秀云臀部边缘,那柔软的弹性让林逸心神一荡。

“这小子……摸我屁股?”李秀云心里极度紧张起来,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她太过熟悉,早已没什么新鲜感,但是让她感觉奇怪的时,林逸双手在她身上按摩使她异常兴奋敏感,就如同大姑娘洞房花烛时的紧张刺激,刚才林逸手背触碰到她臀部时,她就在想,林逸是不是打算一步步的将自己给占有?越想心里越紧张,越紧张呼吸越急促,到最后李秀云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俏脸妩媚而又绯红,心里极度渴望被林逸狠狠的占有。

林逸望着李秀云纤细娇柔的身躯以及妩媚的表情,跟着有些迷失起来……

正当两人神经高度紧张,就要失去理智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让两人同时如被电击般的怔住。

李秀云脸色一变,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赶紧把睡衣整理好,又紧张的对林逸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试探的朝屋门口喊道:“谁啊?”

“是我,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门外传来王志强不悦的声音。

李秀云表情有些慌张,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将林逸往她卧室里面推,边走边解释说:“你先到我卧室里面躲一下,让王志强看见我穿这么暴露的站在你面前,他会多想的。”

林逸郁闷的叹了口气,暗忖道:“自己明明没有偷他老婆,怎么就享受到了偷他老婆的待遇,被他活脱脱的给堵在屋里头!”

李秀云将林逸推进卧室,让他藏在衣柜之后,赶紧去给王志强开门。

王志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林逸吩咐他买的药材,他进屋后不悦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说:“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来开门。”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锊了锊肩头的秀发,讪讪解释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呢,没听见。”

王志强也没多想,点点头后问李秀云:“小林医生人呢?”

“他啊……他出去了。”

“出去?”王志强疑惑的问:“去什么地方了?”

李秀云低着头说:“我也不清楚,说是随便出去转转。”

王志强把中药放在茶几上,目光看向李秀云,见李秀云穿着一件性感的情趣睡衣,心里顿时痒痒的,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母亲病重,所以一直没什么心思做别的事情,想想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碰李秀云的身子,这会儿见她衣着暴露,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秀云,你去把堂屋的门锁上。”王志强目光有些火热的看了李秀云一眼,喉咙哽咽的吩咐道。

李秀云不解的说:“大白天的锁门做啥?”

王志强咧嘴一笑,“白天锁门,你说能做啥?”

李秀云醒悟过来,没好气的白了王志强一眼,“大白天的不合适,万一待会儿小林医生回来怎么办?!”

王志强笑道:“没事儿,我速战速决。”说着,他上前去把堂屋的房门给关上,接着从李秀云身后直接一下子将李秀云给横抱了起来,火急缭绕的朝着卧室冲去。

“你轻点!”

王志强把李秀云扔到床上,然后一个饿虎扑食的压在了李秀云身上,惹来李秀云一阵不满。

李秀云推了王志强一下,娇喘兮兮的说:“你先去洗个澡,出了一身汗,难闻死了。”

她想引开王志强,让林逸有脱身的机会。

哪里知道王志强猴急的不得了,根本没有要洗澡的意思,直接将李秀云压在了下面。

“嘿嘿,这真是个体力活……”王志强满身是汗的边笑边喘息。

李秀云躺在床上见衣柜打开一道缝隙知道里面的林逸一定是在偷看,心里感觉既紧张又刺激,身体的敏感程度比以往高出不少。

在王志强奋力的冲击下,李秀云绯红的脸对着衣柜,故意娇媚的欢叫连连,大有勾引林逸的意思。

林逸躲藏在衣柜之中,看到眼前活的春宫场景再加上李秀云极为浪荡的欢叫,心里如同十万只蚂蚁挠心一般,奇痒难耐,血液沸腾。

不过,王志强似乎是属于外强中干性的男人,只是短短几分钟,在王志强的一声闷哼声中,战斗终于结束,他身子抖动几下,吁了口气后,慢慢的趴在了李秀云身上。

李秀云脸上露出一丝不满,这身体刚刚才有感觉,王志强便已经鸣笛收兵,实在是不给力,她脸上呈现出欲求不满之色。

躲在柜子里的林逸感觉好笑,怪不得李秀云要给王志强戴绿帽子,感情是有原因的。

见李秀云不满的把自己推开,王志强知道李秀云为什么不高兴,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说:“好一段时间没干这事儿,有些把持不住,等晚上我再好好满足你……”

咚咚咚……

两人在床上休息一阵,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王志强以为是林逸回来了,不敢耽搁,赶紧穿衣服去开门。

等王志强离开卧室之后,李秀云将睡衣整理好,又从卧室里面将门给反锁上,这才把衣柜门打开,似笑非笑的对林逸说:“偷看别人干那事爽吗?”

林逸从衣柜里面出来,颇为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不能怪我,是你把我推进卧室的。”说话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朝李秀云胸口瞄上两眼。

李秀云刚才被王志强挑起的欲火,此时欲望还没完全减退,见林逸五官清秀,身材高大,顿时就心头大动,伸手朝着林逸胸口摸了过去,在上面轻轻抚摸着,脸上带着媚笑道:“小林呀,你和女人做过那种事情没?”

林逸朝后退了一步,躲开李秀云的‘骚扰’,讪讪笑着摇头。

李秀云又慢慢逼近林逸,一直把林逸逼到了床边,伸手将他给推倒在床上,脸上带着媚笑的道:“那你想不想尝尝女人的味道?”

说着话,她将睡衣的裙摆给撩了起来,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林逸目光火热的看着极为浪荡的李秀云,身子很不老实的起了反应,不怪林逸好色,实在是这个女人太会勾引男人了,对于一个处男来说,这绝对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李秀云为此中老手,马上看出了林逸情乱意迷的眼神,带着鬼魅笑意的凑上前去,趴在林逸身边,握着林逸的手慢慢的牵引着林逸朝她胸部摸了过去……

林逸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部,柔柔的充满了弹性,而且李秀云的胸部之大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小半而已。

“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呀?”李秀云如同诱导小孩子一般问道。

林逸鬼使神差的点头,情不自禁的开始揉捏玩弄起来,三两下,李秀云便忍不住娇喘出声。

李秀云见林逸牛仔裤上堆起大大的一坨,妩媚一笑,娇媚的说:“想要吗?李姐可以让你很舒服的。”

林逸木楞的没有做声。不过他的手却不老实的在李秀云身子乱摸,使得李秀云身子变的瘫软无力,她忍不住哼唧起来,一脸如同喝醉酒的迷离表情,嘴巴喘息道:“林逸,快……李姐想要了,赶紧给李姐吧……”

林逸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意识稍微清醒一些,自己还是处男之身,怎么能够把第一次给了这么个浪荡的女人,于是他赶紧推开李秀云,从床上蹦了下去,把裤子上的皮带重新系好。

林逸的举动让李秀云有些诧异,短暂的惊讶之后她稍稍回神,似乎明白了林逸心里的想法,李秀云脸色沉了下来,“林逸,你什么意思?!”

林逸站在一旁尴尬的道:“我不能和你发生关系。”

“为什么?你看不上我?”李秀云脸色不悦的质问道。

林逸摆手说:“不是那么回事,只是我已经有婚姻在身,我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

林逸说的倒也是实话,前几日林逸才听他爷爷提起,他有个远在燕京,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不过他不和李秀云发生关系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觉得他第一次不应该给了这么一个浪荡的女人,觉得自己太亏本了。

“切~”李秀云鄙夷的睨了林逸一眼,道:“少给老娘找借口,什么怕对不起未婚妻,都是借口!你就是觉得老娘不干净,配不上你!”

说完,李秀云恼怒的甩门而出。

傍晚,吃过饭后林逸出门散步,走到村东一个鱼塘旁边时,见一个年轻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在鱼塘附近晃荡,定晴一看,竟是昨天傍晚与李秀云偷情的男子。

只见他驻足于鱼塘边,四处看了看后,鬼头鬼脑的匆忙离开,临走前在他站的位置插了个竹棍,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

林逸心里极为反感张铁柱,可能是潜意识里比较鄙视他偷人家媳妇,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不会干好事,就有意去附近村民家给那户村民提个醒。

绕过鱼塘,又走了一条弯曲的小路,林逸在距离鱼塘五百米左右的一户村民家门口停了下来,见屋门虚掩着,林逸喊了声,“有没有人啊?”

见无人回应,林逸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他轻轻将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刚迈步走进去,林逸就听到了女人轻微的低吟声,他微微一愣,止住了脚步,好奇心促使他朝着声源地寻了过去,在里屋的一个房间门口,林逸见屋门半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目光认真的盯着电脑,一只手探进裙子里面,而电脑里面发出阵阵的淫秽浪叫声。

“靠!”林逸心里怪叫一声,暗道,“这姑娘在自慰?”

他转身要走,脚下却不小心绊倒了一个小木板凳,发出啪嗒的一声轻响。

屋内的姑娘听到动静,身子一震,扭头望去,见林逸站在她卧室门口,顿时吓的她脸色一变,惊恐的尖叫出声。

林逸也是被姑娘的尖叫声吓的愣了一下,旋即赶紧上前去一把捂住了姑娘的嘴巴,低声说:“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叫啊,我不是坏人。”

见姑娘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林逸说:“你别叫了我就松开你!”

那女孩从惊吓中回过神,点点头,林逸稍稍放心下来,将捂着她嘴巴的手松开。

女孩脸庞羞的通红,林逸这才看清她的长相,竟然是个美人胚子,看上去十七八岁,但是却长了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一身学生装给她平添几分清纯的味道。

“你……你是什么人。”姑娘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伸手赶紧将电脑里面淫秽的画面给关掉,然后低声羞赧的问道。

林逸尴尬的挠挠头,笑着说:“你家里的大人呢?我找他有些事情说。”

姑娘低着头,轻声说:“去地里还没回来呢。”

林逸说:“等你父母回来了告诉他们一声,有人盯上你们家鱼塘了,估计晚上会有所行动。”

“啊?”女孩诧异的看着林逸,有些不明白林逸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偷我家的鱼?”

林逸点点头,道:“我只是猜测,刚才从鱼塘旁边经过,看见有人在鱼塘附近鬼鬼祟祟的张望,应该是想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好,等下就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爸,那个……谢谢你啊。”姑娘依然羞涩的没敢抬头。

林逸笑着摆手说:“小事情,到你家来就是说这个事情,我走了,你继续忙吧。”

这句‘你继续忙吧’,让她俏脸变的更加滚烫起来,心里又羞又怒的暗骂林逸一句,见林逸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她赶紧喊住林逸,“喂,你好像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林逸转身看着她笑了笑,说:“我是从镇上来的,给王村长的母亲治病,暂时住在他家里。”

“你是医生?”姑娘诧异的瞪大眼睛。

林逸和煦的笑着点头,转身走出屋门,留给小姑娘一个‘伟岸’的背影……

张铁柱到老李头家的鱼塘踩好点之后,约了镇上的几个混子,打算将老李头家的鱼给一网打尽,一是可以赚一笔不义之财,二是让老李头没有钱继续承包鱼塘,这样就没有人和他争鱼塘的承包权,可谓是一举两得。

半夜时分,一辆面包车悄悄的驶进了小柳村,蹲守在小柳村村口的张铁柱见车子驶来,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对坐在后排的光头男子笑着说:“强子哥,我已经在老李头的鱼塘偷偷下好了网,待会儿咱们直接去捞网就成了,绝对是大丰收啊。”

光头强摸摸自己的秃顶脑袋,瞪着张铁柱说:“你小子靠不靠谱啊?不会吭老子吧?”

张铁柱赔笑道:“强哥,你就放心好了,小弟吭谁也不敢坑你不是!”

“量你小子也不敢,那咱们就直接杀到鱼塘去,速战速决。”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