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老师补课时穿的非常少;写男女之事的小黄文

发布日期:2020-01-05 11:56
据海内网01月04日报道: 精品热门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嗯小秦,你你的医术好像还可以,我的腰没有刚才那么酸了。 空气寂静

据海内网01月04日报道:

精品热门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嗯……小秦,你……你的医术好像还可以,我的腰没有刚才那么酸了。”

 

 

空气寂静,她想找点话题说。

 

 

“是吗?”他刺心的声音传到她耳朵。

 

 

秦受的医术对待她这样的小伤小痛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不同一般的待遇,他就算免费医治也很开心。

 

 

他躺在一旁,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告诉她各种穴位的功能和位置,告诉她很多专业的养颜方法。

 

 

他漫不经心的把平日学的一些皮毛有一句没一句说出来,王桃花随便听听还可以。要是师父听见,估计又得骂他不好好学医。他心一直放在她的身上的每一处,还有关键的位置。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起身。老规矩,他很紧张的告诉她不能用力,于是又帮她把衣服穿上。

 

文学

 

显得自然又贴心,成功掳获了王桃花的好感。这下,王桃花对自己一定会比平时更加的热情了。

 

 

“桃花姐,你刚才说过,陈哈子欺负了你,害你的腰扭伤了是吧?”

 

 

秦受关心的问,其实他的心里很疑惑。

 

 

“是啊,你别看他个字不高,瘦瘦的,其实……”

 

 

王桃花叹气,斜靠在床沿,那样子很美!

 

 

“我去帮你讨回公道。”

 

 

如果陈哈子真的害的她扭伤了腰,还图谋不轨,那秦受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是他赢得王桃花好看的一个大好机会,他深知,在王桃花那种美妇人眼里,好的男人多不缺他一个。

秦受回味着刚才的余温,斜阳通红,傍晚的红星村褪去了中午时的炙热。他神清气爽的走在乡村的小路上,腰身充满一股力量。

 

 

他远远的就看见了陈哈子的小房子,是用几块砖搭起来的,屋顶就是树枝和草垛。陈哈子坐在门口的地板上逗猫。这只大黄猫是他唯一的伴侣,多年来,他没一直没有娶到老婆。

 

 

陈哈子抱着猫,用手指头揉着猫的脖子,好像揉一个女人一样尽兴。

 

 

见秦受走过来,陈哈子慌忙将猫扔出去,从地上站起来。

 

 

“陈哈子,听说,你刚才去欺负了王桃花。”秦受质问。

 

 

陈哈子慌乱的揉了揉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看不出来你这个小个子,还挺会欺负人的!”秦受走过去,边走边说。

 

 

陈哈子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有理也说不出口,明明是王桃花主动勾引他,怎么算是他欺负王桃花呢?

 

 

陈哈子吞了吞口水,才说:“我没有欺负她,是她自己主动的。”

 

 

陈哈子脑子回忆起今天的那一幕,他被王桃花拽到她家,对他动手动脚的。陈哈子从来没有碰过女人,自然什么都不会。可是王桃花哪里管这些,她只觉得陈哈子蠢笨慢,还没有开始,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慌乱之中,跌下床来把自己的腰扭伤了。

 

 

她还没有得手,陈哈子见她受伤就逃跑了。

 

 

陈哈子只字片语,才把事情的原委说了明白。

 

 

“哈子,那意思是王桃花污蔑你咯?”秦受问。

 

 

想不到,王桃花还有那样一面。她贪念陈哈子是一个雏,才对他下手的吧。

 

 

秦受想到这里,不觉对王桃花产生一种佩服感。他很想试试,这个大胆火辣的女人。

 

 

再想起他今天抚摸的那片美背,他的心里酥软了一下。

 

 

“是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她还说今晚要来收拾我。”陈哈子说话时无辜极了。

 

 

陈哈子无欲无求,脑子里有着简单的世界。虽然没有女人会嫁给他这样的,不过,他从来没有过烦恼过。有些时候,懂得多了忧愁的反而是自己。

 

 

“什么,要来收拾你?”秦受的嘴长得大大的,看来这个王桃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要定了这个单纯的小雏。

 

 

秦受心里居然有一丝难受,王桃花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今天只局限于王桃花的背,让他很是惦记她皮裤里的世界,还有身前的风光。

 

 

“哈子,你害怕吗?”

 

 

陈哈子当然害怕了,他的脑子里根本不知道“收拾”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要来打他教训他,其实意思确实很暧昧的。

 

 

陈哈子疯狂的点头。

 

 

秦受从窗户里探头进去,看了看陈哈子的屋子。有一张不大的床,倒是打理得还算干净。一张灰色桌子,上面摆着几个碗,还有饭锅。

 

 

整个屋子里一股热气,昏暗。

 

 

“哈子,你愿意去我家避避吗?”

 

 

这么好的待遇,陈哈子求之不得,他对女人没有兴趣,可是对平房很有兴趣。

 

 

他住了十几年的这个茅草房,早就厌倦了。

 

 

秦受把陈哈子带回到了自己的医馆。他把陈哈子安顿好之后,秦受匆匆离开。

 

 

今夜,秦受就是陈哈子。秦受回到陈哈子的房子,等待着王桃花的来临。

 

 

太阳刚刚落下去不久,秦受就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爬上了原本属于陈哈子的床。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等得口干舌燥,他已经想过了好几种姿势,就等着待会儿好好施展。

 

 

夏天的夜里有温暖的风,外面有蝉鸣,寂静中一片聒噪。

 

 

直到月亮高高挂起,村里的灯火都熄灭时,秦受听着外面一阵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敲门的声音。

 

 

秦受屏住呼吸,假装睡着,那个门是虚掩着的,就是为了等她的到来。

 

 

王桃花轻轻一推,把门推开了。她心里疑惑:明明知道我要来,还不把门关好,不愧是陈哈子,脑子不好用。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脸,只听见微弱的呼吸声。

 

 

她伸手进被子里探了探,摸到一个男人的身体,烫得好像刚被烤过一样。她的小手一颤,指尖游走在他的胸口

 

 

秦受感觉到一双娇嫩的手在自己的锁骨处轻轻的摸,弄得他也有了反应。

 

 

她的脸缓缓的贴近秦受,秦受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向自己袭来。

 

 

的他的心狂跳着,这个女人,离他越来越近,而不仅仅局限于白天的后背。

 

 

秦受不敢出声,只是扭动了一下身子,假装从梦里惊喜,一把抓住那只小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陈桃花面露惊色,顿在原地。

 

 

忽然,秦受稍微用力,把她拉进来被子里。

 

 

她躺在他怀里,皮裤和衬衫给他带来了一丝凉意,他当即便起了反应。

 

 

王桃花还以为床上的这个人是陈哈子,心想:这个陈哈子,白天是那么死板,到了夜里,反倒狡猾起来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人早已换成了秦受。

 

 

秦受伸手揽着她的腰,紧紧的让她贴紧自己。陈桃花被他的大力揽住忍不住发出悦耳的声音,旖旎充满了空气。

 

 

秦受才想起,她的腰白天出了问题,所以碰一下还是会痛的。

 

 

王桃花主动的吻上去,秦受的身体僵硬,缓缓张嘴......

 

 

王桃花惊住了,想不到陈哈子还会这一套,看来平时他那种装的单纯的样子都是假的。王桃花正想骂出口,就被身下的男人翻了个身,重重的体重压过来。

 

 

秦受埋头在她的脖子里,他的鼻子里都是迷人的体香。

 

 

他一边享受着,另一只手一边慢慢的褪去她的衬衣,从上至下。

 

 

白天的时候只能看看,连碰都没有让碰几下。现在却能随心所欲,秦受的心里激动又兴奋......

“啊……”王桃花随着他的亲吻而轻声回应。

 

 

他的一只手攀附在胸前,他的手不听使唤的移动到她的皮裤那里,皮裤的冰凉传到他的掌心,一阵夏日的凉爽。秦受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褪着她的皮裤。皮裤才到一半,她光滑的肌肤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女人的手攀附在他的肩膀上迷离的眼睛半睁半闭,眼里都是渴求。

 

 

半晌,她又抬脚搭在他的肩膀上,把整个人都托付给了他。

 

 

“嗯……陈哈子……啊……看来你技术还不错。”王桃花夸赞,声音酥软。

 

 

秦受邪魅的看着黑暗中的那个黑影,哪里来的陈哈子,他是秦受。

 

 

秦受指腹掐了一下她,她又忍不住的发悦耳的声音。

 

 

这还没有进入主题呢,只是逗弄一下她,就这么受不了了。秦受精壮的腰充满了力量,只需要轻轻一动,就完全得到了王桃花。

 

 

迟疑的时候,外面匆匆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秦受疑惑,想要起身,却被她拉回去,他跌在她柔软的身体上,像一团烈火在烧着他。

 

 

那一串脚步声很急促,秦受担心的几十秒穿上被拉乱的衣服,移步到窗户边。

 

 

想要看清外面是否有人,却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此时已经是黎明前了,村子里已经有人家的鸡开始叫早了。

 

 

所谓春宵一刻,秦受回头看着王桃花的轮廓,明明感觉才过去了一会儿,却已经快要天亮了。

 

 

他不甘心的想着,还是没有进一步发展!

 

 

“陈哈子你干什么呢?快过来啊!”王桃花叫他的名字。

 

 

秦受心里打颤,如果再不走的话,天再亮一点就要被发现了自己不是陈哈子。

 

 

王桃花起身,一阵香味随着她的逼近而更近了。

 

 

秦受看着她颤动的身体,在黑夜里如白玉一样发着幽光。秦受迎上去,搂住了她的腰,低头细吻着她。

 

 

她推开他,平日里,陈哈子并没有这么高啊。如果是陈哈子吻她,根本不用低头,她也不用抬头。

 

 

完了,她好像发现异样。

 

 

秦受也突然想起陈哈子没有自己这么高,他后悔为什么自己要站起来。

 

 

“你不是陈哈子……”王桃花一直把对方当成陈哈子,她念想陈哈子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可是,现如今中了谁的计。

 

 

秦受被发现了以后不敢说话,只要他一说话,只要听他的声音,就会全部暴露。

 

 

“你是谁?”

 

 

王桃花边问,边去开灯。

 

 

“嗒”一声开灯的声音,秦受忙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

 

 

万幸,陈哈子没有灯。他长时间不交电费,早就被断了电。

 

 

“你说不说?”王桃花见对方一直不说话,也笃定了这是一个熟人。

 

 

她也不是反感这个男人对她图谋不轨,而是只想知道对方是谁。

 

 

这个男人是她见过最阳刚的一个,而这个村子里,她尝试了那么多人,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人过。一向渴求不满的她,感觉到这个人能满足她。

 

 

她步步紧逼,问着他是谁。

 

 

忍无可忍,他拉开门,一趟跑了。

 

 

回到家里,怀着瑟瑟的内心睡去。

 

 

王桃花也不敢去明目张胆的去找昨天晚上那个人,去问陈哈子,陈哈子却已经忘了。

 

 

未来的好几天秦受都不敢经过王桃花家的门前,而王桃花则暗自发誓要找出那个男人。

 

 

他越是想要刻意的逃避王桃花,王桃花还偏偏找上了他。

 

 

这天,他刚刚给一个跌倒的小妹妹按摩完脚,王桃花就来了。

 

 

王桃花依然穿着一条紧身黑色皮裤,紧着她的身体,上身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紧身毛衣,S形的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

 

 

秦受看着她慢慢走过来,惊叹的看着她,实在是太迷人了。

 

 

“小秦我的腰好了很多了,不过还是有点酸痛,你能再帮我按摩按摩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文学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