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男鸭子把我伺候得很爽 男朋友把我整哭了还继续

发布日期:2020-07-31 17:19
早晚被你榨干。方炯拍了拍郑依依光滑的背部,喘着粗气说道。 郑依依把鬓发捋到耳后,微微一笑,是你太能干了。 郑依依一边夸奖,一边下床收拾刚刚被随手丢在地上的衣服。 小别胜新婚,夫妻两因为工作关系分局异地,不免有些冲动。 老公,我得走了,今天公司

“早晚被你榨干。”方炯拍了拍郑依依光滑的背部,喘着粗气说道。

郑依依把鬓发捋到耳后,微微一笑,“是你太能干了。”

 文学

郑依依一边夸奖,一边下床收拾刚刚被随手丢在地上的衣服。

小别胜新婚,夫妻两因为工作关系分局异地,不免有些冲动。

“老公,我得走了,今天公司开会,我早点过去安排。”郑依依光着身子走到化妆镜面前。

方炯没有说话,痴痴望着自己娇妻。

郑依依莹润的玉足轻点地面,修长白皙双的腿交叠在一起,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精致的俏脸,因为刚才长时间的运动,还泛着丝丝诱人的粉红色。

盈盈一握的腰肢,紧实平滑的小腹,以及那一对傲人的36D,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少妇的魅力。

虽说两人已经结婚三四年了,郑依依不仅没被生活的琐碎变得粗糙,倒是多了几分风情。

这让三十已过的方炯压力很大,很不放心自己这个漂亮妻子在外面会招来多少男人的窥视。

郑依依在一个外企做人事部门的经理,她很在意这个得来不易的位置。

一到了公司,她便拿出干练的形象走进办公室。

“郑姐今天穿的真漂亮。”后勤部的顾伟搓了搓手,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眼神不断地在郑依依的身上扫来扫去,恨自己没有一双能透视的眼。

郑依依回以礼貌笑容,对于同事的赞许,她已经习以为常。

郑依依今天穿的是一件抹胸礼服,不得不说郑依依很会挑衣服,把身材包裹的前凸后翘,呼之欲出。

随着腰肢的摆动,丰满的身材一晃一晃的,是个男人看了,都把持不住一种原始的冲动。

她径直走向雷鸣的办公室,雷鸣看到她的一刹那,眼睛就被死死地勾住了。

面对如此性感的郑依依,雷鸣心脏猛地一跳。

雷鸣英俊多金,才二十九岁,是真正的单身钻石王老五,身边从来不缺漂亮的女人,却偏偏只对这个郑依依钟情,不过雷鸣知道郑依依是已婚人士。

雷鸣指着桌上的文件道:“你发给我的报表有问题,我帮你标出来了,你自己再看看。”

雷鸣没有表现出要为难郑依依的意思,反而直接指出郑依依的问题。

郑依依微微诧异,自己明明很认真,怎么会出错。她走到雷鸣的办公桌前,俯下身子翻看桌上的报表。

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报表上,殊不知自己弯腰这个动作,已经让她的完美的身材,展露在雷鸣的眼前。

雷鸣趁这机会,贪婪的看向那对36D,看的他咽了咽口水,心中幻想着亲自体验一下,好好感受一下那惊人的天然。

“雷总,我知道什么问题了。”郑依依猛地抬头,正对上雷鸣那双欲望的眼眸。

郑依依立马就反应过来,当即不着痕迹的起身,收回一片春光。雷鸣对她有意思她是知道的,平时就是各种明示暗示,让郑依依很为难。

她不讨厌雷鸣,也不讨厌雷鸣帮她,但她清楚地明白她是个结了婚的女人,不能给雷鸣任何回应。不过只要雷鸣做的不过分,她也不会戳破这层窗户纸,以免难堪。

雷鸣忽然话锋一转开口道:“后天我要去外地谈一笔生意,你跟我同去的话,对你以后的工作有所助益,你考虑一下。”

郑依依愣了一下,面露难色,她平时根本就不出差。

可这一回她踌躇了,公司正准备来一回大调动,平时跟自己明争暗斗的几个主管经理最近很是活跃。相比较起来,自己业绩平平,唯一的长处就是雷鸣的庇护。

“市场部门的几个人不知道怎么知道的消息,打破了头都想要去,特别是那个穆茜茜,为了这个机会。”雷鸣话只说了一半,饶有兴致的看着郑依依是什么反应。

郑依依脸色又黑了几分,穆茜茜也是她的竞争对手之一,再这样下去,位置难保坐不稳。

想到这里,郑依依当场答应了出差的事情。

第二天郑依依刚一上班,又被雷鸣叫到办公室。

“雷总,有什么事么?”

雷鸣笑着看向郑依依,“没什么大事,要你陪我出去一趟。”

雷鸣带着郑依依来到一家内衣店,看到内衣店郑依依怯步了。

她只跟一个男人去过内衣店,那就是方炯。可方炯毕竟是自己老公,跟上司逛内衣店算怎么回事,郑依依跟雷鸣找了个借口想要推托不去。

这是雷鸣故意安排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走。伸手拉着郑依依进了内衣店。他知道郑依依好面子,所以笃定郑依依不会反抗,郑依依也确实如此。

营业员走到两人面前,“二位需要点什么?”

雷鸣早有准备,直白的说道:“男士内衣,最能装的那种。”

能装这个词很微妙,间接地表达出了雷鸣身为男人的雄武。就连买内衣的营业员听了雷鸣的话,都忍不住不好意思起来,偷偷朝着雷鸣的双腿之间看去。

郑依依也没忍住,下意识的朝着雷鸣的双腿之间看了一眼。普通人穿上宽松的西装裤双腿间都很平整,雷鸣的却十分饱满。

看完以后,郑依依当即羞红了脸,自责自己怎么可以这样,竟然对别的男人有想法。

店员招呼着雷鸣挑内衣,郑依依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可雷鸣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郑依依,冲着她说:“过来帮我一起挑挑看。”

雷鸣说这句话的语气平常又淡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自然。

郑依依下意识就要开口反驳,但是看着雷鸣那一脸算计的笑容,郑依依忍住了。不是夫妻一起来买内衣,这不摆明着给人说闲话的话题。

雷鸣连续看了几个都说满意,当即转身走向女士内衣区。

其实,他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给郑依依买内衣,一想到郑依依的前凸后翘,配上自己挑选的性感内衣,雷鸣心里就莫名的兴奋。

郑依依一见雷鸣走到女士内衣去,有一种异样涌上心头。果然,雷鸣拿起一件又薄又小又透的女士内衣。

她连忙上前阻拦,雷鸣随手又拿起一个女式丁字裤,从容的递到服务员的面前,让她包好。

雷鸣是真心想看到郑依依能穿自己挑的这一套站在自己面前,乖乖任他摆布,然后他会毫不留情的撕碎这套内衣。

此时郑依依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尽快离开这里。

殊不知在店外,方炯正黑着脸看着雷鸣拿情趣内衣在郑依依面前晃来晃去。

“方哥,该走了,老总还等着咱们回去交差。”

方炯木讷的收回视线,他真的很想冲进去好好教训一下雷鸣,可这里这么多人,方炯丢不起这个脸。

晚上郑依依回道家,看着门口扔的人仰马翻的鞋,叹了口气重新摆好。

“老公,你已经回来了?”

方炯没有回话,他正在气头上,他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咆哮。

“难道睡着了?”郑依依诧异,方炯从来都是十二点以后才睡觉。

郑依依脱去身上的衣服,然后直奔浴室,她想用一个凉水澡,冲去一身的疲惫。

要说郑依依的上围堪称极品,郑依依每走一步,都要跟着郑依依的步伐微微一颤。很难想象,郑依依白天如果不穿内衣的话,会有多少男人把持不住。

方炯听到从浴室传来阵阵水声,吵得他心烦意乱。方炯起身,脱掉自己的衣服,冲进浴室。浴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郑依依回头望去。

水流顺着郑依依头顶,一路而下,淌过光滑的玉背,好一个芙蓉出浴的画面,水汽氤氲中的郑依依真的太美了,就好像仙子一般,或许当年董永看到的场景也就不过如此。

方炯的火气被压制住了,这时只剩下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冲动,

方炯上前,一把拽住郑依依的头发,动作强硬的将郑依依的身子压成半蹲的姿势,郑依依不讨厌方炯这么做,对于这种新花样有时心中还有一些期待。

她喜欢这种被强迫破的感觉,那种抗拒却又期待的矛盾,让她沉迷,她觉得这就是夫妻间的情趣。

郑依依努力长大了嘴巴,让能容下更多,尽力去讨好他。方炯被温暖覆盖,变得更剑拔弩张,手上不禁加大了力度。就连郑依依也发现方炯在这个时候总是发挥超常。

郑依依是需要情趣,但这种不顾自己感受的情趣,显然是不喜欢的。郑依依挣扎,方炯便用力的按住郑依依的脑袋,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郑依依感觉很不舒服,眼泪直接涌了出来。双手挥舞着,敲打方炯。

因为郑依依反抗,方炯反而变得更加的兴奋,这是一种男人心理上的征服感。

方炯松开了郑依依,郑依依以为方炯打算放过自己。没承想,喘息的功夫,身体就被翻了个,然后被推到墙上,接着又一次被方炯索取。

郑依依现在很生气又很快乐,这个姿势让郑依依全身酥麻。

“今天,干,干什么去了?”方炯一边喘着气一边开始质问。

郑依依刚一开口,方炯就拿捏着时机故意用力,把郑依依想好的话,撞的支离破碎。

“说不说?说不说?”方炯得意自己的能力足够让郑依依臣服。

郑依依带着哭腔说道:“上,上班。”

这两个字一出口,方炯心如刀割。他不想逼着郑依依承认什么,郑依依第一时间没有说出来,之后的话也毫无意义。

方炯闭口不再言语,咬着牙狠命的折腾郑依依,郑依依求饶的话只让方炯更恼火,郑依依的翘股已经被撞得通红。忽然郑依依开始面色发红,眼神迷离,方炯稳住郑依依更卖力。

一声低吼,方炯和郑依依两人一起静止了两秒钟。

郑依依是被方炯抱上床的,刚才的欢乐让方炯和郑依依没有力气说话。

早上方炯醒过来,身旁的郑依依已经不在了,方炯习惯的打开手机,当时就气炸了。

此时另一头的郑依依正和雷鸣在赶往邯阜市的飞机上。

郑依依了解方炯的脾气,如果自己提前告诉方炯自己要出差,方炯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她赶在上飞机之前才发短信。

方炯在家里气的火冒三丈,昨天的事情还没说清楚,今天又先斩后奏的出差。

必须找个人盯着郑依依,方炯忽然想起来自己多年的好友李禾就在邯阜市生活。当即给拨通了李禾的电话,方炯表面上让李禾帮忙照顾郑依依,实际打着让李禾帮自己监视郑依依的算盘。

邯阜市,李禾挂掉电话以后,亢奋地心情溢于言表。

其实,李禾跟方炯是好朋友不假,但李禾觊觎郑依依很久了。打从李禾见到郑依依的第一眼起,他就想把郑依依压倒自己身下为所欲为。

李禾可不在乎什么朋友妻不可欺这种鬼话,嫂子这个身份,只会让他在幻想跟郑依依翻云覆雨的时候,更有快感。

这回方炯亲自打电话过来让自己照顾郑依依,他自然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好好照顾照顾这个漂亮的嫂子。

郑依依跟雷鸣下了飞机,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来,两个人的房间左右相连。

郑依依刚躺下,就接到李禾的电话,说要请自己吃饭。

郑依依是真的不想去,可是李禾是老熟人,她不好驳李禾面子。

到了约好的时间,李禾亲自来接郑依依。见到郑依依的那一刻,李禾眼睛都看直了。

郑依依晚上穿着一字领的白色连衣裙,露出柔美的锁骨,丰满的身材把衣服撑得高高的,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裙摆下露出雪一般白净的大长腿,让李禾看的垂涎三尺

李禾搓了搓手,咽了下口水,脑子就已经开始幻想,晚上要怎么折腾这个漂亮的嫂子了。

郑依依清了清嗓子,微笑着说:“李禾,好久不见。”

甜美的声音把李禾从幻想中拉了回来,李禾伸手握住郑依依:“嫂子,好久不见,人更漂亮了。”

郑依依滑嫩的右手落到李禾的手里,李禾轻轻一握,感受一下之后被收回了手。李禾是个高手,知道心急没用,便故作绅士的跟郑依依攀谈起来。

刚巧雷鸣过来找郑依依一起出去,郑依依以李禾为借口回绝了雷鸣。

到了餐厅,郑依依她对李禾没有一丝戒心。这也不仅仅是李禾跟方炯是好朋友的缘故。李禾比郑依依还小几岁,样子俊俏,还很会聊天。跟李禾在一起,郑依依感觉很轻松。

几杯酒下肚,郑依依觉得心中躁动,身体的体温慢慢升高,脸上透出潮红,一双桃花眼开始迷离起来。

渐渐地,她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敏感。一点轻微的摩擦,都能引起酥酥麻麻的感觉。两条洁白的大长腿,下意识的夹在一起,身体扭来扭去,轻轻磨蹭身下的凳子,样子很是诱人。

李禾见郑依依已经开始情迷意乱,知道自己在酒里下的东西起作用了,不禁心头一喜。赶忙跑到郑依依旁边,一把环住郑依依。

“嫂子,你是不是醉了,要不我送你回去?”李禾故作关心的问道,实则是为了试探郑依依的清醒程度。

郑依依身体软弱无力的靠在凳子上,顺手不自在的摸来摸去,眼睛眯成一条缝,轻轻发了一个鼻音,恩。

那声音酥到李禾的骨子里,李禾其实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伸手一把搂过郑依依。

要不是餐厅里还有别人的话,他肯定当场就把郑依依给办了。

李禾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郑依依那半遮半露的事业线,拼命咽了咽口水,急不可耐的隔着衣服就握了上去。掌心那种弹软的手感,让他瞬间来了反应。

郑依依娇喘了一声,美妙的声音催动着李禾的神经。他做贼心虚的向四周看了看,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李禾扭曲的心理得产生一股强力的兴奋。

李禾一只手从腋下扶着郑依依,另一只手隔着裙子抚摸郑依依,上下其手让他的神经得以缓解。可这还不够,他想要得到更多。

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李禾的面前,“把她交给我就可以了。”

李禾快速缩回手,微微一愣,“什么交给你?”

雷鸣指了指李禾怀里的郑依依。早在郑依依跟李禾出门的时候,雷鸣就跟了过来,这可是他第一天跟郑依依出来,他早就做好了安排,不成想被这个李禾坏了好事。

李禾不耐烦道:“你谁啊你?”

“我是他老板。”雷鸣懒得跟李禾多说,单单李禾占郑依依便宜这一点,雷鸣就很想暴打眼前这个人。

李禾知道雷鸣是个不好得罪的主,“你是他老板怎么样?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你管不着。郑依依是我嫂子,我这么做是我哥安排的。”

雷鸣听不下去了,直接伸手抢人,“你哥安排你对你嫂子图谋不轨?他要是看到刚才场景,你就是他亲弟,估计也要打断你第三条腿。”

听了雷鸣的话,李禾有些心虚,就一刹那的功夫,怀里的郑依依就被雷鸣抢了过去。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事被雷鸣给搅合了,李禾心有不甘。不过李禾不敢跟雷鸣硬碰硬,这件事上确实是自己理亏。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