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兄妹乱伦:两只大白兔子晃动

发布日期:2020-03-06 13:59
张玉芬正弯腰趴在大米筐上面,伸手进去舀米上来。 她屁股对准了身后的王大牛,两瓣浑圆的翘瓣,看上去弹性十足。 一看就是实战的大利器。 薄薄的睡裙不时上下摇晃,里面一抹景色若隐若现 王大牛真的看呆了,要是能够从屁股中间弄上去就好了。 半封闭的小空间

张玉芬正弯腰趴在大米筐上面,伸手进去舀米上来。

 

她屁股对准了身后的王大牛,两瓣浑圆的翘瓣,看上去弹性十足。

 

 文学

一看就是实战的大利器。

 

薄薄的睡裙不时上下摇晃,里面一抹景色若隐若现……

 

王大牛真的看呆了,要是能够从屁股中间弄上去就好了。

 

半封闭的小空间里,王大牛的邪念不停地蔓延滋生。

 

张玉芬比她大不少,和比她大这么多的女人玩那种事情,肯定非常刺激。

 

他死盯着张玉芬丰满的翘部,一步步靠近她。

 

张玉芬装好了五斤左右煮稀饭的珍珠米,起身让王大牛称斤,完全没发现身后的异样。

 

她站直了身子,立刻就感受到了身后什么东西顶住了她。

 

王大牛浑身颤抖了两下,心里面暗自叫着

 

一阵酥麻从腰间往全身扩散……

 

好有弹性。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确实真实的贴着一起了。

 

张玉芬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东西让她一阵异痒难耐,难以描述的快乐,轻咬着嘴唇。

 

她扭头往身后看,正好和王大牛炙热的目光撞到一起……

 

王大牛控制不住了,从后面拉住了张玉芬的手。

 

她的手细腻又柔滑,王大牛像触电了一样,立刻缩了回来。

 

一袋子米掉落到地上,散落了一地。

 

这下子,两个人都失去了平衡摔到了地上,身体撞在了一起。

 

等王大牛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玉芬丰满胸脯已经顶在了他的脸上,压着他的脸让他快要窒息。

 

哇!

 

他彻底失控了,根本没办法再忍了,什么都不管紧紧地抱住张玉芬的身子……

 

熟女的体香,夹杂着一丝的奶香,不断钻进他的鼻子,王大牛哪里受得了。

 

他像一头野兽一样,死死的抱着张玉芬温热剧烈喘息的身子,双手粗暴的摩挲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摸女人的身子,简直亢奋到快不行了。

 

张玉芬俏脸绯红滚烫,忍不住失控轻哼一声。

 

这哼哼声,让张玉芬羞愧难当,自己咋能这样哼出来呢?

 

王大牛立刻抓到了她的裙摆,往上一掀。

 

因为常年弄农活的缘故,张玉芬的腰部纤细紧致,非常完美。

 

“我知道,壮哥哥满足不了你,嫂子……我来满足你好吗?”

 

王大牛喘着粗气说。

 

“你这娃子疯了!咱们不能做这种事情,我比你大这么多!”

 

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张玉芬被粗暴的双手不断探索,哪受得了这个?

 

她内心挣扎了片刻,自己确实好久没有真的享受过了,被这个娃子压在下面乱摸,身体竟然本能的想要。

 

太羞愧难当了,感觉自己就像个荡妇一样。

 

下一秒,脑袋里一片空白的张玉芬,双臂紧紧环住了王大牛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玉芬的反应,王大牛大喜过望,直接将张玉芬抱起放在了一堆苞米上,然后伸手把她的裙摆往上推的更高,粗大双手扶住她的蛮腰,喘着大粗气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但就在这时,张玉芬的一阵手机铃声,却将两人吓得不轻。

 

张玉芬更是赶忙起身:“不行,这时候不能弄...”

 

说完,更是直接跑了出去。

 

这让王大牛彻底郁闷了,坐在地上思考人生。

 

这特么...每一次都不能成功,可真是煎熬的不得了啊!

 

......

 

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王大牛郁闷了一天,此刻外面终于有一个人火急火燎的进来了。

 

看清楚来人之后,王大牛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大牛,涨得难受,奶水却很少,娃娃都吃不饱了,你得帮我看看啊。”

 

白天发生的事情,让张玉芬原本打算不再理王大牛这个色胚了,可是今天他回家奶娃子,发现奶水不足,越来越少。

 

晚上她再次喂完奶发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趁着李壮去外村打麻将,来找王大牛帮她看一下,村里人都知道,王大牛以前可是大医院的专业妇科医生,找他比找其他人更管用。

 

王大牛看了满脸焦急的张玉芬一眼,干涩的笑着问:“嫂子,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是有奶水的,只是堵塞了,壮哥哥……有帮你了吗?”

 

张玉芬的俏脸红了,浮现羞涩的神情。

 

“试过了,没什么用啊!”

 

“那肯定是方式不对!”

 

王大牛以专业妇产科医生的姿态告诉张玉芬,只要掌握了诀窍,吸一下效果立竿见影的。

 

张玉芬不悦的说:“啥才是正确的方式啊?”

 

“现在也没其他人在,嫂子,要不然我……我帮你吸一下,示范一下正确的吸法?”

 

王大牛咕噜一声浑身炙热难忍,走到了张玉芬的身旁。

 

啊!

 

张玉芬愣了一下,王大牛竟然用轻佻的语言挑逗她。

 

张玉芬深吸了一口气:

 

“大牛,除了你说的这个办法,还有其他办法替代吗?”

 

替代?

 

王大牛皱紧了眉头,随后让张玉芬稍等一下,他进到自己的房间里面,掏出来一个吸奶器,随后递给了张玉芬。

 

“这专门用来吸奶的啊,嫂子你不愿意让我示范一下,那就用这个,也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

 

哦!

 

张玉芬的脸更红了,翻来覆去看了老半天,随后想马上试一下,看有没有用。

 

“嫂子,你在我的房间里试一下。我在外面,不会偷看的,你放心吧。”

 

张玉芬点了点头,羞红了脸,走进了王大牛的卧室里面。

 

“诶,怎么用啊,有点疼啊,大牛,你快进来看一下。”

 

突然房间里传出来张玉芬痛苦的叫声,王大牛连忙推门跑进卧室里。

 

里面的场景,让王大牛真的愣住了。

 

张玉芬掀开了自己的睡裙,吸奶器使用方法不对吸的太用力,疼的张玉芬都快哭了。

 

王大牛连忙就冲了上去,把电源给关了,把吸奶器打开拿了下来。

 

王大牛尴尬的笑着,张玉芬瞪了她一眼:

 

“这什么破玩意,吸住了就疼……”

 

王大牛补偿的说:“要不然,我给嫂子胸部按摩一下,按完了,这些天嫂子你都舒服了。”

 

王大牛眼珠子骨碌碌不断转着:

 

“今天这里就嫂子你和我两个人,怎么会有人知道?你想想去医院里,是不是有很多妇科男医生?医院里也是男医生给你按摩啊。”

 

张玉芬一听,好像确实是这样。

 

两个人商量好后,王大牛让张玉芬爬到炕上,趴在了被子上。

 

王大牛双手搓热,颤抖着从她的勃颈处开始按摩起来。

 

“嫂子,你把裙子……先……脱了吧,方便按摩……”

 

张玉芬扭捏了两下,最后还是把蓝色睡裙脱了下来,顿时一片优美弧线美背,展现在王大牛的面前,白皙细腻,玲珑曼妙。

 

手掌触碰到她脖颈一刹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差不多。

 

双手慢慢沿着美背往下摸索,张玉芬大声喘息说着:

 

“大牛,你,你怎么摸我的后背,你不是要帮我……按摩疏通的吗?”

 

王大牛这才反-应了过来。

 

张玉芬俏脸一阵红晕,羞得闭上了眼睛。

 

“手要放开,我才能按啊,对不对?把我当成医生……”

 

王大牛的声音很轻柔,连吞了三次口水,屏住了呼吸靠了上去……

他开始轻轻的按摩。

 

张玉芬感觉浑身上下都烧起来了,滚烫酥麻。

 

她想要压抑自己,但是身体起了强烈的冲动,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王大牛看到嫂子轻咬着嘴唇,紧闭双眼,满脸红扑扑。

 

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的想法都已经没在按摩上了。

 

张玉芬感觉王大牛的手,越来越不规矩了,她慌乱的睁眼:

 

“大牛,你,你不是要帮我按摩催奶的,别乱摸嫂子其他地方啊!”

 

说着,便扭动着腰身想要从王大牛手中挣脱。

 

“嫂子,闭上眼睛,我是专业的,我专心帮你按摩,保证按完了,回去就有奶水了。”

 

王大牛只好收敛了一些,专业认真的按了起来。

 

“嫂子,从你嫁给壮哥哥那一天开始,我就被你迷上了。”

 

王大牛弄涩轻声说了出来。

 

“你真坏!竟然……想要我……你这毛还没长齐的小冤家,你怎么这么坏……”

 

张玉芬浑身上下都融化了,脑袋再也没办法思考了,气若游丝的说着:

 

“大牛,你不是要帮嫂子示范一下,怎么吸才有奶水出来的?”

 

王大牛脑袋里轰的一下,张玉芬这是答应了。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勾引!

 

王大牛再也压不住内心的邪火了,热气扑面,直接就帮她示范了起来,至于怎么示范,就全部略过了……

 

王大牛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帮张玉芬治病。

 

这辈子第一次触碰到女人的身子,他完全停不下来。

 

就在王大牛打算脱掉裤子,狠狠上饥渴万分的张玉芬的时候,突然一股清香传来。

 

张玉芬出奶水了,好巧不巧,刚好出来在他的脸上。

 

啊!

 

王大牛被滋的眼睛睁不开,从张玉芬身上下来,连忙去拿纸巾。

 

“小冤家,你真的帮嫂子疏通了。嫂子感谢你一下……到炕上来……你想要嫂子很久了吧?嫂子今天,给你……”

 

张玉芬千娇百媚的对他眨眼说着。

 

王大牛立刻跳上了土炕,死死抱住了张玉芬的身子,顿时就……

 

快到紧要关头,眼看着差一点就要真正得到张玉芬身子的时候,张玉芬的手机竟然又响了起来,果然还是李壮!

 

是李壮打麻将突然回来了,家里没见到张玉芬,打电话过来大发雷霆。

 

“家里娃子在哭,你到哪里去野了?你个臭婆娘!赶紧滚回来喂奶!”

 

张玉芬慌乱从土炕上下来,“我……我得马上回去了,要不然李壮这头倔牛发疯起来,我吃不消啊。”

 

都已经把她全身摸遍了,眼看着马上就要扣关了,竟然来了这个电话,王大牛哪里甘心……

 

“小冤家,真的不行,我马上回去。”

 

张玉芬态度坚决,把王大牛的手拍打了一下,套上衣服后,急急忙忙就刚回家去了。

 

离开之前,她在王大牛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冤家太坏了,竟然用按摩的借口,把嫂子弄的受不了。你等着,下一次嫂子一定要了你。”

 

咯咯咯!

 

张玉芬笑着走了,王大牛被挑到了半空中,难受得不行,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继续郁闷着。

 

隔天早上,王大牛正在小卖部里面整理货架,突然接到了白露的电话,让他送两箱的矿泉水到她家正在建的冻库工地上。

 

王大牛立刻用电动车载着两箱矿泉水,前往村长家的冻库。

 

到的时候,白露正在冻库里打扫,工人今天没来,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她穿着一条红色仙女款连衣裙,黑色丝袜裹着大长腿,高挑身材玲珑曼妙,非常诱惑。

 

想到她那天一丝不挂的浪荡样子,王大牛嘴角不禁扬了起来。

 

和白露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邪恶的念头就不断涌现出来,气氛特别的暧昧……

 

放下了两箱矿泉水,白露给了他钱。

 

正当他想入非非的时候,白露的婆婆林阿婆在隔壁房子大声吆喝着,人在哪里又跑去哪里了?整天什么事情也不做,还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一点用处都没有。

 

白露早已经习惯了,因为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林阿婆看她的时候,总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吆来喝去,天天骂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

 

她倒是想要下一个,但是怎奈陈大海身体早就垮了。

 

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白露苦笑了起来,非常苦楚。

 

回到了隔壁,丈夫陈大海更是喝的醉醺醺一身的酒气,

 

“看什么看?一大早上的穿的花枝招展的,穿给谁看啊你?你怎么不脱光了去村口广场上站着,让一村子男女老少都围着你看个仔细了?看看这只母猴又到了发情期了还是怎么的。”

 

“这是前几天买的,打折便宜。”

 

白露解释了起来,不过陈大海听了更恼火了:

 

“去给我把衣服换了,给我穿朴素一点,妈蛋,什么叫妇道懂不懂。”

 

陈大海自从自己不行了以后,对于这个美艳的老婆就更加的敏感,整个村子的男人都很羡慕他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陈大海自己也是男人,知道那些人看她的目光里,满是那种淫邪和饥渴,他不想让白露和村子里的男人过多接触。

 

王大牛在冻库外面还没走,距离很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对白露产生了深深的同情。

 

没想到白露在这个家里,这么悲惨,没有人好好对她。

 

心里面起了恻隐之心,想着是不是可以帮白露一下,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帮。

 

这陈大海有恃无恐,说起来还是因为家里有钱有势,不怕白露会出走离婚,反正白露离开了他,到了外面最多就是去工厂打工,她是吃不了那个苦的。

 

陈大海心里面非常清楚,吃定了她。

 

……

 

傍晚五六点,白露再次来到小卖部,看到搬货流了一身汗打赤膊弄活的王大牛,不由得暗中吞咽口水,两条腿不由夹紧了。

 

这王大牛浑身上下都满是男人的气息,不像那陈大海年纪也不大但是已经有个啤酒肚了,浑身上下油腻的肥肉,让她看了就一阵反感。

 

白露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个年轻强壮的男人给迷上了。

 

白露买了两包纸巾,离开前,她一咬牙,偷偷塞给了王大牛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晚上八点,在小溪边见面,嫂子有点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王大牛一番犹豫,白露偷偷摸摸约他见面,能是什么忙呢?

 

……

 

当天晚上八点,王大牛准时来到了村里小溪边。

 

白露提前到达,风情万种地撩拨着自己的金褐色长卷发,看上去别有一番滋味。

 

王大牛紧盯着她胸前傲人的轮廓,不由失控肃然起敬,口弄舌燥。

 

四下里一个人都没有,昏暗中只有他和白露两人偷偷摸摸见面,他非常亢奋,忍不住想入非非。

 

“露姐,你说让我帮忙是什么事啊?”

 

王大牛和白露并列坐在溪边的大石头上。

 

随即,白露说出了一件羞于开口的事情——借种。

 

白露考虑了很久了,非常迫切想要自己肚子搞大起来,对公婆有个交代。

 

她想过了,虽然陈大海估计会暴跳如雷,但是只要肚子怀上了,他肯定不敢说那不是他的,要不然他不行的事情就暴露了。

 

公婆抱孙心切,有他们做靠山,陈大海没办法拿自己怎么样的。

 

听到了白露的荒谬请求,王大牛脑袋都要炸了。

 

他早就对白露想入非非,幻想着和她发生一点暧昧可以上她,没有想到白露竟然主动提出了这种要求,还是“求”他帮忙。

 

不过王大牛还是有所顾虑,“嫂子,我们这样……好吗?这大海哥知道了应该饶不了我。”

 

陈大海脾气古怪又暴躁,可不是个善茬!

 

王大牛以前也吃过他的亏,心有余悸。

 

“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自己知道,其他事情到时候我会搞定的。”

 

白露让王大牛不要担心。

 

四下里昏暗暗的,死一般寂静,邪恶和原始的欲求不断膨胀。

 

王大牛紧张到身体都僵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天天幻想女人,这个女人还是村里面男人都想要上的白露!

 

王大牛的身子慢慢的靠了过去,终于和白露贴在一起。

 

……

 

咳咳!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咳嗽声从他们的身后不远处传了过来……

 

听到了咳嗽声,两个人都吓了个半死,身体急忙分开,王大牛回头一看,不远处一块石头后面,一个高挑纤瘦的女人快速转身逃离现场。

 

李婷婷?

 

她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小溪边的?刚才的一切,都被她看到了?

 

“糟了,被李老师看到我们偷偷在一起,这下子可怎么办?要是她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就惨了!”

 

白露彻底慌了神,都没心思再进行下去了。

 

惶恐不安中,王大牛连忙安慰她:“露姐先别慌,这个李老师我认识,我去和她沟通一下,让她不要说出去了。”

 

……

 

梅花村小学五年级一班的教室里,李婷婷坐在讲台上批阅作业,心里面还在扑扑直跳。

 

来这偏僻的梅花村支教已经快半年时间了,村里面这些人也基本都认识,她有夜跑的锻炼习惯,刚才跑到小溪边,竟然看到了那不堪入目的一幕。

 

那个王大牛和白露姐两个人,竟然在小溪边偷偷摸摸做那种事情!

 

自从毕业和男朋友分手后,她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和男人做那种事情了,在这个落后偏僻的小山村里支教,她都快忘记男人是怎么样的滋味了。

 

大学里每周末她和男朋友去学校周边的旅馆酒店开房,关上门基本就不出去了,到身体虚脱了为止。

 

那个王大牛,上次她套子卡主的时候,差点就被他给糟蹋了。

 

这个人,说是什么妇科医生,根本就是个色狼,没有在自己身上得逞,竟然和村长的儿媳暧昧,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只是,那一次他打赤膊压在她身上,身体强壮健硕,还有六块腹肌……

 

李婷婷突然口弄舌燥咽了口口水,本来批改作业好好的,可是那边怎么突然异痒了起来了。

 

这个时候,教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

 

“李老师,是我,能不能开个门?”

 

王大牛提着为讨好李婷婷从小卖部里面拿的零食,在教室窗户外面比了比。

 

他是过来让李婷婷不要把看到的画面说出去的,要是让人知道他和白露偷偷摸摸在小溪边,做那种事情,他和白露以后都抬不起头做人了。

 

当王大牛推开教室门的时候,李婷婷惊讶的站了起来,满脸通红。

 

“李老师,那个,刚才你看到的都是一场误会,其实我和晓婷嫂子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王大牛木纳的傻笑着,把手里面的一大袋零食放到了课桌上:

 

“你能不能不要说出去?”

 

“你这是?想要收买我咯?”

 

李婷婷双手叉腰,板着一张脸,冷若冰霜。

 

“也不是收买,就是让李老师给我们一次机会。”

 

王大牛孙子一样哀求了起来,就差跪下去了。

 

李婷婷紧绷着一张脸,满脸的鄙夷和不屑,充满了嘲讽冷哼一声,就像在课堂上训斥不听话的学生一样,数落了起来,说她最恨的就是乱搞男女关系。

 

“白露姐竟然也愿意和你那个,简直就是不要脸的女人!”

 

随后,李婷婷重新坐回讲台上,拿起笔全神贯注批改作业,把王大牛晾在一边,就好像让学生罚站一样。

 

她刚才回来穿回了职业套裙,白色衬衫,黑色包臀裙,黑色丝袜配红色高跟鞋。

 

整个就是商务女白领的模样,头发还盘了上去,非常弄练。

 

李婷婷脸型纤瘦,鼻梁高挺,大大的眼睛,猩红的嘴唇。

 

这大城市来的漂亮女人,就是洋气靓丽,再配上一张冷若冰霜充满距离感的精致瓜子脸,要是能把她征服了,该有多爽?

 

王大牛失控的咽着口水,目光居高临下贪婪朝着她的衣领缝隙处,往里面钻……

 

轮廓非常漂亮……

 

李婷婷猛地一抬头,立刻发现了王大牛那贪婪失控的目光,正从她的衣领缝隙处往里面钻。

 

一下子又恼又羞,反手就是一巴掌,朝着王大牛脸上打了上去。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