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太难受了想要,折磨到她哭着喊着求饶

标签: 发布日期:2019-11-19 15:33
他说他是王大川,请我吃酒席,他要结婚了。 王大川是我同学,当初关系还不错,老是跟在我身后。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考上大学,他考上了,后来没经常一起玩儿,渐渐就断了联系,算算快三四年没联系过了。 这么久没联系,一联系就喊吃酒席,我有点抵触,不过当初

 他说他是王大川,请我吃酒席,他要结婚了。

 

 

王大川是我同学,当初关系还不错,老是跟在我身后。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考上大学,他考上了,后来没经常一起玩儿,渐渐就断了联系,算算快三四年没联系过了。

 

 

 文学

这么久没联系,一联系就喊吃酒席,我有点抵触,不过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他给我转了一百块,我不好开口拒绝,敷衍了几句挂了电话。

 

 

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可能是自己心胸狭隘了一些,人家请你或许也不是为了你那点份子钱,再怎么说也算想到了你,自己也该去一趟。

 

 

又过了断时间,王大川又打来电话,说快中午了我怎么没来,我这才想起来,连忙抱歉,简单收拾了一下打个车就过去了。

 

 

到了之后,我才发现王大川定的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排场弄的十分大,他跟新娘在门口招呼来人,可能没想到会有人是打出租来的,我下车倒是没人招呼我。

 

 

看到王大川,以前的记忆便涌了出来,心中倒是有点感慨,便走向前去。

 

 

我盯着王大川笑,王大川有点没把我认出我。

 

 

我笑着说,大川,我是高峰,恭喜你。

 

 

王大川听我这么说,顿时激动起来,抱了我一把,说原来是峰哥,来媳妇认识一下。

 

 

我能感觉出王大川是真的高兴,心想这趟自己还算没白来。

 

 

我朝着王大川媳妇报以微笑,伸出手,他媳妇有点嫌弃并没有伸手。

我倒觉得没啥,毕竟我出来匆忙,加上这两年晒的哟嘿,手上起了很多老茧,看起来脏兮兮的,人家一新娘子介意也是情理之中。

 

 

我把手缩了回来,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朝王大川递了过去。

 

 

王大川说了句谢谢峰哥然后正要接过红包,突然旁边有个人把红包拿了过去。

 

 

我转眼一看心情顿时不好起来,抢过红包的正是当初跟自己有过过节的李建民。

 

 

李建民对我和王大川笑了笑,说看王大川你这么高兴,原来是峰哥来了啊。李建民把峰哥两个字咬的很重。

 

 

我对李建民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如果不是王大川的婚礼我真的想当场就走了,甚至跟他打起来。我没鸟李建民,不过李建民却感觉像是我在怕他似得。

 

 

是,如果是四年前,我确实会怕了他,因为那时候我一无所有。

 

 

可现在不一样,以我的实力根本不用把他放在眼里,可是我如果变成这种人,那自己跟那种依仗自己有钱欺负人的家伙有什么区别?

 

 

李建民见我不鸟他,便打开了我给王大川的红包,把钱拿了出来,里面有三百块钱。

 

 

李建民看着三百块大笑起来,三百块,高峰啊高峰,三百块你也好意思啊随礼啊,你得穷成什么逼样了。

 

 

这句话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少人投着我的目光都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王大川倒是不觉得什么,笑着从李建民手里把三百块拉了过来,说三百挺不错了,当初他随我才随一百。

 

 

当初王大川给我随了一百块,我给他回三百,这算是涨了两翻了,我觉得三百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至于别人怎么想那是别人的问题。

 

 

王大川挺忙的,让服务员带我们进去,我便跟着服务员走进去,李建民跟我一起,在我耳边说他当初说过见我一次打我一次让我别忘了。

 

 

说实话我还真忘了,但他这么一提醒我,那晚上的一幕幕便涌现了出来,我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建民便没在看他。

 

 

服务员的引导下,我和李建民被领到一个别厅,进去一看竟然都是一张张有些熟悉的脸庞,仔细一看竟然都是同学,不过我这些年变化挺大的,我认出了一些人,但却除了李建民没人知道我。

 

 

李建民一来,不少人就拥了不过。说李总来了,李总怎样。说实话李建民确实混的不错,家里也有实力,得到奉承也是理所应当。

 

 

也有人奇怪的看着我,小声议论这个是同学区,怎么有个大叔在这里。

 

 

李建民指着我说这位不知道大家还认不认识,大家都摇头,就在我十分失望的时候,有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儿站了出来,说是高峰吗?

 

 

我仔细看了下那个女孩儿,起码有一米六五以上,长得特别乖巧,十分水嫩可爱,但我却想不起来她是谁。

 

 

一听她说是高峰,所有人都盯着我看。上学那会儿我喜欢看九十年代的黑道影业深受感染,很讲义气,只要有其他人欺负我们班上的人,我都挺身而出,班上我就跟孩子王一样,大家都叫我峰哥,看着我的眼神都带着崇拜。

 

 

可现在大家看着我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可怜与怜悯,我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的穿的不好,又一脸沧桑?除了极个别三四个人过来跟我叙叙旧,也在没被人过来跟我说话了。

 

 

不过我没关心那些,因为我的心思在那个认出我的女孩儿身上。她到底是谁,很熟悉,但却想不起来。

 

 

当初学校的校花是方芳当之无愧了,今天方芳也来了,可没跟李建民站在一起,看来是两个人闹掰了。

 

 

这个女孩儿跟方芳是不一样的感觉,我感觉颜值上丝毫不比方芳差,可实在想不起来班上有这么一号姑娘。

李建民理了理领结,走到那个女孩儿身边问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啊。女孩儿对着李建民笑了笑,却没回答他走到了我的面前,问我想不想的起来她是谁。

 

 

李建民见女孩儿没理他,却跟我说话,一下子变得十分不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文章
共有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