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喝过酒好几个男人一起上我|宝总裁在车里?我下面

发布日期:2020-07-31 17:19
雷鸣带着郑依依回酒店,郑依依已经开始不省人事,所有理智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上的渴望,那种极度渴求被安抚,期待被充实的强烈感觉。 郑依依感受到雷鸣胸膛的温度,努力的往里钻,前凸后翘的身体在他怀里扭来扭曲。蹭的雷鸣气血上涌。 郑依依是

雷鸣带着郑依依回酒店,郑依依已经开始不省人事,所有理智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上的渴望,那种极度渴求被安抚,期待被充实的强烈感觉。

郑依依感受到雷鸣胸膛的温度,努力的往里钻,前凸后翘的身体在他怀里扭来扭曲。蹭的雷鸣气血上涌。

 文学

郑依依是被人下了东西,才会现在这样,而雷鸣看了郑依依这副模样,比被人下东西还兴奋。

雷鸣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面对的又是郑依依这个极品,身体早已经蓄势待发。

但雷鸣依旧强忍着,他不想趁人之危。他喜欢郑依依,所以尊重郑依依。

回到酒店,雷鸣赶忙将郑依依放到凉水里,试图用这种方法让郑依依缓解过来。

郑依依一进入水中,当即全身的衣服都透了,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

雷鸣能忍住不趁人之危,却忍不住不欣赏郑依依的好身材。此刻,因为薄纱衣服沾了水,郑依依衣服里面的的春色隐约可见。

雷鸣越看越冲动,不得不转头看向别处,视线刚好挪到郑依依下半身。一眼就看到白色丝边在水中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郑依依这时半躺在水中的身体不停扭捏着,口中发出细碎的低吟声,双手无力的拉扯身上的衣服,修长的双腿时而夹紧,时而微张。

她心里极度渴望有一个勇猛的男人,带给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掠夺,来平复她灼烧滚烫的野火。

雷鸣无奈,又要扶着郑依依,又要忍着对她的冲动,简直是煎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郑依依渐渐安静下来,脸上的潮红也缓缓褪去,最终身体一软,晕倒在雷鸣的怀中。

雷鸣一看郑依依晕了过去,赶忙将其从水中抱回到卧室。郑依依的衣服全都是水,要是不换了,可能会着凉。

雷鸣迟疑了几秒钟,面红耳赤的开始动手给郑依依脱裙子。

当郑依依仅剩一身贴身的时候,雷鸣望着她那曲线玲珑的身体,彻底丧失理性,他把持不住了。

雷鸣喘着粗气,手指慢慢的摸到郑依依娇嫩的腰腹间,一寸一寸的往上摸索着,移向郑依依那个纯白丝边。

电话铃声突然的响起,不合时宜的打断了雷鸣的动作。雷鸣一下子清醒过来,起身接起电话。

挂掉电话以后,雷鸣双眉紧锁,合作方案出了问题。

明天就要见面谈合作了,今天晚上才通知不满意方案,这明显就是在给自己施压。如果今晚不重做方案,明天必定吃亏。

雷鸣看着床上的被自己脱的只剩贴身的郑依依,脸上露出一个又无奈又苦涩的笑容。

雷鸣将郑依依送回她的房间盖好被子,然后回到自己房间重改方案。这一忙活就忙活了一宿,他再看表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

雷鸣干脆也不睡了,洗了个澡,精神精神,就去隔壁找郑依依。

此时郑依依已经醒了,醉酒以后的事情被郑依依忘得一干二净,不过郑依依对自己只穿一身睡衣躺在床上耿耿于怀。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慌乱中郑依依用被子盖住自己身体,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雷鸣只穿着一条内衣走进自己的房间。

“雷,雷总,请你自重。”郑依依红着脸说道。

雷鸣笑道:“自什么重。”

此时只有雷鸣和郑依依两个人,郑依依直言道:“你不应该只穿一条内衣就闯进别人的房间。”

雷鸣笑意更胜,“穿内衣怎么了,内衣的意义不就是遮羞么,该遮的都遮住了。内衣秀泳装跟我现在穿的也差不多,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如此歪理邪说从雷鸣嘴里说出来,简直就跟天经地义的一样。

还不等郑依依反驳,雷鸣直接坐到郑依依的床边,拿着刚改完的合同递给郑依依,把昨晚上合作方改方案的事情说了一遍。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一点邪念的意思。

郑依依终究没忍住自己对雷鸣的好奇心,偷偷的朝着雷鸣下面看了过去。简短的布料被撑得鼓鼓的,巨大轮廓清晰可见。

雷鸣有意展示给郑依依看,所以坐着的姿势刚好让郑依依能看到一清二楚。

见郑依依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雷鸣知道她上钩了,也不说破,继续讲方案的事情。偶尔还调整一下坐姿,让郑依依可以看得更方便。

郑依依无心听雷鸣说什么,心里情不自禁的将雷鸣和方炯相互比较。不得不说,虽然方炯的已经天赋惊人,但雷鸣的似乎更有料。

雷鸣的心里十分畅快,郑依依对自己男人的魅力目不转睛,这说明郑依依对他是有想法的。雷鸣在想,如果郑依依能在这件事情上主动,那他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郑依依越看越忍不住想看,心里还隐隐有着一种冲动,想要看的再清楚一些,甚至想来一些特别的接触。

闹铃的声音将各怀心思的两个人拉了回来,雷鸣无视闹铃的声音,郑依依却收住了那些不该有的念头。

郑依依懊恼自己身为他妻,怎么会对自己的上司有想法,郑依依不想当一个背叛老公的坏女人。

“雷总,跟合作方见面的时间就要到了,我还没有准备,麻烦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雷鸣抬头看向郑依依的眼睛,郑依依急忙避开雷鸣的视线,羞赧的脸上红晕着。

“好。”雷鸣也不心急,忍住了满腔欲火。

第一天的合作方见面会,雷鸣作为公司代表,不仅没有因为合作方临时改变合作方案而自乱阵脚,反倒给出了双方都无可挑剔的方案出来。

郑依依的表现一样出众,除了漂亮的外表,还展现出大方的举止,聪明的头脑,和出色的社交技巧。

出色的女人总会成为男人们的关注焦点。会议结束后,几个合作方的老总提出要请雷鸣和郑依依吃饭的事情。

郑依依不傻,一打眼就知道这些人揣着什么下流心思,当即就找了借口想方设法回绝几位老总,可雷鸣竟然一口答应下来。

雷鸣答应的事,郑依依身为下属,如果再拒绝,那就等于打自己家老板的脸,这是职场大忌。郑依依纵使不情愿,也不能违抗。

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郑依依没有打扮自己,衣服也穿得很普通。奈何漂亮的人,不施粉黛,依旧那么漂亮。

雷鸣看到素颜的郑依依,觉着她少了几分职场上的精明,多了平易近人的温婉,这样清淡的她,更让人想要占有。

而且,就算郑依依再怎么不打扮,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想隐藏都隐藏不了。

到了饭店,在场的除了郑依依一个女人,其他全都是男人,真可谓是狼多肉少。

什么刘总王总,白天聊生意,几个人还知道控制对郑依依的垂涎,上了酒桌之后,就开始不停的跟郑依依套近乎,找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跟郑依依敬酒。

出奇的是,平时护郑依依护的很紧的雷鸣,今晚上竟然没有再护着郑依依。

郑依依只好硬着头皮,把一杯接着一杯的白酒倒入口中。酒过三巡,郑依依的脸颊白里透着潮红,身体也软绵绵的。

几个老总见时机成熟,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一个男人走到郑依依身后,搓了搓手,朝着郑依依的肩膀摸去。

原本一直寡言少语的雷鸣忽然出手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郑依依抱了起来,然后笑着说:“各位不好意思,我这个女下属都不胜酒力,失陪了。”

此时众人总算明白雷鸣用心,雷鸣就是利用他们灌醉郑依依,然后自己再捡个现成的便宜。

一个老总当即不满的说道:“走什么走,我们都还没尽兴,雷总不胜酒力可以先走,让小郑留下来陪我们。”

其他几个人赶忙附和,谁愿意到手的好处,就这么拱手让人。

雷鸣没理这些人说什么,转身直接离开,他料定这些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敢跟自己撕破脸皮。

醉酒的郑依依又性感又诱人,安静的躺在雷鸣的怀里,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偶尔还会发出撩人的哼唧声。把雷鸣撩得饥渴难耐。

雷鸣想着今晚一定不能放过郑依依。就算郑依依醉着,只要能得到郑依依,就是一种满足。

可是当雷鸣看到守在酒店门口的李禾的时候,雷鸣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雷鸣很不客气的问道。

“我来看看我大嫂。”李禾看到雷鸣抱着郑依依,就想起上回雷鸣坏了自己好事,对雷鸣充满敌意。

雷鸣一点也不关心李禾为什么来,只觉得这个男人总来找郑依依,着实让人不待见。

雷鸣把郑依依抱回房间,冷冷的看着李禾下逐客令,“你怎么还不走?等我留你在这过夜么?”

李禾冷笑了一声,“走?给你对我嫂子下手的机会?”

李禾从雷鸣看郑依依的眼神中,就能看出,雷鸣跟自己一样,对郑依依有欲望。

“识相的自己走,别等我对你动粗,你会后悔的。”这是雷鸣对李禾最后的警告。

这一回李禾没有害怕雷鸣,他自顾自的坐在床边笑道:“雷大老板,你这么着急撵我走,出于什么目的,你我都清楚的很。但我得警告你一句,郑依依有老公。”

雷鸣握紧了拳头,李禾继续道:“今晚上她老公给我打电话,说郑依依不接电话,麻烦我过来看看。地址是郑依依自己给我的,让我来是她老公的主意。你有什么资格叫我走?”

李禾挑衅的话让雷鸣额头两侧青筋暴起,李禾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见好就收,“我这就是来的早,我要是再来的晚一点,是不是就捉奸在床了?”

雷鸣一拳打在李禾的肚子上,李禾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五官扭曲在一起。

收回拳头,雷鸣面无表情的回道:“有本事动手,甭跟我动嘴。再说一句,我打到你说不出话。”

这还没完,雷鸣抬脚踩在李禾的双腿间,冷笑着说:“想呆在这可以,你要是敢动郑依依一下,我就废了你这。”

郑依依睁开眼睛,就看到李禾跟雷鸣靠在自己床边睡着,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自己的衣服。

还好没有事。郑依依赶忙叫醒两个人询问昨晚什么情况。

李禾瞪了雷鸣一眼,冲着郑依依说道:“方炯打你电话你不接,让我过来看你。我一来就看到你这个老板抱着喝醉的你,我不放心,就在这守了你一晚上。”

被李禾这么一提醒,郑依依想起来昨晚上自己被灌酒的事情,庆幸雷鸣把自己安然无恙的带了回来。

“收拾下,一会出去。”雷鸣丢下这么一句,就回自己房间了。如果李禾不在,他可以做很多事情,既然李禾不走,雷鸣干脆带着郑依依出去。

雷鸣前脚出了房间,李禾便冲着郑依依道:“嫂子,你小心点你这个老板,他好像对你有想法。”

郑依依脸色微变,这种事情李禾竟然都看出来了,连忙转移话题,“李禾,谢谢你,让你为我和方炯的事操心了。改天我跟方炯请你吃饭。”

李禾心道,饭有什么好吃的,漂亮的嫂子才最好吃。不过这句话李禾也只敢在心里说。

李禾起身刚想要走,走到浴室的时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就看到了里面挂着郑依依的衣物。

“嫂子,我能借你浴室用一下么?”

几个老总见时机成熟,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一个男人走到郑依依身后,搓了搓手,朝着郑依依的肩膀摸去。

原本一直寡言少语的雷鸣忽然出手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郑依依抱了起来,然后笑着说:“各位不好意思,我这个女下属都不胜酒力,失陪了。”

此时众人总算明白雷鸣用心,雷鸣就是利用他们灌醉郑依依,然后自己再捡个现成的便宜。

一个老总当即不满的说道:“走什么走,我们都还没尽兴,雷总不胜酒力可以先走,让小郑留下来陪我们。”

其他几个人赶忙附和,谁愿意到手的好处,就这么拱手让人。

雷鸣没理这些人说什么,转身直接离开,他料定这些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敢跟自己撕破脸皮。

醉酒的郑依依又性感又诱人,安静的躺在雷鸣的怀里,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偶尔还会发出撩人的哼唧声。把雷鸣撩得饥渴难耐。

雷鸣想着今晚一定不能放过郑依依。就算郑依依醉着,只要能得到郑依依,就是一种满足。

可是当雷鸣看到守在酒店门口的李禾的时候,雷鸣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雷鸣很不客气的问道。

“我来看看我大嫂。”李禾看到雷鸣抱着郑依依,就想起上回雷鸣坏了自己好事,对雷鸣充满敌意。

雷鸣一点也不关心李禾为什么来,只觉得这个男人总来找郑依依,着实让人不待见。

雷鸣把郑依依抱回房间,冷冷的看着李禾下逐客令,“你怎么还不走?等我留你在这过夜么?”

李禾冷笑了一声,“走?给你对我嫂子下手的机会?”

李禾从雷鸣看郑依依的眼神中,就能看出,雷鸣跟自己一样,对郑依依有欲望。

“识相的自己走,别等我对你动粗,你会后悔的。”这是雷鸣对李禾最后的警告。

这一回李禾没有害怕雷鸣,他自顾自的坐在床边笑道:“雷大老板,你这么着急撵我走,出于什么目的,你我都清楚的很。但我得警告你一句,郑依依有老公。”

雷鸣握紧了拳头,李禾继续道:“今晚上她老公给我打电话,说郑依依不接电话,麻烦我过来看看。地址是郑依依自己给我的,让我来是她老公的主意。你有什么资格叫我走?”

李禾挑衅的话让雷鸣额头两侧青筋暴起,李禾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见好就收,“我这就是来的早,我要是再来的晚一点,是不是就捉奸在床了?”

雷鸣一拳打在李禾的肚子上,李禾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五官扭曲在一起。

收回拳头,雷鸣面无表情的回道:“有本事动手,甭跟我动嘴。再说一句,我打到你说不出话。”

这还没完,雷鸣抬脚踩在李禾的双腿间,冷笑着说:“想呆在这可以,你要是敢动郑依依一下,我就废了你这。”

郑依依睁开眼睛,就看到李禾跟雷鸣靠在自己床边睡着,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自己的衣服。

还好没有事。郑依依赶忙叫醒两个人询问昨晚什么情况。

李禾瞪了雷鸣一眼,冲着郑依依说道:“方炯打你电话你不接,让我过来看你。我一来就看到你这个老板抱着喝醉的你,我不放心,就在这守了你一晚上。”

被李禾这么一提醒,郑依依想起来昨晚上自己被灌酒的事情,庆幸雷鸣把自己安然无恙的带了回来。

“收拾下,一会出去。”雷鸣丢下这么一句,就回自己房间了。如果李禾不在,他可以做很多事情,既然李禾不走,雷鸣干脆带着郑依依出去。

雷鸣前脚出了房间,李禾便冲着郑依依道:“嫂子,你小心点你这个老板,他好像对你有想法。”

郑依依脸色微变,这种事情李禾竟然都看出来了,连忙转移话题,“李禾,谢谢你,让你为我和方炯的事操心了。改天我跟方炯请你吃饭。”

李禾心道,饭有什么好吃的,漂亮的嫂子才最好吃。不过这句话李禾也只敢在心里说。

李禾起身刚想要走,走到浴室的时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就看到了里面挂着郑依依的衣物。

“嫂子,我能借你浴室用一下么?”

出于愧意,郑依依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能用,有什么不能用的。”

李禾走进浴室之后直接反手锁上门,然后一脸痴迷的取下郑依依的衣物,双手捧着贴到自己的脸上,用力的嗅着衣物上的味道。

郑依依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上面全是香水化妆品的香味。李禾认定郑依依的身上,也会是这种醉人的香味。

拿着衣物,李禾脑袋里渐渐浮现出,郑依依那傲人的身材,平时就是包裹在这单薄的布料之下。李禾甚至幻想出,自己此时侵犯的,就是郑依依。

李禾闭着眼睛,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他对郑依依的幻想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有时候他恨不得自己变成郑依依的贴身衣物,这样就可以天天抱着郑依依在一起。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