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他添的我好湿好爽*解开奶罩奶头滴着奶水

发布日期:2020-07-30 11:05
砰 卫生间里传来一道响声,这让刚热醒的苏晨立马跳起身子,冲了进去。 嫂子? 推门而入,苏晨就看见刘依依光着身子摔在了地上。 刘依依揉了揉被摔疼的地方,本来由于天气燥热,身上不停的流汗,这让有轻微洁癖的她忍受不了,就来冲个澡,哪知道一个不小心摔

“砰……”

卫生间里传来一道响声,这让刚热醒的苏晨立马跳起身子,冲了进去。

“嫂子?”

 文学

推门而入,苏晨就看见刘依依光着身子摔在了地上。

刘依依揉了揉被摔疼的地方,本来由于天气燥热,身上不停的流汗,这让有轻微洁癖的她忍受不了,就来冲个澡,哪知道一个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此刻见到苏晨站在门口,脸色骤然羞红。

“混小子,你还看!”刘依依赶紧扯过一条浴巾,盖在了自己那完美的娇躯上。

可是,一米多点儿的浴巾根本遮不严实,饶是把重要部位都盖住了,但那双挂着晶莹剔透水珠的美腿,在水汽腾腾的浴室里,还是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既视感。

这种若有若无的遮掩,却让苏晨身体的反应更大了一些

“我,我……我这不是听见声音……怕出什么事儿么!”苏晨支吾着,眼睛还在刘依依身上瞟来瞟去的。

苏晨今年十九岁,俨然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在这所城市里上大学,经常会到堂哥堂嫂家里来住。  

此时刘依依见苏晨的眼神还在自己身上盯着,刘依依心里又急又气,她想站起来,可脚踝一疼,又重重的坐在了地板上。

“还不赶紧扶我起来!”刘依依娇声责骂道。

“啊?哦!”苏晨回过神,赶紧小心翼翼的将刘依依扶起,同时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好像脚给崴了……”刘依依皱着眉头,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扶着刘依依滑溜溜的胳膊,苏晨的心跳有些快,他想了想,就问:“要不,我把你背回卧室吧?”

刘依依一听,脸上就出现了一抹娇羞,她现在就裹着一条浴巾,半遮半掩的,怎么背呀?黛眉一蹙,低声道:“你慢点扶着我就行。”

“行!”

回到卧室,苏晨就看见刘依依的睡裙和红色蕾丝内裤落在床上,于是脑里不禁浮现出一个疑问,莫非嫂子刚才是光着身子溜达卫生间的?

想到这,苏晨的身体立马起了反应,刚刚浴室里的场景又浮现在了心头,那白皙修长的双腿交叉盘在一起,在朦胧的水雾下,更显美丽修长。

眼睛贼溜溜的朝着刘依依的红色蕾丝内裤看去,那是一件十分性感的小裤,里面占有一小片原汁原味的痕迹……并且,还没干!

“乱看什么呢,快去给我找药膏揉揉脚!”刘依依脸上再次一烫,气呼呼的在苏晨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苏晨“哎哟”了一声,揉了揉脑袋,看着脸蛋有些微红的刘依依,心里莫名有些躁动。

“还看?”刘依依眉头一竖。

见刘依依似乎要生气了,苏晨吓得赶紧客厅里去找药箱,结果叫还没迈出卧室呢,又被刘依依喊住了:“去左边的衣柜里给我拿身睡衣……还有内衣。”

“好。”苏晨一乐,赶紧去拿了睡衣和内衣,然后又去找药箱。

再次回来的时候,刘依依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虽然还是湿漉漉的,但却也没那么“狼狈”了。

“嫂子,我……我给你揉吧?”苏晨小心翼翼的问道。

“快点,疼死了都!”刘依依伸出了小脚,白嫩的皮肤上明显一处红肿。

苏晨见她没有拒绝,就蹲在地上打开药箱,拿出药膏抹在手心里,然后另一只手拿起刘依依的小脚,轻轻的握了上去。

“唔……轻点!”刘依依拍了下苏晨的脑袋,眼眸略带哀怨。

看刘依依吃痛,苏晨就不敢再继续揉捏了,看着白嫩嫩的脚踝处的那片红肿,他心里有种莫名的心疼。

“怎么不动了?”刘依依吸了一口凉气,问道。

“怕,怕你疼。”苏晨有些结巴的说道。

“傻小子,疼也没办法,要把淤血柔化了才好的快呢。”刘依依看着苏晨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咯咯娇笑的说道。

闻言,苏晨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握住了刘依依的小脚。

刘依依吃痛,但却咬着嘴唇不再发出声音了……

光溜溜的小脚和笔直的小腿,让血气方刚的苏晨再次被吸引,恍然间,苏晨不自在的扭动了几下屁股。

是小兄弟有反应了,这紧身牛仔裤穿着真不方便。

而此时刘依依正好看见苏晨的动作,哪儿能不知道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正在想些什么……

 可奇怪的是,对于苏晨的反应,刘依依非但不生气,反倒有些窃喜。自己已经二十六岁了,但还能让眼前这个小伙子心动,那也说明了自己魅力十足。

“嫂子,好些没有?”苏晨闻着刘依依身上的香气,痴痴的问道。

“啊?”刘依依怔了一下,回过神:“好些了……不过,膝盖还有些疼!”

苏晨也不傻,他见刘依依媚眼如丝,当即也不犹豫,将手就顺着刘依依的小腿摸索了上去。

“哎呦,痒!”刘依依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伸出手在苏晨的脑袋又是一敲刚想责骂,却听见外面似乎有声音传来。

“咚咚咚咚……”说轻轻的敲门声。

这把刘依依和苏晨吓的不轻,正在紧张的时候,刘依依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苏正打来的……

“喂,老公,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呀,有事吗?”刘依依拿起手机,柔声问道。

电话那边,苏正的语气有些愧疚,他嘿嘿的笑了笑,说:“刚下班,到家门口发现钥匙落在公司了,你来给我开下门!”

“啊?”刘依依一慌,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居然在此时回来了,好在他没带钥匙,不然被他撞见苏晨和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很不好解释。

“好,我这就去开门。”刘依依说完,赶紧挂了电话,又心有余悸的白了苏晨一样,娇声道:“还不快走,你哥回来了!”

刘依依蹙着黛眉,趁机偷偷的用手拽了下自己的内裤,因为刚洗澡的原因,衣物贴在身上有些不舒服。

见苏晨已经将药箱已经收拾好了,刘依依就催促道:“赶紧回去睡觉!”

“恩。”苏晨有些惊慌的答了一声,飞快的逃离了刘依依的卧室。

刘依依也整理了一下慌张的情绪,然后将门打开了,只见苏正一脸疲惫的冲着刘依依笑了笑,正要说话,却瞧见她的头发湿漉漉的,就问:“老婆,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刚才家里停电了,太闷热,我就冲了个澡。”刘依依解释道。

“哦。”苏正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一个哈欠,连日的加班,让他觉得很疲惫,走进卧房就准备休息。

……

反观苏晨,回屋之后睡意全无,他手里攥着刘依依的蕾丝内裤,忍不住的想嗅一下刘依依的味道。

“咕咚……”

苏晨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有种冲动,总感觉无处发泄,就光着脚丫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他轻轻的将门把手拧开,接着就听见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对面的卧室,投射出来了微微的亮光……竟然没有关门?

只见刘依依正风情万种的看着苏正,娇羞道:“阿正,我们有好些天没有那个了……”

“很晚了,别吵到苏晨睡觉……”苏正找借口道。

刘依依一听,俏脸立刻就闪过一丝哀怨,说:“你一工作起来,要么就早出晚归,要么就两三天不回来,现在可好了,人在家跟不在家一个样,哼!”

说着,刘依依也生气了,她将身子一翻,背对着苏正,开始生闷气。

“堂哥居然拒绝嫂子,简直暴殄天物啊!”苏晨看着刘依依那诱人的身躯,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帮忙。

那方面满足不了自己的妻子,苏正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现下见刘依依生气了,他就赶紧来哄:“老婆,你理解理解我,这段时间公司刚接了一个大单子,上下都很忙,我这累了一天了……”

“哦。”刘依依动了动身子,将脑袋埋在了枕头里,赌气道:“那你赶紧休息吧……”

见状,苏正也没了办法,只要抱住自己的妻子,将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开始揉动那两团丰满的浑圆,同时又哄道;“好老婆,你别生气……你摸摸,我其实有反应了……”

刘依依又是一声娇哼,媚眼如丝,但还是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苏正揉着刘依依胸前的峰峦,心里也来了劲儿,他虽然持久力不行,但也不是四大皆空的和尚,平时因为怕伤自尊才不主动切和刘依依亲热,但现在欲望一燃,整个人就主动了起来。

“开始了!”此时趴在门外苏晨心里砰的一跳,鼻息里喘着粗气,也开始紧张了。

他看见嫂子的睡裙一点点的堂哥撩开,昏暗暗的屋子里,借着窗外投射过来的月光,苏晨清楚的瞧见了刘依依的挺翘……

而此时的刘依依已经进入了状态,心里一酥,正要转身,忽然发现门没关好,一双黑溜溜的眼珠,闪着亮光在偷看。

“苏晨?”

刘依依心里一慌,正要开口,但丈夫已经抱住了自己。

苏晨也没料到自己会被刘依依发现,两人对视一眼,吓得他心里一颤。

但好在刘依依没有机会吭声,苏晨再次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那诱人的娇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燥热,想要将嫂子压在身下蹂躏!

刘依依这会儿被苏晨这么炽热的眼生盯着,浇不灭的欲望也再次被撩燃了,这一刻,她比以往更想得到充实!

只见刘依依一翻身,骑在了苏正的身上,她不停的驰骋,嘴里嘤咛道;“老公……爱我!”

“吼!”苏正的喉咙里喘息了一口粗气,卖力迎合。。

刘依依再次尖叫一声,长久的空虚得到了充实,她的双手开始抓来抓去。

这一幕,让苏晨也涨的厉害,第一次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让他觉得自己的血管里似乎有虫蚁在爬一样。

这些虫蚁引诱者自己的血液,全部都冲到了脑子里。

不知不觉间,苏晨已经拉开了自己的裤链,他眼睛炽热的盯着刘依依在驰骋的身体,那团浑圆的Q弹也在随着颠簸,忽上忽下。

下意识的,苏晨的活动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种欲望要破体而出。

……

另一边,苏正感受到自己的下半身处于一阵温热的柔软乡之后,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咬着牙,开始横冲直撞,希望用速度将刘依依推上癫疯。

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

苏正咬着牙在心里想着,但他的小树苗却一点儿也不听话,没多少下,就缴械了。

“吼。”苏正再次爆发出一阵闷哼,酸爽的感觉直接冲击到大脑。

刘依依却直接从巅峰下掉落,她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瞧了一眼。

此刻,苏晨还没有离开,刘依依从巅峰处跌落,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门口望去。

她看见苏晨缓缓的提上裤子,手里拿着自己的内裤,起身准备离开。

刘依依却被这一幕惊羞了,她看见了苏晨提起裤子后下面那大大的帐篷,恍若间,心里好像有什么在欲动……

  第二天,苏正来喊苏晨吃早饭。

昨晚用的内裤还压在枕头下,上面沾满了苏晨的东西。他看到苏正,心跳骤然就加快了,想想昨晚的画满,他忽然很是内疚。

“怎么脸色怪怪的,昨晚没睡好吗?”苏正关心道。

“没有,哥,你先去吃,我叠一下被子,洗漱好就来。”苏晨道。

“行!”苏正也没多想什么,转身就离开卧室。

苏晨松一口气,将夏凉被叠好,又做贼心虚带的压了压枕头,这才去吃饭。

本来以为骗过堂哥之后,自己心里就没事了,结果坐到餐椅上,当苏晨一看到刘依依的那双眼睛,心里又没底了!

“糟糕,嫂子的内裤失踪了,不用怀疑就知道是自己拿走的,怎么办?”苏晨心急如焚。

他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然后低下脑袋剥鸡蛋,同时又忐忑的用余光去看刘依依的反应。

只见刘依依一切如常,她细细的嚼着口里的食物,并未理会苏晨。

“好险……”苏晨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怕刘依依会当面质问自己。

因为还要赶着上班,苏正吃的很急,完全没看到苏晨的异动,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早餐之后,苏正便拿起了公文包,道:“老婆,苏晨,你们继续吃,我先赶着上班了!”

“路上慢点。”刘依依柔声叮嘱道。

苏晨也赶紧说:“哥,路上慢点。”

“知道了,呵呵。”苏正咧开嘴笑了笑,然后赶紧推门离开。公司最近真的接了个大单子,客户那边又催得紧,哎!

苏正离开后,刘依依和苏晨二人继续吃着早餐,只是一时间,气氛尴尬的异常,谁也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写什么。

如坐针毡的吃完早餐,苏晨就要收拾。

“让我来吧。”刘依依从苏晨的手里夺过碗筷,柔软的小手不小心滑过了苏晨的手心。

苏晨的心又微微的颤了一下,但没敢多说什么。

很快,刘依依拿着碗筷去了厨房,她打开水龙头,轻声的哼着小曲,双手洗着碗。

可能是因为双手一直在动,也可能是因为刘依依哼着小曲时身体在随着节奏轻轻摇摆,总之,这画面在苏晨的眼里很诱人。

他盯着刘依依的翘臀,只觉得这个倩影很美。

刘依依的身材很好,一米六七的身材,腰细臀翘,加上一双修长的美腿,如此诱人比例的娇躯,连与专业模特相比,也不遑多让。

看着刘依依哼着小曲,晃动着翘臀,苏晨再一次不淡定了。

想着昨晚暧昧的场面,苏晨总觉得,刘依依在召唤他。

“咕咚。”下意识的咽了一大口唾沫,苏晨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刘依依还在洗着碗,压根就没有发现苏晨过来了,她哼着小曲,将碗上的洗涤精泡沫冲洗干净。

“嫂子。”苏晨忽然出现在她身后,鼻息里呼着热腾腾的粗气,喷在刘依依的耳朵上,令她有些异样的酥阳。

“啊?”刘依依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碗啪嗒一声就掉进了洗碗池里,变成了两半。

苏晨却不管不顾,他本来就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第一步已经踏了出去,哪儿还管后果?干脆就趁着刘依依惊慌失措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她,乱啃了起来。

突然被人抱着乱亲,刘依依可吓坏了,她本能的去推开苏晨,又推又抓的,猝防不及,苏晨的脖子被狠狠的抓了一道,火辣辣的疼痛让苏他瞬间就清醒了。

“嫂,嫂子,对不起……”苏晨也没有料到刘依依的反抗会这么激烈。

一时间,他觉得很愧疚,堂哥对自己那么好,现在自己居然对堂嫂有了非分之想,怎么能这么无耻,这么不要脸呢!

想着,苏晨就“啪”的在自己脸上甩了一耳刮子,道:“对不起,嫂子,我不是……”

刘依依见苏晨的这一耳刮子扇的不轻的,当下也有点儿被吓着了,见苏晨还在道歉,她就赶紧抓住了苏晨的手腕,阻止道:“傻小子,你疯了么?哪儿有这么使劲打自己的!”

说着,刘依依还下意识的轻轻吹了吹。

一阵香气传来,苏晨只觉得自己被刘依依吹的轻飘飘的,内心又纠结了起来。堂嫂对自己并不生分,这是苏晨最为纠结的地方,他忘不了刘依依光着身子摔在地上时的模样,也忘不了自己和刘依依捏脚时,她娇声嘤咛的语气和神色。

这种幻想十分魔怔,这一刻,他在想,如果堂嫂因此嫌弃或者憎恶自己也好,这样,或许自己的念头就断掉了。

刘依依倒没有像苏晨一样想那么多,这个小家伙在自己家里也住了半个学期了,身为独生子女的她,一直渴望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来作伴儿,对于苏晨,她是当做亲弟弟来照顾了。

而对于苏晨的粗鲁举动,刘依依虽然有些气恼,但心里却又有些窃喜,虽然看似矛盾,但却又是一种极为正常的心理。就像那些穿着性感的女人一样,她们一方面讨厌男人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诱人处,一方面又想所有男人都盯着自己看,夸自己漂亮。

轻轻的吹了两口香气,刘依依看着苏晨脖子上的那道抓痕,有些脸红道:“我给你抹点儿药膏,你哥晚上还回来呢,等他看见你脖子上的痕迹,我可怎么解释好……”

见刘依依没有拆穿自己的意思,苏晨一时间又不紧张了,他笑嘻嘻的说:“就说我自己抓痒抓的呗!”

“这一看就不是抓痒的痕迹,别撇嘴了,快去拿药膏。”刘依依娇嗔道。

闻言,苏晨就赶紧去药箱里找药膏了,刘依依则赶紧将碗冲干净,收拾了起来。

找到药膏,刘依依就让苏晨坐在了沙发上,她弯着身子,将药膏在指尖里抹匀,然后轻轻的涂在苏晨脖子的抓痕上。

刚才她之所以那么抗拒,完全是本能反应,心里倒也没那么讨厌苏晨。

她在想,这个小家伙如果要坚持下去,自己会怎么样?

刘依依也不敢想了,她的脸颊开始发红,发烫……

  而苏晨此时却在享受,他的脖子被抓的火辣辣的疼,现在被刘依依的指尖轻轻抚摸着,只觉得那部位又清凉又滑软,尤其是自己的堂嫂,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出现了娇羞状!

“嫂,嫂子……药膏挤出来掉地上了。”苏晨提醒道。

刘依依这才回过神,她左手捏着药膏,右手用指尖给苏晨涂抹,可刚才一走神,左手的药膏就挤了出来,掉在地上一大块。

“哎呀。”刘依依见状,赶紧抽了一张纸巾,然后蹲下身子去擦拭。

这一蹲不要紧,胸前的那两团雪白的浑圆就再次暴露在了苏晨的眼里,可能因为是在家里吧,刘依依就没有穿文胸,怪不得刚才在厨房抱她的时候,胸前的峰峦那么Q弹呢!

殊不知,刘依依今天穿的是个半杯文胸,虽然没有将自己的峰峦全部包裹,但却也不是什么也没穿,只是苏晨见识少,望见了刘依依的雪白,就以为她没穿文胸。

“咕咚。”苏晨再次咽了一大口唾沫,自己的小兄弟又来反应了。

刘依依浑然不觉,胸前露出一片雪白不说,她见药膏掉在了地上,赶紧拿出纸巾转身擦拭,谁知这一动,连挺翘的臀部也走光了。

她今早穿的是一间低腰牛仔短裙,一转身,那雪白纤细的腰部露了出来,又细又白,而往下弧线则慢慢的放大,两个雪白的臀瓣挤出的深沟也被苏晨瞧见了。

又敲又深,遥不见底,急得苏晨忍不住站起来调整了一下角度,想一窥全豹。

擦拭干净地上的药膏,刘依依站了起来,将手里攥着纸巾丢到了垃圾篓里,又看了看苏晨的脖子上的抓痕,已经没那么红了。

“你自己在家温习功课,我约了闺蜜去逛街,中午你打电话叫外卖哦。”收拾干净,刘依依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递给了苏晨。

得知嫂子要出去,苏晨一时间还有些不舍,但有没办法开口去跟着,只要接过钱,悻悻的点了点头。

刘依依离开后,苏晨落寞了好一会儿,正在纠结做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想起刘依依的内裤还在自己的枕头下面呢。

他赶紧跑回了卧室,将那红色的蕾丝内裤重新翻了出来,再看上面,白乎乎的一团,有自己的痕迹,也有柳依依的。

苏晨没有恋物的习惯,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难以遏制,她想着刘依依胸前的那两团浑圆,以及白花花的臀瓣,有些忍受不住,却无处发泄。

“人在广东已经嫖到失联,有时又怀念当初姿势多么经典……”

正兴奋着,苏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铃声是最新的网络神曲,看电话是刘依依打来的,立马就接听了起来。

“嫂子,怎么了?”苏晨开口问道,身体有些燥热不堪,就开始缓缓动作了起来。

刘依依在电话那边没有听出苏晨的异常,直接道:“我忘记给你留钥匙了,你在家乖乖的温习功课,不要出去乱跑……”

“啊,我知道了。”苏晨听着刘依依的声音,在幻想着刘依依的样子,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恩,那你乖一些,挂了。”刘依依道。

“别挂……”苏晨正幻想的舒服,听说刘依依要挂电话,于是急道。

“怎么了?”刘依依问。

“我……啊,我,我的笔坏了,不能出去买的话,家里有吗?”慌忙之下,苏晨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刘依依不知苏晨耍诈,就道;“客厅的置物架上有个笔筒,你去找找。”

苏晨听着刘依依的声音,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轻轻问着;“哪儿啊,我没找到呀……”

“客厅的置物架,第二层有个笔筒,里面有几只碳素笔,你仔细找找,很容易看见的。”刘依依细心道。

苏晨置若罔闻,听着刘依依的声音努力着,几秒后,终于忍不住的再次爆发了出来!

“吼!”苏晨的喉咙里粗重的喘了一口气。

另一边,刘依依愣了一下,身为人妻的她如何不知男人是在何种状态下才能发出这种粗厚的喘息声?她黛眉一蹙,冲着电话骂道;“你……你这坏小子,信不信我告诉你哥!”

一阵释放,苏晨的大脑出现了几秒的空白,等那阵舒畅的感觉逐渐变浅之后,他就装作无辜的样子:“嫂子,碳素笔我找到了……”

“你!”

刘依依为之气结,这种事情又没有抓个现行,她也没办法去计较。总不能真的去找苏正告状吧?

红了红俏脸,刘依依想起了昨晚“丢”掉的那个内裤,就娇哼了一声:“把你昨晚偷走的东西给我洗干净,然后搭在阳台上!还有……我就原谅你这一次,以后不许胡搞了,听见没?”

苏晨一听,就望了望手里湿漉漉的东西,问刘依依;“洗干净后,你还穿吗?”

“混小子!”刘依依一听,就气的挂断了电话。

她当然知道苏晨拿着她的内裤去干什么了,可恶的是这小子用完之后,还问自己穿不穿?

那间内裤,可是从专卖店买的品牌货,一件下来六百多块钱呢,只穿了两次就被这小子给“糟蹋”了,想想还是很可惜的。

苏晨要不问,刘依依或许也不会多想,洗干净后继续传,但对方这么一问,刘依依再说穿,那岂不是……

  另一边,苏晨见刘依依把电话挂了,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有挑逗性了,于是就有些忐忑不安。

虽然他对女士内衣的品牌很不了解,只是刘依依这件内裤料子很舒服,也很性感,想收藏。

收藏这个内裤,他倒不怕刘依依会来找自己的麻烦,通过昨晚到现在这一系列的暧昧事情,他发现刘依依对自己挺“纵容”的。

但是呢,苏晨很害怕被苏正发现这件事情,他毕竟是自己的堂哥!

纠结片刻,苏晨还是乖乖的拿着刘依依的内裤去卫生间洗干净,晒在了阳台上。

剩下来的时间,苏晨便拿着手机开始玩游戏了,现在他已经是大学生,哪儿还需要温习功课或者写作业的?刘依依也真是的,老把自己当小孩儿!

想着,苏晨就有些气恼的撇了撇嘴,他很想让刘依依见到自己比较男人的地方。

“依依,怎么看你的样子怎么气呼呼的!”

正在刘依依气恼的时候,闺蜜杨婷已经扭着小屁股迎面走了过来。

二人约了在商场门口见面,此时见杨婷一副春光满面的样子,刘依依赶紧收起了怒容,说:“没事,就是苏正的那个堂弟,在家整天玩手机,我训斥了他一顿,让他好好学习。”

“苏正的堂弟?”杨婷眨了眨眼回忆片刻,喜道;“哦,那个小帅哥呀,在你家住着?”

“恩,放假了,苏正让他过来住两天。”刘依依道。

杨婷听后,面色间却闪过了一丝不自然,说:“苏晨也不小了噢!”

“恩……十九岁了。”刘依依道。

“有女朋友吗?”杨婷又问。

感觉到闺蜜的语气怪怪的,刘依依终于反应过来杨婷若有所指了,她气急的拧了拧眉头,没好气道:“我哪儿知道!”

“我只是在提醒你嘛,现在的大学生,都坏着呢。”杨婷道。

杨婷知道苏正的老公工作忙,因为房事不和谐的原因,刘依依也曾对着她抱怨过。

和刘依依的性格相反,杨婷是个性格大胆的女人,闺蜜之间说些羞羞的话题,她也不忌讳,说着就在刘依依的屁股上使劲一拍,道:“还是说,你个小骚货就喜欢这样?”

“呀!”

商场门口人来人往的,刘依依没料到杨婷会当众打她屁股,当众气的脸都红了,低声娇呼:“要死呀,这么多人……”

闹了一下,杨婷见刘依依的俏脸都涨红了,为了避免她真的生气,也就不敢继续闹下去了。

“好了,难得一个周末,我们花钱去!”杨婷赶紧转移了话题。

…… 

到了晚上,刘依依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她给自己买了两件裙子,给苏正买了一套休闲西装。

自然,她也没有将苏晨当外人,不然也不会每逢节假日都让苏晨来自己家里住了,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双运动鞋,说:“苏晨,来试试鞋子。”

苏晨一看,鞋子居然是耐克的,于是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嫂子,这鞋挺贵吧?”

“不贵,搞活动呢,八八折。”刘依依说着,就将鞋子里的充填物掏出来,又松了松鞋带,递了过去。

“八八折……也是耐克啊!”苏晨嘀咕道。

“行了,大男孩叨叨咕咕的最不讨人喜欢了,快试试。”刘依依道。

闻言,苏晨也不敢说别的了,赶紧换上运动鞋试了试,很合脚,鞋底很轻也很柔软,走起路来怪舒服的。

“喜欢吗?”刘依依问。

苏晨点点头,说:“喜欢。”

“喜欢就好,我先去做饭咯,你乖乖看电视去。”刘依依满意道。

苏晨最不喜欢听见“乖乖”两个字,这感觉总让他觉得刘依依拿自己当小孩,于是重新换上拖鞋后,就跑到厨房里帮刘依依了。

“怎么没去看电视?”刘依依问。

苏晨嘻嘻一笑;“我来帮你帮忙,洗菜,切菜……”

“可别越帮越忙呦。”刘依依笑道。

苏晨一听,就哼了下,然后从塑料袋里拿出来两个土豆,洗干净,销掉皮儿,然后试着去切。

“还是让我来吧,瞧你那笨笨的样子。”看苏晨将土豆丝切的有小拇指那么粗,刘依依忍不住咯咯娇笑了两声,然后站在苏晨身后,将刀夺过来。

两只手再次相碰,苏晨脑袋一热就握住了刘依依的小手。

“嫂子。”苏晨喊道。

刘依依没料到苏晨越来越大胆了,可苦于对方正是一个热血方刚的少年,压根也不知道怎么开导他。

若是义正言辞的教训苏晨一顿,刘依依又怕苏晨以后不敢再来家里了,到时候苏正问起来,她也不好解释……

正在刘依依手粗无措之时,苏晨已经抱住了她,结结巴巴的说道:“嫂,嫂子……我……”

刘依依被苏晨炙热的目光盯着,一时间也慌了神,她的俏脸娇艳欲滴,红的就跟要滴血一样,心跳也砰砰砰的加速了。

恍然间,她的脑海里闪过了自己丈夫的脸。

  “苏晨!”纠结和恐慌之下,刘依依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恼羞变怒的喝道。

这一喝可把苏晨吓得不轻,从昨晚以来,刘依依虽然没有同意他的侵犯,但也没有这么义正言辞的拒绝他,这才让苏晨的贼心慢慢变大了。

而当下这如棍棒一喝,直接将苏澈吓醒了。

他满脸通红,羞怯和燥热夹在在一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刘依依了。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两声门锁拧动的声音,二人微微一惊,原来是苏正回来了。

今天苏正回来的挺早的,这让刘依依有些意外,但同时又庆幸自己坚守了底线,不然让丈夫看见自己和小叔子抱在一起,那可怎么解释?

“苏晨,在帮你嫂子做饭呢?”苏正放下公文包,乐呵呵的笑道。

“哦……啊,我笨手笨脚的,结果越帮越忙了。”苏晨满面通红,支吾了一声,心虚的回自己的卧室了。

苏正也没当回事,他这人整天沉迷于工作,性格挺闷的,也不爱多想。

换好拖鞋,苏正跟刘依依打了声招呼,便去冲澡了。

厨房里,刘依依望着自己丈夫的背影,终究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小声低喃道:“你怎么如此不懂女人心,哎……”

一边叹着气,她又往苏晨所在的房间望了一眼,心里有股莫名的惆怅:“刚才,是不是对这小家伙吼的声音太大了?”

刘依依黛眉微蹙,接着又轻轻的摇了摇脑袋,轻声道:“还是先做饭吧。”

很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摆上了餐桌,苏正也冲了澡,他擦着湿漉漉的短发,看着餐桌上的菜肴,忍不住赞道:“今天的菜肴这么丰盛?”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