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第一次接了一个老头|男主把水果塞在女主喝果汁

发布日期:2020-02-08 11:03
两人正说着,院子里有人一阵咳嗽,原来是老支书来了,老支书嗓门大,田蕊,你跟谁说话呢?不赶紧想想办法,贵才得了肺炎,在卫生院输液,明天必须要送到城里的那车药材,可怎么办啊? 田蕊听到这个话题,脸上也泛起愁云,这时候,老支书叼着烟斗已经走进屋来

两人正说着,院子里有人一阵咳嗽,原来是老支书来了,老支书嗓门大,“田蕊,你跟谁说话呢?不赶紧想想办法,贵才得了肺炎,在卫生院输液,明天必须要送到城里的那车药材,可怎么办啊?”

 

 

田蕊听到这个话题,脸上也泛起愁云,这时候,老支书叼着烟斗已经走进屋来,唐浩东笑盈盈走上前来,“老支书,是我回来了。”

 

 

“啊?小东子,是你小子。你不是当兵去了?”老支书高兴地问。

 

 

唐浩东把自己的情况又说了一下,田蕊忽然眼前一亮,“浩东,你会开车吗?”

 

 

唐浩东不假思索地说:“在部队学了。大车小车都能开。”

 

 

田蕊和老支书都高兴坏了,田蕊赶紧说:“浩东,你听我说。我们娘子军采的那批草药,必须要在后天天黑之前运到香江市,负责开车的罗贵才又生病了,咱们葫芦山年轻的男人都不在家,这个事就靠你了。”

 

 

从葫芦山道香江,两天的路程,这个事很简单,唐浩东马上答应了,“老支书,嫂子,这事就交给我吧。保证准时送到。”

 文学

 

 

田蕊却一副担心的样子,“浩东,我还没说完呢。这路上有劫匪呢,上一次我们的药材就被他们劫走了好几袋子,很不安全。”

 

 

唐浩东听罢,一晃拳头,“没关系,我在部队当兵好几年,对付三两个二流子绝对不在话下。”

 

 

老支书吐了一口烟雾,郑重其事说:“浩东,虽然说你能打,但是这事不能马虎。这一车草药,价值十好几万呢,为了以防万一,我给你配两个帮手。”

 

 

田蕊苦笑说:“老支书,咱们村留守的十八岁到五十岁的老爷们,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除了身上有病的,就是腿脚残疾的。哪里还能派出帮手?”

 

 

好支书呵呵一笑,“我孙子小旺算一个。”

 

 

“啊?老支书,你孙子小旺今年才十四。”田蕊惊讶道。

 

 

“你别看他才十四,身高都有一米七五了,身体壮得像头牛啊,我不说,谁能知道他还是孩子?”

 

 

田蕊皱眉想了想,确实再也没有可用之人了,“老支书,小旺就勉强算一个吧,还有一个呢?”

 

 

老支书拍了拍胸脯,“我也算一个。”

 

 

田蕊这回不干了,老支书怎么说,也是她过世老公的叔公,本家的爷爷,而且已经年近古稀,怎么能让老人家跟车受颠簸?“不行,不行,老支书,你去还不如我去呢。”

 

 

唐浩东哈哈一笑,“老支书,嫂子,你们都别争了,就让小旺跟我去就行,我向你们保证,这趟货绝对不会出任何闪失。”

 

 

看到唐浩东说的这样自信和坚决,老支书眯着眼睛想了想说:“东子,你外公是大高手,我不知道你小子继承了你外公多少能耐,但是这趟子活,你一路上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绝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唐浩东说:“我会小心的。就这样订下吧。”

 

 

这时候,天空开始打雷了,老支书抬头看看天:“恩,行!就这样定了,我先回村部,把那车草药盖起来,明天上午,你带着小旺出发!”

 

 

老支书走后,田蕊说:“浩东,收拾一下你的东西,住到我家去吧,你还没吃晚饭吧,我正好给你做晚饭。”

 

 

唐浩东有点犹豫,田蕊却麻利地拿起了唐浩东的行李包,“你还墨迹什么啊,马上就要下雨了,这房子漏雨,没法住的。”

 

 

“额,嫂子,那就给你添麻烦了。”唐浩东心中暗想,田蕊是个小寡妇,我住她家有点不合适啊。可是,盛情难却,再说,外公这家里,确实也没法住。只好跟着田蕊来到后院。

 

 

田蕊换了件睡裙,开始准备晚饭,唐浩东就站在她身后,一边看她做饭,一边跟她唠嗑,田蕊做菜很熟练,先做了一个蒜苗炒肉丝,又做了一个青椒炒鸡蛋,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馋的唐浩东直流口水。

 

 

唐浩东就站在田蕊的身后,她弯腰的时候,唐浩东非常自然的看到了她只穿着一身薄薄的睡衣,睡衣紧紧的包裹住她窈窕的身姿。田蕊因为炒菜的时候,娇躯半拱着,摆出一个很不雅的姿势,唐浩东看的眼睛都直了。

“浩东,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田蕊发觉唐浩东有点不对劲。转过身发现唐浩东正盯着自己猛看。

 

 

“坏小子,你……你作死呀?”田蕊娇嗔道,铲子拍的一声,拍在了唐浩东的脑门上。一铲子将唐浩东打醒了,“啊,嫂子,我刚才走神了,心里正在琢磨运货的事,你打我干嘛?”

 

 

面对唐浩东的狡辩,田蕊哼了一声,“你这坏小子,我早就知道你心里那几根花花肠子,明明是偷看人家,还要狡辩?我都快老了,又不是大闺女,小媳妇,有啥好看的?”

 

 

唐浩东嘿嘿一笑,“嫂子你现在正是青春年华,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那些大闺女,小媳妇都不如你。”

 

 

“行了,你别贫嘴了。嫂子都快三十岁了,还青春年少?你以为我是你啊。快点吃饭吧。”田蕊笑得花枝乱颤,肥臀震颤不已,看得唐浩东又是一阵眼晕。田蕊将炒好的菜端到桌上,又打开一瓶酒说:“你们男人哪里离得了酒呢,这是刚子生前留下的,还没开封,你要是不嫌质量差,就喝吧。”

 

 

“谢谢嫂子。”唐浩东给自己倒了一杯,忽然开口问:“嫂子,刚子哥都走了七年了,你还为他守着?”

 

 

田蕊脸一红,叹了口气说:“我娘家人也劝我抓紧时间找一个,可是我考虑刚子他娘,因为刚子的死,受打击太大病倒了,我怎么忍心撒手不管?这不,前段时间,刚给她老人家办完了后事,七年我都熬过来了,以后也能熬过去,不想那事了。”

 

 

田蕊的爽直,贤惠,孝顺,体贴在这一刻,全方面的体现出来,这让唐浩东对她更加敬佩,吃饱喝足,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唐浩东作难了,因为田蕊长期一个人独居,家中只预备了一张床,一个蚊帐,刚子娘那个屋虽然有被褥,可是死人的东西,谁愿意用啊?

 

 

“嫂子,我在客厅桌子上打个盹就行。”唐浩东主动提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