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亿流营销网 > 专题热点 >

男人越喜欢你睡你越多|淫翁老头h文

发布日期:2020-04-15 14:29
岳母明显有些紧张,痴男怨女,本该知道怎么回事,可就是捅不破这层窗户纸,我在等,我等岳母放下矜持,等她主动投怀送抱,等她娇滴滴的跪在地上求我草她。 可是,岳母明显还是理智的,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我帮你搓背吧! 这该死的理由,岳母

岳母明显有些紧张,痴男怨女,本该知道怎么回事,可就是捅不破这层窗户纸,我在等,我等岳母放下矜持,等她主动投怀送抱,等她娇滴滴的跪在地上求我草她。

 

 

可是,岳母明显还是理智的,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我帮你搓背吧!”

 

 

这该死的理由,岳母如果真的很寂寞,那她一定不会拒绝我。

 

 

“好啊!”

 

 

岳母把澡巾递给了我,说明她已经答应了。

 

 

看着我眼前那晃晃悠悠的甜瓜,我真想上去摸一把。

 

 

岳母慌张的背过身去,我也不客气了,带上澡巾,我轻轻地抚摸着她嫩滑的后背,她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可这身材究竟是怎么保养的,怎么会这么好?

 

 

“妈!力道怎么样?”

 

 

一边占着她的便宜,一边又贱兮兮的问道。

 

 

“还……还好,帮我搓搓屁股,我不太方便!”

 

 

如果岳母正过身子,我一定能看到她羞红了的脸,她很紧张,她的身子都在颤抖,可我依然不能太主动,占便宜可以,可我若把她推倒,那我可就是畜生了。

 

 

“妈,你的屁股怎么这么嫩?”

 

 

我抚摸着岳母的屁股,亲眼看到我刚刚料理过的私处。

 

 

依然那么好看,不黑,反而很整洁。

 

 

“啊……”

 

 

又是一声娇吟,岳母的双腿开始打颤了。

 

 

这是我的功劳,她应该还沉浸在刚才餐桌下高潮的余韵当中,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敏感。

 

 

“华子,我……我好痒……”

 

 

岳母的话让我浑身一颤,她这是要捅破窗户纸了吗?

 

 

“妈,你哪儿痒,我帮你止痒!”

 

 

我只是在疯狂的占她的便宜,可我还是没上,我在等,我等她放下所有的矜持。

 

 

“下面……下面好痒……华子……抱我回床……像昨晚一样……把我干晕……我受不了了……”

什么?

 

 

虽然我刚才一直在猜想,但现在,我终于敢确定了,昨晚她是故意的。

 

 

“快……华子,抱我回屋!”

 

 

岳母再一次的催促我,简直撩拨的我浑身痒痒。

 

 

我揽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则是抱住了她白嫩的双腿,她很娇羞的楼主了我的脖子,就像要和我如洞房的小媳妇一样。

 

 

她很配合我,我刚把她抱起来,她的藕臂就勾住了我的脖子。

 

 

“唔!”

 

 

下一刻,我就愣住了,没想到岳母竟然如此骚浪。

 

 

她竟然主动稳住了我的唇,这么撩拨,我再没反应,那我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

 

 

我一边朝着卧室走过去,一边回应着她的湿吻。

 

 文学

 

我的舌头已经被他吸吮的麻木了,她的双眼很迷离,小脸更是红扑扑的,还半张着嘴,那样子格外骚浪。

 

 

十多秒钟,我们进了卧室,我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

 

 

“华子,我漂亮吗?”

 

 

岳母没有放开我,顺着我的脸,吻到了我的耳垂,她真的很会撩拨,连我这么个纯情小男人都把持不住了,我已经爱上了眼前这个女人,尽管我知道她比我大上二十岁,可我依然想突破年龄的限制,伦理的禁忌。

 

 

我想草她,像昨晚一样疯狂。

 

 

“漂亮!”

 

 

我偷偷的吞了吞口水,如实回答道。

 

 

“华子,我的腿好看吗?”

 

 

岳母的手很不老实,她竟然隔着内裤搓着我强大的话儿。

 

 

越来越硬,越来越难以把持,我用力的把她压在身下,有忘情地吻了她一次。

 

 

“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你比娟儿还漂亮!”

 

 

我真是个畜生,我背着媳妇偷情,搞了她妈不说,我竟然还拿媳妇跟她妈作比较。

 

 

“华子,你昨晚好厉害!”

 

 

岳母扭动着她娇弱的身子,疯狂的在我身上摩擦,那肉与肉的摩擦,让我的话儿几乎要爆出来了。

 

 

我的手不断地向下游走,顺着她粉嫩的脖颈,游走到她嫩滑而又奶白的胸脯上,乳晕不是很大,小豆粒周围一圈圈的红色,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是暗红色,甚至发紫才对,可岳母就是会保养,就像三十岁的女人一样妩媚。

 

 

那嫩滑的奶子任由我的手把玩,我的嘴巴也划了下来,完全是半趴在她的身上。

 

 

“妈,你的奶子好香,像两个大甜瓜!”

 

 

我一边夸着她,一边贪婪的吃着她奶子。

 

 

“那……那你就多吃点……啊……好痒……好麻……华子,你轻点……”

 

 

岳母按着我的头,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吃点。

 

 

我的手再次下滑,从她的小腹划过,又穿过了那芳草萋萋,终于到了那桃园蜜处。

 

 

“妈,你真漂亮!”

 

 

我不嫌她脏,我也不嫌弃她和岳父做过,我只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属于我,她身上的每一寸都是我的,我要呵护她,我要让她爽上天,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送她上云霄。

 

 

就这样,我的脑袋伏在了她的跨间,灵巧的舌头舔动着她迷人的小豆粒。

 

 

“啊……”

 

 

岳母忘情的呻瘾了一声,我觉得她应该已经爽得要上天了。

 

 

这时,岳母的手摸住了我的裤裆,我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华子,你难受吗?”

 

 

“难受!快要憋炸了!”

 

 

我时不时的接话,我觉得岳母会像昨晚舔岳父一样舔我的棒子。

 

 

“那妈帮你!”

 

 

隔着裤子,她的小手揉搓着我的话儿,还赞叹道:“华子,它怎么这么大?”

 

 

“什么好大?”

 

 

我故意挑逗着她,想让她说些骚话。

 

 

“你……你的鸡鸡好大……”岳母低声的夸赞着,还解开了我的裤子。

 

 

看到我的话儿全貌,她轻轻地套动,生怕玩坏了。

 

 

我做梦也没想到,如此端庄贤惠的岳母会给我打飞机,真的如同做梦一样。

 

 

“一只手握不过来,我的天啊……华子,昨晚就是它把我干晕的吗?”岳母轻轻地抚摸着它,在手里亲切的把玩,我真的怕了,岳母太会玩了。

 

 

她把我推倒在床上,就像昨晚对待岳父一样对待我。

 

 

“妈,你觉得我的大,还是爸的大?”

 

 

岳母娇嗔一声,碎骂道:“呸,都这时候了,干嘛提你爸,你的大,你比他大两倍!”

 

 

“唔!”

 

 

岳母竟然低下身子,把我的话儿含在嘴里。

 

 

棒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在她口腔内嫩肉的包裹下,我激动地发出了声。

 

 

“妈……你的小嘴好嫩啊!”

“啧啧啧……”

 

 

岳母像吸吮棒棒糖一样吸吮着我的话儿,咂的声音很大,也难怪,岳父不在,她变的放肆了,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了,我的话儿昂首挺胸,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华子,我好喜欢你的大家伙,我下面好痒,干我吧!”

 

 

见我正瞪着眼睛盯着她看,岳母轻轻地骑在我的肚皮上,用她腿间稀疏的毛发摩擦着我的肚皮,那种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正在我肚皮上爬来爬去。

 

 

“妈,你真漂亮!”

 

 

被我一夸,岳母更性奋了,她脸色绯红,很娇羞,但动作上却一点儿也不含蓄。

 

 

只见岳母抓起我的话儿,在她的幽缝之间摩擦,私处的骚肉格外娇嫩,那种触感简直爽的我浑身颤抖。

 

 

“哐哐哐……”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喊声。

 

 

“妈,开门啊,我忘带钥匙了!”

 

 

我和岳母同时傻眼了,我老婆陈娟竟然回来了。

 

 

“糟了,娟儿回来了,妈,你快穿衣服,我去开门!”

 

 

我慌了,结婚有几年了,虽然我们夫妻关系很平淡,老婆总是出差,但我一直很本分,我从

 

 

来没偷过腥,即便是老婆常年不在家,我都是靠手来解决生理需要。

 

 

若是让老婆知道,我趁她不在,搞了她妈,我们肯定离婚,而且不光影响了我,还会影响到我端庄贤惠的岳母,绝不能让老婆发现我们的奸情。

 

 

我都急躁成这个样子了,可岳母却不慌不忙的穿着睡衣,侧躺在床上,手放在她的美腿上,

 

 

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摆出撩人的姿势勾引我,真是个妖精。

 

 

“慌什么,我们衣服都穿好了,又没有被他捉奸在床,再说了,你不是说你更爱我嘛,怎么还怕她?”

 

 

都这时候了,岳母竟然还吃醋了,她可真是个不省心的女人,改日一定要草翻她,让她彻底听我的。

 

 

“妈,我……”

 

 

一瞬间,我被她逼的进退两难,我怕得罪了她,她今后就不跟我暧昧了。

 

 

我又怕被老婆发现,和我离婚,那我就彻底完了。

 

 

“行了行了,快去给你亲爱的老婆开门吧!又要独守空床喽!”

 

 

岳母吃醋了,她绝对是吃醋了,就算我不了解女人,我也能够看得出来,岳母吃了老婆的醋,她可是老婆的亲妈啊,怎么会这样?我想不明白,女人为了爱情竟然可以这么自私。

 

 

没办法,我总不能把老婆关在门外,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去开门了。

 

 

“开门啊!”

 

 

老婆在门口又喊了几声,估计是等的不耐烦了。

 

 

“来了来了!”

 

 

我开了门,正看到靓丽的老婆,几天不见,她好像更水灵,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了少女般的稚嫩,一般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总会想吃她这种“清水豆腐”。

 

 

她穿了一套淡蓝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处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黑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看到老婆,我下身又不自觉地硬了,刚才的火没泄,现在看到老婆,我真想把她推倒。

 

 

“怎么这么久啊?”

 

 

刚一见面,老婆就开始抱怨,可能是在门口站了这么久,有点等急了。

 

 

“嗨,刚才我都睡着了,你敲门我也没听见,快进来!”

 

 

我急忙上去抢过她的行李箱,把她迎进了屋里。

 

 

这时,岳母也从卧室出来,这母女俩比起来真是平分秋色。

 

 

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清纯靓丽,我不晓得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竟然拥有这么两个女人。

 

 

“娟儿回来了?”

 

 

岳母的脸上并没有以往的性奋,甚至还有点幽怨,她的笑意都是佯装出来的。

 

 

一定是因为刚才我们没能放肆的爱,所以她正在记恨老婆。

 

 

“是啊,妈,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前更有味道了,好美啊!”老婆上下打量岳母,由于匆忙,

 

 

岳母刚刚只是胡乱的穿了一件粉色的吊带睡衣,没穿胸罩,小豆粒在衣服的摩擦下,依然那么坚挺。

 

 

岳母看了看我,笑问道:“华子,你说是我漂亮,还是娟儿漂亮?”

 

 

这一句话,给我问懵了,岳母怎么能问出这种话来,万一老婆听出来怎么办?

 

 

“咳咳,都……都漂亮!”

 

 

我的冷汗直流,真的有点被岳母给吓着了。

 

 

索性老婆并没有怀疑我们的关系,她双眼迷离的看着我,笑道:“老公,我们好久没见了,

 

 

我好想你,我们回卧室吧!”

 

 

“啊?”

 

 

老婆这骚货,他果然按耐不住寂寞了。

 

 

我刚打算答应下来,可就在这时候,岳母厉声道:“不行!”

“啊?”

 

 

我傻眼了,岳母该不会是想挑明吧!

 

 

“妈?你今天怎么了?”

 

 

老婆明显一愣,本来都酝酿好气氛,打算和我欢愉一夜,可现在岳母竟然拦住了我们,老婆当然不高兴了。

 

 

我挤眉弄眼,想让岳母别给我添麻烦。

 

 

只见岳母恢复常态,笑道:“华子,你刚吃的饭还没收拾,把碗洗了再回屋!”

 

 

我的心弦也松了不少,还好岳母没有找我的麻烦。

 

 

“娟儿,你刚回来,一定有些累了,先去洗澡吧!”

 

 

我一向很温柔,所以对待老婆比对自己都好。

 

 

“不嘛,人家就要……”

 

 

“乖,快去洗澡!”

 

 

我推着老婆进了卫生间,再看岳母,她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傲娇的姿态看着我。

 

 

“哼,口口声声说爱我,这就是你的表现?”

 

 

岳母的样子盛气凌人,我真没见过她这个样子,以前她通情达理,而且温柔似水,现在因为吃醋,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怕了,真怕她某天忍不住把我们的奸情说出来。

 

 

“妈,你再等等,等娟儿再出差,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我安抚着她,就像刚刚哄老婆一样哄着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共有500人强势围观,期待你的评论!评论区
小提示: 本站的评论不需要审核,即发即显,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但不要过激哦,以免遭跨省处理!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评论
最新评论
最近更新