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湿润的玉缝:涨得难受你用手帮帮我

发布日期:2020-01-31 10:19
刘姐一脸的严肃说:姐骗谁也不能骗你,那富婆我见过,亲自来店里登记的信息,填的征婚启事。说着刘姐就拿出登记的信息。 上面写着,婚姻协议。要求特别低,只要男人成熟稳重,其他的工资之类,一概没提。好处却是特别多,只要领了结婚证,立马就付十万。之后

刘姐一脸的严肃说:“姐骗谁也不能骗你,那富婆我见过,亲自来店里登记的信息,填的征婚启事。”说着刘姐就拿出登记的信息。

 

上面写着,婚姻协议。要求特别低,只要男人成熟稳重,其他的工资之类,一概没提。好处却是特别多,只要领了结婚证,立马就付十万。之后一个月还给三千块钱的零花钱。条件是十分诱人啊,看的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十万,这样我父亲的腿就可以保住了。看着白纸黑字的合同,我有点半信半疑了,心想,要不去试试?万一是真的呢?要是假的,我立马走人,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我拿着合同看了一下,说:“行,那我试试。”刘姐喜笑颜开,“这就对了,我给你定好,明天上午九点和那女富婆见面,她可是特别着急,还说急着要结婚。”刘姐给了我那女人的电话,嘱咐了我时间和地点。

 

晚上回去,看着刘姐给我发过来的女富婆的相片,都有点睡不着了,这女人虽然是二十八岁,但长得实在是水灵,有钱人保养的就是好,精致的脸庞,乌黑的头发,挺挺的鼻梁,而且笑起来,还有若隐若现浅浅的酒窝。就算是什么饭托,酒托之类的也值得一见啊。

 

一大早醒来,我穿上了自己平时不舍得穿的衣服,在镜子前稍微整理了一下,来到那家咖啡店。

 

我拨通了电话,在靠窗位置的一个女人,接了起来,我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比相片上还好看,黑白分明的眼睛,清爽的外形,穿着暗红色外套,浅灰色长裙,坐在那里气质迷人。觉得和我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既然来了,怎么也得见个面问清楚,不然以后肯定得后悔,我鼓起了勇气朝着她走去,其实我也做好了准备,如果她不愿意什么的,我就立马走人。

 

我大方的坐在她的面前。她摘下墨镜,看向我,“就是你?”我点点头,“是我。”女人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一丝鄙夷,但即使是这样的表情,依旧是美的令人发指。她朱红色的嘴唇微微上翘,别提多性感了。

 

“你有一米七吗?”女人像面试一样问道。

 

“一米七五。”我如实回答。女人的脸上就露出一丝稍微放松的神色,“那就好,模样倒是还可以,修整一下应该不错,你这身衣服也太土了,没有新点的?”

 

听着女人的话,好像有点转机的样子,不过这衣服可是我最新的了,但我还是笑笑说:“今天有点匆忙,没来得及换。”

 文学

 

女人摆摆手,好像不愿意听我这些,然后说道:“好了,就你了,把这份合同签一下,咱们就正式开始了。”

 

这就成了?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是真的。我拿到合同看了一下上面标注着一排醒目的条件。

 

结婚只是假结婚,领了结婚证不是实质上的夫妻,能住一个房间,但不能越轨,不然合同作废,还要加倍偿还,有效期是一年,而这一切的目的只是为了骗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和她妈妈。

 

合同期一年,一年满之后,协议离婚,再付二十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看完这个,我算是明白了经常看到过一些新闻上说,有的人为了买房子,或者晋升,会假离婚,假结婚,有钱人的世界,我也看不懂。

 

不过只要她能按照合同上的酬劳付给我,那么其他的我也管不着,毕竟我知道自己的条件,没房没车,人家怎么能看得上。

 

“签了合同,就会付十万的酬劳?”

 

“是领了结婚证,当然,合同也要签。”女人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仿佛在看乡下人一样。不就领个结婚证吗,反正我现在的状况,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对象,等一年期满之后,领了钱,就可以在县城买个房子,然后娶个小媳妇。

 

她不容置疑的把合同甩到了我的面前,知道我也会签,我拿出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放松,然后装起合同说道:“你这身衣服,实在是土,走,跟我去给你买几件衣服。”

 

一辆崭新的奥迪Q停在路边,她径直上车,我都有点懵逼了,这车起码八九十万。

 

“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啊。”她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我在心里暗骂,有钱了不起啊!

 

我上了车,坐在她的旁边,车子里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她的一双洁白纤细的美腿也露出来,看我都有点入迷了。车子飞快的朝前面开去。停在了一家商场。这家商场是本市最豪华的,进去看着里面的衣服,最低的也要好几千。

 

她直接拿着衣服,根本不看标价,往我的身上试,“这个不错,换身衣服,免得跟着我出去丢人。”

 

很快试好衣服,她居然直接把我的旧衣服扔到了垃圾桶。

穿了一身价值好几万的衣服,我站到了镜子前面,居然和那些富二代都没有什么差别。

 

崭新的衣服穿在身上不但舒适透气而且气质都提高了不少,就是连旁边试衣服的服务员都有点愣住了,李雪在一旁呆呆的说道:“还真有点样子。”

 

说完付了钱就和我一块从商场走出来。她直接刷卡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在旁边心里暗想:有钱人真好。

 

她直接带着我到旁边的一个理发店对理发师说:“给他弄一个好点的发型。”

 

反正现在我和她已经签了合同也只能听她的安排至少不用我花钱,我坐在镜子前面理发师熟练的剪着头发,片刻之后我看着镜子前面的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原来我居然还有这么帅气的时候,以前我基本上不打扮头发特别随意,再弄了一个发型之后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多了几乎是焕然一新,李雪笑了笑说:“好了,跟我走吧。”我说:“去哪?”

 

李雪有点不耐烦的说:“还能去哪?民政局。”

 

车子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我和她直接进去,领结婚证特别的顺利可能是李雪认识人的原因,那领结婚证的人员十分客气的和李雪说着话,两张红色的本放在了桌子上好事来得太快我都有点不敢相信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虽然这个结婚是假的但是能和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假结婚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从民政局出来上了车,李雪就从包里面掏出厚厚的一叠现金,说道:“这是十万块钱,付你的酬劳,拿着。”

 

她的话带着一丝轻蔑,仿佛像是施舍一般,但我还是默默的拿起了钱说了一声:“谢谢。”

 

毕竟现在太需要这些钱了,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我现在的状况也基本上是这样。到了李雪家里,她停下了车说:“跟我进去吧。”我说:“我还有点事。”

 

李雪笑了笑说:“好吧,地址你已经知道了,晚上之前回来就可以。”说完她关上车门直接朝着旁边的一栋别墅走去,看着周围的别墅区我目瞪口呆。

 

虽然我对房子价格不是太懂但也知道这片别墅区是本市最豪华的别墅,起步价在一平米十万以上一般的普通人根本买不起,李雪的奢侈简直是让我不敢想象。

 

我怀揣的十万块钱坐公交车来到了医院,父亲躺在医院里等待着做手术的钱,在看到父亲那一刻我心里面酸酸的。

 

他为了供我上大学在厂子里面干着重活,一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工资勉强供我念完大学,在我终于要可以工作赚钱养活他们的时候他却摔断了腿。

 

在医院父亲看着我说。

 

“咱们回去吧,这腿我不治了,反正我年纪也大了治好也没什么用还要花那么多钱,在这里光是住院费一天就一百多,咱们家里的积蓄还准备给你留着呢。”

 

父亲一边说着还蹬了一下腿说:“你看我这都能动了。”

 

但是他明显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疼的嘴角都在颤动,而我妈在一旁偷偷的抹着眼泪我心里面酸酸的,我连忙从怀里面掏出十万块钱放到了桌子上说:“做手术的钱我借到了,咱们做了手术把腿养好。”

我爸看着桌子上的钱有点不敢相信说:“这钱哪来的?没做违法的事吧?”

 

确实父亲不会想到我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学生怎么有能力在几天之内就借来十万块钱。

 

我说:“放心吧,这钱不是我违法得来的,是我跟一个富二代的同学借的他们家很有钱,不在乎这些。”

 

说完这些我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对父亲说:“这钱你拿着做手术,我找到了一份特别好的工作。”

 

在转身离开医院的时候,我擦了下眼睛像是被沙子揉了一样,但心里却有一种踏实。

 

下午我回到了李雪的家,她把我带到了卧室,然后说:“从现在开始,咱们的合同就算是生效了,我们约法三章。

 

我们虽然是名义上的夫妻,在外面你只需要装装样子,在家里的时候你不许越雷池半步,不能碰我,不然的话我会和你解约。

 

你要付双倍的违约金,也就是二十万,合同里面已经写得清清楚楚,这点你最好明白。

 

还有就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我去哪里,你也不许过问。剩下的没什么了,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就要出现,帮我撑场面。”

 

李雪坐在沙发上,高高在上的说着,仿佛在说圣旨一样,而我也只能点头答应着,毕竟我和她已经签了合同,拿了钱。

 

李雪说完就出去了,她每天的工作很忙,经营着一家公司,基本上很晚才回来,这两天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做饭有保姆,打扫有保洁,每天到点保姆就会做好饭放在桌子上。

 

而我也就是玩玩游戏什么的,虽然我没什么事,但也不能随便离开,她说需要我的时候会联系我。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雪打过来的,她在电话里有点着急,说:“待会我母亲要过来,我带着她一块来,你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许说。”

 

我答应着,心里面却特别的紧张,像李雪这样的女强人,她那么强势,她母亲一定比她还要强势吧?

 

不到一会,听到门外有开门的声音,我连忙走过去,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口,她穿着一身旗袍,肉色的丝袜、一双圆润的美腿露在外面。

 

女人虽然四十多岁,但是风韵犹存,看起来很性感,挺挺的鼻梁,厚厚的嘴唇,皮肤保养得特别好,远远地看甚至像少女一般,只不过那略显丰腴的身材让人知道她已经四十多岁了。

 

我猜这一定是李雪的母亲了。她的脸上毫无表情,她走进来的时候我连忙上去说:“伯母好。”表现得特别的礼貌。

 

李雪也从后面跟进来,她朝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一切听她的安排。坐下之后,李雪的母亲说道:“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我不想骗她,我只能如实回答:“在小工厂上班。”她听了之后马上就露出一丝轻蔑,说道:“哦,原来是工人阶级。

 

我们家可就一个女儿,我倒是不嫌弃你入赘我们家,只不过以后别给我出什么乱子,你们农村的风气也一概不许带到这里。”

 

接着就是吃饭,虽然饭桌前李雪的母亲表现的特别礼貌,但却能隐约的感觉到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李雪的母亲叫王丽,李雪经营的公司就是她的,只不过她现在退休退居二线,但李雪很多时候还是要听她的。

 

李雪母亲走了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我洗漱完毕,躺在了沙发上,这是我和她之间约法三章的,我不许和她在一张床上睡觉。

 

李雪从洗澡间里面走出来,她裹着薄薄的浴巾,湿漉漉的头发垂下来特别的漂亮,精致的脸庞,挺挺的鼻梁,更是显得迷人不少。

 

她那纤细的美腿露在外面,晶莹的水珠从雪白的肌肤上滑落,她看到我的时候却说了一句:“今天晚上你和我在一张床上睡。”

 

说完她就朝着卧室走去。听了之后,我都有点诧异了,什么情况,之前不是让我睡沙发的吗?

 

今天为什么要让我和她在一张床上睡,不会是看我长得还行,要和我假戏真做,发生点什么吧?想到这里我就一阵激动,如果真和她有了实质性的夫妻关系,那么我也就成了有钱人了呀。

 

正想着,李雪在卧室里面喊:“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

 

我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像是得到了特别大的赏赐一样,回到了卧室,而李雪把自己的浴巾直接就掀下来,她好像已经不再和我忌讳什么了,掀下来就看到她的柔软被蕾丝文胸挤出了一条沟。

 

几滴水渍从她修长的脖颈缓缓流下,沿着她的饱满往她平坦的腹部滑去。

 

黑色透明的蕾丝丁字内裤,包裹着一团神秘花园,看的我欲火难耐,我悄悄转过身安慰了一下撑起的帐篷。

 

“我知道我妈的性格,今天晚上可能会来突击检查,很多时候我骗不了她,所以今天你要和我在一张床上装装样子,不许让我妈发现我们是分开睡的。

 

我和你说实话吧,她想要让我生一个孩子,想让我早点结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妈。”

 

听到这儿,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她真的是想要和我发生点什么呢,不过这样也挺不错了。

 

我躺在床上,和她盖着一床被子,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传来,弄得我都有点魂不守舍了,我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啊,从大学开始我就没有谈过恋爱,甚至连女孩的手都没有碰过。

 

而现在她就只穿着那半透明的睡衣,甚至里面雪白的肌肤都若隐若现,不经意地触碰到了她的身体,那温热的感觉传来,酥酥麻麻的。

 

刚塌陷的帐篷,顿时又支了起来,我吞了吞口水,身子贴近她感受到了她滑嫩的肌肤,用支撑的帐篷蹭了蹭她。

 

果不其然,听到了客厅开门的声音,很快王丽就走了进来,看到我们的时候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说:“这么早就睡了?那早点休息。”李雪有点不耐烦的说:“妈!你真是碍事。”

 

我就在旁边躺着,听到她在身边微微的呼吸,我实在有点忍不住了淡淡的体香充斥我的鼻尖。

 

我知道她妈妈在,她不敢反抗,于是乘机伸出手摸上她纤细的腰肢上,冰凉丝滑的性感内衣让我指甲不由一颤,我忍不住的往下滑去,抚摸上她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轻轻的捏了一下。

 

本以为她会立即反抗,却是轻微的呻吟了一声,这使得我更加大胆的朝下探去。

 

但李雪的母亲却一点也不生气,脸上带着微笑出去了,有钱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不过李雪一定有什么问题,不然的话她这样的条件,想找一个对她好的男人多得是,没有必要假结婚啊。

 

待她妈妈走后,她直接从床上噌的一声坐了起来,把我的手给抓住用力一咬,一阵剧痛传来。

 

李雪皱着眉头严厉地说:“我告诉你,虽然我和你在一张床上睡,但是你不准越雷池一步,不准碰我,我可是柔道黑带,惹到我你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说完又用力拧了我一下,我感觉自己的胳膊像散了架一样,疼得发出一声惨叫。

 

难怪李雪的身材那么好,看来平时根本没有少锻炼啊,而这一次被她狂虐了一下之后根本不敢有别的想法了。

 

我躺在她的旁边,就算她美艳如花我都不敢动一下,这简直就是带刺的玫瑰啊。

 

到了晚上一点多之后,李雪起来看了一下表,然后说道:“好了,这么晚我想我母亲不会搞什么突击检查了,你可以到沙发上睡了。”

 

她的一句话就像是命令一样,我只能站起来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下,躺下之后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

 

我也算是堂堂七尺男儿,大学毕业现在二十多岁,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现在还在别人的家里受这样的侮辱。

 

但是为了父亲能够手术,我也就只能把所有委屈都咽到肚子里,我在黑夜里擦了一下眼泪,给自己打气。

 

第二天,李雪说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到外面走走,或者去玩女人我都不介意,需要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

 

李雪的话虽然不那么受听,但是却像给我放假一样,我感觉轻松多了。上午我就从家里面出来,准备到外面走走。

 

李雪在结婚的第二天已经把每个月的三千块钱转到了我的卡上,看着上面的数字我却有一种莫名的充实,至少现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虽然在人格上有那么一些侮辱,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至少现在父亲的腿保住了,我不会后悔。

 

晚上我来到了一家酒吧,以前我从来没来过这儿,点了两杯酒,喝了之后感觉晕晕乎乎的。我打了一辆车朝着家里面而去。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打开门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在李雪的卧室里面传来了一种呻吟的声音,很明显是在做那种事。

 

我心里面一阵愤怒,虽然我和她只是协议夫妻,但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家里面勾引别的男人吧?

 

我听到李雪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喘息声,还说着什么好想要,而且门还没有关,这简直是连我都不避讳啊,也许是因为好奇心,我倒是要看看那男的是谁。

 

我靠在卧室门口,从缝隙里看到床上是李雪,几乎一丝不挂躺在那儿,坚挺的双峰、柔软的腰肢像条水蛇似的扭捏着,而在她的上面居然是一个头发长长的女人!

 

我有点愣住了,这简直是刷新我三观的节奏啊,在床上躺着的是两个女人,顿时我什么都明白了。

 

那女人长得也是十分有姿色,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特别丰满,那纤细的小腰和微微的翘臀趴在李雪身上,用她饱满的柔软轻轻摩擦李雪的背。

 

我看着她老练的给李雪从头到脚按摩,恨不得冲进去,让她用柔软蹭蹭我。

 

看到这儿的时候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李雪一直不结婚了,原来她是一个同性恋。

 

而且我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一直瞒着她母亲,不过现在我倒没有那么气愤了,毕竟她们只是两个女人。

 

我再次回到了沙发上,那才是我的地盘,我刚睡到迷迷糊糊,看到李雪和那个女人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而李雪也看到了我,然后说:“我们的事情你别管,也不许和任何人说,不然的话你知道结果。”

 

说完她俩就去了厨房,好像在弄吃的。而我则是除了点头答应,没有其他办法,我当然知道后果,不就是解约吗,解约之后我要付二十万的违约金,我哪里付得了那么多钱,就是把我们家卖了也凑不齐。

我躺在沙发上假装睡着,但根本睡不着,她们两个弄了饭菜,在客厅一边吃着一边喝着红酒。

 

我偷偷看着李雪,她喝了酒之后脸颊红润,更是迷人了不少,而另一个女人也是毫不逊色,在她们的谈话中我知道那女人叫张婷,也是一个富二代,只不过没有李雪那么有钱罢了。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