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国模尿150p|老头趴在雪白的身体耸动

发布日期:2020-08-05 10:19
望着韩琳那张俏然脸蛋儿上的羞赧和紧张,我对她提起了爱的鼓励。 老师,没关系的,你试试,你拿手握住试试,肯定会很舒服的。 我不光说说而已,更是拿住她的小手,往我那里碰去。 我得让她亲手试一试、感受一下,这样才能给予她更大的诱惑,让她对我那儿产生

望着韩琳那张俏然脸蛋儿上的羞赧和紧张,我对她提起了爱的鼓励。

 

“老师,没关系的,你试试,你拿手握住试试,肯定会很舒服的。”

 文学

 

我不光说说而已,更是拿住她的小手,往我那里碰去。

 

我得让她亲手试一试、感受一下,这样才能给予她更大的诱惑,让她对我那儿产生希冀。

 

可此刻的韩琳却是不停的挣扎着小手,羞的双眼都已经闭合了,挣扎着并不想摸我那儿。

 

“老师,你这怎么能行,喜欢就要勇敢去尝试啊,你不尝试那不是故步自封了嘛!”

 

我如同一只谆谆教诲的魔鬼,在引诱着韩琳对我那里动手。

 

但意外的是,她不仅没有动手,下一瞬反倒还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痛哭声。

 

关键是她那不是假哭,眼泪哗哗的,就跟小孩子被妈妈给抛弃了似的,看起来超级伤心。

 

这都把我给哭懵了,干啥呀这是,明明玩的是成人游戏,咋还童真童趣的哭上了呢?

 

不等我问些什么的,韩琳就哭诉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欺负我,为什么啊!”

 

“我又没做过什么恶事,就因为我长的漂亮,你欺负我,孙大陆欺负我,连我丈夫也欺负我!”

 

这次的哭诉,直接成为了韩琳的情感宣泄。

 

她并不是在向我哭诉,说实话我也不够资格成为她哭诉的对象,她只不过是心中的情绪压抑到了极致,不得已的反弹爆发而已,所以我是无意中才倾听到了她的心声。

 

她在哭诉中说,她本以为她的丈夫很好,人有能力,也很帅气,而且吃喝嫖赌抽一样不沾,为人特别的阳光,而且交往时也很君子,根本没有提过半点非分的要求。

 

可直至结婚后她才发现,她丈夫不是不想提,而是因为那方面根本就不行。

 

之前解释说是意外遭受到的伤害,可事实上她无意中翻看了病例才知道,是年轻时作的太狠了,连酒带女人的夜夜笙歌,这才导致刚刚年满三十岁就已经不管用了……

 

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给骗了,这是件相当可悲的事情,甚至有点惨。

 

但韩琳还在跟我哭诉,哭诉孙大陆之前就对她各种言语骚扰,只不过她懒得搭理都拒绝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想用强。如果我不在那的话,可能她就被孙大陆给祸害了。

 

哭诉完孙大陆,韩琳又哭诉起了我。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在公交车上就猥亵我、、欺负我,现在在我家里有欺负我。”

 

“我是长的好看,我是身材好,可那是我愿意的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长成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变成个胖女人的身材,这样也就不会承受你们这些臭流氓的骚扰了!”

 

呃呃……被她说的,我心里倒是有些怪不好意思了。

 

看了看那白嫩又饱满的坚挺,也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实在不好意思再下手去摸了。

 

不过关于我猥亵她,我想我还是得作出解释的。

 

“老师,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就是忍不住心里对你的恨意,所以才会那样对你。”

 

在我说完这话后,韩琳含着眼泪微愣。

 

“对我的恨意?你为什么会喊我,我没得罪你啊?”

怎么可能没得罪,我又不是老年痴呆,我还能不记得她咋得罪我的?

 

于是下一刻,我就把上个月发生的那件不问青红皂白就处分我的事情,告诉了韩琳。

 

说完后我又补充道:“当时是他骂我的,骂我是个土坷垃里的垃圾,学习再好也没用,到底也是去他家打工,甚至都没资格当他手下一条狗。”

 

“之后他还言语侮辱我的父母,所以我才一时忍不住,摸起砖头想要拍他。”

 

“可我还没拍呢,你就出现把我给训了一顿,然后也不听我解释,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处分我。”

 

当我说完这些后,韩琳恍然大悟,随即俏然的脸蛋儿上写满了羞赧的愧疚。

 

“对、对不起啊,不过你别误会,老师真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因为我自己也是农村出身的,我怎么可能忘本。我当时只不过是见你要拿砖头打他,所以一时情急就处分了你。”

 

“但是老师不能否认,确实也有偏向他的因素,因为他家里为学校捐款了,咱们系的实验室还是他家出钱筹建的,所以看到你要打他,我就赶紧把你给拦下,然后处分了你……”

 

“这一切都是老师不对,老师向你道歉,对不起。”

 

说着,韩琳就站起身来,弯腰向我鞠躬。

 

这躬我哪受的了,不过我终究还是受了,因为她的雪纺衫还没落下去呢!

 

随着她的鞠躬,胸前那两蓬傲娇的宝贝儿都随即颤动,蝴蝶还翩翩欲飞的。

 

以至于让我忍不住的夸赞道:“老师,你身前这俩纹着蝴蝶的宝贝儿,真性感!”

 

韩琳大羞,俏脸通红通红的,赶紧伸手把雪纺衫给拽了下去,将胸前娇媚给遮住。

 

可即便如此,因为那两蓬娇媚实在太大的缘故,也在雪纺衫上撑起了娇媚的轮廓,很迷人。

 

“我这、我这……跟你想的不一样,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

 

红润着脸蛋儿,随后韩琳对我做起了羞人的解释。

 

“因为老师这里实在太大了,所以上面会有毛细血管显现,很丑的。”

 

“后来我请教了很多人,也找过医生,所有人都表示没有办法。”

 

“最后还是一个开美容院的女性朋友告诉我,可以纹身,用纹身去盖住那些青色毛细血管。”

 

“所以、所以我那儿才会纹了一只蝴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个骚、骚什么的女人……”

 

经过韩琳的解释,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样子。

 

我就说嘛,以她这种性格的女人,在胸前闷骚的纹上一只蝴蝶,并不符合常理。

 

所以随后我也大概猜到了她为什么会穿丁字小裤,“那条小裤,你是想诱惑你丈夫?”

 

韩琳很羞,看得出她并不想解释这件事的,但我戳破了事实的真相,所以她点点头。

 

尽管她没有开口说出结果,但是我也已经大概猜到了,结果应该不如人意,否则她怎么还会是初女。不过关于她初女的身份,我还是抱有一定的怀疑态度,她都26了啊!

 

当我把这个疑惑问起韩琳的时候,她羞瞪了我一眼,“你怎么什么也问。”

 

娇嗔代替了回答,但这时候也已经不需要回答,看她那张红润的脸蛋儿就能知道答案了。

 

随后韩琳又对我说,“误会全部都解开了,我可以原谅你在公交车上对我做的事情。”

 

“但是以后你不可以再对我那样儿了,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我们中间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什么。所以你一定不可以再那样儿了,不然我会真生气的!”

 

看韩琳那郑重的神态,就看得出她并不是在随便说说。

 

但她的态度可不代表我的决定,我都已经摸过她身子了,那诱惑的小地方我也摸过。

 

要是不能发生点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死心!

 

因而下一刻,我就对她说道:“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但是、但是现在我下面都要爆掉了,怎么办,憋的好难受,老师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对韩琳没别的想法,我就是想进入她娇媚的身子,让她帮我解决一下。

 

反正她丈夫也不管用,她也需要和谐的姓生活,那我们就互相帮助一下嘛!

 

但是韩琳显然跟我想的不一样,她当时就拒绝了我的提议,“不可能的,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绝对不可以再发生什么的,我是你的老师,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些……啊!”

 

我就知道韩琳会拒绝,所以我根本不给她任何多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她给扑倒在了沙发上。

 

下一瞬,我就重新掀翻了她的雪纺衫,纵情的揉弄起了她身前撩人的豪景。

 

在疯狂的揉弄的同时,我也凑上嘴巴亲吻起了韩琳的迷人小嘴儿。

 

她当然不同意,但是我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凑上嘴巴就是一通暴躁的亲吻。

 

起初的时候韩琳也有些抗拒,但渐渐的就无力反抗了,只能予取予求般的任我亲吻她双唇。

 

甚至在最终的时候,我都用舌头挑开了她的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肆意拨弄着她的香舌。

 

她的香舌真的好滑腻,身前更是撩人的厉害,让我胸腔中的火焰愈发暴躁。

 

尤其是她急促的娇息喷薄在我脸上时,更让我有种无法言喻的躁动。

 

我感受到了她的性之所起,也感受到了她内心中无与伦比的渴望。

 

我知道,韩琳是渴望那种事情发生的,没有哪个女人不渴望,尤其是像她这种漂亮女人。

 

天天有无数男人用火辣辣的目光盯视着她,结果回到家却得不到爱的释放,她怎能不渴望。

 

心中作出判断,我开始挪掉一只手,撩起她的裙摆,抚弄她光滑的大腿。

 

大腿固然温润迷人,但我更想要的是她大腿尽头处的性感娇媚。

 

可就在这时候,已经好长时间没反抗的她,突然猛地发力,硬生生的将我推下她身子。

 

在我跌落在地的瞬间,她赶紧坐起身来,最终红着脸对我说道:“孙大陆还在学校,我必须去处理这件事情,不然他选择报警的话,你就要被学校给开除了。”

 

我的天,老师啊,都啥时候了,你咋还惦记着我呢,咱惦记惦记你自己行不?

 

我正要跟韩琳说这事呢,她就已经羞急的抓起黑色胸杯,仓惶逃进了卧室。

 

听到房门反锁的‘咔吧’一声,我就知道追也是白追。

 

起身坐在沙发上,闻闻手掌心中属于韩琳那蓬傲人饱满的味道,真香啊!

 

我也只能这样聊以自慰了,眼下不强迫韩琳发生关系,我跟她之间还有无限可能,毕竟有份旖旎打下的好底子,可以慢慢的诱惑她。

 

但要是霸王硬上弓的话……我估摸着这个弓不太好上啊,八成会蹦断。

 

所以思来想去的,我最终下定决心,放弃用强的想法,改为温水煮青蛙。

 

我得让她慢慢习惯于我的热度,然后再越来越热,最终彻底将她拿下,让她只属于我。

 

韩琳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心中有了决断,我也就在卧室门前对韩琳作出了表态,不会再对她用强了。

 

不多会儿后,卧室房门开启,换了身长裤小衬衣的韩琳就从卧室里出来了。

 

很明显,她是怕雪纺衫和长裙太方便我做事了,所以才会换这身衣服的。

 

而且她见到我后特别谨慎这点,也已经充分证明了她对我的防备。

 

不过我并没有让她的防备见效,因为我说到做到,确实没有再继续猥亵她。

 

这让韩琳长长松了口气,随即对我招呼道:“走吧,跟我一起回学校。”

 

说话晚,韩琳就往前面走去。

 

随着她的步伐迈动,翘挺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真是性感。

 

扭的我都有些懊悔刚才的决定了,这要是把下面塞进去,一定会被她扭的好爽吧……

韩琳有车,不过想来是太扎眼,所以她没有开车去上班。

 

想来要不是对公交车有了‘心理阴影’的话,她应该也不会开出来吧?

 

毕竟是辆价值100多万的玛莎拉蒂总裁,靓是靓了,开着去学校总归是有些扎眼。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上车后她就跟我说,如果不是不想再坐公交车的话,她不会开车的。

 

我问道:“老师,那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帮你戒掉了公交车啊?”

 

韩琳俏脸微红,羞瞪了我一眼,边启动车子边嘟哝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开车在路上时没什么可说的,唯一可提点的就是她被安全带给紧勒的胸前。

 

小衬衣本就贴身,这会儿又被安全带给从中间勒过去,我的天,简直勒嗨了!

 

那么大,那么突出,简直是大过迷人了,甚至我都能从衬衣扣子里看见里面粉色的胸杯。

 

“老师,你这真性……”

 

“闭嘴!”

 

‘感’字都还没出口呢,看到我直勾勾瞄她胸前的韩琳,就羞声阻止了我话语的继续。

 

不过看她那红润的小脸蛋儿,似乎好像已经回忆起了被我爱抚时的感觉了呢!

 

这么娇滴滴的冰山女神,我真是越来越喜欢撩她了。

 

而且我也笃定,假如一直这样撩下去,她迟早被我给撩到大床上,和我纵情欢愉……

 

汽车一路疾驰,最终来到了学校停车场。

 

我跟韩琳下车后,她吩咐我去上课,而她自己则去找起了校长。

 

我很担心她,“万一孙大陆再对你有坏心思怎么办,要不我跟你一起吧!”

 

我倒没别的旖旎念想,就是单纯的想要保护韩琳。

 

但是她却冲我摆了摆手,不过在摆手间我看到了她手中夹着一颗微型摄像头。

 

“跟家里联网的,这边发生的事情家中电脑都会录像保存,他敢再对我做些什么,我就直接把他从校长位置上拉下来!”

 

韩琳信心满满的迈步离开,我无语的耸耸肩,这还真是个准备周全的女人。

 

行吧,韩琳都已经准备万全了,我自然也没什么可操心的,自然是回去上课了。

 

整上午的时间倒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就是中午的时候余军找上了我。

 

余军就是我那个交情不错的同学,偷拍孙大陆照片的那个。

 

找上我后余军跟我聊了几句闲话,随即对我说道:“有个劲爆消息,要不要听?”

 

劲爆消息?这有啥可劲爆的,学校里的事情无非是张三跟李四上床了,生了个王二麻子。

 

除此外,还能有什么?对于余军的劲爆消息,我都不带有半分的期待感。

 

我现在倒是更期待赶紧吃完午饭,然后去找韩琳打听打听,孙大陆那她怎么处理的。

 

当然,这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更重要的是我想再继续撩撩她,摸摸她胸前那两蓬宝贝儿。

 

想起那对宝贝儿来,我就直觉得手痒难耐,

 

我真是摸上瘾了,那对宝贝儿好过瘾的,任我怎么揉搓也是弹性十足,充满了韧性,还那么温热,尤其是顶端的粉嫩蓓蕾,揉搓会儿还会变硬变烫,真好……

 

正回想着韩琳那对傲娇的宝贝儿时,余军拿胳膊肘捣了我一下。

 

“卧槽,你色迷迷的干啥呢,怎么眼神那么淫荡?”

 

特么的,我还在回想中美着呢,就被余军给破坏了。

 

但这事又不能说,于是我只好转移话题,“这是对你的劲爆消息很期待呢,你赶紧说!”

 

听到我这么说,余军显得挺高兴,随即他就迫不及待的对我开了口——

 

“姚婧放话了,她说她最喜欢的人就在咱们班,而且还是个叼丝!”

姚婧是我们班的同学,但最出名处在于她还是我们学校的两朵校花之一。

 

所谓两朵校花,当然不是学校官方评定的,而是学校的好事者们评定的。

 

据说每三年一评定,每年的评定都会引发口水战,甚至有可能引发群殴事件,为各自支持的女神而战斗,但今年的评定并没有,不是校花的质量太低或是人数不足,而是因为太优秀。

 

优秀到什么程度,优秀到原本明年才是评定之年,但上任校花实在没脸承认了,羞于颜值,甘愿退位,让贤于人,而被上任校花所让贤的人,正是名字与妖精谐音的姚婧。

 

姚婧之美,我都不用多说,看与她齐名比肩的另外一朵校花是谁就知道了,韩琳。

 

校花本在学生之间推举,韩琳以老师之职竟然被学生们给评上,足可见她的美艳。

 

而姚婧却是能够跟她比肩的存在,从这便可以窥见她的颜值到底有多么的惊人。

 

所以在学校里,或许有男学生会不知道自己班主任、系主任叫啥,也绝不会不知道姚婧是谁。

 

我当然也知道,作为一名合格的叼丝,我还曾恬不知耻的幻想过跟她发生关系呢!

 

不过我这人是纯情的,眼下我已经喜欢上了韩琳,我就绝不会再惦记姚婧。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