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乖全部吞进去就不疼了:激烈的厨房运动

发布日期:2020-01-18 10:05
趁这个机会,我赶紧穿上裤子,一边安慰她说,姐,别难过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年轻,喜欢你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他不珍惜你是他的损失,他早晚会后悔的。 这话姐爱听,他早晚会后悔的。可是张雨彤说:可是姐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 张雨

趁这个机会,我赶紧穿上裤子,一边安慰她说,姐,别难过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年轻,喜欢你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他不珍惜你是他的损失,他早晚会后悔的。

  “这话姐爱听,他早晚会后悔的。可是……”张雨彤说:“可是姐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

  张雨彤难受,说明她在乎感情,总比无情无义的女人好得多。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不想婷姐担心,于是就给婷姐打了电话,说彤姐回来了。

  婷姐推开门看到张雨彤的时候,忍不住长吁口气,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张雨彤,接着快步走进来,将张雨彤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雨彤,没事儿,咱不伤心了,改天咱再找个比他好的。”

  张雨彤靠着婷姐的肩膀,只见双眼悄然泛红,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滚滚滚而落,伤心得不行。

  面对自己的闺蜜,张雨彤终于卸下了所有伪装。

  哭了一阵,张雨彤忽然又不哭了,抹掉泪水说:“不就是失个恋吗,我居然还哭,太没出息了。婷婷,小飞,晚上我请客,咱们去唱歌。”

  张雨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哭一下笑,真不知道她心里咋想的。

  婷姐知道张雨彤心里还放不开,于是就没说什么。晚上我们去夜莺酒吧,坐进包厢里,张雨彤点了些酒水,婷姐本来很少喝酒,而且酒量也不好,可张雨彤失恋了,她也没拒绝喝酒,几杯啤酒下肚,俏脸就悄然泛红了,看起来妩媚得很。

  期间我就充当护花使者的角色,坐在一角,静静地看着她们,也没怎么喝酒,看她们喝酒着状态,估计是想往醉里喝,我得送她们回去。

  张雨彤的酒量比婷姐好点儿,但几瓶啤酒喝下去,也有了醉意。唱歌的兴趣上来了,便去点了一首《臭男人》。

  男人会演戏,天生花言和巧语,甜言蜜语虚情假意,无耻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皱起眉头,真是一棒打倒一片。

  唱完高潮部分,张雨彤又不唱了,将话筒丢在一边,端起酒杯继续喝酒,婷姐只好硬着头皮作陪。

  离开的时候,张雨彤和婷姐都喝飘了,张雨彤喝醉后比较疯,婷姐还好,比较安静。

 文学

  打车到小区楼下,费了好大劲才扶她们上楼,回到家里,我忍不住往沙发上一坐,全身都轻松下来。

  婷姐斜靠着沙发,扶她上楼时的摩擦,使她的衣服有些凌乱,两腿微张,深处的风景,隐约可见。

  张雨彤可能觉得热吧,干脆将衬衣脱掉,房间里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微妙起来。

  看着眼前的画面,我口干舌火喿,难受死了。

“叶飞,你去睡觉吧,你婷姐和我睡,陪我说说话。”张雨彤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下午订了床,还没送过来,这就意味我今晚还要睡地铺。

  眼前春光无限,我真不想去睡觉,可张雨彤都这样说了,我只好意犹未尽地走进卧室。

  躺下不久,我就听到浴室里响起哗哗水声,应该是她们在洗澡。

  情不自禁的,脑海里面开始浮想联翩,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

  她们洗漱完就去了隔壁卧室,小声说着什么,我屏住呼吸,终于听到了张雨彤的声音:

  “婷婷,我们好久没睡一起了,让姐姐摸摸看,又丰满了没有。”张雨彤咯咯直笑,紧接着就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张雨彤在摸婷姐?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心头一阵狂跳。

“哎呀,别摸了,快睡觉。”婷姐呼吸急促地说。

  张雨彤笑呵呵地问:“那你告诉我,我摸你,你舒服吗?”

  “有……有点……”婷姐嘤咛道。

  “这样就有感觉了,看来你的初夜应该还在。我要是男人,今晚说什么也得给你睡了,简直太诱人了呢。舒服吗?还想不想要?”张雨彤问。

  婷姐没说话,隐约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

  张雨彤继续说:“想要就说哦,姐姐虽然是个女人,但一样能让你舒服呢……呀,婷婷,你居然……”

  婷姐急道:“别……别弄了,好难受。”

  “现在难受,等会就舒服了。”张雨彤嬉笑着,婷姐的喘息也更明显了,不用想,也知道张雨彤在挑动婷姐。

  脑海中幻想出那种画面,身体快炸开似的。

  “嗯……雨彤,睡觉好不好,人家难受死了……”婷姐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的味道,显然是受不了了。

  张雨彤却说:“婷婷,你也碰碰我呀……好舒服……”

  张雨彤比婷姐开放多了,叫声也特别明显,两道喘息声传入耳朵,我简直欲火难耐。

  我想忍住不听,可声音就像在身边响起似的,清楚得很,欲望的驱使下,我忍不住将手伸向下面动作起来。

  “婷婷,是不是很舒服?其实和男人做更舒服。你没做过,想象不到那种美妙的感觉。要是现在有个男人就好了……”张雨彤说。

  婷姐结结巴巴地说:“哪……哪有男人呀,别瞎想了,快……快睡觉吧。”

  张雨彤笑道:“怎么没有,叶飞不就是男人吗?而且他比一般男人有料多了,和他来一定舒服死了。”

此刻张雨彤就像发情似的,声音里面,带着浓浓的欲火。

  “别胡说。你昨晚不是刚做过吗,怎么又想要了。”

  “昨晚你听到啦?呵呵,当时的声音是有点大哦。”张雨彤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居然还是处,难道你夜里寂寞的时候,就没想那些事情吗?反正我就受不了,两天来一次,我都不满足呢。而且他那里小,每次都不尽兴。”

  说完这些,张雨彤沉吟了片刻,忽然又说:“婷婷,要不把小飞叫过来?我保证你做一次之后,就会爱上这种事情。你别说你是他妈妈的朋友,朋友怎么了,朋友就不能喜欢她儿子吗?再说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做过什么?”

  听到这些话,我真是兴奋得要死,如果真的能和她们来一次,死也甘心。

  也不知道婷姐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真的很想做那种事情,随后就变得犹豫了,虽然没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张雨彤趁热打铁说:“我寻思小飞也该睡着了吧,我们偷偷去他的房间,做完就回来睡觉,好不好?婷婷,我真的好想跟他来一次哦。”

  婷姐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小飞?”

  张雨彤说:“我现在恨透臭男人了,根本不相信狗屁感情,想要的时候,随便找个男人做一次,只要能满足生理需求就好,不想再谈男朋友。婷婷,你倒是去不去呀,你不去,我可去了。”

  婷姐犹豫了几秒,紧张地说:“万一小飞醒了怎么办?”

  “放心啦,不会的。”张雨彤想了想又说:“要不我先过去看看,等会我叫你再过去。”

  随后,我就听到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很快张雨彤敲门问,小飞,睡了吗?

  我特别紧张,不敢吭声。见我没应声,张雨彤就轻轻地打开门,又叫了我一声,我还是没回应。

  这时,张雨彤打开灯,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我睡的地铺,眼睛合上只留下一道细缝,可以看到张雨彤伸长脖子,警惕地看着我,我双手攥拳,汗水不停地往外冒。

张雨彤穿着早上那件睡裙,下摆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简直诱惑死人了。

“小飞,小飞?”张雨彤继续喊我。

  我假装睡得很沉。

  张雨彤终于放心了,然后跑过去叫婷姐,很快婷姐被她拽过来,穿着粉色的睡裙,要比张雨彤那件保守些。

  “你瞧,我没骗你吧,叶飞真的睡着了,我叫他那么多声,都没有醒,睡得够沉的,只要我们动作轻点儿,他是不会醒的。”张雨彤指着我,说着就拉着婷姐走进来,随手关上门。

看得出来,婷姐和我一样紧张,黛眉簇起,每走一步都格外得小心。

张雨彤就胆大得多,走过来蹲在我面前,轻轻晃了晃我的胳膊,一边叫着我的名字,继续试探。

  见我依然没有反应,张雨彤便轻轻揭开被子,一边问:“婷婷,你先还是我先?”

  “真……真的要这样吗?”婷姐的脸羞红至极,灯光的照射下,洁白的额头上已然冒出一层细汗。双手紧紧地抓着裙子,骨节处白森森的,看得出来,她比我更紧张。

  张雨彤却像是没听见婷姐的话,轻轻拨开我的小内,脸色骤然一变,当下吞了口唾沫。

  婷姐差点叫出声,急忙捂住嘴巴,美眸瞪得大大的,里面尽是惊恐的味道。

“还是你先来吧,毕竟是你的初次,让你尝新鲜的。你看着,我先给你演示一遍。”说着,张雨彤便站起来,右脚跨过我的身体,然后做了个坐下来的动作。

  看到这里,婷姐掉头就跑,可刚走到门口,又被张雨彤拽了回来。

  来到我身边,张雨彤指着我腹部说:“婷婷,初次可能有点痛,忍着点儿。学我刚才那样,对准这里,慢慢坐下去吧。”

我虽然未经人事,可以前小电影也没少看,知道张雨彤说的这种姿势叫观音坐莲。

 

婷姐在张雨彤的引导下,也是轻轻地抬起美腿,跨过我的身体。她光着脚丫子,玉足白嫩修长,五个脚趾,犹如婴儿的手指般粉嫩。

 

 

“真……真的很痛吗?”

 

婷姐摆好姿势,并没有立即坐下来,黛眉紧紧地簇起,显得特别犹豫。我知道婷姐喜欢我,也想跟我做这种事情,可她迈不过心里那道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