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老头和少妇系列|把女朋友下面日出水了

发布日期:2020-08-05 10:19
无耻?这个我可不认,我直接对其牙齿张开了嘴唇,拿手指敲了敲光洁的门牙。 咱有齿,还挺白净的呢,代言牙膏广告都不成问题! 在我做完这番举动后,韩琳就羞恼的将白皙小手指向了门口,你给我出去! 恼火了,想赶我走人了,这个当然可以,不过我还是得先跟她

无耻?这个我可不认,我直接对其牙齿张开了嘴唇,拿手指敲了敲光洁的门牙。

 

咱有齿,还挺白净的呢,代言牙膏广告都不成问题!

 文学

 

在我做完这番举动后,韩琳就羞恼的将白皙小手指向了门口,“你给我出去!”

 

恼火了,想赶我走人了,这个当然可以,不过我还是得先跟她打声招呼——

 

“老师,那这条小裤我就拿去校广播室了啊!”

 

话说完,我就转身往屋子外面走去。

 

可我都还没走出两步远呢,高跟鞋触地的急促嗒嗒声就传了过来。

 

下一瞬,韩琳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随即她又羞又恼又无奈地望向我,“孙斌,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望着韩琳那张冷艳又迷人的脸蛋儿,望着她胸前随情绪波动而起伏的傲娇饱满,我忍不住的一把将她给紧紧抱住,不顾她的挣扎与阻止,将她那具娇媚的胴体给压倒在了床上。

 

“老师,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就想GAN你,我想狠狠的弄进你身子里面去!”

 

这粗暴又粗鄙的话语,我不光说的过瘾,估计她听起来也是很过瘾。

 

看她那张红润又迷人的小脸蛋儿就知道,她被我说的有些意动了。

 

当然,这其间肯定也有我身下那暴躁狰狞的功劳,毕竟已经紧紧贴合在她娇媚的胴体上了。

 

相信哪怕隔着裙子,也会让她有很清楚的感受。

 

望着她那张泛红的迷人脸蛋儿,我对她说道:“老师,你丈夫不行,你找我吧!”

 

“我这里行,我今年都20岁了,可是从来没有尝过女人是什么滋味的。”

 

“你也已经26岁了,你肯定也很难受的对不对?所以你就让我进去试试吧,一定会很爽的,这样你舒服我也过瘾,咱们是合则两利的互惠互助,多好呀!”

 

我竭尽所能言语蛊惑的韩琳,希望能够让她同意我进入她娇媚的身子里面。

 

但我现在还是不够了解女人,至少不够了解韩琳,因为她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更是伸出白皙小手,使劲的推搡着我,想要将我推离她娇媚的胴体。

 

“孙斌,我告诉你,像你这种垃圾,我绝对不会跟你做那事的,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卧槽,我最特么反感别人骂我是垃圾。

 

就因为我没钱,就因为我家长是农民,我就得被别人喊作垃圾?

 

我去尼玛的吧,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看看我到底有多垃圾,你又能有几分的高贵。

 

看看像你这么高贵的女人,再我这个垃圾身子下面

裙摆飞舞,像盛开的花朵一般绽放开来,蓬松而迷人。

 

但最迷人的显然还是韩琳那双白皙又修长的玉腿,肌肤细腻,趴上去看都看不见毛孔的存在,柔嫩光滑的好像绸缎一样,简直就是老天爷赏赐给男人最好的礼物。

 

目光顺着那双玉腿上移,我想要去看看韩琳娇躯最为迷人娇媚的小地方。

 

可偏偏在这时候,她直接一巴掌将飞舞的裙摆给拍了下来,把膝盖衣裳全部给挡住了。

 

这让我相当暴躁,胸腔里熊熊燃烧的欲焰彻底膨胀而起,促使着我眼睛通红,暴躁的伸出手,就要强行扯开韩琳的裙摆,去好好欣赏她那娇媚的迷离地方。

 

“孙斌,孙斌你是个畜生,我是你老师,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韩琳边羞急的挥动小手阻止我,边气急败坏的骂着我。

 

她的骂声,直接点燃了我心头中对她的不屑——

 

“我是垃圾,我是畜生?”

 

“你好,身为老师在胸前搞纹身,还纹了一张骚浪蝴蝶。”

 

“下面更是穿着丁字小裤,闷骚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了!”

 

“就你这种行为,你告诉我,你还有脸骂我是垃圾,骂我是畜生吗?!”

 

己身不正,竟然还想正人,简直是笑话,这跟婊子劝小姐从良有什么区别?

 

在我的怒声质问下,韩琳羞到眼睛都不敢注视我了。

 

但她随后还是解释道:“其实我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是有原因的……”

 

可拉几把倒吧,那俩大那个挂她胸前,难不成还是别人把她给打晕了,然后纹上去的?

 

我们农村有句老话,驴不喝水它按不到河里去,还得是她自己愿意。

 

她自己不愿意,别人能在她前面纹上那么精巧的蝴蝶?还解释,解释个屁呀!

 

我都懒得听她解释,直接暴躁的就压了上去,准备强行脱掉她的裙子,狠狠的弄她。

 

既然她都骚浪了,那也就别怪我犯贱,我今天非得弄她那儿不可!

 

可就在我伸手拽住韩琳裙摆,即将强行给她掀翻裙子的时候,突然有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显然就是朝着最尽头处韩琳所在的这间宿舍来的。

 

这是独居宿舍,根本不会有同居者进来,那来的人是谁?

 

我很诧异,看韩琳的表情,她也很诧异,不明白来的人是谁。

 

不过她终究是比我更清醒些,猛地一把将我给推开了,随后羞恼的说道:“还不赶紧出去!”

 

也是,有人来了,我再跟韩琳强迫干那个,显然是不合适,被人发现了可是五年起步的刑罚。

 

只是我现在下面撅着呢,来人都奔这地方来了,我还怎么出去?

 

总不挺着高高撅起的裤子,就这么出去见人。

 

所以我只能四下踅摸,最终看到了旁边看着门的立式衣柜。

 

敲门声都响起来了,我也不好再跟韩琳说什么,直接躲进了衣柜里面。

 

韩琳显然也是没招了,毕竟我挺着下面出去的话她也说不清楚了,她只能默许我的躲藏。

 

随后,躲在衣柜里面的我就透过中间缝隙,看到宿舍门开启,以及站在门口的那张老脸。

 

那老脸上此刻挂满了谄媚的笑容,而且还贱兮兮的,这张老脸的主人正是我们校长,孙大陆。

 

韩琳问他,“孙校长,您找我有事啊?”

 

孙大陆点头应了一声,不请自进的走进了卧室,随即更是把房门给关上还反锁了。

 

“这个……小韩老师呀,我有个生理方面的问题,想要向你请教请教。”

 

“你说,我最近怎么总是惦记着,想要跟小韩老师你发生男女关系呢?”

 

“这让我很苦恼啊,一想起小韩老师你来,我就觉得下面特别的躁动,想插点什么……”

 

草,这老梆子,竟然也是惦记着韩琳,来老驴吃嫩草的!

孙大陆这个老东西,在学校里的口碑一直不咋地,这是出了名的。

 

不少学生都传言,说是孙大陆跟这个女老师有染,跟那个女老师有交情。

 

至于是真是假咱不好说,但村里老人都说了,无风不起浪。

 

但凡能有这种传言,那肯定是孙大陆为人不咋地,在男女方面比较烂。

 

刚才他对韩琳说的话,显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证明了他这头老驴在那方面很烂。

 

“什么玩意儿,都奔六十的老梆子了,还特么惦记花花草草的……”

 

在我暗暗腹诽的时候,韩琳却是明着怼上了。

 

“孙校长,我希望你能够自重,你是一校之长,应该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

 

韩琳怼的正气,但是孙大陆却是嬉皮笑脸的不在乎这个。

 

“我当然也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如果不负责的话,我怎么会来找你呢?”

 

“你放心吧,等你跟我玩完后,我就会对你负责的,不就是一份转正申请嘛,我大笔一挥的事。你呢,也不费劲,脱光衣服好好伺候我下,让我玩个舒坦就行了。”

 

韩琳还没转正的事情,这点我大概有所耳闻,但没想到孙大陆竟然拿这点要挟她。

 

显然韩琳也没想到,气的娇躯乱颤。

 

“孙校长,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言行合一的好校长,没想到你的思想跟言行举止竟然这么肮脏龌龊,这么卑鄙无耻,下流下贱!!!”

 

韩琳话说的相当不客气,似乎不单是针对校长的,连我引发的怒气也一同发泄出来。

 

她的发泄是爽了,但是孙大陆却是气急败坏,老脸上写满了恼火的表情。

 

他可是一校之长,说白了在这所学校里,他就是王,谁见了他都得低眉顺眼的。

 

眼下竟然被韩琳给怼了,而且还怼的这么没脸没皮的,他当然会不爽。

 

因而随后孙大陆就气急败坏的骂道:“韩琳,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肯睡你那是给你面子,多少女老师想让我睡她们还没那个资格呢!”

 

韩琳嗤声冷笑,直接伸手指向了门口,“滚,我不管你是校长还是人渣,都给我滚。”

 

“我韩琳虽然想要转正,但是也不希望用过这种方式来达到目的。”

 

“如果你非要以此来要挟我,那我只能告诉你,你想瞎了心了!”

 

怒瞪孙大陆一眼,韩琳伸手就拉开房门,示意孙大陆可以滚蛋了。

 

但是孙大陆并不滚蛋,他不光不滚蛋,还在恼羞成怒中猛地扑了上前。

 

韩琳一时不查,直接被孙大陆给扑倒在了床上……

 

这个时候,藏在衣柜中的我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韩琳刚才的表现显然不是因为我在衣柜中,所以故意演戏,而是她真的不接受。

 

起初我认为她外表冷艳内心娇弱,但娇弱其实也只是针对某些部分而言。

 

真要到了触及底线的时候,她也是那种不惜同归于尽的存在。

 

这个女人的性子,很烈啊!

 

我渐渐的有点喜欢她了,不过这种喜欢可跟爱情之类的无关,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她性子。

 

当然,眼下她似乎不是太需要我的喜欢,她应该更需要我的帮助。

 

因为孙大陆那个老王八蛋,竟然伸手拽起了韩琳的雪纺衫,想要给她脱掉。

 

特么的,雪纺衫里那对宝贝儿是我的,不是你的,你个老王八蛋竟然还敢跟我抢?

 

我当时就怒了,悄悄推开衣柜门走了出去,随即搬起了旁边的一个花盆。

 

也不管里面栽着啥花了,来到近前后‘咔嚓’就是一下子,直接碎在了孙大陆的后脑勺上。

 

你特么的,还敢动我的女人,我拍不死你!

身为学生,一个大花盆‘咔嚓’就碎校长脑袋上了,这显然是件相当过瘾的事。

 

但过瘾只是一瞬间的,后怕却是长久的。

 

因为在孙大陆后脑勺上碎完花盆后,我就发现应声倒在床上的他,后脑勺上鲜血淋漓。

 

我都吓蒙了,刚才砸他的时候是想着砸死他过过瘾,但那就是想想而已。

 

眼下真的鲜血潺潺,直让我手心里头都是冷汗,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不过这个时候,韩琳显然比我清醒的多,她推开孙大陆,一把就拽着我的手往外跑。

 

“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跑!!!”

 

我也不知道该往哪跑了,所幸韩琳拽着我的手,我就跟着她一路跑。

 

避过路人,穿过学校小树林,我们从后门逃离了学校。

 

最终在韩琳的带领下,我慌慌张张的来到了她家,坐在沙发上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韩琳看起来也挺慌的,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拿手捂住了额头,似乎为这事犯愁。

 

看到她犯愁,我反倒心里稍稍踏实了些,倒不是有什么办法了,就是因为没办法所以才踏实。

 

“老师,你放心吧,如果人被打死了,我不会说出你来的,我会找别的理由掩饰。”

 

“我不会让你的名声在学校内传臭,关于这点你可以放心。”

 

反正事也已经出了,再懊悔也没啥用,况且我也不懊悔,再来一次我还得搬花盆。

 

但在我说完这话后,韩琳却是怒瞪了我一眼,“你以为我是担心我自己?我就是担心你!”

 

“跟我的名声相比,当然是你的命重要,你才20岁,你还没彻底踏入社会,如果他真的死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你要偿命啊,你要把命赔给他!”

 

在气恼的吼完这些后,韩琳又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声音稍稍温柔了些。

 

“不过我会说明情况的,我会去找警察说明,你是为了救我,而且是在我的授意下,才拿起花盆砸的他,这样你的责任就会小很多……”

 

随后的时间里,韩琳就对我再三嘱咐,遇到警察后该怎么说,千万不要说露了嘴。

 

不得不说,她吩咐的很详细,而且办法也确实行之有效,能够为我分担很大的责任。

 

但我现在更在乎另外一件事情,以之前我对她的了解来看,以她嫌贫爱富的行为来看,她完全不该作出这种决定才对,甚至于她立刻打电话报警,表明是我杀的人,与她完全没有半点干系,这才符合我对她的印象。

 

所以我挺好奇的,越跟韩琳接触,我反倒越有些看不透她了。

 

不过有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不管是傻也好、意气用事也罢,我绝对不允许韩琳替我背锅。

 

身为男人,哪有让女人背锅的道理,真要干出这事来,都愧对我站着撒了二十年的尿!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跟韩琳发生了争执:

 

我的意见是,我背锅,与她完全无关,保持她的名誉。

 

她的意见是,她背锅,我仅有动手的责任,保住我的性命。

 

我们俩倒是都为彼此着想,为这事还差点起了口角冲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学校里的同事。

 

不用说了,肯定是警察授意打的电话,想钓出韩琳现在的位置,然后派人抓捕。

 

不光我是这么想的,看韩琳的眼神就知道,韩琳也是这么想的。

 

最终她接起了电话,按下了免提,电话中她的同事、我的老师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韩琳,你现在在哪?!”

 

果然,跟我们猜想的一样,想要知道韩琳的下落了。

我看了韩琳一眼,恰好韩琳也望向了我。

 

没有言语交流,但是我们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都在坚守着自己的决定,替对方背锅!

 

可就在我们下定决心争当背锅侠的时候,电话里再度传来了她同事的声音——

 

“你快回来吧,刚才校长气冲冲的来问我,问我有没有看到你呢!”

 

“我估摸着他八成是在查旷课老师,你赶紧回来啊,别被校长查到,我还得上课,先挂了。”

 

话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徒留我跟韩琳大眼瞪小眼的懵然着。

 

孙大陆那个老王八蛋,没死啊?

 

那血都呼呼的冒了,竟然还没死,好旺盛的生命力……

 

但随后我又忍不住的怀疑,那个老师是不是得到了警察的授意,是警察让他这么说的呢?

 

为了确定这点,我随后给学校里交好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偷拍校长。

 

“我有毛病呀,我偷拍校长干什么,校长又不是韩美人,我要拍也是拍韩美人呀!”

 

我电话开着免提呢,以至于韩琳这会儿脸上挂起了黑线,估摸着在琢磨这都是群什么学生。

 

我赶紧打断了同学的扯犊子,随即很郑重的让他去干这事。

 

听出了我语气中的郑重,那同学也就赶紧去做了。

 

不多会儿,他的照片就传了过来,还有他的语音消息,“孙大陆好像被人碎了脑袋啊!”

 

这哪还用好像,看照片我都看得出来,裹在头上的纱布都被染红了。

 

不过人却没有大碍,看起来怒步冲冲的,很有精神头儿。

 

确定孙大陆没有被弄死,我跟韩琳都长长松了口气。

 

没弄死就好,没弄死这就不算个事儿来。

 

我看了眼韩琳,这时候她正躺在沙发上,美眸闭合,长长的喘着气,看起来特别放松。

 

她是放松了,但她的喘气却也让她胸前那两蓬傲娇的迷人随之上下起伏。

 

看着那对迷人的宝贝儿,再想想之前在公交车上时摸她那里的曼妙手感,我忍不住的冲动了。

 

因而下一瞬,我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她近前,没弄出任何动静将双手挑开了她的宽松雪纺衫。

 

紧随其后的,我猛地掀翻上去,将她那对裹在黑色蕾丝花边胸杯里的宝贝儿,彻底绽放出来。

 

甚至都不给韩琳反抗的机会,顺手给她将黑色胸杯再度扯开。

 

那一刹那,挂在她胸前的两蓬娇媚如同活跃的妖精,纵情释放出属于她们的妩媚与性感。

 

尤其是因为我动作的粗暴,带懂得的她们随之颤动,让她骚性的蝴蝶纹身都像是活了过来。

 

“孙斌,你个王八蛋,你又对我这样!!!”

 

见胸前就被我扒了个干净,韩琳顿时羞到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冒出血来。

 

一双白皙小手更是赶紧往那上面去捂,想要阻止我对她娇媚处的欣赏与侵袭。

 

但她的动作显然没有我快,我已经探出双手,狠狠揉弄起了她那对迷人的大宝贝儿。

 

“老师,老师你这里这么性感,就让我玩玩吧!”

 

“而且我们刚才脱离了困局,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就想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

 

韩琳阻止无果,又听到我的话,顿时羞急到不行不行的。

 

“凭什么要拿我这来庆祝,你臭流氓你!”

 

呃呃……我好像明白她的意思了。

 

于是随后我就撤出一只手,解开了裤子拉链。

 

“不就是想拿我的庆祝嘛,多大点事,老师你明说就好了呀,这都不是事儿。”

 

虽然咱穷,但是咱做人做事都大方,我直接就把那暴躁的狰狞给放了出来。

 

随即挺在韩琳的小手上方,“老师,尽管玩!”

韩琳都快被我给搞哭了,我很清楚她不是这个意思,但这并不妨碍我借机展现给她。

 

我知道她没见过这么大的东西,甚至都有可能没见过男人的这种崛起。

 

所以我愿意给她看,我想要满足她的愿望,乃至于我都愿意弄进去,让她好好享受下身为女人的快活。当然,我也顺便尝尝属于她这个冰山女神的滋味儿。

 

本着这种目的,我把身下凑到了她的性感小手上。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