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熟妇的哀嚎(短篇未完)_大手拽下肚兜允吸莹白

发布日期:2020-02-13 16:36
据海内网02月13日报道: 2020年最新经典火爆农村小说,故事情节跌宕,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亲们在线赏析阅读.. 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毕竟赵三斤修习《摸骨诀》有 那方面 的特殊禁忌,万一等下把持不住,和林青青越了雷池
据海内网02月13日报道:
2020年最新经典火爆农村小说,故事情节跌宕,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亲们在线赏析阅读..
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毕竟赵三斤修习《摸骨诀》有那方面的特殊禁忌,万一等下把持不住,和林青青越了雷池,岂不是对不起已经过世的爷爷?

 

更何况,两个人现在就站在爷爷的坟边!

 

“如果爷爷泉下有知,会不会气得掀开棺材盖儿,从里面跳出来把我暴揍一顿?”赵三斤脑海里冷不丁的就冒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回想起和爷爷相依为命的种种过往,赵三斤暗暗打定主意,不能再亲了,不能再亲了,再亲会犯错误的……

 

想归想,而赵三斤的嘴巴却很诚实,和林青青温润的嘴唇相互纠缠在一起,怎么也不肯松开,就连那双搂在林青青后腰上的大手也不甘示弱,悄悄掀开林青青上身那件红色T恤,试图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去摸索一番,火上烧油。

 

“三哥……不行!”

 

就在赵三斤快要得逞的时候,林青青的身体猛地一颤,她惊呼一声,突然松开嘴巴,趁着赵三斤愣神的刹那间,挣脱赵三斤的怀抱,往后退了几步。

 

“青青,怎么了?”赵三斤不明就里道。

 

林青青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满是娇羞,呼吸略微有些粗重,她瞪了赵三斤一眼,嗔怪道:“三哥你实在太坏了,居然想和俺在这里……哼,俺要回家了!”

 

说完,林青青转身便跑。

 

赵三斤那个汗啊,心说,你刚才不是也乐在其中,越亲越来劲,大有把生米煮成熟饭的架势吗?怎么到头来,都是我的错?

 

女人心,海底针,真是难懂!

 

看着林青青渐行渐远的背影,赵三斤大声喊道:“青青,你上次在电话里说,等我从部队回来,就把你最宝贵的东西送给我,这话还算数不?”

 

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这个不言而喻。

 

听到这话,林青青的脚步一顿,头也不回道:“俺爹和俺娘今天晚上要陪柳总在村委会吃饭,顺便谈承包咱们村土地的事,估计要很晚才回家,你到时候来俺家,俺再告诉你……”

 

晚上?去你家?林青青话里有话,赵三斤哪能听不出来,他心底一动,顿时有些小小的激动,而激动的同时,又比较纠结。

 

“我是要去呢,去呢,还是去呢?”目送林青青消失在田间小路的尽头,赵三斤转过身,低头看着放在杂草丛中的炼妖壶,郁闷道:“爷爷,你也瞧见了,我和青青两情相悦,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连嘴都亲了,我要是不娶她,还算什么男人?”

 

和修习《摸骨诀》相比,说实话,赵三斤更加看重和林青青的感情,毕竟男婚女嫁是一辈子的事,他可不想打一辈子光棍!

 

 文学

摸骨?光摸顶个屁用啊,摸的女人再多,不让干实事儿,反而是一种煎熬,就像在银行上班一样,一天到晚坐在那里数钱,可是数来数去,钱都是别人的。

 

“要不这样吧。”经过刚才的深深一吻,赵三斤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决断,笑道:“我数三声,爷爷如果不反对,我就当你答应我和青青的婚事了……”

 

赵三斤开始耍无赖。

 

“一!”

 

“二!”

 

虽然明知道爷爷不可能大白天的突然掀开棺材盖儿跳出来反对,可是赵三斤说到做到,张嘴数了起来,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辜负爷爷的借口,自我安慰。

 

“爷爷再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啊。”赵三斤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摇头叹息一声,正要开口数“三”,可就在此时,之前钻进炼妖壶的那个大黄蜂冷不丁的从壶口钻了出来,先是露出两根细长的触角,紧接着探出它那像铠甲一样坚硬光滑的黑色蜂头,仰起脖子,抬头看向赵三斤。

 

“咦?”赵三斤眸光一闪,顿时就愣住了。

这个小东西啥时候进去的?

 

赵三斤记得很清楚,刚才他把炼妖壶从双肩包里掏出来的时候,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大黄蜂把脑袋探出来以后,并没有继续往外爬,而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赵三斤,上颚像个小钳子似的,一开一合,似乎正在嚼东西,又似乎在和赵三斤说话。

 

当然,赵三斤听不懂“蜂语”,纯粹是臆测。

 

“你个小东西,快出来!”赵三斤回过神,破口骂了一声,弯腰就要去捡炼妖壶。

 

嗡的一声!

 

大黄蜂倒是挺聪明的,一看赵三斤过来,它立马从炼妖壶里面钻出来,振动翅膀,瞬间就飞了起来,只不过,它没有迅速离开,而是绕着赵三斤飞来飞去,时而远,时而近,甚至还贴着赵三斤的脖子和脸绕了两圈。

 

赵三斤被大黄蜂的嗡嗡声闹得心烦,捡起炼妖壶以后,他大手一挥,骂道:“滚的远远的,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大黄蜂避开赵三斤的巴掌,像是被激怒了,突然飞到赵三斤眼前,趴在他右边的眼角处,二话不说,照着他的太阳穴就狠狠蜇了那么一下。

 

“靠!”赵三斤只觉得太阳穴上先是一,紧接着便传来一阵刺骨般的疼痛,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怒道:“你他妈敢蜇我?找死!”

 

赵三斤的反应很快,而大黄蜂的动作也不慢,蜇完就跑,等到赵三斤的巴掌呼啸而来的时候,它已经飞到半米之外的空中,远远的盯着赵三斤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刺耳的嗡嗡声,犹如无情的嘲笑。

 

赵三斤那个汗啊,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这几年在部队里把八块腹肌和人鱼线都给练出来了,平时打倒七八个小地痞像玩儿似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让一只大黄蜂给欺负了!

 

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去?赵三斤把炼妖壶随手往地上一扔,一只手捂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抡起双肩包就朝半空中的大黄蜂猛砸过去,边砸边骂道:“你他妈有种别跑,看我不把你这小畜生拍成一幅画贴在墙头上……”

 

场面很滑稽。

 

赵三斤追着大黄蜂砸了半天,自己累得气喘如牛,却依然没能伤到大黄蜂分毫。

 

那只大黄蜂很任性,明知道赵三斤想要它的命,它躲来躲去,偏偏不飞离现场,自始至终都在围绕着爷爷的坟茔来回打转。

 

扑腾!

 

体力耗尽,赵三斤一屁股蹲坐在杂草丛中,抹了把额头的恶汗,大口喘着粗气,咬牙切齿道:“小畜生,真有你的,你给我等着,我……哎呀我靠!”

 

赵三斤的骂声未落,大黄蜂抓住机会,突然俯冲过来,照着他左边的太阳穴又狠狠蜇了一下,和上次一样,蜇完就跑,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而和上次不一样的是,两边的太阳穴全部被蜇伤,除了刺骨的痛疼以外,赵三斤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不知为何,意识瞬间就变得有些模糊起来,那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就像是挨了一记麻醉枪。

 

“乖乖,这只大黄蜂该不会有毒吧?”赵三斤下意识想道。

 

来不及采取任何反制措施和自救手段,赵三斤双手捂着两边的太阳穴,使劲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尽快清醒过来,可是不晃还好,他这么一晃,本来就有些迷糊的脑袋像是一潭死水突然被搅浑了,更加头疼欲裂。

 

“完蛋了!”

 

赵三斤痛呼一声,意识到大事不妙,挣扎着站起身,而那双粗壮的大腿此刻就像是两个豆腐块儿一样,软绵绵的,一阵酸麻,根本撑不起他那接近一百六十斤的虎躯。

 

扑腾!

 

刚抬起右脚,左脚就是一崴,整个人失去重心,一头栽倒在排水沟里,摔了个狗啃屎。

 

“尼玛的,看来今天不是啥好日子啊,接连两次往排水沟里栽……”杂草和泥土沾了一身,赵三斤疼的呲牙咧嘴,额头直冒冷汗,暗道:“在部队呆了那么久,参加那么多次任务都有惊无险,安然无恙,如果被一只大黄蜂给干掉了,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再说,哥长这么大,还没尝过女人是啥滋味儿呢!”

 

想到林青青,赵三斤心里更加不甘,该死的大黄蜂,明天再蜇也行啊。

 

就在这时,嗡嗡声在耳边响起,那只大黄蜂慢悠悠的飞了过来,挑衅似的在赵三斤眼前绕了几圈,然后缓缓停在旁边的炼妖壶上,蜂屁股往上一翘,对准壶口又钻了进去。

 

“畜生就是畜生,明显的智商欠费……”赵三斤见状大喜,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探手抓住炼妖壶往旁边一翻,让壶口贴在地面上,彻底堵死了大黄蜂的出路,骂道:“敢蜇我?老子憋死你!”

 

骂声刚落,赵三斤眼皮一翻,紧接着双腿一蹬,昏厥在排水沟里……

昏迷中,赵三斤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在梦里,他见到了爷爷,爷爷盘着双腿,端坐在十几米高的虚空之中,伸手捋着颏下的五柳长须,正低头盯着他颔首微笑,那怡然自得的样子,像极了电视剧里那些羽化登仙的神佛。

 

“爷爷,真的是你?”赵三斤一愣。

 

爷爷似乎听不到赵三斤的声音,只是对着他微笑,却缄口不语。

 

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一蹦三丈高,试图伸手去抓爷爷的双腿,可是十几米的高度,他蹦跶半天,连爷爷的脚趾头都碰不到。

 

“爷爷,我是三斤,你的孙子赵三斤啊!”赵三斤急了,像个三岁的小孩子似的,一边蹦哒,一边扯开了嗓门儿大声哭喊。

 

爷爷低头看着赵三斤的一举一动,偏偏无动于衷,片刻后,他的双眼一眨,顿时便有两道精光从眸子里爆射出来,一左一右,瞬间打入赵三斤两边的太阳穴。

 

“啊呀!”

 

赵三斤惨呼一声,就像昏迷前被大黄蜂蜇到一样,脑袋一阵刺痛,猛然醒了过来……

 

……

 

睁开眼睛,赵三斤感觉双眼酸涩,浑身乏力,仿佛大病初愈一般,整个人疲惫不堪,他揉着眼睛坐起身,才惊讶的发现,此时落日西斜,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昏迷了一下午?见鬼!”赵三斤瘫坐在排水沟里,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刚才的梦境,好半天才回过神,郁闷道:“爷爷也真是的,既然给我托梦,又一个劲儿的傻笑,什么也不说。”

 

原地休息片刻,赵三斤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发现被大黄蜂蜇伤以后,太阳穴上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甚至揉起来没有一丝痛意,就像从来没有被蜇伤过一样。

 

“怎么回事?”

 

赵三斤想不通,如果那只大黄蜂有毒,怎么会蜇完以后毫发无损?反之,如果那只大黄蜂没毒,又怎么能让自己昏迷了整整一下午?

 

低头看到地上的炼妖壶,赵三斤弯腰把它捡了起来,心说那只大黄蜂在里面困了一下午,就算憋,也应该被憋死了吧?

 

想到这,赵三斤得意一笑,对准炼妖壶的壶口,眯起眼睛朝里面打量。

 

可奇怪的是,炼妖壶中和以前一样,空空如也,根本看不到那只大黄蜂的尸体。

 

“跑了?”

 

赵三斤眉头微皱,把壶口朝下,凌空晃了半天,没能晃出什么东西,他又把炼妖壶放在耳边晃了晃,结果听不到任何声音。

 

可以肯定的是,大黄蜂确实跑了。

 

不可能呀!

 

赵三斤仔细看了一下刚才炼妖壶所在的位置,那里还残留着被炼妖壶碾压出来的痕迹,壶口被堵得死死的,别说那么大个头的黄蜂,就算是一只蚊子,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里面钻出来。

 

“怪事天天有,今天好像特别多……”赵三斤拿着炼妖壶琢磨半天,却百思不得其解,摇头叹了口气,索性不再去想大黄蜂的事,重新跪好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杂草和泥土,脚底一蹬跳出排水沟,大步朝着清水村的方向走去。

 

赵三斤虽然昏迷了一下午,可是林青青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他却记得一清二楚,现在天都黑了,月上柳梢头,正是人约黄昏后的好时候。

 

不过,大晚上的,扛着双肩包去找林青青似乎不太合适,于是赵三斤回到清水村以后,先是拐弯回了趟家。

 

所谓家,其实就是一个七十多平米的小院子,院子里盖着三间砖瓦房,以前赵三斤和爷爷相依为命,生活条件虽然不怎么好,可是爷孙俩呆在一起,并不冷清。

 

而现在倒好,爷爷过世,只剩下赵三斤一个人。

 

“得赶紧找个伴儿才行!”路上,赵三斤越想越是觉得,必须尽快把林青青娶进门,要不然,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家,晚上躺在冷冰冰的被窝里,连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岂不要寂寞死?

 

想到这,赵三斤不由加快了脚步……

 

到了自家的院子门口,赵三斤立刻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大门没有上锁,半开着,而且堂屋里竟然亮着灯,灯光透过堂屋的窗户和门照射出来,照亮了大半个院子。

 

“屋里有人?”赵三斤愣了一下,下意识想道:“难道是刘婶?”

 

这几年都是刘翠蛾在帮忙照顾爷爷,刘翠蛾知道赵三斤今天回来,她有大门和堂屋的钥匙,提前过来帮赵三斤收拾房间也并不奇怪。

 

“刘……”赵三斤推门走到院子里,正要喊,可是嘴巴张开,“婶”字还没喊出口,看到窗户上那个被灯光映射出来的模糊身影时,他再一次愣住了。

 

堂屋里确实有人,而且是个女人,但绝对不是刘翠蛾。

刘翠蛾属于那种微胖型的中年妇女,碍于年龄的原因,头发一直盘在脑后,可是堂屋里这个女人的身材十分纤细,并且长发披肩,除了身高和刘翠蛾差不多以外,别的都相差甚远。

 

乍一瞧,倒是有点儿像林青青。

 

“难道青青见我一直没去,等不及了,所以亲自跑上门,要在这里跟我……”赵三斤回过神,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一些神奇的画面,咧嘴一笑,忍不住有些激动。

 

跑回去关上大门,并且把门锁挂在锁鼻子上,防止等一下和林青青办正事的时候被人打扰,随后,赵三斤才迫不及待的冲进堂屋。

 

为了这一天,赵三斤等了好几年,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哪里还能淡定?回想起下午在爷爷坟前和林青青的那深深一吻,他体内积蓄已久的雄性荷尔蒙更是疯狂滋长,冲进堂屋以后,随手把双肩包往旁边一丢,扭头看了眼站在窗户前面的窈窕身影,几步走过去,不等那个女人回头,展开双臂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从后面把那个女人紧紧搂在怀里,嘴里哈着热气,激动道:“青青,我来了……”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