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往乳尖上唾液|夜里穿裙子在公园里做

发布日期:2020-02-24 16:19
祝少杰听到这句话,冷笑一声:不知死活。 陈明敏看到祝少杰这个态度,好奇问道:怎么啦,你怎么这么个态度,你们认得? 祝少杰摇摇头:不认得,不过这村里有很多禁制都是他们不清楚的,就算是受过高等教育,不懂得敬畏传统,那也是白学了一

祝少杰听到这句话,冷笑一声:“不知死活。”

陈明敏看到祝少杰这个态度,好奇问道:“怎么啦,你怎么这么个态度,你们认得?”

祝少杰摇摇头:“不认得,不过这村里有很多禁制都是他们不清楚的,就算是受过高等教育,不懂得敬畏传统,那也是白学了一场。”

陈明敏听到这句话,拍了拍祝少杰的肩膀,然后开口道:“行啊,许久不见都懂得哲学了。”

“对了,小玉,我需要出趟门,你和你明敏姐在这里好好聊聊,如果有人来这里看病打我电话,我就回来。”

 文学

祝少杰说完,把桌上的乱世医典收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说今天要去看村志,需要去村长家里,如果再不去的话恐怕人家就要走了。

出了门,急匆匆的去了村长家里,村长也是女人,在这里村里,年轻男人全都出去闯荡,而其他的男人,根本没有好的噻!

来到村长家里,村长正在梳头,背对着祝少杰,现在祝少杰看到人家背对着自己梳头,就觉得心里发慌。

不过还是开口道:“村长,您在家里啊!”

“是啊,原来是祝医生啊,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吗!”

祝少杰满脸堆笑道:“我现在看看咱们村里的村志,我一个朋友想要来咱们这里建设旅游度假村,您看看,能不能让我看看?”

听到说是建设旅游度假村,村长也高兴啊,村长点点头道:“可以啊,这是好事,来来来,上屋,我找来给你看。”

紧接着,祝少杰就随着村长一起进了房间里,三间房,刚进去就是客厅,左边是村长办公室,右边是村长卧室,村长直接就带着祝少杰进了办公室。

办公桌上放着麦克风,这是在村里广播用的,桌子旁边有个卷柜,上面还上着锁,村长弯下腰打开卷柜,就因为穿着的衣服有些松垮,这么一弯腰,立刻暴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

看到这一幕,祝少杰赶忙后退几步,没眼看啊。

终于,村长从卷柜里拿出来两大本书。

“这就是村志,记载了好几百年历史,你拿回去慢慢看吧,这东西放在我这里也是积灰,等你看完了给我送过来就行。”

村长看样子应该还有事,给了祝少杰村志的同时也下了逐客令,祝少杰千恩万谢得带着村志离开了这里。

他现在巴不得抓紧回去抓紧查明真相,隔三差五从老井里爬出来个东西吓唬自己一通,自己可受不了这份折腾。

祝少杰回去的路上,还看到三三两两的人正在议论明天的婚事,祝少杰来到这里,和村里的年轻人几乎是没有任何交集,只不过是来治病赚钱,一个萝卜一个坑而已。

可是随着逐步深入,他也把自己带入到了这个角色,听到他们正在议论明天的婚事,不紧嗤之以鼻,暗骂道:“这个傻X大学生。”

回去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祝少杰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从村长家里带回来的村志,而那本乱世医典则被他放在床头柜上面了。

村志的确是记载了从明末一直到近现代的所有事情,不过唯独没有提及村里的这个禁忌。

祝少杰主要看的就是清朝历史,而且笃定事件发生的时间肯定不会太遥远。

因为以前地域广袤,人数还不如现在这么多,想要迁徙村子根本不成问题,只有近代为了躲避战乱才会选择安身立命,不考虑迁徙。

终于,在晚清历史中祝少杰终于看到了这井的由来。

“晚清时期,大术士方葬天在此开凿龙跃井,在井中发掘水晶棺材一口,方葬天说此处打井可保此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果然,无论旱涝,此井未曾枯竭,仅以此纪念大术士方葬天。”

原来这口井叫做龙跃井,从这里以后,村志就没有在记录其他的东西,晚清这个时期就已经是国家动荡之时,做学问的已经没有几个了,所以才没有继续记载。

祝少杰收起村志,嘴里念叨着龙跃井这三个字,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从井中挖出棺材。多晦气的一件事,按道理来说迷信的农村不应该继续沿用这口井才对,难道就因为这口井里永远都有水,他们就一直忍受着吗?

祝少杰看继续看下去也不会看到什么东西了,于是就把村志放到一旁,然后拿起了桌上的乱世医典。

他才看了两页,才发现这本乱世医典并不简单,这本乱世医典里面记载的东西太过特异,根据这本书的作者所说,是记载于战乱时期,属于偏方大全那一类的书。

而且里面还有不少的类似于厌胜之术这一类的记载,看来这个作者还是主张偏方治大病的主导人之一呢。

第一卷是山河卷,里面记载的陆地取药,第二卷是观海卷,里面全都是记载着海中精怪这一类的东西。

祝少杰顿时想起来,这观海卷中可能有如何对付禁婆这种东西的手段。

当即按照目录翻到观海卷,观海卷里面还有图解,翻着翻着,果然找到了禁婆。

“北海有人,长发垂腰,身姿婀娜,无面,前后皆黑发,常于雨后上岸,以歌声异像勾引往来之人,拖入海下分而食之,常有人以渔网覆之,点火烧之,得碎骨熟肉,可入药,专治小儿夜啼,口涎中风之事。”

“欲治禁婆,须以山中大盐覆之,或以渔网覆之,取火焚燃。”

看到这里,祝少杰合上书本,山中大盐指的就是矿盐,这禁婆本来就是海里的东西,属于海鲜,怎么会怕海洋里面的盐。

可是矿盐就不一样了,矿盐都是取自千米以下的地面,禁婆怕这个东西属于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所以这东西还是挺有科学依据的,反正祝少杰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只不过不论是矿盐还是渔网捕捉,说起来都不是太现实,毕竟禁婆实力强弱谁也不知道,村里都是老弱妇孺,祝少杰不能让他们以身犯险。

而且那口老井,除了靠近它的人可能会有危险,其他的全都没有什么问题,虽然禁婆隔三差五骚扰一下自己,可是只要自己小心提防,问题应该也不大。

祝少杰搓了搓太阳穴,把乱世医典收起来,压在村志下面,然后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休息,就在这时候,诊所的门突然被撞开了,哐当一声。

祝少杰给吓了一跳,差点没从床上掉下来,急急忙忙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袁小玉扶着陈明敏走了进来,陈明敏有只脚有些跛。

“怎么搞的,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祝少杰看到陈明敏衣衫不整,一瘸一拐的,开口问道。

“明敏姐非要去看文革遗址,我就带她去了村西头,没想到在井边滑倒了,差点没有一头栽进井里。”

听到这话,祝少杰皱了皱眉头,不过没说什么,只是告诉袁小玉告诉村民们,平日里不用井的时候就把石板盖上去,昨天村里刚刚出了事,怎么还不长记性。

祝少杰说话有些冲,陈明敏白了他一眼:“我这不是没事吗,小玉,你先去忙吧,我让他给我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袁小玉看到祝少杰少有的发火,当即就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肯定是有些不同寻常,当即点点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你把鞋子脱了,我看看什么情况。”

祝少杰说着,转身在药架上面拿出碘酒,还有云南白药,陈明敏坐在椅子上脱下小鞋,脱下白袜子。

白嫩的小脚被祝少杰握在手里,祝少杰把她的裤腿轻轻往上卷了卷,然后就看到陈明敏的脚腕已经肿的就像是馒头一样。

祝少杰身手轻抚着她的脚腕:“怎么样,疼不疼?”

“不疼了,就是有些痒,有些麻。”

“都肿成猪蹄了,怎么可能不麻,看你笨的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老师怎么放心让你自己来。”

听到这句话,陈明敏伸手点了一下祝少杰的额头:“讨厌死了你,如果不是你非要来这里,我怎么可能来这里找你。”

随着手上的动作,怀中的小脚微微往后一缩,祝少杰又往外一拉,当即陈明敏被拉的往前一倾,直接连带椅子和自己砸在祝少杰的脸上。

祝少杰一下被砸的够呛,可是眼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几公分的娇红的脸蛋,忍不住微微欠身,朝着那两片丰唇吻去。

陈明敏看到祝少杰的脸越凑越近,也闭起眼睛,脸色微红,微微嘟起嘴等着祝少杰亲自己。

两个人都是心怀春意,心中犹如小鹿乱撞,眼看着两片唇瓣即将接触到一起,陈明敏只觉得自己的脸红的都要着火了。

而祝少杰激动的都快要晕过去了,眼看着就要亲上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大嗓门突然在门口响起:“祝医生,我来给你送请柬来了,祝医生,你在吗?”

祝少杰现在气的都想要砸玻璃了,这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价,你就不能再晚哪怕三十秒吗,哪怕是再晚三十秒,俩人都亲到一起去了。

来的不是旁人,就是村里精神矍铄的王奶奶,王奶奶是村里的长寿老人,现在已经快要九十岁了,还是那样中气十足,平日里头疼脑热从来没有。

祝少杰叹了口气,扶着陈明敏从自己身上起来,因为在起来的时候某些不当接触,导致陈明敏的脸更红了。

让陈明敏坐在椅子上,祝少杰出门迎进王奶奶:“呦,老太太,您怎么亲自来了。”

“嗨,我孙子明天结婚,想请你去喝杯喜酒,在村里啊,就你照顾着我们这些老骨头,你明天可一定要去,我还要我大孙子和孙媳妇给你敬酒呢。”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点头,对王奶奶道:“您放心吧,我一定去,而且还要给新人包一个大大的红包,您放心吧!”

就这样,顺顺利利把王奶奶送了出去,陈明敏坐在那里红着脸一言不发,祝少杰继续单膝跪地拉着她的脚踝给她抹药。

“对了,这里为什么叫寡妇村,我之前听袁小玉说这里叫寡妇村,到底是怎么回事!”

“它是这样的,在这个村子里结婚的年轻人,当天夜里男人都会暴毙,天长日久,这里就只剩下一群寡妇了,所以才会被称为寡妇村,现在你知道了吧?”

陈明敏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知道了,这么可怕,为什么王奶奶的孙子还要回来结婚?”

“人家不是为了破除封建遗毒吗,这是为了全村着想。”

“竟然还有这样不怕死的人,真是不容易!”

陈明敏说完,脚突然往回一缩,祝少杰还以为是弄疼了她,连忙开口道:“是不是弄疼你了?”

陈明敏摇摇头:“没有,就是刚才突然想起来,我爸让我有空带你回去,回去看看他。”

这显然是让自己回去见家长,之前自己鬼迷心窍,死心塌地的喜欢秦美丽,却唯独对自己这个小师妹无动于衷,更加是因为来这里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和她联系,本以为她能忘了自己,可是现在却突然发现,这个傻姑娘还是记得自己,虽然自己有些小帅,还有些小优秀。

“喂喂喂,你傻笑什么呢?”

“我想我为什么这么优秀!”

“臭不要脸啊你……”

晚上的时候,祝少杰和陈明敏走在乡间田埂上,陈明敏伸了一下懒腰:“呼,在这里真舒服,怪不得你一直赖在这里不想离开。”

祝少杰嘿嘿一笑:“那当然了,要不和我在这里过一辈子吧,过些年把老师也接过来,这不是挺好的吗!”

陈明敏推了一把身边的祝少杰:“胡说什么呢,在这里你能给我什么,给我钱还是给我名分,什么都没有,我才不在这里。”

“哎,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走了。”

祝少杰说着,装作失意的样子,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候,陈明敏突然从后面拉住了他的手:“行行行,我答应你了,别走了行了吧!”

“那你给我做媳妇!”

“你……”

“你不答应我我就回去了!”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不过你以前的女朋友呢,我告诉你,我可不做小三!”

祝少杰突然满脸阴郁,微微叹了口气:“当初我就是瞎了眼,早些和你在一起就什么都好了,怪我!”

“行了行了,花说柳说的,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晚上给我爸打个电话,就说你要和我回城里了。”

听到陈明敏这句话,祝少杰突然愣住了:“谁说我要和你回城里了,你不是在这里给我做媳妇吗?”

“四弟说我要在这里给你做媳妇,我还给你做压寨夫人呢,恬不知耻!”

陈明敏说着,顺着田埂就开始跑,祝少杰就在夜幕之下紧追其后,李奶奶坐在村里树下看着两个年轻人在那里嬉笑玩闹,不禁点头笑道:“那个,年轻真好啊……”

是啊,年轻真好,要是祝少杰脚下不滑的情况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祝少杰刚才正在追陈明敏,追着追着,扑通一声就掉进化粪池里去了,引得全村的狗从田野边追到村头河边。

陈明敏手里捧着衣服,在岸边折草棍,祝少杰在河里洗澡,方圆数米之内臭不可闻,就连陈明敏都离她老远,不愿意靠前。

“你都臭死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洗好澡,我都快被蚊子咬死了。”

“我也想早点回去,我现在特别怕水,你等等,把衣服给我丢过来,我穿好衣服就回去。”

刚才祝少杰全凭自己顽强的求生欲从化粪池里自己爬了出来,村头的狗一直追到这里,一直到祝少杰下了河里,这群狗才算是撤兵。

而陈明敏则是自己一瘸一拐的回去给祝少杰取了衣服,好一对苦命鸳鸯,步步该栽,真是不免让人觉得他们两个是贪狼坐命遇上了破军坐命,相生相克,实在是不适合在一起。

祝少杰换好衣服上去的时候,从岸边爬上去,陈明敏苦着脸站在那里正在抓痒,胳膊上好几个大包,一看就是被蚊子咬的。

“你看看我被蚊子咬的!”

看到她的胳膊,祝少杰轻蔑一笑,紧接着一撩裤腿,腿上面爬着三只大蚂蟥,都已经有小手指那么大了。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吸饱了血了。

“你这个变态,你还养蚂蟥!”

“谁养蚂蟥,这是在水里叮到的,你快点把我的拖鞋给我,快点!”

陈明敏听到祝少杰要鞋,当即把手里的拖鞋递了过去,祝少杰抡圆了膀子啪的一声就把鞋底拍在自己的腿上,紧接着又是一下。

陈明敏一边抓痒,一边满脸嫌弃的看着祝少杰,自己怎么就答应了这么个变态和他在一起了,怎么除了变态还是自虐狂。

如果祝少杰现在知道她在想什么,恐怕都得忍不住掐死她,蚂蟥叮到肉不能硬拽,会把蚂蟥扯断,剩下的残肢可能会钻进肉里去,用鞋底拍这个手法这是村里老人遗留下来的,是土方子。

祝少杰拿着手里的拖鞋一个劲的猛拍,一直到把大腿拍的已经红肿一片,这蚂蟥才算是从大腿上脱落下来。

陈明敏此时心中一片新奇,他还想到祝少杰竟然还有这样的办法,蚂蟥这种东西以前只在父亲的药柜里看到过,没看过活的,只是知道这东西吸血,没看过真的。

“怎么样?长见识吧!”

祝少杰抚-摸着自己红肿的大腿,有些洋洋自得开口道。

“你这样的变态还在这里沾沾自喜,真不知道我爸怎么会这么看好你,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还有事。”

诊所有好几个房间,两个人一人一个,晚上的时候房间里亮着昏黄的灯光,祝少杰还在看书,就是那本乱世医典。

乱世医典观海卷里面记载着如何对付禁婆的办法,对于这个禁婆,现在已经升级到祝少杰的梦魇了,祝少杰现在非常害怕这个东西,以至于睡觉都有些睡不安稳。

而对于禁婆骨头能入药这件事,祝少杰现在保持质疑的态度。

村志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村里人口口相传的东西估计要比村志记录的东西多,还是等到时候自己去打听一下吧。

祝少杰把书收起来,搓了搓自己的太阳穴,无聊刷起手机,解锁手机就看到了秦美丽给自己发来的短信息,是一条彩信。

是一张照片,他看到秦美丽身上的掌印又加深了颜色,看起来就像是淤青一样,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回了一条消息:“问问你婆婆,你公公是怎么死的。”

过了好一会,没有回信,祝少杰把手机放在一旁就休息了。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睁开眼睛,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有秦美丽的回信,不过只有两个字,暴毙。

今天村里有喜事,只不过祝少杰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去参加婚礼,早晨的时候袁小玉来到这里,还拎着两份早点。

“怎么来的这么早,今天不需要去帮忙吗?”

祝少杰坐在诊所里,正在罗列诊所里需要的药品,到时候让他们送过来,看到袁小玉来了,放下笔开口问道。

“他们不用我帮忙,我嫂子让我过来给你送饭,这不是明敏姐也在这里吗,我就多带了一份,对了,明敏姐在哪,怎么没看见她?”

“她去考察拍照去了,这不是要在咱们这里做度假村吗,所以去给公司领导拍照去了,我这里缺药,在列单子,等着他们送过来。”

“先别忙了,快点吃饭吧。”

听到他这么说,袁小玉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对祝少杰说道。

祝少杰喝着粥,吃着小菜,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问秦美丽的事情,就是她公公当初是怎么死的。

秦美丽说起来在袁家算是外人,她婆婆不和她说明倒也算是正常,可是袁小玉总应该知道吧,他把粥碗放下,清了清嗓子:“小玉,我问你件事!”

袁小玉看祝少杰说的认真,也没有嬉笑,当即点点头:“你说吧,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诉你。”

祝少杰问道:“我问你你别嫌我问的冒昧,你知道你父亲到底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吗?”

袁小玉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想村长应该知道,这么多年里村里发生过什么事,她都知道。”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蹙起眉头,没想到这件事又转入到村长的身上了。

祝少杰把单子发过去之后,直接就去了王家,王家此时张灯结彩,无比的热闹,在这里祝少杰也看到了秦美丽,还有村长。

看到村长坐在席间,袁小玉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祝少杰:“一会咱们两个问问村长,看看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少杰点点头,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一会给了新人红包,吃了饭就去找村长,要不然一会不一定村长又去干什么了。

他坐在那里归结最近发现的情况,然后准备汇总起来发到贴吧里,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孩在祝少杰身边摔倒。

祝少杰眼疾手快,当即就伸出手去接,可能是因为比较慌乱,一时间不知道手到底应该放在哪里,好死不死直接把手放在了人家姑娘的胸口。

祝少杰一时间惊的冷汗直流,自己这可不是故意的,而是为了帮人。

等到他把人扶起来,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貌,她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自己那里堕胎的那个紫萱。

紫萱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脸红扑扑的。

祝少杰看她肚子已经恢复如常,看样子应该是腹中胎儿已经被流产掉了,祝少杰摇摇头,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自己害死了。

过了一会,婚礼照常开始,王奶奶笑的直不起腰,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而她的孙子,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看起来非常帅气,拉着漂亮的新娘子挨桌敬酒。

来到祝少杰这张席位的时候,祝少杰特地看了一下,年轻人脸上有种灰蒙蒙的感觉,脸色不是很好看。

可是其他人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有说有笑的敬酒,祝少杰封了红包,却无心吃喝,一直在关注着坐在不远处的村长。

等了一会,村长和身边的几个人打过招呼,然后就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看到村长要走,祝少杰连忙起身跟了过去。袁小玉看到祝少杰走了,也连忙站起身追了过去。

村长走着走着,听到背后有脚步声,然后转过身看了一眼,就看到祝少杰跟在自己身后,脸色有几分无奈,开口道:“祝医生,你跟着我干什么,村诊所还需要你呢。”

祝少杰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要了解一下村里的历史,只不过村志里记录的并不是特别详细,我还有些东西不清楚,想要问问您。”

听他这么说,村长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追过来的袁小玉,叹了口气道:“行吧,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村长说完,也不等他们两个,就率先在前面先走了。

“你们两个坐下吧,喝点水,你们两个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反正今天我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和你们好好聊聊。”

村长端过两杯水拿过来递给他们两个,对他们说道。

“阿姨,我想问问我爸当初到底是怎么死的,咱们村为什么会被称为寡妇村!”

听她单刀直入的这么问,祝少杰有些汗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果断,上来直不楞登的就问。

听她这么问,村长也是一愣,随即坐在那里开口道:“你父亲当初是暴毙,不是我自己这么说,是法医这么说的,咱们村里每次死人,我都会和警察一起走一趟,咱们村里但凡是在村中结婚的男人,第二天都会暴毙而亡,而且死法各有不同,不论是他们婚前有没有病史,在他们结婚以后第二天都会死,没有任何外伤,也不是被人杀害。”

祝少杰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道:“难道就没有一丁点例外?”

村长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眯缝起眼睛回忆了一下,然后方才沉重地道:“有例外,从我当村长到现在,所有结婚的人除了猝死暴毙之外,还有三个人失踪了。”

“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吗?”祝少杰听到有其他的情况,连忙开口问道。

村长回忆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确定道:“的确有问题,失踪的男人全都姓张。”

“姓张,全都姓张吗?好,我知道了村长,谢谢。”

祝少杰点点头,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中午的时候被人劝着喝了两杯酒,闲来无事,下午准备回去睡会,反正送药的今天下午也不能来这里。

睡觉的时候,祝少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孩被一个人从背后扼住脖子,不断的挣扎,祝少杰总感觉这个女孩看起来特别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这个女孩到底在哪里见过。

女孩穿着古装,面容有些模糊,看不清面容,祝少杰想要过去帮忙,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靠近女孩,他跑着跑着突然感觉一脚踏空,紧接着就气喘吁吁的醒来了。

晚上的时候,陈明敏回来就直接去休息了,说是很累,今天早晨的时候她又来了一个同事,和她一起工作,晚上的时候才回去。

祝少杰自己坐在房间里记录今天得到的资料,准备把近期获知的资料全部都汇总起来。

就在这时候,诊室门突然被推开,祝少杰给吓了一跳。

祝少杰回过头,看到原来是紫萱,不过紫萱现在满脸愁容,而且好像是非常着急。

“怎么了,这么晚来了,是不舒服吗?” 祝少杰还以为是因为堕胎导致她出了什么事,开口问道。

紫萱摇摇头:“我心脏疼的不行,你帮我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皱眉头:“怎么会,是不是受到胸部外伤或者是巨力撞击了?”

祝少杰一边说话一边拿出听诊器问道。

紫萱摇摇头:“没有,今天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你说的那些情况。”

“行,那让我听听有没有心跳紊乱的情况。”

祝少杰说着,戴好听诊器,然后把听诊器递给紫萱:“放进去,我听一下。”

本来祝少杰还以为是心律不齐一类的问题,毕竟刚刚堕胎,如果是心脏有问题倒也不清楚,可是这么一听,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祝少杰拿下听诊器,摇摇头:“没有什么问题,很正常,你等我给你拿些药。”

他说着,起身就要去拿药,可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痛苦的轻吟一声,紧接着突然朝着地上躺了下去,看到她这个模样,祝少杰吓了一跳,赶忙躲在地上把她抱了起来,放在诊断台上:“你怎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紫萱痛苦的捂着胸口,嘴唇青紫,脸色发白,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疼,火辣辣的疼。”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这看起来像是心脏病的征兆,可是通过她叙述的情况来看,根本不是心脏病。

当即,他咬着牙解开紫萱的衣服纽扣,两个丰满的白兔呼之欲出,黑色的胸衣映衬着白兔更加纤白细嫩,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微微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扯下她的亵衣,露出了白兔之上的一抹嫣红。

白兔上面没有一丁点的外伤,看起来白白嫩嫩,甚至上面青色的血管都可以看到,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撩上她的衣服给她去拿药,就在这时候,腰间余光扫过玉兔之上,祝少杰突然看到一颗黑色的心脏正在无力的跳动。

这时候祝少杰才想起来,自己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女孩,就是紫萱的身姿模样,之前看不清楚,总觉得有些隐隐迷雾在阻碍着他,可是现在想来,除了身上的古装,那个女孩简直就是和紫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祝少杰感觉刚才可能是自己太心急出现了幻觉,当即准备再确认一下,当即转身眯缝起眼睛看了一下,果不其然,睁眼的时候看不清楚,可是眯起眼睛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跳动的黑色心脏。

而且心脏上面也不是纯黑色的,只不过是上面包裹着一团黑气看起来极为诡异。

这种情况祝少杰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医治,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你能够看到我的心脏是吧,我有解决办法,我之前加过一个群,里面提起过我这似乎是诅咒,只需要七个女人的乳汁涂抹在胸口,心脏就可以慢慢复原,如果你愿意帮我,我也帮你,我能帮你查到关于寡妇村的诅咒。”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的话咱们就一言为定,我帮你,你也帮我。”

紫萱点点头,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是比之前好了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边穿衣服边开口道:“你帮我,我非常感谢你,不过千万别和别人提我的名字,要不然我不会帮你的,到时候我自杀了,你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祝少杰答应了。只是,让他犯难的是,从哪里寻找女人的乳汁?而且还要七个人!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