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一女同时承欢n男的小说

标签: 发布日期:2019-12-07 15:43
村长在我身后轻哼一声,王妮儿脸色一变,恨恨道:傻东西,进来吧。 关上门,我走了屋子。 靠近王妮儿,我闻到一股香水味儿。 向前看去,因为在屋里,王妮儿领口慵懒解开,被我看了个清楚。 色狼。察觉到我目光,王妮儿不屑骂道。 她用手护住胸口,讥讽道:我

  村长在我身后轻哼一声,王妮儿脸色一变,恨恨道:“傻东西,进来吧。”

 

 

 

  关上门,我走了屋子。

 文学

 

 

 

  靠近王妮儿,我闻到一股香水味儿。

 

 

 

  向前看去,因为在屋里,王妮儿领口慵懒解开,被我看了个清楚。

 

 

 

  “色狼。”察觉到我目光,王妮儿不屑骂道。

 

 

 

  她用手护住胸口,讥讽道:“我爹找你,我可没看上你。你要是不中用,就趁早走吧。”

 

 

 

  我没拿到钱,咋能这么走了。

 

 

 

  “妮儿,我肯定中用,一定给你借上种。”我硬头皮道。

 

 

 

  王妮儿嗤笑一声,“还挺自信。”

 

 

 

  她神色讥讽,嘲笑道:“那把裤子脱了,给老娘看看下边。要是小鸡崽子,就趁早滚吧。”

 

 

 

  要脱裤子,我有些扭捏,王妮儿得意笑起来。

 

 

 

  脑门一热,我暗骂自己:“二憨,婶子等你救命,你还犹豫什么。”

 

 

 

  耷拉下脸,我闷声把裤子脱掉,只剩下一条内裤。

 

 

 

  王妮儿咯咯笑,“把内裤也脱了,看看小鸡崽子。”

 

 

 

  我不理会她不屑语气,咬牙把内裤脱掉,抬眼望王妮儿。

 

 

 

  看到我真脱了,王妮儿惊呼一声,紧盯我下边。

 

 

 

  “不小嘛,挺有货的。”她惊喜的赞叹,伸手摸来,快碰到时又不好意思的收回手。

 

 

 

  我抿紧嘴唇,等待王妮儿宣判。

 

 

 

  “不错。”王妮儿心情大好,“俺喜欢这种大的。让你借种了。”

 

 

 

  听到这话,一种委屈、不甘,以及的愤怒的情绪发作,我心里老不是滋味。但表面上,我憨厚一笑,感激道:“谢谢妮儿姑娘了。”

 

 

 

  手掌伸出,我想摸王妮儿身体,把她压在床上,狠狠报复。

 

 

 

  王妮儿玉手抬起,“啪”的拍了我一下。

 

 

 

  “急色。”她不悦道。

 

 

 

  我看她生气,马上不敢动弹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俺不能轻易失去。

 

 

 

  王妮儿咯咯一笑,取出手机,撒娇道:“好弟弟,姐姐与你开玩笑。干事前,你得有些情趣呀。”

 

 

 

  她声音娇媚,诱人之极。

 

 

 

  我看王妮儿眼中艳光荡漾,心里也不由痒痒的。

 

 

 

  “来,看姐姐手机,学习一下姿势。”王妮儿举起手机,娇笑道。

 

 

 

  我趴过去看,心跳马上加速了。

 

 

 

  手机屏幕上,全是不堪画面。

 

 

 

  一猛男抱住一美女,正在放肆冲击。

 

 

 

  “姐姐喜欢猛男,你勉强够格。”抚摸我一下,王妮儿娇声道。

 

 

 

  我看手机屏幕,渐渐口干舌燥了。

 

 

 

  里面的动作太刺激,王妮儿故意把声音开大,俺一小处男,咋可能受得了。

 

 

 

  看见我下边发生变化,王妮儿很兴奋,眼睛亮极了。

 

 

 

  “想弄姐姐不?”王妮儿舔舔嘴唇,勾搭到。

 

 

 

  我下意识点头,感到心里有一团火,不发泄不行了。

 

 

 

  “给,把药吃了,这样弄得长久些。”王妮儿端来一杯水,笑盈盈道。

 

 

 

  我没做它想,看见王妮儿滑腻的皮肤,水汪汪的眼睛,听话的把药喝入嘴里。

 

 

 

  药很有用,肠子凉凉的,俺感觉浑身都轻松。

 

 

 

  “姐,你药真有用。俺好舒服。”我憨憨道,低头看下边,怪叫起来,“俺那里,咋没动静了。”

 

 

 

  王妮儿不屑的看我,神情讥讽,脸上尽是阴谋得逞的快意。

  我感到不妙,心里有些慌了。

 

 

 

  使劲套弄几下,下边像丢魂似的,根本没反应。

 

 

 

  “姐,俺咋萎了。”我哭丧脸,哀求的看王妮儿。

 

 

 

  借种不成,下边还被搞萎了,俺死的心都有了。

 

 

 

  王妮儿脸色阴沉,讥嘲看我,骂道:“傻东西,你也知道怕。老娘高贵的身子,也是你能碰的?恶心死了。”

 

 

 

  “姐,俺不碰你,你饶了俺吧。”我病急乱投医,伸手抓王妮儿手。

 

 

 

  王妮儿脸色变了,无比的恶心、厌恶。

 

 

 

  她用力一甩,像扔掉一个臭苍蝇一样,我来不及道歉,就看见一根冷冰冰的电棍。

 

 

 

  “啪”。

 

 

 

  王妮儿毫不留情,电棍击在我身上。

 

 

 

  疼痛、冰冷,我倒在地上,昏迷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再度恢复意识。

 

 

 

  睁开眼睛,是熟悉的环境。

 

 

 

  胳膊一动,我疼得扯了扯嘴角。低头看,他娘的,我身上全是鞋印子,王妮儿趁我昏倒,肯定又殴打我了。

 

 

 

  对这个女人,我生出一股恐惧和恨意。

 

 

 

  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赶紧伸手,抚摸我下边。

 

 

 

  一阵套弄后,我脸色变得惨白。

 

 

 

  “是你,你害了我?”我睁大眼睛,咬牙切齿盯着王妮儿。

 

 

 

  王妮儿穿了一身粉色睡衣,脸色红润,精神十足,昨晚显然睡得很香。

 

 

 

  “天亮了,你该滚了。”王妮儿伸个懒腰,示威扬扬电棍,不屑道。

 

 

 

  我捏紧拳头,想化身野狗,冲上去咬她一口。

 

 

 

  最毒妇人心,王妮儿的心肠,简直就比毒蛇还狠。

 

 

 

  但下一刻,我的动作停滞了,僵硬在空中。

 

 

 

  王妮儿手中,捏几张人民币,奚落看我。

 

 

 

  “想要吗?”王妮儿奚笑道。

 

 

 

  我没吭声,但报复欲望有些动摇了。

 

 

 

  看我沉默,王妮儿眼中出现一抹讽刺,不屑道:“行啦,别硬撑啦。不就是担心萎了,放心吧,药效只有两天。”

 

 

 

  她跳下床,把钱塞我手里。

 

 

 

  “这一千块,是说好的佣金。出去后碰见我爹,知道咋说吧?”王妮儿冷冷道。

 

 

 

  我捏住钱,知道不是彻底萎了,心情一松。但紧接着,我就疑惑了。这是咋回事儿,俺没干事儿,还有钱挣。

 

 

 

  “你根本不想借种,先前答应村长,是缓兵之计,骗他的?”我嚷起来,震惊道。

 

 

 

  王妮儿咯咯笑,嗔道:“傻东西,还不是太笨嘛。”

 

 

 

  她眉目一扬,“管好你的嘴,以后你睡地板,每晚一千块照给不误。要是你乱说……”王妮儿扬扬电棍,恶狠狠道:“我让你永远萎了。”

 

 

 

  我忙不迭点头,夸张的护住嘴巴,惹得王妮儿哈哈大笑。

 

 

 

  俺也笑起来,对于我来说,只要有钱赚,碰不碰王妮儿,幷没什么两样。

 

 

 

  出来后,村长打量俺几眼,问了句给钱没,我说给了,他就放我走了,还约好晚上再来。

 

 

 

  我浑身轻松,走在大道上哼小曲。

 

 

 

  摸摸一千块,能这么轻松挣钱,俺爽翻了。

 

 

 

  很快,我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再也笑不出来了。

 

 

 

  俺这样挣钱是爽快,但不真正干事儿,借种肯定不成功。那五万块,是别想拿到了。

 

 

 

  没五万块,给婶子进城治病就得泡汤。

 

 

 

  纸包不住火,村长不是傻子,这每晚一千块,估计没几天就挣不到。

 

 

 

  那时候,我还是穷光蛋一个,并且惹了一身骚。

 

 

 

  再也不笑了,我耷拉脑袋,有些垂头丧气。

 

 

 

  “哥哥你慢慢走,妹妹我……”

 

 

 

  清冽的山歌传来,分外悦耳。

 

 

 

  我瞪眼一看,一个山妹子从远处走来。她秀发披肩,身材高挑,穿着农家服,也掩不住那水灵灵气质。

 

 

 

  咧嘴一笑,俺心里想,“到底是芹儿,上了大学,也没惹骄纵习气,还是这么清纯。”

 

 

 

  看见青梅竹马的芹儿,我想放声高呼,招她过来。但马上我意识到处境,这是村长家方向,她问起来说不清楚。

 

 

 

  而且,俺干了借种的事儿,也没脸见她。

 

 

 

  心生愧疚,我难受看芹儿一眼,咬牙把方向转了。

 

 

 

  走了一会儿,我狠狠揪一把头发,骂自己:“二憨,你真没用,喜欢的女娃都不敢见。就让芹儿嫁给别人吧,你别娶老婆了。”

 

 

 

  芹儿没变,她走的方向,正是刚从我家返回,肯定是找我去了。

 

 

 

  她一回来,就能想着我,很让我感动。

 

 

 

  可是我借了种,干了缺德事儿,没脸见她呀。

 

 

 

  暗生闷气,我心情不快的走,身后突然传来尖叫:“救命呀,流氓。”

 

 

 

  心底一惊,我二话没说,疯狂往回跑。

 

 

 

  “是芹儿声音,哪个王八蛋欺负她。”我气鼓鼓想,袖子边跑边撩起来。

 

 

 

  芹儿在大路上挣扎,因为是早上,街上还没什么人。

 

 

 

  与芹儿纠扯的,是村里的老光棍。隔着老远,我就闻到了酒气,老光棍肯定又喝了整夜酒,跑大街上撒疯了。

 

 

 

  “放开我,放开,别亲我。”芹儿恶心的大叫,拼命挣扎,老光棍那张臭嘴,要亲在她白嫩脸蛋上了。

 

 

 

  “臭酒鬼。”我喝骂一句,一拳抡在光棍头上,又恼火的连踢了几脚,将他彻底踢翻在地。

 

 

 

  醉汉被打醒了,看见有人,屁滚尿流跑了。

 

 

 

  芹儿长出一口气,叫道:“二憨哥,你咋来了。俺吓死了。”

 

 

 

  我得意一笑,看见芹儿凑上来,小手拉住我,鼓鼓的胸膛起伏不定,别提多美了。

 

 

 

  “二憨哥,我去家里找你,发现你不在。你咋从村长家过来了?”芹儿水汪汪眼睛望我,不解道。

 

 

 

  那股美劲儿没了,我心脏提起来,芹儿可不好糊弄,小丫头精明着呢。

 

 

 

  “俺没听说你放假,要是知道你回来,我肯定家里等你。”这话让芹儿挺高兴,她伸手娇羞捶了我一下,我继续说,换上沉闷表情:“俺去村长家借钱,他真抠,才给了一千块。”

 

 

 

  我取出那一千块,好让谎言更真实。

 

 

 

  芹儿善解人意,小手紧紧握住我,安慰道:“二憨哥,婶子的病,你别上火,肯定有办法的。”

 

 

 

  我装模作样点点头,心中一松。

 

 

 

  “二憨哥,你听俺说个秘密中不?”芹儿脸蛋一红,呢喃道。

  现在的芹儿,低着头,脸蛋像熟苹果一样。

 

  到底是什么秘密,让芹儿这么害羞,我好奇起来。

 

  芹儿踮起脚尖,轻声道:“二憨哥,你娶俺中不?”

 

  我一愣,嘴巴咧开,惊喜笑了。

 

  芹儿看我笑,也害羞笑了。她嘴唇一嘟,吻了我一口。

 

  我感受那柔软,心中美极了。

 

  芹儿眼波如水,眼神里好像有无数话要说。她凑上来,两团柔软压在我胸口上,同时小手如蛇,在我身体游动。

 

  我感到芹儿动情,老实不客气抱住她,咸猪手朝她屁股摸去。

 

  芹儿惊呼一声,脸蛋更红了。她的玉手,大着胆子下移,我脸色难看起来。

 

  我感到芹儿的手,伸入我裤裆,已经摸到了我那里。

 

  她胆子这般大,俺应该高兴才对。但这时刻,药效还没过去,我下边根本没有反应。

 

  芹儿摸了几下,脸色也疑惑起来。

 

  她抽出手,俏脸看我,满是不敢相信。

 

  “二憨哥,你……”芹儿急了,眼泪都要流出来。

 

  我心中一跳,她肯定误会我不行了。该死的王妮儿,都是她害的。

 

  “芹儿,你别瞎想。俺两天前骑车,下边也受了伤,过两天就好了。”我脸不红心不跳,扯谎道。

 

  芹儿信任我,长出一口气。她担忧看我,“不要紧吧,要不要看医生?”

 

  我挠挠头,阔气道:“不用。过两天就好。”

 

  “那就好,俺还想和你……”芹儿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芹儿看我盯着她,突然不说了,娇憨瞪我一眼,腮帮子也鼓起来。

 

  我心中大乐,觉得芹儿不管是高兴还是生气,都十分好看。芹儿凑上来,趴我耳边道:“二憨哥,俺不想做处女了,你答应娶我,俺哪天把身子给你吧。”

 

  脸色一呆,我不敢相信的看芹儿。

 

  芹儿低着头,小声道:“同学都说和男生弄过,老是嘲笑俺,烦死了。我讨厌城里男生,就喜欢二憨哥。等你下边好了,咱就去钻玉米地。”

 

  说到最后,芹儿脸红透了,声音也越来越小。她鼓起勇气说完,亲俺一口赶紧跑了。

 

  我看芹儿背影,心情十分好,忘掉了早上的不快。

 

  比起芹儿,王妮儿这臭女人,真是差远了。

 

  一路哼小曲,我回了家。

 

  离家门老远,我听到难听的咒骂声。

 

  心中一惊,我撒腿狂奔,冲进了家门。

 

  婶子绝望靠墙上,村里流氓大虎、二虎正踩一地药材。

 

  “你们干什么?”我跑到门前,气得身体发抖。

 

  大虎瞅我一眼,奚落道:“你家欠债不还,给你们长长见识。”

 

  我捏紧拳头,咬牙道:“给婶子治病,俺欠你们一万,利息早还够一万了。你们咋还来纠缠。”

 

  大虎哈哈一笑,对二虎道:“说他憨,他还真憨。”他望向我,不屑道:“傻二憨,这叫高利贷,懂吗?你还一万哪够,现在至少欠俺两万。”

 

  脸色一沉,大虎阴恻恻道:“你这穷光蛋,估计也还不起了。要不把地折价卖给俺,这就两清了。”

 

  婶子脸色一变,虚弱呻吟道:“不行。没了地,我们饭都吃不上了。”

 

  担心的望我,婶子怕我做傻事儿。我自然知道,不能把地给他们。咬咬牙,我冷声道:“钱会还你们的,你们走吧。”

 

  大虎笑起来,凶残的脸色扭曲,变得有些恐怖。

 

  他奚笑道:“二虎,这小子疯了。他还钱,拿什么还?他这身体壮实,去城里做鸭子吗?哈哈。”

 

  二虎也狂笑,骂道:“这小子好狂。他利息都出不起,还敢说还钱,要是他给得起利息,老子给他磕头。哈哈。他还是做鸭子去吧。”

 

  我被两人激怒了,借种的事儿,和鸭子有什么两样,他们刺激到了我。

 

  “要是俺还一千利息,二虎你真磕头?”我盯着二虎,咬牙道。

 

  二虎一愣,没想到我发狠。

 

  他感觉到气势弱了,气急败坏道:“磕,谁不磕谁孙子。”

 

  眼珠一转,二虎奸诈道:“不过,你现在就得出,可不准出去借钱。要给不起,你给俺磕三个响头。”

 

  我胸膛有一股气,看向大虎,想知道二虎说话管用不。

 

  大虎拉下脸,骂道:“你小子要真有钱,俺们认栽。没钱的话,还是别逞能了。”

 

  我眼睛发红,从兜里取出那一千块。

 

  它是崭新的,俺还没有捂热它,就要交出去了。

 

  二虎一愣,脸色难看起来。大虎皱起眉头,神色也不好看。

 

  “一千块,你们说话算数?”我扬扬钱,高声道。

 

  二虎铁青脸色,眼睛要吃人一般。大虎抢过钱,数了一把,不甘心道:“正好一千块。”

 

  我看二虎难看的脸色,心里没来由一阵快意。但我知道,不能把事情做绝。

 

  “两位虎哥,俺不要求你们磕头,你们磕了,我也受不起。只求你们宽限我一个月,俺筹钱给你们。”我恳请道。

 

  从一开始,我就没指望二虎磕头。他们气势汹汹,不拿些好处,是不肯走的。一千送走两尊恶虎,还能通融一个月,俺也值了。

 

  二虎看大虎,像在恳求。大虎哈哈一笑,喝道:“二憨,我以前小瞧你了。一个月,把两万还了,咱们两清。”

 

  我点点头,放任两虎离去。

 

  婶子看一地药材,突然叹一口气,嚎啕大哭起来。

 

  她哭了好久,哽咽道:“二憨,你把地买了,拿钱走吧,别管婶子了。”

 

  “哪能呢,俺有办法,婶子你别管了。”我安慰婶子,心里有些堵。

 

  大虎、二虎这帮吸血虫,真是村里的祸害,也不知啥时能除了。

 

  我捏紧拳头,暗下决心,一定凑够两万块,把这两头恶虎打发了。

 

  一个月找两万块,我只有一条路子,就是找王妮儿。

 

  只要借种成功,一切难题都解决了。

 

  我心底盘算,不管王妮儿怎样刁难,我一定要坚持下来,趁机把她办了。

 

  给婶子熬好汤药,我趁着天黑,又朝村长家赶去。

 

  要进门时,芹儿父亲身影一晃,赶我前边进了屋。

 

  我揉揉眼,有些不敢相信。

  芹儿父亲和村长没私交,他咋大晚上跑村长家了。

 

  我心底好奇,放慢脚步,跟在了芹儿父亲身后。

 

  芹儿父亲进了屋,村长出来迎接,我趴在窗台边,偷听他们说话。

 

  村长笑眯眯的,眼里透出一股奸诈。

 

  “张老弟教女有方,芹儿生得水灵,还有文化。老哥很是羡慕啊。”村长夸赞芹儿,言语很是谄媚。

 

  我心中高兴,村长到底有眼光,知道芹儿的好。

 

  张老汉一笑,听到村长称赞,多少有些高兴。

 

  “我城里有个侄儿,家境人品都不错。虽然文化不高,但相貌堂堂,绝对是配得上芹儿的。他曾见过芹儿一面,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不,老哥来说媒了。”村长道明目的,是要做媒婆。

 

  张老汉眉头一皱,陷入沉吟。

 

  我心里暗叫,千万别答应。

 

  别人不知道,村长侄儿我可清楚得很。他生得油头粉面,活脱脱小白脸一个。小时候他就喜欢偷看寡妇睡觉,被发现老把脏水泼别人身上,不是个好东西。

 

  那会儿他经常骚扰芹儿,俺没少与他打架。后来他搬到了城里,这才消停许多。没想到,他对芹儿念念不忘,又杀了回马枪。

 

  我攥紧拳头,希望张老汉清醒些。芹儿嫁给村长侄儿,简直是把芹儿往火坑推。

 

  芹儿让我娶她,村长却跳出来说媒,真让人着急上火。

 

  张老汉想了一会儿,缓缓道:“村长,别的俺能答应。这婚姻大事儿,可真儿戏不得。芹儿和二憨青梅竹马,我想把他俩凑成一对儿。俺只有一闺女,可得为她幸福着想。”

 

  我嘴巴咧开,心中窃喜。

 

  小时候,我带着芹儿胡闹,没少挨张老汉打。没想到,这老汉心里面,竟然把我当成了准女婿。

 

  看张老汉的眼神,我有了些许欣赏。

 

  他年纪大了,但还不老眼昏花,知道哪个是宝贝疙瘩,哪个是茅坑石头。

 

  村长脸色一变,笑容僵硬了。

 

  但很快,村长又春风满面,劝道:“张老弟,你把芹儿嫁给二憨,可不是为她好,是把她往火坑推呀。”

 

  我气得暗骂,奶奶的,你瞎了眼,嫁给俺,咋就是往火坑推了。

 

  村长继续说:“二憨家里穷,芹儿嫁给他,能有好日子过吗?老哥你那点儿家底,别的不说,就是二憨婶子的病,就能给你吃垮了。”

 

  张老汉犹豫了,树皮脸孔僵成一团。

 

  我心里大叫,别上当,俺不会吃你家底的,我会努力赚钱,对芹儿好的。

 

  “张老弟,我一直知道,你想在城里开个店铺,是不是?”村长嘴唇一翘,意味深长道。

 

  张老汉一呆,喜道:“村长,你有法子?”

 

  村长哈哈大笑,乐道:“芹儿嫁给我侄儿,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别的不说,老哥城里开店的钱,我侄儿家至少出一半。各种手续,俺帮你搞定。”

 

  他的话,很有蛊惑力。

 

  我默默祈祷,让张老汉抵抗住诱惑。

 

  然而张老汉神色一松,脸上竟然出现几分阴谋得逞的笑容。他轻轻一笑,淡然道:“要是开了店,就让小夫妻共同经营,也是个正经营生。”

 

  村长一笑,赞同道:“正是。”

 

  我手指冰冷,感到一阵心寒。

 

  这两人狼狈为奸,要生生把我和芹儿拆开呀。

 

  我看明白了,张老汉根本看不上俺,先前他那样说,不过是为增加筹码,好拿到更多利益。

>>>>全文在线阅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文章
共有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